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四章 我家桑桑不可能这么可爱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哪怕千万人在前,我要去,那便去。”

    宁缺自言自语道。

    这是二师兄曾经转述的小师叔的一句话,当时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潮澎湃,难以自已,浑身发热。然而如今似乎真要面临这种情况,他才明白这哪里是这般简单的事情。

    桑桑在用热水烫脚,听着这句话,微怔说道:“真有英雄气概。”

    宁缺坐在盆前的小板凳上,低头替她搓脚,笑着说道:“外敌入侵,邪道猖狂,你拿一把剑向千万人冲去,无论你怎么杀,那都是英雄,是英雄才能称作英雄气概,可我们现在是反角,是传说中的大魔头,拿把剑对着千万人杀过去,那叫滥杀无辜,残忍邪恶,和英雄可没有什么关系。”

    桑桑的小脚还是那般白,在木盆里就像一朵洁白的莲花,她看着宁缺用手不停揉着自已的脚,问道:“是不是英雄很重要吗?”

    宁缺从肩上摘下擦脚毛巾,把她的脚从水盆里抬出来,仔细擦干,然后搁到自已膝上用手再次搓热,又替她套上厚厚的棉绒袜子,说道:“你知道我,只要能活下来,向来不在意杀人,只不过杀人的时候如果能更酷些,自然更好。”

    桑桑把袜子的系带拉紧,从椅上转身爬到床上,掀开厚厚的被褥钻了进去,只把小脸露在外面,睁大眼睛看着宁缺,不解问道:“酷是什么意思?”

    宁缺看盆中水温犹热,脱鞋把脚伸了进去,随口应道:“就是面无表情的帅。”

    桑桑困惑问道:“面无表情怎么帅?”

    宁缺说道:“二师兄那张死人脸你没有见过?”

    桑桑若有所悟,说道:“二先生确实挺帅的……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这就叫酷,而且都是杀人,为什么还要讲究帅不帅?”

    “冷酷狂霸拽这种词你没有听说过。自然不懂此中道理。别说杀人这种事情,哪怕是洗澡上茅房,只要愿意都能帅到一塌糊涂。”

    宁缺笑着说道。他起身去屋外倒掉洗脚水。走回屋里。忽然想起一件事,在行李里摸了半天,掏出一个木盒。盒中有两副用墨水晶制成的眼镜。

    他取出一幅,戴到鼻梁上,然后走到床前,学着二师兄的模样,面无表情看着桑桑,问道:“酷不酷?”

    桑桑看着他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接着她想到某件事情,看着眼前的发丝。眉头微蹙。秋天的时候,她的头发便被宁缺剪短了,看着很是清爽。但黑发变短后很难系住。尝试了几次用发簮,也没办法阻止发丝在眼前飘拂。

    她噘起小嘴。向上吐气,把眼前的头发吹开,忽然没头没脑说道:“你脸上这东西和那副眼镜六先生一起做的?”

    噘嘴可能是在吹头发,也可能是表示某种不满,委屈撒娇。宁缺怔了怔,把墨水晶眼镜摘了下来,说道:“这我哪里还记得。”

    桑桑说道:“你一直把眼镜藏在行李里,怎么不记得?”

    宁缺说道:“当时准备离开烂柯寺的时候,可是你把眼镜从行李里翻出来,然后扔给她的。”

    桑桑把被褥拉得更高了些,遮住因为生病而愈发清削的下巴,免得自已看起来太过尖刻,却又故意扮着委屈模样说道:“你把眼镜放在行李里,便是想着在烂柯寺可能会遇见山山姑娘,所以准备见面的时候给她。”

    最近这些天,桑桑偶尔会吃醋,发小脾气,以宁缺以前的性情,只怕早就忍不住了,不过现在无论桑桑怎样嗔怒,他都只是笑。

    因为他觉得这样的桑桑很可爱。

    桑桑的短发很清爽可爱,两颗白白的门牙很憨拙可爱,假嗔时的小模样很娇媚可爱,睡觉的时候眉头极蹙的样子很可爱,吃饭的时候拿着两根长长的筷子很可爱,无论她在做什么或者什么都不做,都是那么的可爱。

    宁缺心情非常好,伸手把她的短发揉的乱糟糟的,喝问道:“我家桑桑不可能这么可爱,快说,你是哪个洞里的妖女变得?”

    “我是冥王的女儿,本来就是妖女。”

    桑桑双手抓着被沿,用力睁大眼睛,非常严肃认真看着他说道,然而终究没能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显得可爱到了极点。

    窗外传来一声乌鸦难听的叫声。

    宁缺轻拍她微凉的小脸,和声说道:“我出去看看,你先睡吧。”

    桑桑说道:“小心些。”

    宁缺应了声,推门进入小院,此时暮色已至,落日在西方缓缓沉下,红色的光线照进朝阳城与天空厚厚云层之间,泛着妖异的红。

    他抬头看着头顶如同燃烧火海般的厚云,摇了摇头,然后离开。

    桑桑披好裘衣,爬出被褥,走到窗前,熟练地开始准备遮蔽光线,忽然看到天空里那些燃烧的云,正在拉帘的小手微微一顿。

    宁缺不知道那些云代表什么,只知道与她有关。她也不知道那些云代表什么,但知道那可能意味着自已的离开,甚至可能代表死亡。

    正如先前那句玩笑话——桑桑不可能这么可爱。

    桑桑只是想在死之前的最后这段日子里,把自已最可爱的一面展现出来,希望能给宁缺留下一些美好而不是悲伤的回忆。

    ……

    ……

    举世皆敌。

    宁缺清楚,如果他和桑桑藏身在长安城,只怕早就已经被大唐朝廷找到,然后被杀死。幸运的是,他们藏匿的城市是朝阳城。

    月轮国的官府行动能力极为低下,谈不上任何效率,那些虔心向佛的百姓,虽说对冥王之女恐惧憎恶,但也没有谁会去除懒散的本性,帮助佛宗和官府四处寻找。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他和桑桑才能在这座城市里藏匿了一整个冬天,然而如今既然心生警兆,那么想来真到了要离开的日子。

    宁缺没有出城,虽然他很想确认大黑马和车厢是否安全。

    他直接去了皇宫后方的一片园林,顺着白塔寺的壁墙,走到皇宫侧门处,把身体隐藏在夜色里,沉默地观察倾听了很长时间,为自已的计划做最后的补充。

    然后他在朝阳城的大街小巷里逛了一圈,手里握着用旧布紧紧裹住的残破大黑伞,以确定自已感觉到的那些强者气息的方位。

    ……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