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五章 杀意浓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夜色初至,正是吃晚饭的时候,往常喜欢在街边一面蹲着吃饭一面与邻居聊天的月轮国国民,不知道是畏惧头顶的云层,还是冥王之女的传闻,纷纷躲回自已的宅院,街道显得有些冷清。

    只有官府的差官在四处巡查。

    朝阳城的守卫比去年秋天刚到时要显得严密了很多,但宁缺相信要带着桑桑溜出去问题不是很大,只是先前他手握大黑伞散开念力感知,发现朝阳城里的强者数量多了不少,更令他警惕的是,月轮国朝廷明显加强了对朝阳城内部的搜索,街头巷尾到处可以看到军士,难道说佛道两宗已经确认自已和桑桑在朝阳城里?

    看来这次是真的要离开了,只是去哪里呢?

    如果宁缺只是一个人,他早就会离开朝阳城,无论回书院还是去别处飘零,他都有自信,不会被佛道两宗发现自己,然而如今他带着重病未愈的桑桑,实在是不敢贸然行事。

    在朝阳城里住了百余日,始终没有看到大师兄的踪迹,大师兄似乎根本没有来过这里,这让他猜测,道佛两宗可能用了某种方法,而他也没有办法去仔细寻找,因为隐匿行踪最重要的一点,便是要断绝与外界的任何联系。

    不放心独自留在院中的桑桑,宁缺的察探工作很快便结束,他一面在在脑海里不断加深着刚刚绘制出来的地图,一面向小院走去。

    在离小院约数十丈外有条极不起眼的小溪,溪畔生着些青树,他走到一颗树下,看着小院方向,确认桑桑没有任何问题,在树畔坐了下来,疲惫低头。

    一个秋天在烂柯寺,一个秋天在荒原,然后来到朝阳城,整整一百多天的时间。他都处于极度的紧张和焦虑之中,虽然身体能够得到休息,精神却没有放松的机会,哪怕只是刹那时间的放松都没有。

    从小时候离开长安城开始,他便一直在生死边缘挣扎,无论在岷山还是在荒原,都经常处于精神紧张的状态里,但那时候的紧张。总有舒缓的机会。无论是饮酒还是在火堆旁高声歌唱,然而如今他和桑桑是这样的孤单,面对着整个世界排山倒海而来的压力。根本找不到任何渲泄压力的机会。

    宁缺以为桑桑察觉到自已精神的异样,才试图用可爱和闲话斗嘴让自已放松下来,他也极为配合。然而却依然无法改善他当前的精神状态,脑海里那根弦崩到今天已经崩到了极致,随时可能断裂。

    他从溪畔拣起一块石头紧紧握住,然后缓缓用力,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才松开手掌,掌心的那块石头已经被压成了几截石砾。

    然后他站起身来,对着那棵青树重重地捶了一拳。他想学着记忆深处某篇文章里写的那样,用这种方式来排解沉重的压力,如此回到小院后。才能用最平静的神情、最温和的态度,面对病中的桑桑。

    现实与理想总是有差距的。

    宁缺看着身前的青树,看着自已悄无声息陷进青树坚硬树干里的拳头,眉梢微微挑起,嘴唇微分,看着不出来是哭还是在笑。

    回到小院时,他已经回复了平静。摸黑钻进被褥,抱着桑桑微凉的身子,把脸靠在她的颈后,深深嗅了一口,说道:“赶紧睡吧。”

    桑桑感觉颈后有些微湿。转过身看着他的眼睛,但在他的眼里除了平静和温暖。没有看到别的任何东西,低声问道:“你哭了?”

    宁缺微笑说道:“这么多年你什么时候见我哭过?”

    桑桑把头埋在他怀里,说道:“是不是先前提到山山姑娘,让你想起那些事情,愈发觉得后悔难过,所以伤心?”

    这是这些日子两个人经常做的事情,但宁缺这时候没有心情,所以他只是沉默把她搂在怀里,轻轻抚着她的背,传达着掌心的温暖。

    桑桑沉默了很长时间,忽然说道:“我很笨吧?”

    宁缺问道:“哪里笨?”

    桑桑抬起头来,看着他说道:“本来就不可爱,却想装可爱哄你开心,装的很难看,有时候甚至装成了无理取闹。”

    宁缺看着她说道:“你本就是可爱的。”

    桑桑低声说道:“哪里可爱呢?”

