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多事之秋 第九十七章 枝蔓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佛性不断注入盂兰铃内,宝树大师的眼眸变得越来越黯淡,随着一口心血喷出,他再无力摧动,把铜铃搁在血泊里,搁在自己的断臂旁。

    清脆的铃声消失,佛威仍然在持续,烂柯寺前后十七座殿旁的古钟,依然在不停回荡,那道佛光稳定地罩着黑色马车。

    桑桑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眉尖皱的仿佛要碎了般,显得极为痛苦,一道黑色的血迹从她的唇角,一直淌落到胸前。

    宁缺很清楚就算桑桑没有生病,与自己和莫山山联手,也不可能真的击败七念,所以他有些不理解,为何这名佛宗行没有继续出手。

    “你这时候可以动手杀了我们,给我们一个痛快。”

    他看着七念说道。

    七念缓缓摇头,沉默看着黑色马车上那道佛光。

    宁缺明白了他的意思,不是他要杀桑桑,而是佛祖要灭桑桑。

    “难道佛祖不会觉得这很残忍吗?”

    宁缺顺着那道佛光,望向遥远的瓦山顶峰,看着秋云里的佛祖石像。

    坐在血泊里的宝树大师轻宣一声佛号,脸色苍白说道:“残忍即是慈悲。”

    宁缺说道:“他人的慈悲,就是对我们的残忍?”

    “虚伪。”

    烂柯后寺里,忽然响起两道声音,说的是一模一样的两个字,当这两道声音响起时,悠远回复的钟声,仿佛都被惊的顿了一顿。

    身着薄衫、背负木剑的叶苏,和穿着皮袄、神情漠然的唐,从殿前的石坪间走了过来,姿态从容,却没有一名僧人敢去拦阻。

    走到殿前石阶下,叶苏看着宝树大师说道:“杀便是杀,佛祖杀人也是杀人,哪里来的慈悲?佛宗果是外道,失了本心。”

    七念看着叶苏和唐出现,似乎并不意外,平静如前。

    程立雪从廊间闪出身来,对着叶苏下跪。

    叶苏看都不看他,只是专注看着黑色马车里,看着宁缺背后的那名小姑娘,神情变得有些奇怪,说道:“居然真的是透明的。”

    宝树大师知道来人身份,艰难一笑,说道:“既然我佛虚伪,叶先生可以杀。”

    叶苏摇头说道:“你们这些和尚不敢动手,只期望佛光降世,杀死冥王之女,不外乎是想着若要动手,便要杀死宁缺,事后不好对书院交待。”

    宝树大师用左手按着右肩断臂处,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我佛门向来沉默隐忍度世,确实不想得罪书院,难道道门也害怕书院?”

    叶苏说道:“此乃昊天之世界,道门统驭世间,何惧之有?只是……你们佛门可以把慈悲拿出来当不要脸的借口,我自然也有不出手的理由。”

    宝树大师问道:“敢请教叶先生,是何理由。”

    叶苏看了宁缺一眼,说道:“我妹妹和他关系不错。”

    宝树大师没想到这位以骄傲冷漠著称的道门天下行走,如今竟然也学会了这等行事法子,微微一怔,说道:“果然是好理由。”

    然后大师望向那名身穿皮袄的强大男子,说道:“魔宗行走又为何来此?”

    唐面无表情说道:“来看看。”

    宝树大师问道:“看什么?”

    唐说道:“看你们中原人怎么杀人。”

    宝树大师艰难笑说道:“魔宗虽说受尽排挤,但毕竟是世间的一分子,值此世界毁灭之前夜,行走愿意来此,想来也是愿尽一分心力,你为何不动手?若你杀了冥王之女,想来定然立地成佛。”

    唐看了宁缺一眼,说道:“要杀冥王之女,便要先杀宁缺,但我妹妹和他关系也不错,而且听说我妹妹和冥王之女的关系更好。”

    宝树大师叹息说道:“那你们何必出现在这里?”

    “因为他们也很虚伪。他们虽然很想杀死桑桑,但不想杀死我,从而得罪书院,他们虽然是道魔两宗天下行走,但还是害怕书院。”

    宁缺在黑色马车里说道,然后他望向叶苏,问道:“道门怎么看这件事?”

    叶苏摇头说道:“不知道。”

    宁缺问道:“你相信吗?”

    叶苏看着黑色马车上的那道宏大佛光,说道:“不得不信。

    “你不觉得这件事情透着古怪?”

    宁缺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佛宗发现了冥王之女,道门却似乎什么都不知道,就算西陵神殿层次不够,那你们知守观呢?而且你不要忘记,桑桑是道门的光明之女,怎么就忽然变成了冥王之女?”

