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三十章 最精彩的一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深情厚意,无以为报,请你洗澡。

    这句话不管是从谁的口里说出来、对谁说,都会显得特别怪异,更何况是对一个美人,一个穿着裁决神袍的美人说。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包括宁缺在内,没有任何人能够想得到。

    “变态便是非常态,这确实应该是赞美。”

    叶红鱼脸上的寒霜渐渐消散,换作浅浅微笑,她把手伸到领间,开始解下神袍,纤指微弄,单薄的血色神袍迎风而去,露出洁白如玉的身体。

    水潭对岸,宁缺和桑桑呆住。

    叶红鱼毫不在意他们的目光,没有任何遮掩,在云层下,沼泽里,浑身**着走入清澈的潭水里,然后从乌黑的长发开始洗起。

    宁缺和桑桑看着水潭里那具堪称完美的身躯,看着那曼妙-迷人的曲线,神情更加呆滞,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不是要阻止对方。

    片刻后,桑桑看着水里的女子,感慨道:“真好看啊。”

    宁缺目不转睛,点头说道:“真的很好看。”

    叶红鱼出现在黑色马车之前,自然不像宁缺所说是巧遇。那片乌云和十几只黑色乌鸦一直跟着他们,只不过没有多少人敢进泥塘搜索,而叶红鱼在沼泽里孤自一人等候了数十日,哪里找不到他们的道理。

    她毫不在意自已的身体让桑桑尤其是宁缺看到,自然也不是为了诱惑对方。宁缺想起在齐国道殿石阶上,看到她眼眸里的那两抹神辉,隐约明白了其中道理。

    坐上神座的人,更注重精神的修行,追求道心无碍的境界在如今的叶红鱼看来,自已的身体再如何完美诱人,也不过是具恼人的躯壳,她恨不得把这躯壳扔进垃圾堆,又哪里会在意让人看见。

    宁缺忽然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从这边走?”

    叶红鱼不知从何处摸了个梳子,站在水中轻轻梳着头发,潭水漫在她的腰间,黑发湿漉,自裸着的胸前垂落画面很是美丽。

    “你先前才说,我们都是变态,我很了解你,以你的性格,不管你是要回唐国,还是像隆庆那个白痴一样去荒原,都会选择过泥塘。”

    宁缺说道:“泥塘不是真的塘这片沼泽很大,你就不怕错过?”

    叶红鱼继续梳着头发,看着对岸那辆黑色马车顶上的黑色乌鸦,平静说道:“昊天的意志不会让我错过你们。”

    宁缺沉默片刻后,神情凝重问道:“一定要?”

    “一定要。”

    叶红鱼用梳子把湿发栊到头顶,结了个很简单的发髻发丝滴着水,落在潭中发出单调的声音,就如她此时的声音。

    “身为裁决,我的使命便是代替昊天裁决人间的罪与恶。”

    宁缺说道:“但我们无罪。

    叶红鱼说道:“你能逃出朝阳城,已经出乎我的意料,不难想像,在这个过程里你杀了很多人。”

    宁缺说道:“别人要杀我我就杀别人。”

    叶红鱼说道:“你要不管她,别人谁敢来杀你?”

    宁缺说道:“白痴,她是我老婆。”

    叶红鱼眉尖微皱,问道:“哪怕你妻子是冥王的女儿?”

    宁缺说道:“就算她是冥王之女她也没有做过恶。”

    叶红鱼说道:“听闻在烂柯寺里,大先生也是这般说法,看来书院二层楼的人都是这副德性,难道你们不觉得这样很虚伪?”

    宁缺说道:“好吧我不是大师兄,这种话我说出来确实没有什么说服力但她还是我的妻子,就算她恶贯满盈,难道我就能不管她?”

    “有道理,但这是你身为男人的道理,不是人间世的道理。”

    “牺牲一个人,拯救整个世界,这就是人间世的道理?我相信无论讲经首座,还是七枚大师,都愿意陪桑桑去死,但你不是这种人。”

    叶红鱼说道:“不错,我之存在,本就是最重要的事情,你妻子会不会死,不足以让我付出殉葬的代价,若将来冥界真的入侵,我与冥王打一仗再死,也算不枉此生,但这不影响我尝试杀死她。”

    “为什么?”

    “她是冥王之女,这是原罪。”

    “哪里有什么原罪,不过是利益,涉及到绝大多数人的利益,人间整体的利益,所以在你们看来,这是不可饶恕的罪。”

    “难道你现在才明白什么是善与恶,什么是功与罪?这本来便无关德道,只关乎利益,对世人有好处的便是善,没好处的便是恶,对越多人好的便是大善,对越多人没好处的便是大恶,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的,那便是不可饶恕之恶。”

    “然而你现在已经贵为西陵大神官,自然不用服从这个规则。”

    “不错,我们是制定规则的人,我们是牧羊者,只是当有人威胁到羊群,甚至整片草原的时候,我们也会按照这个规则来行事。”

    “既然如此,道门哪有资格说书院虚伪。”

    叶红鱼看着他平静说道:“道门本就是虚伪的,我从不否认,但你们书院总认为自已不是虚伪的,这便是为什么我说你们虚伪。”

    宁缺看着她忽然说道:“放羊放一万年,换成各种方式吃羊肉,吃到最后总是会腻,你有没有想过换一种生活方式?比如去山里打猎。”

    叶红鱼静静看着他,没有说话。

    宁缺又道:“冥界入侵,肯定是很壮观的画面,无数年来,只有我们这一代人有机会看到,永夜降临人间,你难道不想看?”