    宁缺说道:“你是我唯一可以爱的丫头,所以可爱。”

    桑桑微笑说道:“好肉麻,好酸。”

    宁缺也笑了起来,说道:“这句话是皮皮教我的。”

    桑桑还在笑,但不知何时泪水已湿了脸颊。

    宁缺伸手把她脸上的泪水弹掉,说道:“从五岁之后,就没怎么见过你哭了。”

    桑桑说道:“前些年哭过一次,离开老笔斋那夜。”

    宁缺说道:“以后不要哭了。”

    桑桑低头,轻轻嗯了一声。

    宁缺的双唇落在她光洁的额头上,然后下移,落在她的唇上。

    桑桑微睁着眼睛,微张着嘴唇。

    宁缺用力地抱着她,安静而专注地亲着,仿佛要把她瘦小的身子,完全压进自已的身体里,只有这样,才能不让她被别人看到,然后夺走。

    桑桑今年一十六,虽然瘦弱,毕竟已经长成一个少女,自有迷人处,宁缺的手伸进她的衣襟,轻轻抚揉。

    桑桑低声说道:“我们生孩子吧。”

    “等你病好。”宁缺看着她仿佛透明的眼眸,说道。

    “如果病永远好不了怎么办?”

    “过两天我们就要离开朝阳城,找到安全的地方再说。”

    “可是哪里才是真正安全的地方?书院?”

    “如果不能回书院,那么没有人的地方,便是安全的地方。”

    ……

    ……

    天空中的那片云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厚。

    云层投下的阴影,已经把大半个朝阳城都笼罩进去,当朝阳升起的时候,朝阳城迎来极短暂的片刻晨光,然后随着太阳升到云层之上,城市再次陷入阴晦的天气之中。

    从昨夜开始,便有数千名月轮**士在佛宗苦修僧的带领下,沿着每条街道搜索云层之下的朝阳城,这次搜索进行的非常仔细,没有任何人敢于马虎大意,每家每户都被敲开,水缸粮窖之类的地方都没有放过,只有在里正和三户邻居的确认下,没有外人居住,才会在门上贴上一张红纸表示没有问题。

    被云层阴影覆盖的朝阳城面积虽大,但被这么多人挨家挨户搜索,逐步排除嫌疑,总有某个时刻,能够找到藏在云下的那两个人。

    那个时刻的到来,比所有人预料的都更要早一些,无论是悬空寺七枚大师还是罗克敌和他的十八名西陵神卫,都没有想到。

    一名来自悬空寺的苦修僧,正带领着十几名军士沿着一条小溪搜索,忽然间,在他身前的一株枯树上,出现了一只黑色的乌鸦。

    苦修僧看着乌鸦微微皱眉,伸手轻挥,意欲把它驱走,然而黑色乌鸦却显得毫不惧人,反而冲着他极为凄厉地嘎嘎叫了数声。

    数声鸣叫后,那只黑色乌鸦离枝而起,在苦修僧头顶绕飞三次,然后向着小溪上游飞去,飞出约十余丈距离,便落在另一株树上,又嘎嘎叫了两声。

    世间修行者基本上都是昊天信徒,佛宗弟子拜的虽然是佛,对冥冥中的那些事情深信不疑,看着那只黑色乌鸦的异状,苦修行僧神情渐凝,示意那十余名军士在原地搜索,然后自行随那只黑色乌鸦向小溪北面走去。

    走出约数里地,大概已经走过了五六道街巷的距离,那名苦修僧眼看着那只黑色乌鸦飞入溪畔数十丈外的一间小院里,神情微变。

    紧接着,苦修僧的目光落到身前一株青树上,在坚硬的树干上看到了一个清晰的拳洞,眼瞳骤缩,神情大变。

    他忽然想到,如果小院里真是传说中的那两个人,自已因惊惧而禅心不宁,只怕瞬间便会被对方感知,一念及此,他竟是收凝禅心,平心静意,把所看到所猜到的一切,都强行从脑海里驱逐出去。

    苦修僧双手合什,面无表情,不思不想,就像个浑浑噩噩的泥胎塑像般,缓步自溪畔离开,穿过窄巷,循着意识深处的本能,向着某处行去。

    他保持这样的状态走过数条街巷,无论是同门的师兄弟的呼唤,还是军士异样的眼光,都不能让他停下脚步,直到缓步走进白塔寺。

    白塔寺的钟声,让这名苦修僧从无识状态里清醒过来,看着围过来的同门,他眼神里一片惘然之色,然后骤然清醒,现出无穷惊恐,噗的一声吐出血来,虚弱说道:“找到了。”

    ……

    ……

    罗克敌看着远处那座小院,魁梧如山的身躯没有丝毫颤抖,如岩石般的脸颊上没有任何情绪,眼眸里熊熊燃烧的战意却似乎要将看到一切事物都焚成灰烬。

    十八名西陵神卫,身披红色大氅,神情肃然站在他身体两侧,背着神赐长刀,看刀鞘的宽度,便能想见这些神赐长刀是多么的沉重。

    七枚大师站在罗克敌身旁,静静看着远处的小院,沉默很长时间后说道:“谁能想到,冥王之女会藏身在朝阳城里?”

    两名强者站立的位置,和小院隔着两条街。这所以保持这个距离,是因为他们身上的杀意太浓,浓到以他们的境界都无法遮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