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二十七章 血腥归座之路的开端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大师兄说道:“我不明白大师为何会这样说。”

    讲经首座看着他温和说道:“你是夫子的学生,应该很清楚他的性情发,如果他真的认为杀死桑桑便会引来冥王入侵,那他早就带着宁缺和桑桑回了书院,又哪里会有从秋天到冬天的这些故事?”

    大师兄沉默不语。

    “听闻在烂柯寺里,叶苏曾经说过,道门是做正确的事情,我佛宗则是在做我们认为应该做的事情,只有你们书院,一直是在做让自已高兴的事情。”

    讲经首座看着他说道:“你们没有信仰没有敬畏,或者可以无限强大,可这样下去,到最后你们可能会发现自已不明白什么事情才会让自已高兴。”

    “我不知道夫子现在活的高不高兴,但我知道他现在在犹豫,他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怎样做,才能让自已变得高兴起来。请你回书院后替我向夫子转达问候,告诉他,人间的未来很大程度上便在他如今的犹豫之中。”

    说完最后这句话,讲经首座手持锡杖,艰难地登上马车,十六匹骏马痛苦地低嘶数声,拉动马车缓缓向寺外行去。

    看着那辆缓缓离开的马车,大师兄依旧沉默,心想:难道老师也会犹豫吗?可如果老师不犹豫,确实应该早就出手才对。

    ……

    ……

    冬天已经离开,春天却还没有完全到来,月轮国北部的矮山间,植物开始发绿,但隐藏着枯枝霜叶间,总显得不够痛快。

    山道两侧的风景略显荒凉,在车窗上快速倒掠。看上去就像是单调的色块移动。较诸荒原上的枯燥,也好不到哪里去。

    车厢里,桑桑穿着裘衣。拥着厚厚的被褥,小脸苍白,手里拿着灌满烈酒的皮囊。觉得冷时便喝几大口,稍暖胸腹,却没有办法止住咳嗽。

    宁缺盯着铜盆上面的小药罐,仔细地计算着时间,不时也轻轻咳两声,他在朝阳城里受的伤基本上已经痊愈,只是肺部还有些小问题。

    桑桑受的箭伤,在他的精心护理下,已经好了。现在令他感到不安的是,不知道是不是连续奔波逃亡,她体内那道阴寒气息又有了蠢蠢欲动的征兆。

    有些刺鼻的药味。渐渐在车厢里弥漫开来。他取下药罐,放到地板上凉着。然后接过桑桑手中的酒囊,把一卷佛经塞到她的手中。

    “能背了。”桑桑可怜地看着他。

    宁缺心如铁石,不为所动,说道:“歧山大师说的是读经学佛,就算你倒背如流,也没有意义,要的是通过读经,体会佛法里的意思。”

    桑桑说道:“读了这么多佛经,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用。”

    “在朝阳城里不是已经确认有用?”

    宁缺走到窗边,说道:“你想想,讲经首座口吐佛言,那是多么厉害,如果你能学会那招,说不定一声令下,你体内那道阴寒气息便会吓的马上失踪。”

    桑桑笑了起来,依言继续去读那卷佛经。

    宁缺掀起车窗上的帘布,向山道后方望去。

    一片荒凉,偶见长青之松柏,更多的却是还没有生出新叶子的针林,他的目光没有停留在这些山景上,而是落在更遥远的南方。

    不知道大师兄现在怎么样了。

    这是宁缺离开朝阳城后,除了桑桑的身体之外,最担心的一件事情,只是想着既然自已带着桑桑离开,讲经首座没有任何道理,冒着触怒老师的危险,继续为难大师兄,那么大师兄应该是安全的。

    此时他们离开朝阳城已经有数百里,七枚大师和月轮国骑兵,早就被甩得没有踪影,宁缺便让大黑马选了一处道旁,暂停休息。

    走下马车,看着道旁一注细细山水,宁缺很是满意,拍了拍大黑马的背,把水囊补满,开始炖肉干,抽空往它嘴里塞了一根老参。

    大黑马吭哧吭哧,两下便把那根老山参嚼碎咽下,觉着有些苦,但知道这是大补之物,自然也不好意思向宁缺表示自已的愤怒。

    这根老山参,还有先前车中药缸里熬煮的药材,是宁缺冬天时,在朝阳城几家特别奢阔的王公府上偷来的,都是极珍贵的东西。

    肉干在沸水里渐渐变得饱满起来,一股混着哈喇味的肉香,溢出锅沿,大黑马很是不屑地扭头,去道旁野地里寻花嚼食,想要清清嘴里的老参苦味,却发现连草都没有几根,哪里来的花,很是恼火。

    “在大青山里过了个冬,还真把你给养野了,吃花这种事情,那得是十一师兄那样式的人才好去做,你嚼哪门子嚼?”

