第三卷 多事之秋 第九十四章 刀石箭,新一代的强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局势异常紧张,只看宁缺先破开宝树大师的九层佛家真言气息,还是宝树大师手中的铜铃先杀死桑桑,在这种时刻,场间有资格影响局势走向的,必然只有知命境的强者,曲妮玛娣很想拿起断杖,把宁缺和桑桑砸成肉泥,但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所以她焦虑地望向程子清。

    剑阁强者程子清坐在佛殿槛内,剑横于膝前,在很短的时间内,他想了多少事情,然而无论他无奈地发现,不论剑阁与书院的关系,唐国与南晋的纷争,这些利益上的权衙都必须在世界存在的前提下有意义,身为一名修行者,他现在首先要做的事情,是要让世界不要毁灭。

    所以曲妮玛娣焦虑的目光还没有落在他身上时,他就已经出手,左手在身侧捏了个剑诀,一道凌厉的剑意自膝上横剑间厉发而出。

    南晋剑阁的剑法,和世间普通的驭剑之术截然不同,绝大多数时间,剑师都会紧紧握着剑柄,讲究的是身随剑动,所以当那柄飞剑,自程子清双膝上激飞而起时,他的身体也随之而起,右手一探,握住剑柄,随剑势而去!

    这一道飘掠之势,极其迅疾,又是那般的凌厉不可阻挡,让程子清的身体,仿佛变成了一把真正的剑,从鞘中弹起,直刺宁缺后背!

    程子清乃是知命境中品强者、仅次于剑圣柳白的剑阁二号强者,当此危局,他不动手则矣,一动手必然是最强的手段,剑势凄狠!

    面对剑阁强者的搏身一剑,宁缺哪怕入魔后身体再如何强悍,也可能硬挡还能幸存,如果桑桑被刺中,更只可能当场便会死亡。

    然而程子清手中的剑,没有刺中桑桑。

    他的剑更没有穿透桑系瘦弱的身体,刺进宁缺的后背。

    因为他的剑刺中了一颗坚硬的石头。

    程子清面色不变,剑势强硬的继续向前,直接把邪块石头击碎。

    然而他的剑尖之前,又出现了一块石头。

    程子清神情微凛,剑势再振,天地气息自剑身上喷薄而出,在极短的空间里,连振无数次,化出道道幻影,想要避开这颗石头。

    但他无法避开。

    幽静的佛殿中,在程子清与宁缺后背之间的一丈空间里,出现了无数颗石头,那些石头形状不一,各有棱角,密密麻麻,满山满野,充斥着整个世界。

    剑势再如何凌厉,面对着充塞天地的石块,依然崎岖难行。

    当年轲先生的浩然剑,能够斩开这些堵塞天地的石块。

    程子清虽然剑法惊人,却还达不到这种程度。

    转瞬之间,他觉得自已的嘴里也被塞进了很多块石头,然后自己别咽喉里、胸腹中也多了很多块石头,那些石头有着微麻的味道,有着微凉的触感,有着生硬的感觉,更全他痛苦的是,邪些石头都有着鲜明的棱角,不停地切割着他的意识。

    程子清只觉胸口一阵烦闷心悸,清啸一声,飘掠而回,手中青钢剑在身前连斩一百二十八道剑风,终于将笼罩身周的邪些石头斩落,离开了邪令人感到荒芜绝望的乱石世界,重新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

    程子清转头望向角落里沉默不语的书痴莫山山,面色微白,震惊无语。

    他手中的剑已经多了无数道刻痕,受损严重,仿佛就在先前那一瞬间内,与数百数千块硬石,发现了剧烈的碰撞。

    先前就在程子清身随剑起,直刺宁缺后背时,莫山山同时出手。

    书痴从袖子里扔了一个纸团,扔到了蒲团前的地面上。

    邪是一张符纸,被她捏成子像小石砾一般的形状。

    那张符纸,是她在大明湖底的乱石堆里悟得的符意,正是凭借着这次领悟,她在今年春天的时候,晋入知命境,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神符师之一。

    因为这个源由,莫山山把自己的这逍符,也命名为:块垒。

    在战斗中,最忌讳的便是瞻前顾后,战意不定,这是当年在荒原旅途中,宁缺教过莫山山的话,他自己当然不会犯这种错误,所以明明知逍,程子清的搏身一剑正刺向自己的后背,他依然没有停止对宝树大师的攻击。

    剑阁强者的剑势,他有办法解决,比如大黑伞,至少可以争取一些时间。

    然而宝树大师手中的铜铃还在鸣响,他身上的桑桑还在不停吐血,他拿铜铃没有办法,他没有时间,所以他必须把宝树击倒。

    宝树大师身上的九层佛家真言气息,被他的朴刀割开了六层,然而随着铜铃轻响,佛性回复,那九层佛家真言气息,竟是瞬息间重新凝成。

    宁缺神情漠然,显得毫不在意,更没有什么失望的情绪,右手朴刀刀锋还未触及地面,沉腰屈膝,他握紧左拳,便向宝树大师的身上砸了下去!

