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多事之秋 第一百零二章 铁剑,木剑,一念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君陨走进烂柯后寺,石坪间的黄衣僧人,佛言声声围了上去,手中铁杵铜钵,像雨点般地砸了过去,有些境界深厚、反应更快的修行者也施出了飞剑。

    反应快有些时候不是好事,就比如此时此刻。

    君陨挥袖,庭院间天地气息大乱,无数铜钵铁杵〖激〗射而回,那些僧人被自已的本命物砸的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眼看着有好些人便要没了呼吸。

    然后他冷冷望向那些境界深厚,反应更快的修行者,那些修行者顿觉威压入体,十余柄飞剑被秋雨击落,甚至有修行者识海破碎喷血而死。

    石坪间惨嚎连连,断肢四飞,血流成河,纵使秋雨渐骤,也无法在一时片刻内冲洗掉,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道,将古寺的佛门清静气息撕揉的不剩些许。

    叶苏静静看着木剑,雨水击打在剑面上,将宁缺二字符留下的两道白痕渐渐洗去,然后他抬起头来,望向那个戴着高冠的男子。

    君陨看到殿前石阶下已经没有黑色马车,看着岐山大师身前那方棋盘,神情微宁,感应到一道目光,侧身望去,恰好迎上叶苏的目光。

    二人没有说话,神情各自漠然。

    呛*一声,叶苏木剑出鞘,混着秋雨,刺向君陨。

    此时,君陨终于出斜。

    从破佛光大阵,走进烂柯寺,一路行来,拦在他身前的任何事物都被震飞,他一直都没有出剑,因为他没有遇到值得自己出剑的人,而叶苏乃是道门行走,十余年前便勘破生死的修道天才,自然有让他出剑的资格。

    君陨高冠博带,袍服宽大,看不出剑匣放在何处。

    但当他的剑出现时,寺内所有人都能够看到。

    因为他的剑与世间所有剑师的剑都不同,剑身极宽,宽的难以想像,看上去根本不像是一柄剑,而更像是一块方方正正的铁片。

    这样一块方铁片,极为显眼,想看不见都很困难。

    君陨的剑,本来就要让所有人都看见。

    书院二先生和道门行走的剑,终于栩会在烂柯寺的秋雨里。

    叶苏的剑无痕无迹,无声无息,无情无识,行走在秋雨之中,就仿佛变成了真的秋雨,能润物无声,却没有春雨对生命的怜悯。

    君陨的剑则是大开大阖,在雨中依循着笔直的线条前行,每至尽处,又会严重违背修行者心中驭剑术的规则,陡然折回,依然走的是直线。

    叶苏的道剑是最细的寒风,最微的秋雨,能够入世间一切有间。

    君陨的铁剑则是方正到了极点,风雨不能进。

    极短的瞬间之内,木剑与铁剑在雨中交会碰撞了不知道多少次,又似乎一次碰撞都没有发生,秋雨被这两道强大的剑势,逼的横斜而飞。

    忽然间,君陨神情微凛,竟是毫不犹豫转身向佛殿疾掠而去!

    此时叶苏的木剑,正在秋雨中纵横无双,将将来到他身后三丈之地。

    君陨看着佛殿里的七念,面色微白,广袖向身后一拂。

    那把方正宽大的铁剑,自西面寺墙处鸣啸而回,不再像先前那般画着方正的图案,而是极其简单地开始画直线,显得更直更硬,所以更强大!

    叶苏看着向殿里走去的君陨,神情漠然转身,也不再看他,而是望向后寺的院墙,看着坡下的一道寺檐,眼眸里隐有雷电之意!

    君陨走向残破佛殿,叶苏看着院墙飞檐,都是年轻一代最强大的人,都是最骄傲的人,那么要看便对视,不看便皆转身。

    烂柯寺上空的雨云里,渐有明亮积蕴,闪电落下,雷声大作。那道穿行秋雨里的木剑,仿佛被雷电击中,带上丝丝亮泽,挟着风雷之势,继续向君陨刺去!

    铁剑与木剑终于在肉眼可见的层矣内,发生了一次〖真〗实的碰撞。

    秋雨大散,雷电轰鸣!

    叶苏的剑道,此时伊然已经悟明世间至理,甚至已经半步踏进了天启的境界!