    叶红鱼说道:“我想看,但我不能违背昊天的意志。”

    宁缺说道:“拜托,你又没有听过昊天说话。说不定他老人家在天上寂寞了无数万年,一直盼望着冥王找到这边,好与对方打上一架如果你把我和桑桑杀死,冥王永远找不到人间,昊天会孤单至死,苦过苦瓜。”

    他知道潭里那个女人很可怕。

    最可怕的地方,便在于他和她是同一类人,但叶红鱼的境界修为却始终压制着他,换句话说,宁缺只能和她硬拼,却没有办法拼过对方。

    他宁肯和七枚大师再战三场甚至再次面对讲经首座,也不愿意与她作战,于是他一直在试图说服对方放过自已和桑桑。

    二人之间对话很快,似乎没有经过深层的思考,实际上却很耗心神,是他这辈子所做的最复杂、也是最精彩的一次说服,其中有两次叶红鱼的态度明显有所改变,险些被他说服。

    然而最终还是没有成功。

    叶红鱼向岸边走去,水珠从光滑的身体上滑落。

    “既然你确定就是不想让冥王找到人间,那你更不能杀桑桑。”

    宁缺盯着她**的背影,眼睛微亮,没有任何挫败的情绪继续说道:“老师说了,如果桑桑出事,她体内的烙印便会释放,冥王便能知道人间的位置。”

    叶红鱼轻轻擦拭身体,没有转身,直接说道:“夫子不会这样说。”

    宁缺说道:“这是老师让大师兄转述给讲经首座的话。”

    叶红鱼开始穿衣,寻常美女容易被弄至狼狈的穿衣过程在她身上依然显得那般赏心悦目:“如果这真是夫子的想法他早就把你和桑桑接回书院,或者带去天边,哪里还需要大先生如此劳累地四处奔波?”

    宁缺并不知道就在他离开朝阳城后,大师兄和悬空寺讲经首座在白塔寺里也有过一番类似的对话讲经首座的看法和叶红鱼的如出一辙。

    此时听到叶红鱼的推论,他不由身体微震——他一直以为这真是老师的看法,他一直把这看成桑桑最后的希望。

    满是泥点的血色神袍重新回到叶红鱼的身上,沉重的神冕缓缓落下在野外水潭里嬉水入浴的美丽少女,顿时变回了恐怖的裁决大神官。

    黑色乌鸦在马车顶上嘎嘎叫着难听,而且不吉。

    宁缺脸色难看至极,喝道:“闭嘴。”

    黑色乌鸦安静片刻,然后再次继续开始鸣叫。

    宁缺自嘲一笑,摇了摇头,不再理会,把桑桑搂进怀里,抬头望向空中那片厚厚的乌云,脸上流露出一丝感伤。

    这丝感伤的情绪很淡,所以很真实,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

    叶红鱼静静看着对岸,感受到了他真实的疲惫、感伤、惘然,下意识里生出些同感,抬头望向空中那片乌云。

    然而就在她抬头的那瞬间,她忽然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

    不是警兆。

    她的道心没有发出任何警兆,说明一切如常。

    然而还是有些地方不对劲。

    她忽然想到,宁缺这种人可能会感伤,但不应该在大战将临之前感伤,因为任何多余的情绪,对战斗都没有好处,他应该很明白这一点。

    最关键的是他那自嘲一笑。

    就算他这两年经历了太多事,心有所感,难以压抑,也不应该自嘲一笑,因为自嘲一笑和感伤加在一起,那便有了放弃的意味。

    叶红鱼坚信自已无论面对任何情况都不会郁郁,无论面对怎样强大的敌人,在战斗结束之前,都不会放弃,那么他也不会放弃。

    这便是不对劲的地方。

    叶红鱼收回目光。

    她的目光落在对岸。

    宁缺一直空着的双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铁弓。

    弓弦已然紧绷,正在骤松。

    那根黝黑的铁箭,刚刚离弦,箭尾处的白色湍流正在形成。

    铁弓之后,宁缺平静的面容显得格外冷漠。

    叶红鱼知道死亡片刻之后便要到来,甚至已经注定将要到来。

    此时她终于明白,宁缺一直在做的,并不是他这一生最耗心神、最复杂也是最精彩的一次说服……

    而是他这一生最耗心神、最复杂也是最精彩的一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