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九章 同境无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宁缺警惕不安,却不知道七枚看着断墙前的他,情绪更为复杂。佛道两宗决意不理书院,诛杀冥王之女,自然事先做了充足的调查与准备,其中关注的绝对重点,便是宁缺的实力境界,最终竟得出了一个令很多人感到震惊无语的结论。

    ——相同境界的战斗里,此人无敌。

    修行界一直有种传说,符师基本上可以碾压同境界的修行者,尤其是当境界越来越高的时候,然而佛道两宗认为宁缺在同境界战斗中无敌,却不是基于这种认知,传说毕竟是传说,符师向来不怎么擅长战斗。

    但宁缺很擅长战斗,而且拥有无数强大的战斗方式,同境界战斗如果保持远距离,元十三箭便是世间最恐怖的武器,比所有飞剑的杀伤距离更长,除非面对剑圣柳白这种级别的绝世强者,他都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如果修行者选择与宁缺近战,他修行浩然气,早已入魔,身体异常强韧,力量极大,桑桑最擅长近战,如果要用操控天地元气的方式与宁缺进行环境之战,他已经是名神符师,可以封闭周遭一切变化。

    如果想与宁缺进行念力之战,那更没有意义,死在长安城的道石大师,以及在烂柯寺里无功而返的七念,都可以证明。而如果和宁缺比较战斗意志或者法门手段,除了裁决神座叶红鱼,谁敢说比他更强大难测?

    这些都是宁缺在过往的战斗里早已证明了的事情,就连剑阁知命中境强者程子清和悬空寺宝树大师,都惨败在他手中——虽然当时有书痴莫山山帮助他——那么便不能按照境界高深来选择对付宁缺的人选。

    佛道两宗最终决定由裁决神座叶红鱼、罗克敌以及七枚大师来主持这次诛杀冥王之女的行动,便是基于前面这些分析,且不提独来独往惯了、如今已经飘然远赴荒原沼泽的叶红鱼,七枚大师和罗克敌。都是对付宁缺的最佳人选。

    罗克敌是武道修行强者。七枚大师更是悬空寺里近战能力最强的高僧,宁缺虽然近身战斗能力也非常强大,但毕竟修行浩然气的时间较短。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去推算,也不可能在这方面超越这两位大人物。

    七枚大师从荒原深处一直追杀宁缺和桑桑到了朝阳城,在今日朝面之前。他一直沉默平静,因为他也是这样想的,只要相遇,那么这个故事便会结束。

    然而他没有想到,刚刚找到宁缺和冥王之女,只不过片刻交锋,冥王之女还没有出手,罗克敌便身受重伤,自已也遇到了重挫。

    如果是别的修行强者。在当前这种局面下,自然会心生惴意,甚至极有可能会产生退却的念头。但七枚却依旧平静。因为相信自已一定能够把宁缺留下来,至少可以拖住此子。然后等到那辆马车驶进朝阳城。

    “十三先生好快的刀。”

    七枚看了一眼小腹下方那道渐渐愈合,却依然显得很恐怖的伤口,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断墙前的宁缺,说道:“但你砍不死我。”

    宁缺握住刀柄的右手微微一紧,看着这名中年僧人说道:“只要是人,就一定能被人砍死,分别只在于看需要砍多少刀,我只是想知道将要被我砍死的你,是什么人。”

    “贫僧七枚。”

    “原来是悬空寺七字辈的高僧,看来是七念的师弟。”

    七枚大师看着宁缺身后的桑桑,说道:“十三先生,你难道真的毫不怜惜世间苍生,非要护着冥王之女?便是夫子都不见得赞成你的做法。”

    宁缺说道:“老师没有说我这样做是错的。”

    七枚大师说道:“但夫子也没有说你这样做是对的。”

    “书院的规矩,没有明文禁止,那便可以做。”稍一停顿后,宁缺继续说道:“而且就算老师说我是错的,也不会影响到我的选择。”

    七枚叹息一声,说道:“果然是心意坚定非凡之辈,然而遗憾的是,无论是我还是朝阳城里的百姓,都不会允许你带着冥王之女离开。”

    宁缺看着远处一颗树下,罗克敌浑身是血倚靠在树上,右手紧扼着自已的咽喉,身旁围着一些人,似乎正在救治。

    “本来你们两个人确实有能力把我留下来,然而很遗憾的是,罗克敌已经废了,现在你一个人根本留不下我。”

    七枚大师平静说道:“既然如此,十三先生为何还不离开?”

