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八章 断墙之前,捆着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小院木门碎裂,墙破烟起,刀破僧衣,再与剑相斫多次,时间似乎过去了很久,实际上却很短暂,罗克敌捂着渗血的咽喉,惨然狂退之时,那十八名西陵神卫,才刚刚奔至断墙之前,一阵愤怒的暴喝,纷纷举刀向宁缺砍去。

    西陵神卫是掌教的直属护卫,比普通神殿骑兵的实力境界要高出太多,如果放在一般的修行宗派里,便是绝对的高手,他们手中的刀长直,刀身上刻着繁密的符线,每刀挥出便能激发符意震荡,使力量增幅,又名神赐长刀。

    十八柄神赐长刀如狂风骤雨般向宁缺的身上落去,四面八方而来,宁缺握着的大黑伞,虽然可以挡住这些刀,却无法遮住所向方位。

    好在他手里除了大黑伞,还有一把朴刀,他把朴刀从黑伞破洞里抽回,一手持伞,一手持刀,便向刀风刀雨里挥将过去。

    啪啪噗噗,黑伞朴刀与十八把神赐长刀在空中连续撞击,震出或清脆或沉闷的声音,紧接着场间又响起极纷繁的声响,有金属断烈的声音,有锋利物事破空的尖啸声,有刀锋切开血肉的撕拉声,还有忍着痛的闷哼声。

    四把神赐长刀从中断裂,三名西陵神卫胸腹处出现血口,脚步大乱疾退,宁缺握着黑伞的手虎口微裂,左腿上多出了两条长长的伤口,附着符意的神赐长刀锋利无比,他的身体如此强硬,也没有办法完全挡住。

    断裂的神赐长刀锋利的尖端,嗤嗤破空向着小院外四周的街巷溅射,一名刚刚赶来的悬空寺苦修僧,恰被一片断刀射进肩头,脸色苍白摔落地面。

    还有断刀射向那名中年僧人,他伸出两根手指,就像在空中摘取落花,平静自如地拈住那片断刀,然后向宁缺走去。他身上的僧衣早已残破不堪。浑身上下染着血,看着极为凄惨,但神情非常平静。

    令人感到震惊的是,这名僧人后背和腹股沟间上的两道深刻刀伤,竟然已经不再流血,虽说皮肤上还残留着破口,伤口两旁的肌肉挤压在一处缓缓扭动,似乎正在愈合。除了脸色有些微白。竟根本看不到受伤的痕迹!

    宁缺猜到这名僧人一定有手段,却没有想到手段竟是如此神妙,强行压缩肌肉止伤。固然令人震撼,但还可以想像,可是这名僧人腹股沟上那道伤口里。至少有数根断裂的血管,他是怎么能够让那些血管也重新生长在一起的?

    更令他感到警惕不安的是,当中年僧人向他走来的同时,一百多名月轮**队的箭手也进入了这片街巷,可以清晰地听到弓弦崩紧的声音。

    宁缺眼瞳微缩,自修行浩然气后,对于普通的箭射,他根本不怎么害怕,更何况现在手里还握着大黑伞。但他担心自已的身后。

    十几名西陵神卫再次集结阵式,随着那名中年僧人,向他走来,街巷四周的箭手,也渐渐进入各自的射击位置,场间气氛骤然变得紧张无比。

    宁缺后退三步,站到残存的半堵断墙前。破墙而出后。他一直是在进行高速的战斗,在人们的眼中,穿着黑色书院院服的他,只是一道黑色的身影,直到此时他站到断墙前。处于绝对的静止,人们才看清楚他现在的情形。

    他背着一个瘦弱的小姑娘。他和小姑娘的腰间和大腿上密密系着绳子,把两个人的身体紧紧捆在一起,想来无论怎样奔跑,都不会让两个人分离,而这样绝对的紧捆,却又能保证不会影响到他战斗时的反应和速度。

    七枚大师和西陵神卫,还有远处那些苦修僧及月轮国的射手,看着这幕画面,马上猜到那个瘦弱小姑娘的真实身份,不由生出极复杂的感受,有的人喟叹感慨,有的人心生极大恐惧,有的人震撼无语。

    ……

    ……

    宁缺左手握着大黑伞,右手拿着朴刀,看着身前的中年僧人和西陵神卫,平静不语,桑桑背着黑色的铁弓,腰间系着行囊,靠在他的肩头,神情也很平静,虽然被重重围困,但两个人的脸上看不到任何多余的情绪。

    场间一片安静。

    宁缺和桑桑的平静,代表着强大,意味着可怕。无论七枚大师,还是那些西陵神卫,看着眼前的画面,下意识里停下了脚步,更没有人敢发箭。

    黑色的书院院服微颤,院服下的胸膛不停起伏,宁缺没有发出喘息的声音,实际上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只不过是极短暂的战斗,却让他觉得像是厮杀了一整日那般累,尤其是先前与罗克敌对撞十余次,更是让他有乏力的迹象。

    罗克敌最后一道金剑,重重地砍在大黑伞上,伞柄重挫,戳中他的胸口,那处一直在剧痛,更麻烦的是,先接中年僧人七指,又接十余道金剑,他已经受了内伤,此时握着刀柄的手一直在微微颤抖。

    他松开握着刀柄的右手,然后重新握紧,在极短的时间内,他把这个动作重复做了七次,以平静自已此时的心境,舒缓手腕处的疲乏,因为动作太快,所以刀柄根本不可能离开他的手掌,甚至场间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

    在做这个动作的同时,他不停进行着极为快速的思考,怎样才能摆脱当前的困境以及稍后的追杀,怎样才能摆脱身前这名中年僧人?

    罗克敌毫无疑问是个很恐怖的敌人,力量甚至还在他之上。幸运的是此人已经受了极重的伤,就算还能活下去,今天肯定也不可能再有任何战斗力。

    但宁缺清楚,这并不代表自已的实力已经超越了罗克敌,他只是利用大黑伞的破洞,用任何人都想像不到的方法,才能击败对方,如果足够冷静地思考,就会明白这是战术层面的胜利,而不代表战略实力的对比。

    而这名中年僧人却比罗克敌更加强大可怕——宁缺修行浩然气后,身法奇快,但先前偷袭对方,居然却没能一刀奏效,而且身法居然也不能占到上风——接下来如果这名中年僧人始终追缀自已,自已应该怎样做?

    ……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