    君陨却依然没有回头,依然在向着佛殿方向疾掠。

    他没有属于自己的规则,也没有像修道者可以借用昊天的力量,但他和他的铁剑对某个规则的信奉,却是那样的坚不可摧,以至于那个规则,甚至从某种意义上已经变成了他自己的规则,那个规则便是秩序。

    他的铁剑守护的便是绝对的秩序。

    七念的双唇有些发白,被秋雨浸染,依然显得有些干枯,当微微翕动时,便像是雨中的枯白落叶,轻轻颤抖。

    殿前石阶周遭的人们,震骇到了极点,神情剧变,因为他们知道,马上便会看到,修行界里传说已久的闭口禅被一语道破的画面。

    佛宗行走七念修行闭口禅已有十六年,从未破戒,哪怕当初在长安城湖畔的雪林里,他面对着神秘的魔宗宗主二十三年蝉,他依然没有破戒。

    由此可以想见,十六年闭口禅一朝破戒,那会意味着什么。

    七念嘴唇微开,隐约可以看到里面残破的半截舌头,他脸上的神情很平静,轻声说出了一个字,因为太长时间没有说话的缘故,显得有些含浑不清。

    “疾。”

    他说的太过寻常随意,让人根本感觉不出,这像是一个十六年没有说话的人,说出的第一个字,与人们的想像形成了极大的落差。

    烂柯后寺一片安静。

    远处瓦山顶峰上的佛祖石像,仿佛真切地听到了这个字,岩石雕凿而成的佛祖面容忽然变得生动起来,显得悲悯到了极点。

    佛祖石像直面山下的右手掌间,有宁缺先前用元十三箭射出的一个洞,那个洞并未发生任何变化,反而掌心里射出的佛光尽数敛没。

    佛光出现在七念的身上。

    他的目光落在那张棋盘上。

    古寺的地面开始剧烈的震动,那些倒在血泊里的僧人和修行者们,被震至半空之中,中寺和前寺的殿宇墙面上出现了无数道裂痕。

    某处佛殿外梅边的一口微微摆荡的哑钟,忽然悬停在了空中,古钟表面出现道道密集的裂纹,然后像朵huā般炸开!钟裂如瓦!

    梅丛成孪!

    秋雨中,二师兄的黑发向后飘舞,博带乱飘,愤怒到了极点。

    然后他做了一件谁都想不到、哪怕是同样骄傲的叶苏,都无法想到的事情。

    他伸手召回自己宽方的铁剑,竟是根本不理会身后那柄带着风雷之势的道剑,怒啸声中,把铁剑向着殿前的七念掷了过去!

    君陨这样做,便等于是把自己的后背,全部留给了叶苏。

    他是骄傲强大的书院二先生,但把自己的后背,留给已经半步踏入天启境的叶苏,这和自杀依然没有任何分别!

    叶苏看着眼前被秋雨打湿的寺院院墙,感知着身后发生的变化,神情骤凛,在心中震撼想道:“此人好强的心志!”

    君陨收剑,就是邀请叶苏来杀自己,是在赌叶苏敢不敢杀自己!

    叶苏叹息收剑。

    君陨胜了,或者说他赌胜了。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世间除了书院二师兄,谁还敢这么赌?

    又或者,君陨算准了叶苏一定会收剑,那么这还是赌吗?

    宽直的铁剑离开君陨的手,与空气高速摩擦,带着一缕明亮的光线,剑锋之前,石阶扭曲变形裂开,根本无人敢挡!

    一掷之威,竟隐隐然与先前柳白的天外一剑差相仿佛!

    就在七念的目光将要落在棋盘上时,铁剑到了。

    铁剑切断目光,落在棋盘上。

    相隔十六年,七念说出的那个“疾”字还在秋雨里不起眼的飘荡。

    秋雨无声,殿塌有声。

    连绵不断的轰隆巨鸣声里,佛殿渐渐垮塌,变成废墟漫天的烟尘渐渐被雨水敛灭。

    君陨走进佛殿废墟里,脸色微白,袍服微脏,往日里绝对对称、就连左右的根数都完全一致的双眉,变得有些微乱。

    他没有看见那张棋盘。

    沉默片刻后,他从身前的砖木碎砾里拣起已经有些变形的铁剑,双臂用力把铁剑慢慢扳直虽然不是太直,但已经足够砍人。

    然后他望向七念。

    悬空寺戒律院首座,经过片刻喘息后,回复了一些修为,左手颤抖着,在身前的血泊里拿起佛祖留下的盂兰铃,向着阶上掷了过去!

    君陨看都没有看一眼,伸出左手在空中握住那只铜铃。

    盂兰铃铃里残存的佛性,感受到这只手的不敬,愤怒地颤抖起来。

    君陨的左手很稳,指节细长,铜铃的佛光从他的指缝里渗出来。

    他指节微白,默一用力。

    只听得喀啪一声,盂兰铃,在他的掌心里变成了破铜烂铁!

    宁缺不能接触盂兰铃,那是因为佛祖认定他是邪祟。二师兄能够接触盂兰铃,那是因为就连佛祖留下的气息,能够感受到他的不敬,却无法认为他是邪祟。

    君陨心正而自信,根本不会被任何外物所惑,更何况他这一生最是厌佛,心道如果自己都是邪祟,你佛祖又算是什么东西?

    佛宗圣物被毁,身为执铃者的宝树大师,既是心痛,佛心又受到极大震荡,脸色变得极常苍白,厉声怒喝道:“君陨,你好大的胆子!”

    君陨看了这名悬空寺戒律院首座一眼,握着铁剑的右手微微一紧。

    只听得唰的一声,宝树大树剩下的左臂脱离身体,落在了秋雨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