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多事之秋 第一百一十三章 悬空寺的钟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带着斑斑血迹的朴刀被擦拭的极为明亮,因为刀色深沉,所以并不如雪只是像光滑的石头,宁缺收刀入鞘,望向窗外那些疾速倒掠的荒原景致。

    以黑色马车恐怖的速度,先前他完全可以直接逃走,那名苦修老僧根本没有办法拦住,然而老僧可以向悬空寺示警,所以他选择了出正如他对桑桑说的那样,苦修老僧肯定不是悬空寺里的普通人物,尤其是那记泛着金光的手掌,明显是佛门的强大功法,真实威力肯定比战斗中展现出来的更强。

    只不过那名老僧在悬空寺里修佛多年,佛法精深,境界精妙,却似乎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斗,没有想到双方还在对话之时,宁缺忽然暴起出手,而且一出手便是最强大的三种手段雷霆而至,猝不及防自然惨败而死。

    回思着先前这场电光火石间便结束的暴烈战斗,宁缺越发觉得叶红鱼当年说的很对,这个世界上的修行者真的只知道修行,而不知道如何战斗。

    风从车窗开着的小缝里涌进来,发出呜呜的凄厉鸣啸,大黑马拖着车厢在荒原上沉默而高速的前行,依照宁缺先前指的方向,向着东南处奔去。

    看着车窗外的荒凉原野,心中默默计算着距离和先前推算的结果,宁缺击响坚硬的车厢板,示意大黑马停下,然后跳下马车向荒原深处走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走了回来,手里握着一枝黑色的铁箭,箭簇上还残留着已凝的血渍,正是先前射伤苦修老僧的那枝铁箭。

    在烂柯寺里,箭匣里的十三枝铁箭,已经用掉了好几枝,如今身在荒原深处,随时可能面临致命的危险,每一枝铁箭对他来说都极为重要。

    藏身在地底的巨大天坑中,依然云雾缭绕,巨峰间的黄色寺庙若隐若现,好一片清静安宁,忽然其中一座庙里响起一声极淡然悠远的佛号。

    过了一段时间,数十名穿着深红色僧侣服的苦修僧人,顺着悬崖间的陡峭石径,攀到了地面之上,这些僧人的面容上没有什么神情,看上去就像是石头。

    为首的那名僧人,身上的僧侣服明显与众不同,正是悬空寺尊者堂首座七枚,他微微眯眼,看着眼前荒凉一片的原野,微微皱眉。

    先前悬空寺里那声佛号,来自悬空寺地位最高的讲经首座,讲经首座禅心微有不宁,命尊者堂的僧兵去荒原深处搜寻,七枚虽然贵为尊者堂首座,也必须亲自出面,而且他清楚讲经首座为何会禅心不宁。

    悬空寺讲经大士,因为触犯佛门戒律,又受到那个不成器的私生子的拖累,于三年前被戒律堂判入荒原苦修,算时间已经到了苦修期满的日子,今天讲经大士便应该回到悬空寺,然而却始终没有人看到大士的身影。

    七枚首座带领着苦行僧兵,依循着讲经首座的感应,向着荒原深处行去,一直行到傍晚时分,暮色如血之时,他们终于看到了那堆灰烬。

    荒原上的风很大,但那堆灰烬并没有被完全拂灭,因为那堆灰烬里有数粒无论何种火焰都无法完全焚化的骨利子。

    看着手中那几颗五彩斑澜的骨利子,七枚沉默不语,那些穿着红色僧袍的苦行僧兵微露戚容,围着那片灰烬盘膝坐下,敬心诚意开始颂读往生经。

    七枚把那几颗骨子利,神情凝重交给一名僧侣保管,然后跪倒在灰烬前,伸手入灰,沉默而安静地开始搜寻,像石枝般的手指,在讲经大士的骨灰里缓慢移动,如同筛子般,没有遗漏任何地方。

    讲经大士的遗骸被符火烧的很通透,除了那几颗骨粒子,其余尽成细腻的白灰,按道理,七枚应该不可能有什么发现,但随着手指的移动,他的神情变得越来越凝重,因为他的指尖在灰中感受到了一股磅礴难消的浩然气息。

    七枚站起身来,霍然向来时路走去,这时他才想起来,先前经过菩提树的时候,总觉得那株树与数十年来每天看到的似乎有些不一样。

    他走到菩提树前,看着灰色的树皮上刻着的那行小字,脸上的神情愈发冷漠,眸子里愤怒的明王火焰越来越明亮。

    “天启十六年,书院宁缺携妻冥王之女桑桑到此一游。”

    为什么是十六年?七枚微觉不解,用僧袖往地面一拂,荒原地表上的沙砾乱滚,显现出一道极浅的车辙。

    顺着这道车辙走了数十丈,然后车辙的淡淡痕迹便完全消失在荒原的地面上,他举目望向远方,猜测那辆黑色马车正向何处而去。

    夜色将至,天坑里的世界已经提前进入了漫长的黑夜,巨峰间最高处的黄色寺庙,还能看到最后的夕阳,一道悠远的钟声,从那座寺庙里响起,然后渐渐向着山峰下面传播,无数座黄色寺庙同时鸣响钟声。

    悬空寺的钟声,离开安静的地底世界,来到荒凉的地面,然后向着四面八方传播开来,相信用不了多少天,整个人世间都会知道,冥王的女儿还活着,她正和书院宁缺一起,逃亡在极西荒原之中。

    荒原深处,一处不知被废弃了几千年的斜地井旁,停着一辆黑色马车,片刻后,宁缺从废井深处走了出来,手里提着满满的水囊,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居然能够在废弃多年的井里重新找到清水。

    夜晚总是寒冷,为了避免暴露自己,宁缺没有生起篝火,而是在车中铜盆里放了几张火符取暖,这种手段太过豪奢,即便是念力无比充沛的他,也必须计算符纸的消耗,保证自己能够和桑桑走出荒原。

    就着冷水简单吃了些干粮,宁缺开始给桑桑熬米粥,等着水开的时间,他用来整理装备,既然前路艰难,装备自然是最重要的东西。

    他是最能吃苦的人,这些年储备了很多张符,不过最开始的时候,他境界较低,所写的符纸,已经无法用在现在这种境界的战斗当中,能够用来战斗的符纸只剩了二十几张,箭匣里的铁箭剩的也不多。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