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多事之秋 第一百一十一章 云端之上,地面之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片刻后,一人一马从震惊中苏醒过来,大黑马完全无法抵御本能里的恐惧,转身准备继续逃亡,宁缺却依然看着悬崖下的画面发呆。

    悬空寺乃不可知之地,即便是修行者也只隐约知道,这个佛门圣地远在极西荒原深处,人亦罕至之域,因为悬空寺的名字,很多人自然地猜测,悬空寺肯定建筑在传说里那些神境才有的悬空岛上。

    谁能想到悬空寺非但没有悬浮在天空之中,反而是在地面之下?宁缺看着远处那座将宠大身躯隐藏在地面之下的山峰,生出很多不解。

    便在这时,西南方向极遥远的悬崖峭壁处,忽然垂下无数白色的晨雾,雾气微湿,较诸空气为重,自崖畔缓缓向着天坑底部坠落,看着就像是一道白色瀑布。

    天坑里本来湿气就重,自生雾瘴,此时汇入地表无数晨雾,顿时变得白茫茫一片,那座雄伟的山峰上云雾缭绕,山腰之下完全无法看到,仿佛消失一般,从黑色马车处望运看,就像是变成了一座飘浮在云端的悬空岛屿,那座岛屿峰峦间的黄色寺庙在雾中时隐时现,仿似佛国仙境。

    宁缺看着眼前令人心生震撼的神奇画面,感慨说道:“原来这才是悬空寺的由来。”

    大黑马低首轻踢地面,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心情却是焦虑紧张到了极点,暗想即便佛门圣地神妙难言,但也不值当为此冒这么大的险。

    宁缺不认为这很冒险,以他的眼力,望向远处天坑中的山峰,也只能看到那些黄色寺庙的大概模样,那么从峰间往地面看来,黑色马车大概和一粒黑砂的大小差不多,根本不会引起悬空李中僧人的注意。

    他走回车厢,从行李里取出一个铁筒模样的东西,双手微微用力拉长,然后凑到右眼上,向远处地面之下的山峰望去。

    铁筒是他设计、然后由四师兄和六师兄精心打造的观星镜,一共做了两个其中一个孝敬了老师,还有一个他自然带在了身上。

    夫子第一次用这镜子观星时,便根据它的效果!改名为望远镜,宁缺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情,不过他知道这镜子本来就是用来望远的。

    天坑里的云雾流淌速度很快,山峰里的黄色寺庙时隐时现,有时候还偶尔能够看到山腰之下的世界,宁缺拿着望远镜,看着圆形视野里被放大了很多倍的景致,看着庙前石坪上正在做晨课的僧人,沉默不语。

    大概有风从天坑底部向上呼啸而起,山腰间的厚厚的云层被吹散了很多,宁缺通过望远镜看到了山腰下的画面,赫然发现,这座巨峰山腰之下,竟是层层叠叠、根本数不清有多少层的梯田,看田里的植物颜色,应该是荒原上也很难种活的寒稻,紧接着,他竟然发现天坑底部居然有河流,还有农舍。

    宁缺拿着望远镜沉默地观察着悬空寺,脸上的神情变得越来越凝重,握着铁圆的双手变得越来越僵硬。

    根据看到的片刻画面,他简推算出,悬空寺里大概有逾千名僧人,天坑底部极大片的原野上至少生活着十余万人,那些肤色黝黑,衣饿褴楼的农夫,负责为峰间悬空寺提供生活所需物资,想必还要承胆很多沉重的劳役。

    悬空寺存在了多少年,想必那些凡人便在天坑底部生活了多少年,不知有多少代就在不见天日的潮湿阴暗地底,辛苦地劳作,任劳任怨地生活,才能维系悬空寺的存在,宁缺相信,哪怕是再虔诚的佛门信徒,也不可能永世承受这样的折磨,悬空寺里的僧人,肯定自有手段像驱使牲畜般驱使这些农夫,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那些农夫更像是中原早已废除的农奴。

    在极短的时间里,宁缺的脑海里浮现出很多画面,被铁索穿透肩肿骨的逃奴,倒毙在寒稻田里的不敬佛者,跪倒在山峰前的十余万名贫苦的凡人,寺中僧人骄奢的生活……他放下望远镜,看着并雾中有若佛国的悬空寺,眉头微皱。

    桑桑掀起车帘,也看到了眼前的画面,震惊的无法言语。

    宁缺把望远镜递给她,说道:“看看便离开,也不枉我们来悬空寺走一遭。”

    如果宁缺是个大智大勇之人,他可能会攀下悬崖峭壁,偷偷去到云层下的悲惨世界,发动那些农奴起义造反,推翻这个畸形的有若蚁窟的悬空寺,或者他会悄悄潜入悬空寺,去寻找佛门积攒了不知多少年的宝藏。

    但他不是这种人,在对悬空寺进行了一番观察后,根本没有思考犹豫,便让大黑马带着马车,离开天坑边缘的悬崖,朝着相反的方向悄悄离开。

    宝藏虽好,也要看有没有命去拿,好奇心人人都有,他如果还是烂柯寺之前单纯的书院十三先生,说什么也要去悬空寺里逛逛,反正就算寺里的僧人抓住他,想必也不敢随意杀他,但现在他带着桑桑,天下虽大似乎都没有落脚的地方,更何况是在烂柯寺里一心想要杀死桑桑的佛宗圣地?

    黑色马车安静潜行,过了段时间,又回到了先前他们出发时的地方,只是稍微偏离了些许,刚好要经过那株菩提树。

    宁缺看着车窗外的菩提树,说道:“那应该就是佛祖圆寂时的地方。”

    桑桑看着这株树干灰白,叶若蒲团的青树,想着在这样寒冷的秋天,在荒原上居然能有这样一棵孤伶伶的树,着实有些神奇,又想着自己居然看到了佛经上记载着的佛祖圆寂之地不由很是吃惊。

    宁缺笑着说道:“你现在的身份可不比佛祖差,不需要对他太过敬畏。”

    瓦山顶峰的佛光降临烂柯寺后,一路生死危险,二人根本没有机会去讨论那件事情,或者说不想讨论那件事情,但终究不可能一直沉默。

    桑桑沉默了很长时间,低声说道:“我真的会毁了这个世界吗?”

    宁缺想着先前看到的悬空寺,想着自己猜想的那些残酷的真相,说道:“我不知道也不在乎,不过如果是那样的世界,毁了似乎也无所谓。”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