    宁缺训斥了几句,抬头向天上望去。

    那片乌云依然跟随着桑桑,比在朝阳城的时候,变得更厚了些,也更暗沉了些,就如同湿透了的旧棉絮,感觉很沉重。

    宁缺的心情很沉重,这片云层压得他的情绪很是抑郁,当他听到嘎嘎叫声,看见那十几只在空中盘旋的黑色乌鸦时,心情愈发压抑烦躁。

    他很想把这些黑色乌鸦赶走,甚至直接杀死,路上他用黄杨硬木弓射过,却没有任何效果,他甚至想要动用元十三箭试一试,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他担心这些黑色乌鸦是杀不死的,自已反而浪费了珍贵的铁箭。

    无论是天上的那片云,还是这些讨厌的黑色乌鸦,始终随着黑色马车移动,透着股极为诡异的味道,不离不弃,令人厌倦而心生惧意。

    宁缺猜测过这片云和黑色乌鸦的由来,云集可能是桑桑体内阴寒气息外泄、从而影响天地气息流转所产生的变化,无法杀死又颇具灵性的黑色乌鸦,则更有可能是桑桑体内阴寒气息本身凝化出来的外象。

    阴寒气息是冥王在桑桑体内留下的烙印,这片云和黑色乌鸦,便等于是冥王的手段,一旦涉及人间之上的存在。那么再如何诡异神奇。似乎都可以理解。

    ……

    ……

    黑云和黑色乌鸦不停跟随着黑色马车,是非常显眼的标识,宁缺不知道冥王能不能看到。但在连续遇到月轮国骑兵小队之后,他确认很多人已经看到了。

    黑色马车再也无法再藏匿行踪,宁缺和桑桑的逃亡。等于被无数人一直注视着,被迫变得光明正大起来。

    既然如此,宁缺干脆不再想那么多,命令大黑马把速度提到最快,只希望能够更快抵达荒原。进入广漠无垠的荒原,以大黑马的恐怖速度,佛道两宗的修行者还有月轮国的骑兵,便很难追上他们,除非他们也有大师兄。

    一路狂奔向北。没有用多少天,黑色马车便成功地穿越月轮国的北方疆土,出了国境。来到了人烟稀少的荒原土地上。

    说来只不过是简单的一句话。实际上黑色马车在逃亡的旅途上,遇到了很多次拦截。甚至有几次险些陷入绝境。

    佛道两宗的强者以及月轮**方,在北方布下了四道拦截线,而其中最危险的一次,发生在黑色马车改变路线,试图从东北突围的时候。

    西陵神殿埋伏在葱岭里的人手,当时正在向北方移动,刚好在月轮国东北边境与黑色马车猝然相遇,那支西陵神殿的队伍里,有十余名裁决司的执事,有百余名护教骑兵,最可怕的是有两名知命境的道门客卿。

    看到这群西陵神殿强者时,宁缺产生的第一个念头是,什么时候知命境真成了白菜一样的东西,第二个念头是道门究竟隐藏着多少实力?

    第三个念头当然是逃跑。

    如今的桑桑是整个人间的敌人,就算宁缺再强大,也无法做到想逃便能逃。黑色马车能够穿越这么多道封锁线,遇到那么多佛道两宗的强者,还能逃出生天,直至穿越国境线,成功进入荒原,除了大黑马的速度实在太快,他逃亡的经验无比丰富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一直有人在暗中帮助他们。

    宁缺不知道是谁在暗中帮助自已,只是隐约猜到,直到他遇到那群西陵神殿的强者,那些人被迫现出身形,他的猜测才得到了证实。

    一直在暗中帮助他们逃亡的,正是西陵神殿的人,有裁决司的执事,普通的神官,还有两名身份尊贵的红衣神官。

    在月轮国东北边境那场突然暴发的遭遇战中,为了保护桑桑成功逃走,很多人死去,而且死的极为惨烈,其中一名红衣神官,再次动用神术自爆,重伤那名知命境的道门客卿,宁缺和桑桑能够突出重围。

    荒原上的风依旧微寒。

    随着一名又一名西陵神殿的神官,在逃亡途中,为了掩护黑色马车的行踪而暴露,或者死去,桑桑变得越来越沉默。

    宁缺掀起窗帘,看着未曾见过却熟悉亲近的荒原景致,想着逃亡途中那些惨烈的画面,说道:“他们都是光明神殿的人。”

    桑桑轻轻嗯了一声。

    裁决司的黑衣执事,某道观自愿前来的道人,普通的神官,红衣神官,这些人来自于不同的地方,并不都是西陵神殿光明司的下属。

    但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曾经见过一个人,或者跟随此人学习,或者服侍过此人,甚至可能只是和此人说过几句话。

    而在拥有这些经历之后,这些人无论在日后变成什么样——裁决司冷酷的黑衣执事、道门客卿、身份尊贵红衣神官、还是西陵神殿普通骑兵——他们始终都矢志不渝地追随光明,认为自已是光明神殿的人。

    因为他们见过的那人叫卫光明。

    卫光明是西陵神殿数百年来,最了不起的光明大神官,同时也是西陵神殿数百年来最大的叛徒,是世人眼中曾经离昊天最近的那个人。

    他在世间唯一的传人,便是桑桑。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