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多事之秋 第九十八章 风落烂柯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今日长安无风。

    高耸入云的城墙上,一面旗帜有气无力地耷拉着,忽然,这面旗无由振起,猎猎而舞,似告诉这个国度的人们,将要出征。

    城墙青石间的鹰巢内,一只雄鹰正在给雏鹰喂食,忽然感应到一道极恐怖的气息,鹰羽乍乱惊恐回头望向空中,但除了秋云,它什么都没有看见。

    大唐南方那道青翠峡谷里,一辆马车正在官道上寂寞地行走,忽然道路上有数十颗圆形的石砾滚动起来,险些惊着马匹。

    穿过峡谷,掠过清河郡的溪桥,广漠无垠的大泽忽然起了大风,半在水中的白色秋苇纷纷偃倒,似在对着某种力量表示臣服。

    齐国都城道殿里的老神官,站在石窗,看着碧蓝秋空上那道显眼的白线,脸上的皱纹里写满了惊恐,在心中不停默默祈祷。

    南晋剑阁,幽暗的山腹空洞底部,幽静的小潭边,寻常的草庐前,那名世间最强的男人,缓缓抬起来,望向天空,草庐里的那把剑开始嗡嗡轻颤。

    遥远的南海上,翻滚着岩浆的火山岛边缘,海浪不停地拍打着黑色的礁石,青衣道人的身形在浪与石之间若隐若现,看着陆地方向摇了摇世间没有起风,却有风起,那风起自长安城,在天地之间画出一道笔直的线条,直抵东南边陲的瓦山,途中还经过了齐国某处风景名胜。

    在那片风景一条偏僻山道里,有两匹马正在缓缓前行前面一匹马上坐着位高冠男子,后面一匹马上坐着位抱剑的小书僮。

    风落烂柯寺。

    隐而未现的佛光大阵,感应到了风的来临,瞬息之间做出反应,淡金色的佛光形成一道半圆形的金刚罩,把整座古寺都罩了进去。

    寺中的黄衣僧人们盘膝坐在地上,闭目守禅心,不停颂念着不动明王经文,十七座古钟发出的钟声愈发悠远。

    风想入烂柯寺,却被这座佛光大阵拦在了外面。于是发生了一次碰撞。

    轰的一声巨响!就如同是昊天的神使,挥舞着夹杂着闪电与黑云的神锤猛地砸向笼罩着烂柯寺的佛光金刚罩!

    恐怖的力量,在烂柯寺里回荡不歇,数十名护持佛光大阵的黄衣僧人应声喷血而出,庭院之间,满是斑驳血痕!

    这次碰撞的声音太过巨大,甚至连悠远的钟声都压了下去,震得寺中的修行者们捂耳惨叫,凄然跪倒在地根本爬不起来。

    这是烂柯寺的佛光大阵,以瓦山佛祖石像降临的佛光为基,以古寺无数年的佛性为持,以数十名境界深厚的黄衣僧人为护,更有佛宗行走七念主持,然而在那道气息的冲撞之下竟然有了崩溃的征兆!那道气息该是多么的强大?甚至给人一种感觉,那根本不是人世间应该存在的境界!

    更令寺内人们感到惊恐不安的是,来者如此强势的攻击被佛光大阵艰难地拦下后,那人竟是没有丝毫停顿,继续不停向寺内冲来!

    数十团冲撞引起的气息漩涡,几乎同时出现在光罩上!佛光大阵在极短的时间内,承受了无数次攻击,如同在铁锤下辗转呻吟的铁块不停变形扭曲,岌岌可危!

    寺内的修行者们跪在地上捂着双耳,痛苦万分,有些境界稍弱的人,更是承受不住这种冲击,拼命地呕吐起来。

    黄衣僧人们受的冲击更为直接,甚至有人的眼角里也已经开始渗血,他们依然不停念唱着经文,声音变得极度沙哑,甚至更像是哭喊出来一般。

    叶苏脸上神情微凛,抬头看着佛光罩上不停流淌着的那些气息乱絮,默然想着,自己已经足够重视那人,却没想到,他原来比想像中更加强大。

    唐也望着天空。看着无形光罩上那些撞击产生的白色陷落,回思着当年在荒原上第一次看到那人时的情形,他怎么也无法把牛车旁神情温和恭谨,甚至显得有些木讷的那人与此时看到的一切联系起来。

    七念的脸色变得非常凝重,但却是寺内唯一能够保持冷静的人,因为他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不可能一直瞒过对方,那个人迟早会来。

    世间只知道天下行走,却不知道他和叶苏唐三人的眼中,只有那个人的存在,只是多年以来,从来没有人看到过那个人出手,也不知道他究竟已经到了何等境界,今天他终于确认了,心生敬畏之余却依然保有极强的信心。