    宁缺收回望向那棵树的眼光,看着身前这名强大的中年僧人,平静而理所当然地说道:“我在思考就这么离开,还是先杀死你再离开。”

    ……

    ……

    七枚大师双手合什,面无表情说道:“我说过你砍不死我。”

    宁缺说道:“我也说过,只要是人就能被砍死,只看需要砍多少刀。”

    七枚大师放下右手,看着只剩下两根手指的左手,淡然说道:“年轻的时候,我也曾经问过自已这个相同的问题,究竟需要砍多少刀,才能把自已砍成无数碎段,然后烧掉求个清静。”

    “我首先砍的是自已的尾指,然后是无名指,接着是中指,但当轮到这根食指时,我发现无论砍多少刀都再也无法砍掉。”

    他抬头望向宁缺,微笑问道:“你又需要多少刀呢?”

    宁缺曾经在烂柯寺里见过七念的不动明王法身,在荒原里见过那名老僧死前泛起金光的左手掌,明白这种佛宗秘传法门的强大,沉默片刻后说道:“离菩提树不远的地方,我曾经杀过一名老僧。”

    “死在你手中的是讲经大士。”

    七枚大师说道:“大士此生多在繁浩佛卷里求智慧,不忍将时间精力消耗在诸外在法门上,所以他的肉身只是修成了金佛。”

    “听着已经很厉害。”宁缺看着七枚的手掌,想着先前这名僧人手掌上一闪而敛的那道金泽,问道:“难道还有什么比金佛更结实的?”

    七枚大师说道:“佛法万千,不离其宗。修的便是禅念入佛。肉身成佛,无论身心皆金刚不坏,而贫僧已修至肉身成佛。”

    “果然是佛门高人。面对敌人居然也能坦诚相告,实在令人感佩。”

    宁缺脸上哪有什么感动的神情,露出一丝微讽的笑容。说道:“而且断指开悟确实是个极好的故事,您本应该说的更长些,细节更丰富些。”

    七枚大师微凛,猜到对方可能看出了自已的用意。

    “从发现可能留不下我开始,大师您就一直在拖时间,看来有比您这位肉身成佛更可怕的大人物马上就要来到朝阳城。”

    宁缺说道:“我很清楚自已的实力境界,如果真的空手相争,连大师您都打不过,更何况是那位大人物。所以我不能让您再继续拖下去。先前之所以愿意陪您说这些话,听那个断指的故事,是因为我也需要休息。并且做些准备。而且我最终决定还是杀了你再离开。”

    话音刚落,没有任何预兆。锋利而灰暗无光的朴刀,变成一道灰色的雷霆,轰然破空,向着七枚的咽喉处斩去!

    七根手指在空中散开,去捉那抹似乎比闪电还要快的刀锋,七枚大师已经做好准备,哪怕让宁缺的刀砍进自已的胸膛,也要捉住这道刀。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宁缺刀势陡变,竟在七枚身前像流水般敛没,然后收回,又陡然转作一把铁锤,重重地砸在地面上!

    借着刀身传来的反震之力,宁缺双膝微弯,身体一挫,破空而起,背着桑桑跳至断墙之上,脚尖轻点半块碎砖,便向着重重民宅里掠去!

    断墙对峙开始,七枚做的打算便是拖时间,而宁缺做的打算便是逃走,他根本没有想过杀死这名悬空寺高僧,且不论他能不能做到,就算能做到,他也必然要付出极惨重的代价,到那时还怎么带着桑桑逃走?

    无论谈话还是气势,他都是在营造一种玉石俱焚一击的气势和氛围,但那些都是假的,都是在为最后一刻的逃离做准备!

    看着那道掠至断墙之上的身影,七枚沉喝一声,右臂向前一探,身躯竟似陡然变长了一截,手臂更是如此,重重拍向宁缺后背!

