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七章 吹笛未闻声,伞下是何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刀锋在七枚大师的后背上拖行,在极短的时间内,响起很多声轻微的刀锋与骨头磨擦的声音,可以想见七枚遭受到多大的痛苦。

    然而七枚脸上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平静到了极点,仿佛宁缺手中的朴刀,切割的不是自已的身体,而是在切割着溪畔的树皮,便在宁缺刀势的那瞬间,他转过身来,任由鲜血在空中甩出一片血扇,伸出双手拍向宁缺的面门。

    宁缺不知道这名中年僧人是谁,所以先前元十三箭选择射向他认识并且警惕的罗克敌,但既然这名中年僧人有资格与罗克敌站在一起,必然是佛宗的大人物,甚至极有可能是悬空寺里像宝树大师这样的强者。

    所以他出手没有任何保留,即便朴刀砍中对方后背,也没有放松警惕之意,极敏锐地注意到,自已手中的朴刀虽在这名僧人的背上留下一道极惨烈的伤口,但刀势终究被先前这名僧人诡异的颤抖防御化解了不少,刀锋切开的都是皮肉,却没有能够砍断对方的骨头,更没有伤到对方的内腑。

    既然如此,这名中年僧人的反击自然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便在那两双微瘦而像树枝般的手掌袭向自已面门时,他早已做出反应,手中朴刀自低空撩起,从左方横直平削,挟着磅礴的浩然气,再次砍向对方的身体。

    刀锋破空呜啸,声音极为凄厉,虽然发出了声音,但比起破墙而出的第一刀,威力也小不了多少,七枚脸上的神情愈发宁静,拍向宁缺面门的两只手掌,忽然在空中散开,如牧童吹笛一般向两端伸去,便要去向自已双眼而来的刀锋。

    宁缺微凛,他不相信这名强大的中年僧人是个白痴·那么对方既然敢用空着的双手来捉自已的朴刀·自然那双手非同一般。

    在电光火石间,他的目光捕捉到这名中年僧人的双手边缘,泛起金色的光泽,不由瞬间想起烂柯寺里·宝树大师那只曾经变成金掌的左手——当时宁缺一箭射出,宝树大师左手仿佛镀金,硬接了一记元十三箭·然后碎裂。

    回忆起当时情景,宁缺相信这名中年僧人绝对无法用一双手掌,便接住自已挟着浩然气的全力一刀·刀势毫无滞碍,反而更加浑然厉狠,平直继续砍了下去!

    啪的一声轻响,七枚大师的右手尾指触到了朴刀的刀锋上,宁缺只觉得一道强大的力量,从刀身传到刀柄·然后再传到自已的手掌!

    又是数声轻响,七枚大师右手剩下的四根手指,像吹笛按孔般·依次落在刀锋之上,看似风雅脱俗,实则快若闪电!

    当七枚大师右手的五根手指,全部落在刀锋之上时,掌缘的金光之色骤然增浓,然后在极短的瞬间内消失·看不出任何异样。

    五道雄浑的力量,随着这五次指压·尽数灌注进朴刀沉重坚固的刀身中,然后袭向宁缺的身体,刀身嗡嗡作响,他的身体微微颤抖。

    宁缺体内那滴浩然气凝成的晶莹水滴,仿佛感受到了某种威胁,竟是没有等待念力召引,便急剧地旋转起来,把无数浩然气输送到双臂之中中,让他的双臂变成铁铸一般,握着刀柄继续横切,刀势强悍到了极点!

    此时,锋利的刀锋距离七枚大师的脸颊只有数寸的距离,而也正是在此时,他的左手也终于触到了宁缺刀身上。

    七枚大师的左手只有两根手指,拇指和食指,两只手加在一起只有七根手指,一旦摊开,便像是七枚青桃,所以大师法号七枚。

    虽然只有两根手指,但却比世间绝大多数人的两只手还要好用,还要强大,这与经常使用无关,只与禅心坚定和过往的故事有关。

    七枚大师左手的大拇指落在刀锋上,没有被割出血口,用的不是右手按孔的姿式,温柔抬着刀身,就像是仔细而慎重地承着一枝竹笛。

    就在那根拇指轻轻抬住刀锋的一瞬间,宁缺感觉到一道强大的力量,像数十丈高的潮水一般,顺着刀身便向自已拍了过来。

    他的身体剧烈颤抖,就像潮水里礁石上的青苔,不知何时便会被冲走。

    七枚大师最后一根食指也落在了刀锋上,与拇指呈相反的方向,抬住刀锋的另外一侧,依然是承笛的动作,轻柔而平静。

    此时刀锋距离他的脸,还有一寸的距离,但再难以寸进,这位悬空寺的高僧七根手指承按朴刀,就像举着一枝竹笛,准备低首轻吹。

    画面很雅致,但实际上很凶险。

    一道更加凶猛的潮水,紧随着第一道潮水,向着岸边的黑色礁石拍了过来,击打得礁石上的青苔瑟瑟发抖,已经开始剥离。

    宁缺只觉胸口一阵撕裂剧痛,气海竟有动荡的征兆,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喷出的鲜血化作血雾,随之而起的还有他的一声厉喝!

