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六章 山倒瀑乱,堤毁河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罗克敌面无表情说道:“我们现在这样站在这里,有什么意义?等着宁缺出来,还是等着宁缺离开,如果只能看着,我为何要千里迢迢来月轮国看,如果看是为了出手,我们为什么不出手,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等着?”

    七枚大师平静说道:“我佛慈悲,亦有金刚怒容时,既然来看,自然不是看着他们离开,而是要看着冥王之女死去,至于等待……整个人间已经等了一年多时间,再多等片刻,又算得什么?”

    罗克敌说道:“等谁?”

    七枚说道:“等讲经首座入城,按路程算,应该已经快了。”

    罗克敌神情微凛,心想昨日你才说讲经首座不会出手,为何此时却说首座正在入城?不由声音微寒说道:“凭我们这些人,宁缺不可能出得了朝阳城。”

    七枚抬头望向罗克敌的眼睛,微微一笑说道:“你有没有发现,从我们在白塔寺知道宁缺藏在这间小院开始,我们之间的对话便多了起来。”

    罗克敌双眉微挑,沉声说道:“那又如何?”

    七枚叹息一声,说道:“这说明我们现在都有些紧张。”

    罗克敌说道:“你是悬空寺尊者堂首座,我是西陵神殿神卫统领,无论实力还是境界都在宁缺之上,更何况掌教大人和讲经首座挑中你我来诛杀冥王之女,你我都明白那是何种道理,宁缺即便是夫子的亲传弟子,又如何能逃出生天?

    七枚缓声说道:“解释的越多,便越代表紧张,我愿意承认,因为这并不丢人,按人间世的时间算,宁缺入知命境不过数月时间,依道理,不可能胜过我们,但你也应该清楚,从他胜隆庆皇子入书院二层楼,再到后来发生的很多事情,你都应该清楚,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你很难找到什么道理。”

    然后他继续说道:“最关键的是,冥王之女虽然重病未愈,身体孱弱,但真到了最后那时刻,你怎能确定,她不能绽放出长安雪湖畔的那抹光明?”

    罗克敌沉默,觉得自已的心绪有些微躁,深吸一口气,这口气呼吸的极为霸道,他的胸膛就如在平原间崛起的一座高峰般,鼓了起来。

    就在这时,他神情骤变,远处的小院依然安静1他没有看到任何人,也没有看到任何动静,但他感受到了极为强烈的危险!

    罗克敌一声厉啸,右脚重重跺向地面,跺的地面的土地片片碎裂,借着巨大的反震力量,毫不犹豫地猛然向后倒下。

    此时还要发出一声厉啸,是要警告身边的众人,更是因为他此时正深吸了一口气,胸腹间积满了无数空气,如果不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些空气渣泄出去,那么他根本无法获得最快的速度,一旦遇袭极有可能散气重伤!

    就在罗克敌啸声响起的同时,远处小院的木门上忽然出现了一道极为浑圆的小洞,那洞不过三指宽,看不到任何木屑溅飞,悄无声息出现地异常诡异!

    黝黑而锋利的铁箭,无视时间,穿掠数十丈的距离,来到罗克敌的身前,宁缺正是看准罗克敌深吸一口气的那瞬间发箭,哪里会让他避过去。

    黝黑的铁箭,射中罗克敌左肩!

    明明只是一枝箭,产生的效果,却像一只大锤从天空落下,砸在一座巍峨壮观的山峰上,发出一声有如雷霆般的巨响!

    罗克敌大氅下的盔甲上,骤然出现一道极为强大的符意,盔甲表面闪烁起极细的金线,试图把这枝铁箭挡在盔甲之外!

    他身上这件盔甲,是西陵神殿神符师与南晋工部携手打造的神符盔甲,即便整个西陵神殿,像这种等级的盔甲也只有三副,比当年夏侯身上的那副盔甲也只稍弱数分,如果不是掌教大人宠信于他,他根本没有资格穿在身上。

    罗克敌之所以对宁缺态度轻蔑,便是因为他相信,宁缺最强大的武器元十三箭,根本无法对自已构成任何威胁。

    然而就在小院门上还没有诡异出现那个细圆箭洞之前,在他刚刚感知到那股强烈危险意味的的时候,他便知道自已错了。

    凛冬之湖时的宁缺,不过是洞玄上境,那时他手中的铁箭,便能射的夏侯狼狈不堪,后来又在红莲寺前,射得隆庆连爆本命,如今他已经晋入知命境,铁箭甚至能让七念和叶苏这种人物都感到有些忌惮,更何况是罗克敌?

    铁箭狠狠地刺进盔甲里,箭尾高速颤抖,锋利的箭簇不停旋转,在泛着金光的神符盔甲上生生撕出一道箭洞,然后继续绞碎罗克敌的护体真气,猛然深入!

    罗克敌重重地掉倒在地面上,就像一座山峰垮塌,溅起无数烟尘。

    他的盔甲上出现了一道恐怖的大洞,盔甲洞内血肉模糊,甚至可以看到白骨,从无数鲜血从血洞里像瀑布般喷涌而出!