    他说话的语速很快,又很清晰,没有什么太过强烈的情绪起伏,但听到这番话的人都明白他的用意,却不得不按照他的用意思考。

    叶苏想了想,然后摇头说道:“我不明白。”宁缺依然没有死心,望向唐,问道:“书院对你们怎么样?”

    唐说道:“如果不算轲先生灭我明宗,还算不差。

    宁缺无奈一笑,继续说道:“你们明宗祭拜的是冥王。”

    唐看着他身后的桑桑,沉默片刻后说道:“祭拜不代表信仰,更多的时候,那代表恐惧。”

    宁缺说道:“所以你们不会帮我。”

    唐说道:“我也不会帮他们。”

    叶苏说道:“如果哑巴留不住你们,我还是要出手的。”

    听到叶苏和唐的回答,宁缺的身体放松了下来,松开手中的铁弓,解开绳子,把桑桑抱在怀里,撑着大黑伞,沉默坐在佛光里。

    一观、一寺、一门、二层楼。

    这个世界一共有四处不可知之地,便有四位天下行走,四名天下行走,今日齐聚烂柯寺,而宁缺毫无疑问是最弱小的那一个。

    在这种局面下,他就算是小师叔的战意附体,也没有任何可能带着桑桑逃出去,所以他反而放松了很多,抱在桑桑,撑着大黑伞,……虽然知道大黑伞撑不了太久,但他只能沉默地等待着,等待着变化的发生便在这时,歧山长老在观海僧的搀扶下,缓缓站起走到殿前。

    长老在修行界的辈份太高,即便与知守观观主也平辈论交,以友相称,所以无论是叶苏还是唐,都微微侧身,表示恭敬。

    歧山大师没有理会这两名强大的天下行走,只是怔怔看着七念,情绪变得非常复杂,说道:“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

    七念沉默不语,神情平静。

    歧山大师身体微微摇晃,面容显得愈发苍老,伤感说道:“为冥王之女治病,本就是大先生和你达成的约定,所以才会有后面这些故事的发生,然而谁能想到,堂堂佛子居然会背信毁诺!”

    “难怪宝树他能够拿着净铃离开悬空寺,难怪今天烂柯寺里来了这么多人,难怪转眼之间,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小姑娘就是冥王的女儿。”

    “我本可以治好她。”歧山大师看着七念,伤感说道:“你也答应了大先生,让我替她治病,结果最终你还是破不了自己的执念,非要她死去。但你想过没有,你在骗之前能骗过所有人,一旦开始骗,你又如何骗得过大先生?”

    叶苏听着烂柯寺里的钟声,看着寺院上空那道隐而不见的佛门大阵,若有所思。

    他转身望向七念,说道:“哪里是执念便能解释?这一切,都发端于去年冬天长安城湖畔雪林里你与大先生的那场谈话吧?”

    七念依旧沉默不语。

    “知道大先生看似木讷,实则聪慧至极,稍一推算,便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自去年冬天至今,你一直隐而不发,直至宁缺和那丫头来到烂柯寺才动手,你想要的就是这道佛光和这座大阵,因为你已经算清楚,就算大先生此时发现事有变故,也没有办法入寺阻止你。”

    叶苏看着七念缓缓摇头,看不出是赞叹还是惋惜,说道:“没想到,自莲生之后,佛宗又出了你这样一位大阴谋家,真是可惜可敬可叹。”

    长安城南,书院后山。

    绝壁之前,流云如丝渐碎,寒冽秋风依崖而上,吹得廊间未落尽的紫藤枯果不停晃动,看上去就像是佛寺檐下悬着的铜铃。

    一身黑色罩衣的夫子坐在崖畔,看着东南方向,忽然说道:“那处有事。”

    大师兄今日随侍老师前来后崖迎风酿酒,正在做准备工作,听着这话,不由心头微凛,算着今日正是盂兰节正日,而小师弟和桑桑姑娘正在烂柯寺里。

    秋风轻拂黑色罩衣,夫子欲起。

    大师兄以夫子身后跪下,焦虑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又道:“一切由来,皆是弟子愚钝嗔痴而不自知,我一定把小师弟带回来。”

    说完这句话,崖上秋风再起。

    夫子看着远方缓声说道:“我一直都是个很懦弱的人,因为看不明白某些事情,所以始终在两边摇摆,因为冥冥中那丝不安,所以不想与那个小姑娘的命运纠缠在一起,慢慢啊,你当年大违本性也要针对一个弱女,如今更是以命相逼不让我出手,想必你也看到了那抹阴影?”

    崖坪之上早已没有大师兄的身影,夫子觉得有些孤单。

    他回头望向廊上悬着的紫藤果和那些牵缠在一起的枝蔓,忽然笑了起来,说道:“然而其实不早已经纠缠在一起了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