    宁缺将体内的浩然气尽数逼将出去,一道极为艳丽的金色光辉,从朴刀刀身之上喷薄而出,瞬间把血雾焚净,击向七枚的脸。

    七枚闭眼,一道清淡的佛息,在身前垂落。

    宁缺手中朴刀喷出的昊天神辉,在极短的时间内,把那道佛息净化一空。

    七枚向后退了一步,但他的双手依然轻拈柔承着朴刀,不肯松开,于是不再是捧笛欲吹的姿式,而像是顽皮的牧童想要从同伴手中把笛子抢过来。

    宁缺当然不会让这名强大僧人把自已的朴刀抢走,左手尾指悄无声息地弹出,他施放速度最快的一道火符,便在二人身间燃烧而起。

    符师施符往往需要一段时间,除非是不定符,七枚没有想到,宁缺施出这道火符的速度竟是如此惊人,不得不松开手指,向后再退一步。

    从长安城到朝阳城,宁缺这辈子写的最多的符便是火符,用的最多的符也是火符,因为桑桑惧寒。所谓熟能生巧,说到施放火符的速度·不要说是当年的莫山山·即便是颜瑟大师复生,也没有办法与他相

    那张火符变成凶猛的火球,在他与七枚身间猛烈燃烧,就像是一个球状的闪电·显得格外恐怖,但真正恐怖的,其实是宁缺施符同时做出的那个动作。

    他向下蹲去。

    当七枚松开手指后退的时候·他手中的朴刀重获自由,便随着他的下蹲之势,沉重一挫·擦着七枚的腰侧,在大腿与腹部之间狠狠地砍了下去!

    嘶的一声响,七枚僧衣骤裂,腹股沟间出现一道极深的刀伤,虽然在刀锋临体那刻,他还是用那种神奇的方法·卸掉了大部分的刀势,但宁缺选择那处落刀,自有深意·腹股沟里血管极多,稍一破裂,血水便喷涌而出!

    七枚大师的下半身瞬间被血水打湿,那些从腹股沟处源源不断喷出来的血水,开始顺着**的大腿下淌,加上被火符烧焦的眉毛·看上去极为凄惨。

    看着凄惨并不代表失去战斗力,普通的修行者如果中了这两刀·尤其是第二刀,必然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但看先前第一刀,这名中年僧人说不定还有手段,所以宁缺毫不犹豫,双手握着刀柄,以身相投,便向对方的小腹狠狠扎了下去!

    如此狠厉的刀法,尤其是这一刺,他用上了剑圣柳白的大河剑意,哪怕七枚是悬空寺尊者堂首座,也依然无法避开,只看能不能活下来。

    对于宁缺来说有些不幸的是,今日佛道两宗伏杀桑桑和他,中年僧人自然不可能是单身前来,场间还有罗克敌和那十八名西陵神卫,更令他感到有些遗憾的是,罗克敌身形魁梧,却拥有超出他计算的速度。

    就在他手中的朴刀刚刚刺破中年僧人小腹之时,罗克敌的剑到了。

    罗克敌的剑很特殊,和普通的剑比起来,要粗很多倍,如果不是金光灿烂,剑锋若宝石泛光,又有符线闪烁,看上去就像是一根铁棒。

    当那把剑朝着宁缺后背斩下来时,被烟尘鲜血变得有些昏暗血腥的小院前,骤然前变得无比光明,金色的剑仿佛散发着一股奢靡的气息!

    宁缺此时的姿式是半蹲,感知着身后袭来的劲风,根本来不及闪避,仓促回刀,然后一屁股坐到地下,护住自已的后背,然后举刀相迎。

    他的朴刀经由书院四师兄设计,六师兄精心打造,由三刀合一,最是沉重坚固,然而看上去,竟似还没有罗克敌的剑更重,至于暗沉光滑寻常的外表,和罗克敌光华夺目的剑比起来,更像是垃圾。

    朴实的朴刀与华丽的金剑,终于相遇!

    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烟尘大作!

    街巷尽头月轮国的军士,只觉脑中嗡的一声,双腿发软倒了下去。

    宁缺脸色微白,握着刀柄的双手剧烈的颤抖,至于他坐着的地面,早已如蛛网一般裂开,无数砖石与沙泥,喷洒的到处都是。

    罗克敌暴喝一声,持剑再砍!

    宁缺举刀再迎,只觉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顺着朴刀,压向他的身体,似乎非要把他压进破裂不堪的地面,才肯罢休!

    此时宁缺坐在地面,处于极度被动的劣势,纵使能把手中一把朴刀舞的风雨不透,却也只能任由罗克敌挥动着华丽的金剑不停地砍下来,这样持续片刻,他便要落败,即便能撑更长一段时间,也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场间还有那名中年僧人。

    宁缺脸色闪过一丝狠色,趁着罗克敌金剑荡回再次蓄力的极短暂的片刻时间,强行把自已的右脚塞进左腿下方,然后猛地站起身来!

