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多事之秋 第一百零六章 永远的生与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柳白的名字,依然在第二页纸的最上方,然后是君陨、叶苏、唐、七念这些名字,每个名字,都代表着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修行者。

    叶红鱼看着身前的日字卷,脸上没有什么情绪,她曾经在知守观里生活过一段时间,却没有可能接触到七卷天书,所以她此时还是有些紧张,尤其是日字卷的呈现方式,让她再一次感知到全知全能的昊天的伟她缓缓向后翻动书页,看到更多熟悉或陌生的修行者名字出现在自己眼前,其中一个名字,让她的眉头微微蹙起,那是隆庆的名字。

    书写隆庆二字的墨水,似乎兑了很多清水,所以落在日字卷纸上的笔迹显得非常淡,有些发灰,而且隆庆二字的架构明显有些不稳,似乎随时可能破纸而出,又似乎可能随时湮灭不见。

    叶红鱼看着隆庆的名字摇了摇头,继续向后翻去,只是把日字卷从头到尾看完,还是没有找到宁缺的名字,她皱眉说道:“难道真的死了?”

    中年道人正在把洗好的笔挂到笔架上,然后调整笔架的方位,确保稍后能够晒到足够却不炽烈的阳光,端详片刻,满意地点了点头。

    “师叔,我看完了。”叶红鱼说道。

    中年道人走上前去,把日字卷沉重的封页阖上,看着她摇了摇头,说道:“如此珍贵的一个机会,却用来确认宁缺是生是死,着实有些可惜。”

    叶红鱼摇头说道:“在我看来,书院众人当中唯一能够真正威胁到道门的人,就是宁缺,所以他是死是活,对于我来说很重要。”

    中年道人微微皱眉说道:“何出此言?”

    叶红鱼说道:“都说书院是无信者,但里面的人们还是会受某些律条的限制,比如〖道〗德,比如唐律,比如礼法,比如风度,大先生和二先生自然是很了不起的人物,但受到这些律条的限制,他们所能产生的破坏性,便可以预估。”

    “宁缺则是不受任何律条限制的人,如果他想做某件事情,无论〖道〗德唐律还是礼法,对他都会变得没有意义,他更不会知道风度是什么东西,烂柯寺一役,如果是宁缺处于大先生或二先生的位置上,他绝对不会把佛祖石像和烂柯寺毁了便会罢手,他一定会杀死七念,然后想办法平了悬空寺。”

    中年道人说道:“为何你敢如此肯定他的行事?”

    叶红鱼说道:“因为我和他本就是同一类人。”

    中年道人说道:“或许你说的是对的,好在宁缺已经死了,无论他曾经可能发展成怎样可怕的一个人,可能性已然终止。”

    叶红鱼又道:“除了重视宁缺,我愿意挑选日字卷来看,是因为我不在乎能从天书里学到什么,七卷天书如今已经流失两卷,叶苏他当年看了六卷,我现在就算五卷通读都没有意义,更何况是一卷。”

    中年道人感慨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原来你还是一直把自己的兄长当作目标。”

    叶红鱼想着去年秋天碧湖畔的雷霆,冷漠说道:“以前他是我唯一的目标,但去年秋天之后,他就只是我修道路上暂时的目标。”

    中年道人说道:“叶苏应该会很开心你的变化。”

    叶红鱼看着中年道人的眼睛,说道:“但我不开心……因为隆庆偷走了那卷天书,我很想杀死这个小偷,但你们却不肯让我杀,这是为什么?”

    中年道人沉默不语。

    叶红鱼说道:“以前我曾经真的怀疑隆庆是不是冥王之子,如今既然不是,那为什么神殿不允许我裁决司入荒原杀他?你们是在养老虎吗?”

    中年道人微微一笑,依然没有说话。

    叶红鱼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其实最令我感到警惕不安的,还是烂柯寺那件事情,为什么佛宗都能知道冥王之女降世,我们道门的反应却是如此迟钝?光明神座当年为何会选择桑桑做传人,难道他临死时还没有看穿?”

    中年道人看着她叹息说道:“我知道你带着疑惑而来,只是能够为你答疑解惑的师兄,还在南海游历,我如你一般惘然。

    叶红鱼走出草屋,来到湖畔。

    她双手负在身后,神袍微飘,默默看着道观后方远处那座青山。

    当年在观中生活的时候,她和陈皮皮被严禁靠近那座青山,不知道那座山里有什么,但年幼的她很清晰地感觉到,那座青山很危险。

    如今她已经成为西陵裁决大神官,境界高深神妙-,自然不像年幼时那般恐惧害怕,甚至还生出强烈的一探究竟的冲动。

    “想知道那座山里有什么?”