    身为西陵神殿统领,数十年来,他不知经历过多少次的战斗,拥有无比丰富的战斗经验,所以才能在宁缺发箭之前,提前感知到那道危险的预兆,强行啸气而出,如玉、山垮塌,才没有让那枝恐怖的铁箭射中自已的心窝。

    即便如此,这位骄傲不可一世的西陵神殿大人物,依然还是受了重伤,如果他不是最强悍的武道修行者,如果不是穿着掌教大人赐予他的神符盔甲,哪怕只是左肩中箭,想必左臂也会断裂,今日再无再战之力。

    罗克敌躺在地面上,魁梧的身体四周全部是被砸溅而起的石块泥土,看上云就像座倾倒的山峰,左肩喷涌的鲜血,就像山峰里乱流的瀑布与溪河。

    他看着天空里那层厚厚的乌云,脸色变得极度苍白,眼眸里流露出极为狂暴的战意与怒意右手重重一拍地面狂吼一声弹了起来,向着远处那座小院冲去。

    元十三箭的威力超过了他的想像,但毕竟没有射死他,他相信只要自已一旦动起来,小院里那人便无法瞄准自已头脸之类的要害那么只要自已能够撑过这百余丈的距离接近小院,便一定能杀死那个可恶的家伏!

    十八名西陵神卫手握刀柄,跟着罗克敌向那座小院冲了过去,阴云之下只见红氅飘飘,声势极为磅礴惊人看上去就像是千军万马一般!

    如一座山峰般向小院砸去的罗克敌,还有紧紧跟随在他身后的十八名西陵神卫,并没有遇到相像中的恐怖的铁箭狙击。

    因为场间有人的反应要比他们快很多,速度也要快很多,就在罗克敌厉啸刚刚迸出唇间,小院木门上诡异出现箭洞的那瞬间七枚大师便动了。

    他脚上的草鞋骤然间崩裂成无数碎尘,身体拖出一道残影,数息之间便掠到小院门前,身法之快竟是有若荒原上的狂风,令人震惊无比!

    先前那一刻,七枚听到罗克敌的厉啸声后并不能确认第一枝铁箭的目标是罗克敌,但他依然没有躲避,反而是以最快的速度,掠向小院。

    这确实是极为冒险的赌博,但只要靠近小院,拉近彼此间的距离,那便可以对手最强大的元十三箭失去大部分的威力,七枚为了杀死冥王之女,不惜己身堕入幽冥,面对这么好的机会,哪里会畏惧于赌上一场?

    七枚掠至小院门口,**的双足重重踏在门前石阶下,踩出道道裂痕,身体骤止,然后毫不停歇,行云流水般一拂僧袖,击向院门。

    在一般人看来,修行者最强大的便是驭剑之术,能隔极远距离进行攻击,然而真正修行至高处的那些修行者,有不少人不约而同地回归自身,无论南晋剑阁,还是悬空寺的苦修僧们,都是如此。

    七枚的僧袖看似寻常,实际上挟杂着无数天地元气,一拂之下,威力有若巨石砸出,喀喇声响里,木制的院门骤然碎成无数块,向着院内〖激〗射而去。

    这记僧袖非常老道,就算宁缺在院门后手执铁弓准备射出,面对着无数片〖激〗射而来的木屑,也只能暂时避开,只需要争取到这段时间,七枚便能近身。

    就在这时,院门右侧方的院墙忽然垮了!数十块砖头如雨般坠落溅飞,砖缝里涂抹的旧年灰泥,更是被震成了如烟如雾般的细尘!

    宁缺的身影从砖雨尘雾里掠出,双手紧握朴刀,闪电般斩向七枚后背!

    此时七枚的僧袖刚刚收回,院门变成无数碎屑正在〖激〗射,然而不要说是身在局中的他,即便是正如猛虎般扑过来的罗克敌和十八名西陵神卫,都没有想到,宁缺居然不在院门后面,而是出乎所有人意料地破墙而出!

    沉重的朴刀在高速划破空气,却因为速度太快,竟让刀身与空气摩擦而响起的凄厉声,都被敛没在刀势之中,显得那般幽寂,再加上朴刀灰暗的刀身带起的那抹阴暗刀影,让人感觉这一记刀根本不是来自人间,而是来自冥间。

    锋利的朴刀斩落在七枚的后背上,发出一声如中败絮的怪异声响!七枚的后背神奇的剧烈颤动起来,背上的肌肉仿佛都拥有了自已的生命,有的地方开始放松,有的地方开始紧绷,而这些肌肉的力量合在一处时,则变成一道能拦千年洪水的艰固大堤,要把像洪水般冲击自已身体的那把朴刀夹住或者说挡开!

    宁缺感受到了从刀柄处传来的奇异力道,但哪里会理会,大喝一声,浩然气喷涌而出,朴刀切开那些怪异的力道,从僧人的颈部一直拖到腰间!

    嘶啦一声!七枚的僧衣破裂,僧衣之下出现一道极深的伤口,鲜血就像漫过堤岸的洪水般,从那道恐怖的伤口里溢流而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