    在普通人的战斗中,拳头往往意味着最后的手段,也是最原始的手段,也有可能是最强的手段,但在修行者的战斗中,无论是拳头还是脚,只要是人身体上的部位,都必然是最弱小甚至可笑的手段。

    宁缺的拳头不可笑,因为这是他他第一次展露自己的魔宗手段,更得要的是,他的拳头里蕴藏着无比强大的浩然气。

    轰的一声巨响。

    宝树大师身上的九层护体真言气息,竟被宁缺一拳砸穿!

    宝树大师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拳头,面露震惊之色,两根手指夹着铜铃,便迎了上去。

    宁缺的拳头,狠狠地轰在铜铃上。

    承自小师叔轲浩然的千里浩然气,和佛祖遗留下的佛物圣物,终于相遇。

    又是一声轰然巨响!

    宝树大师脸色苍白,唇角溢出两道殷红的鲜血,他手指间的铜铃乱响阵阵,不停摆荡,似暴风骤雨里的檐下小铃,随忖可能落下。

    但终究没有落下。

    宁缺拳势将尽,然而谁都没有想到,他的连续战斗动作,竟是快如闪电,握着朴刀的右手刚刚落在地面,便再度翻起,自下而上斜斜撩了上去。

    唰的一声轻响。

    宝树大师一声惨呼,颓然跌坐于地。

    他的右臂脱离身躯,带着血水飞向佛殿上方!

    那只被砍落的手臂上,依然紧紧握着铜铃。

    宁缺神情漠然不变,伸手抓住宝树断落的手劈,准备取下铜铃。

    既然那只铜铃是桑桑的克星,如果无法毁掉,邪当然要拿在自己手里。

    然而当他的手指刚刚触到铜铃,忽然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威严的佛性,自指间直冲肘变弯,向着他的心脏袭去!

    指间传来难以忍受的痛楚,尤其是那道佛性太过恐怖,宁缺闷哼一声,明白佛祖留下的圣物,果然不是桑桑以及保护桑桑的自己能够接触到的事物。

    他松开手指,任由铜铃落到脚下。

    然后他抽出第二枝铁箭,转身挽弓,射向已经飘然回掠到殿门处的程子清。

    此时程子清刚刚使尽手段,才从莫山山的块垒符意里脱身而出,正震惊无语地看着书痴,根本没有想到,马上便要面临更加恐怖的攻击。

    所有人都想不到,宁缺刚刚极为冒险地战胜宝树大师,砍断大师一只手臂,获得极大胜利后,竟是毫不停歇地向剑阁强者发起了攻击!

    整座佛殿里,只有他背后桑桑和坐在角落里的山山能够想到这一点。

    这就是宁缺的战斗风格,一旦开始战斗,那么他必然要击倒所有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对手,确认对方已经死去,或者没有还手之力,才会罢手。

    程子清是强大的知命境修行者,他能够对宁缺产生强烈的威胁,此时既然莫山山出手,令他心神有些不宁,宁缺怎么可能错过这种机会?

    黝黑的铁箭,脱离弓弦便消失不见,带着一逍极淡的白色湍流,须臾之间便来到了程子清的面前!

    就如同宝树大师,无法抵抗已经超越时间的限制的元十三箭,程子清也做不到,但他毕竟是剑阁强者,先前已经看到宁缺箭射宝树大师时的威势,早有警惕,此时看着宁缺转身弯弓,他毫不犹豫地提前做出了应对。

    一身凌厉至极的清啸,程子清手中已然受损严重的剑,猛然间炸散开来!

    在生命受到极大威胁的关键时刻,这位剑阁强者,竟然把自己珍若生命的本命剑强行激散,换来了一道如重重雨幕般的剑光!

    铁箭出现在重重剑光雨幕中。

    无数声极为细碎的撞击声响起,不知多少片碎裂的剑片,激射而飞,刺进佛殿里的梁柱门窗,发出咄咄咄的声音。

    程子清惨然斜掠倒飞,重重地撞在一座石尊者像上。

    嗤的一声,铁箭他身前的青石板地里。

    铁箭深入地底不知多深,早已消失不见,只留下一逍黑黑的洞口,因为箭身与青石的剧烈摩擦,箭洞的边缘散着丝丝青烟。

    看着身前,程子清脸上终于出现了惊惧的神情,喷出一口鲜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