    佛宗为了今天准备了很长时间,对于各种情况都有预备,而那个人再强,始终也只是一个人,而且是一个好人。

    七念抬起手臂,神情平静一指弹出,一道纯厚佛性隔空遥遥而去,落在中寺某处偏殿梅树旁的一座古钟上,钟声再作。

    十七座古钟嗡鸣再响,瓦山顶峰的佛祖石像,洒落更多的佛光。

    被佛光照拂,石坪上的黄衣僧人们纷纷醒来,顾不得擦拭自己脸上的血水,把散乱的莲花座重新坐稳,然后闭眼守禅心,无论地面如何震动,五官如何流血,**如何痛苦,依然不断地唱念着不动明王经。

    “颂曰:如人持油钵,不动无所弃。”

    “颂曰:妙慧意如海,专心擎油器。”

    “颂曰:有志不放逸,寂灭而自制。”

    僧衣飘飘,佛经声声。

    黄衣僧人们不停地颂唱着经文,声音渐渐合在一处,显得无比宏大而明亮,一股虔诚的殉道意味在寺院里渐渐弥漫开来。

    在外界不断冲击下,眼看要崩溃的佛光大阵,伴着这些清曼声声的颂经声,随着佛光的不断灌注险之又险地支撑了下来,渐趋稳定。

    大黑伞下,宁缺抬头看着笼罩着烂柯寺的光罩,看着光罩上那些密密麻麻有若繁星的撞击气漩,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眼睛却是骤然明亮。

    他看着怀中奄奄一息的桑桑,抬手用袖子擦去她唇角的黑色血水,说道:“师兄来了,再撑一会儿,我们就能出去。”

    桑桑艰难地睁开眼睛,虚弱问道:“是几师兄?”

    宁缺说道:“是大师兄。”

    从桑桑冥王之女的身份被揭穿,他就一直没有怀疑过书院他坚信师兄一定会来救自己和桑桑,只是不知道来的会是大师兄还是二师兄。

    既然烂柯寺外那人来的如此之快,自然便是大师兄。

    听说来的是大师兄桑桑艰难地笑了笑,有些开心。如果来的是二师兄,她会感激,因为二师兄一向疼她。但她知道书院大师兄一直不怎么喜欢自己。

    宁缺望向车外的殿前石坪,看着那些抱着殉道决心的黄衣僧众,知道这些和尚是在燃烧自己的生命终究不可能永远把大师兄拦在外面。

    “我师兄来了,你们打算怎么办?”他看着七念问道。

    七念静静看着头顶的佛光大阵,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佛祖要超渡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那么就算是夫子亲自出手,也不可能阻止,而且我佛宗要超渡的是冥王之女并不是十三先生,稍后大先生就算破阵而入,他除了救你离开,难道还会对我们如何?”

    宝树大师艰难一笑说道。

    七念忽然看了叶苏一眼。

    叶苏说道:“他果然还是我们这一代里最强大的那个人,不过正如首座所言,他的性情温和,这辈子都没杀过人,所以他不危险,也很好骗就算骗了他,他最终也只会自己痛苦,而不会把对方怎么样。”

    他望向七念,说道:“十六年前,你把自己的舌头给嚼食入腹,从那之后,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包括夫子都不知道。如今看来,你想的事情真的很多,你把他的性情和境界算的太准了。”

    “据说他当年未入书院之前,在一个小镇上生活,在自己家前的石池里养了几只鱼,然后那些鱼被邻居偷吃了,他去问邻居,邻居告诉他那些鱼是自己游走的,他居然还真的信以为真,对着只剩清水的石池,惋惜叹道:鱼儿啊鱼儿,你游游啊,怎么就游不见了呢?”

    叶苏看着七念说道:“你就是那个偷鱼的邻居,这大概便是君子可以欺之以方,然而你曾几何时听说过,书院大师兄会像今天这样愤怒?”

    说完这句话,他叹息一声,薄袖自腕间滑落,他伸掌向天,一道至为精湛的道门气息,随之注入寺院上空的佛光大阵。

    烂柯寺前,数十名僧人倒在地上,满脸惊恐看着石阶下的一名书那名书生穿着一身破旧的棉袄,腰间插着一卷书,系着一只木瓢,浑身上下都是灰尘,却又显得那般干净,从身到心皆如此。

    书生微低着头,隐隐能够看到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身上有血渍渐渐浮现,破旧棉袄多了很多道裂口,有棉花从口子里绽出来。

    从出现在烂柯寺前,书生便一直没有动过,静静站在石阶下,保持着同样的姿式,只有当秋风偶尔拂动他的衣袂,牵起一道道残影的时候,才表明原来他一直在动,只不过他动的太快,快到没有人能够看到。

    佛光大阵上,开出无数道白色的漩花,每一朵漩花,便是书生与整个佛宗的一次对撞,随着刹那时光里的无数次撞击,古寺越发震动不安,似要坍塌,而书生身上的灰尘也变得越来越少,显得越来越干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