    便在这时,罗克敌的第三剑已经到了,宁缺此时身形不稳,尤其是朴刀下垂,根本无法可挡,却没有想到,他竟是伸出左手,握住朴刀尖端的背面,向前平直推出,等于是用两个手的力量,生生把这第三道金剑挡了回去!

    嗤的一声轻响,宁缺左手拍刀,右手腕一拧,沉重的朴刀仿佛变成一条灵动的毒蛇,瞬间在罗克敌还在流血的左肩肩头再刺一刀,然后瞬间闪回。

    罗克敌没有想到,在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居然还让宁缺站了起来,甚至让对方刺了自已一刀。虽然伤势并没有加重但那种羞辱感和愤怒感让他忘了所有的事情,连自已的胸腹空门都不管了,暴喝着双手持剑,向宁缺砍了过去!

    金剑在空中挥出一道金色的光芒直欲迷人双眼,隐在其间的皇者富贵气象,却代表这才是罗克敌最强大的一剑!

    如果宁缺是个死士他此时完全可以不理会这一剑,直接伸刀捅穿罗克敌的咽喉,那样就算罗克敌身上的盔甲再如何强大也只有死路一条,只不过几乎同时,他的头颅肯定也会被这道强大的金剑砍成两半。

    罗克敌此时已经疯狂到不顾自已的生死,所以才能斩出如此强大的一剑,而宁缺不想死,更要护着自已的后背所以他只能选择硬接。

    又是一道雷霆般的巨响,小院本已破损不堪的院墙,受到劲风巨声的震荡簌簌然垮塌,而就在这时,罗克敌再斩一剑!

    罗克敌是西陵神殿的武道修行强者,手中金剑更是神殿神兵,人剑相加,又进入忘我的状态力量大的惊人,而且战意更是疯狂。

    宁缺修行浩然气数年身体早已不是普通人,拥有极为强大的力量,但他此时不能生死忘死,又无法凭身法战斗,极为被动,被压制地只能硬接。

    光华灿烂的金剑与朴实无华的铁剑,就这样毫无花俏地对砍,分开,然后再次对砍,在极短的时间内,不知道撞击了多少次!

    十余记撞击声,像雷霆般在街巷里炸开!

    街巷四周的那些月轮**士,再也没有能够站立的人,更有战马惊惧的连声嘶叫,向四周奔逃而去,只想离这个恐怖的地方越远越好。

    这场战斗看上去根本没有任何修行者战斗的影子,更像是在沙场之上,两名强大至极的将军,拿着沉重的武器,在进行着悍勇无比的相对冲锋!

    宁缺的双腿开始颤抖,发现这名西陵神殿的神卫统领,力量竟是如此恐怖,要超过了自已,甚至比巅峰期的夏侯也弱不了太多。

    一道鲜血从他的唇角淌落,应该是体内脏腑受震严重,有了内伤,但他的眼神却依然平静,甚至可以说是冷漠,就像是荒原上厮杀的一只年轻公虎,哪怕受了伤,看似危险,但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会放弃杀死敌人的念头。

    罗克敌再次举起金剑。

    这次他的手臂有些微微颤抖,宁缺虽然被他十几道金剑压制的摇摇欲坠,但他自已也并不好受,每次刀剑撞击时,刀身上传来的浩然气也令他极为痛苦。

    最关键的是,在开战之前,他的左肩便已经被元十三箭射中,再重的伤势,已然疯狂的他都可以无视,但他没有办法让这种影响不存在。

    宁缺注意到了罗克敌右手的颤抖,双眼一亮,低喝道:“开伞。”

    大黑伞在他身前撑开,如今的大黑伞很干净,却也很残破,伞面上可以看到很多破洞,就像是乞丐参加婚礼时的衣裳,令人心酸。

    宁缺闪电般仲出左手,握住大黑伞的伞柄。

    此时罗克敌的金剑再次砍了下来。

    如同前面十几次那般,疯狂的神卫统领,就想把宁缺活生生砍死,而且他知道自已能把宁缺砍死,所以哪怕忽然看到身前多了一把大黑伞,他依然砍了下去。

    金剑重重的砍到大黑伞上。

    大黑伞的伞面骤然下陷,却没有被砍破。

    虽然是残破的大黑伞,也不是随便一把剑便能砍破的,哪怕那把剑再如何光华夺目,但毕竟不是佛祖留下的佛光。

    大黑伞依然是人间最好的防御性武器。

    在此时,它便是宁缺手中的盾。

    前面十几次,面对罗克敌的金剑,宁缺手中的朴刀用的砍势,唯如此,才能在力量上与对方抗衡,而现在那把金剑被大黑伞挡住了。

    所以这一次宁缺没有砍出去,而是刺了出去。

    灰暗无华的朴刀,穿过大黑伞上的破洞,刺向对面!

    一声轻响,刀锋刺破罗克敌的咽喉。

    这看似随意的一刀,连破数道护体真气,直破要害。

    罗克敌弃剑,捂住冒血的咽喉,像疯了般失魂落魄向后狂退!

    一路狂退,他一路厉嚎。

    但他此时喉骨尽碎,所以嚎叫的声音显得格外怪异难听,就像是荒原上那些因为骄傲而死去的野兽临死前的凄吼。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