    中年道人走到她身旁,顺着她的目光望向那座青山。

    叶红鱼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点了点头。

    中年道人说道:“那座青山,是我们道门曾经的强大,将来的荣光。”

    叶红鱼隐约猜到了什么,眉梢微挑问道:“将来什么时候来到?”

    中年道人说道:“大概需要等到让我们道门变得不再强大的那个人离去。”

    叶红鱼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说道:“谁都看不到将来有多远。”

    中年道人说道:“人都是会老会死的,再了不起的人,也摆脱不了这个规则的束缚,世间只有永远才是真正的远,所以将来不会太远。”

    没有永远不老不死的人,所以死亡对每一个人来说看似遥远,实际上却很近,到来的往往没有任何先兆,显得那般轻描淡写。

    天启十六年秋后的整整一年间,长安城发生了很多大大小小的事,但真正引发世间所有人瞩目的,则是那一件接着一件的丧事。

    冬天时,年迈的王大学士去世了,这位大唐三朝元老,对朝堂平衡极为重要的大人物,据说临死前,拿着那张鸡汤帖,看了整整一夜,最终收回了让鸡汤帖随自己陪葬的遗言,然后平静地永远闭上了双眼。

    与王大学士赌气争狠整整一辈子的祭酒老大人,在冬雪未化时也阖眼长逝,双眼哭的红肿无比的金无彩,向府里候着的官员学生们传达了老祭酒的遗言,说既然迁坟庐太麻烦,那就和王大学士毗邻而葬罢了,也算热闹。

    大唐十六卫大将军楚雄图在来年春天的时候,也因病去世,紧接着,又有好几位大臣离开了人间,长安城的街道上的白幡,竟是没有机会取下来。

    去世的这些老臣旧将,年龄都已经很大,偶犯风寒甚至是自然老去,都属正常,只不过因为他们离开的时间太过密集,天启年间前后两朝的中流砥柱,竟有一半在这一年时间里逝世,不免令人们感到有些不安。

    更加令人不安的是,镇国大将军许世的肺疾变得越来越重,就算被陛下强行赶回南方前线,那些湿润的空气,似乎也没有办法像前些年那样,让他的病稍有缓解,而据宫里传出的消息,御书房里的咳嗽声也变得越来越低沉,皇帝陛下的脾气越来越差,骂白痴的次数要远远超过当年的平均数值。

    书院前院学生毕业,异国的学生大部分归国,有三分之一的则是留在了长安,唐人学生则是入朝的入朝,从军的从军。

    楚雄图的孙子楚中天依照爷爷遗言,从羽林军基层军官开始做起,钟大俊回到阳关城,马上接任一个品秩不高却极为重要的官职,钟家乃清河郡大姓,只要他留在阳关城里好好做事,不要犯什么大错,想来很快就会再次得到提升。

    这些书院学生里最令人感到震惊是司徒依兰,这位云麾将军之女,公主殿下之友,竟真的从军部硬生生抢了个名额,北上固山郡到华山岳的麾下当了个女校尉,向成为大唐首位女将军的目标踏出了坚定的第一步。

    司徒依兰的决定震撼了整座长安城,从最开始的不理解甚至是冷嘲热讽奚落,到后来的沉默平静暗生敬意,长安城里的人们经历了一番思想转变过程,也从中学习或者说领悟到了一些什么。

    如今的华山岳早已不是都尉,而成为三州镇军主管,在大唐东北丘陵地带里,除了大营在土阳城的东北边军,便要以他的实力最为强大。

    冼植朗带着使团从烂柯寺回来后,并没有因为烂柯寺一役的变动而受到任何牵连,成功地接替了夏侯空缺出来的位置,成为了镇北大将军。

    而舒成将军,因为前些年在荒原上配合书院处理东北边军伪装马贼一事有功,接替了冼植朗的位置,继任镇西大将军,直面月轮国。

    生老病死寻常事,新陈代谢总如此。

    天启年间,曾经如繁星般的一代老人,渐渐离开这个世界,自然也会有新的俊彦出现,填补那些空缺的位置。

    大唐帝国最强大的地方,正在于这片土地最适合生长出参天的大树,只是已经有很多人注意到,随着时光流逝,新一代逐渐接班,公主殿下李渔的势力变得越来越强大。

    唯一能够令皇后一派有所欣慰的是,杀死夏侯大将军的宁缺失踪了。如果让那个人还活着,那么无论是以他和李渔的亲密关系,还是与皇后之间化不开的仇怨,书院肯定会选择支持李渔。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