    桑桑被宁缺背在身上,掌风所向,正是她的身体。

    七枚落掌之时,面上露出一丝惭愧之色,虽然是冥王之女,但看着只是个瘦弱病重的小姑娘,用她来威胁宁缺,怎么看都不是光彩的行径,和悬空寺高僧的声誉更不相衬,只是除此之外,他想不到任何办法,能够把宁缺留下来。

    宁缺没有喊秃驴无耻,假仁假义这些话,因为他来不及喊这些话,而且这些话确实没有什么意义,佛道两宗要杀的本来就是桑桑。他也没有如七枚料想的那般,为了保护背上的桑桑,而被迫转身出刀,从而被七枚和已经跃至空中的十余名西陵神卫再次围困,因为他已经做了准备。

    在先前的对话中,宁缺最后才说了真话,利用这段战斗间歇的时间,他在断墙下做了准备,他相信那些准备,能够帮助自已和桑桑逃走。

    大黑伞不知何时到了桑桑的手中,展开遮住了她的后背。

    断墙里砖缝里夹着一道符纸悄无声息作为一道青烟。

    七枚大师一掌击出,小院周遭的天地元气骤然一凝,随掌势而落,威重如山,然而在距离黑伞还有段距离时,那些天地元气却瞬间崩散!

    无数道极细的无形线条,出现在断墙之前,那些线条锋利到了极点,仿佛可以切割世间一切事物,正是宁缺承自师傅颜瑟的井字符!

    一名跃至半空的西陵神卫,从侧方向着桑桑露在伞外的腿上斩去,他手中的神赐之刀上忽然响起一连串碎响,刀面上那些闪烁发光的符线,似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物,惊惧地灰暗敛没,刀身顿时断成三截!

    其余掠起追杀宁缺的西陵神卫,警觉地注意到身前空中那些凌厉的切割之意,强行一挫身形,勉强地收住前冲之势,狼狈地四处滚散。

    七枚大师也发现了那道凌厉的符意,瞬间想到肯定是井字符,却没有像西陵神卫们那般惊惧退避,而是面带坚毅之色,继续向断墙之上掠去。

    只听得嗤嗤无数声轻响,至少二十余道血线,瞬间出现在七枚大师的身体上和脸颊上,残破的僧衣更是被切成了数百片方块,飘落而飞。

    烂柯寺一役后,佛道两宗都知道宁缺已经成为神符师,学会了一道极凛厉强大的神符,相较之下,他的井字符虽然也很强大,但还停留在洞玄境的范畴,远没有当年颜瑟大师施展出来时可以切天割地的效果。

    七枚大师已然肉身成佛,井字符可能会让他受重伤,但只要不当场死亡,事后总能回复,所以他毫不犹豫地闯了过去。

    如果宁缺用的是那道修行界还不知道名字的神符,即便是肉身成佛的他,也不敢硬闯,但他断定,不到最后绝境,宁缺肯定不敢施出需要消耗极大念力的神符,如果此时对方真的用了,那么即便死也值得。

    七枚大师怀着殉道的决心,舍身拯救苍生的慈悲心,向着断墙前的凛厉符意闯了过去,瞬间鲜血再次淋漓,然而正如他所猜测的那样,宁缺果然没有舍得在井字符里隐藏那道神符,他的脚终于踩到了断墙之上!

    此时宁缺背着桑桑已经掠至十余丈外的一处民宅瓦顶上,正在向街对面的一处小庙跃去,然而就在他跃至空中时,忽然扭腰转身!

    不知何时,他的双手已经握住铁弓,铁箭已在弦上!

    ……

    ……

    七枚大师神情骤变,从断墙上向下翻去。

    嗡的一声轻响,弦声在小院四周响起,而那柄诛神灭佛的铁箭,在弦声之前,已经来到断墙,擦着七枚大师的耳畔穿射而过!

    七枚大师的耳垂碎裂成鲜红的血肉粉末,向空中抛散。

    铁箭去势不竭,在两名西陵神卫的胸腹间轰出两道恐怖的箭洞,然后深深射进地面,只留下一道幽黑的箭洞。

    那两名西陵神卫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倒地而死。

    七枚大师看着远处瓦檐间快速穿掠的那道身影,知道再也追不上对方,满是鲜血的脸上流露出极为复杂的神情。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