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三十一章 善战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面对着死亡,叶红鱼没有眼瞳微缩,也没有厉啸出声,无论瞳孔的缩小,还是空气振动声带,都需要力量,都需要时间,而且没有意义。

    她向着水潭对岸跪了下去,而双膝微弯时,铁箭已经到了眼前。她是万法皆通的道痴,然而在那万千法门中,却找不出比铁箭速度更快的手段。

    在这一刻,她的眼睛骤然明亮,眼眸深处,那两抹宁缺曾经见过的神之星辉燃烧起来,似乎把灵魂都当作木柴燃烧。

    那两团燃烧的神之星辉,从她的眼中射中,变成两面明亮至极的光镜。

    黝黑的铁箭射在光镜上,光镜骤然破裂,变成无数飘浮的亮片。

    华美的神冕破裂,十三颗璀璨的宝石被震成齑粉,黄金冕身就像是秋天的菊huā一般绽开,变成无数重密的丝瓣,然后散开。

    叶红鱼跪在岸边的湿地上,鲜血从鬓间淌出,顺着粉腮流下,嗒嗒滴在身前,看着很是狼狈,甚至显得有些可怜。

    她表面的伤势只是看着可怕,真正严重的伤势却是在〖体〗内。为了在铁箭之下觅一丝生机,她眼眸里的神之星辉尽数燃烧殆尽——成为大神官后的天赐之辉就这样消耗一空,她付出的代价堪称惨重,道心更是严重受损。

    第一次出手,便让西陵神殿的裁决大神官身受重伤,无论怎么看这都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即便是二师兄君陨,也会对此表示满意。

    但宁缺不满意,看着水潭对岸浑身是血的叶红鱼,甚至非常失望遗憾,因为他知道自已再也没有办法像第一次出手那样出手。

    惺惺相惜,心意相通,不止可以用来形容爱人之间,也可以用来形容两个非常相似的敌人,比如他和叶红鱼。

    宁缺很清楚,想要战胜叶红鱼,自已很擅长的那些战斗手段不会有什么效果,似示弱或亲近之类的心理攻势更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他没有示弱也没有真的求饶,平静寻常地用叶红鱼很习惯的他的无耻姿态认真地说着道理,讲着可能,进行着平等地说服。

    那些言语不是心理攻势,又是心理攻势,就是要让叶红鱼把他看着同类人,有资格与她进行讨论的人,然后才能让她生出同感,当他真诚惘然疲惫感伤、抱着桑桑抬头望天时,能够让叶红鱼的心神短暂出现一个漏洞。

    那个漏洞真的出现了,但要抓住依然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在朝阳城内,他隔着院门暗射罗克敌,那人都能生出警兆,更何况是叶红鱼?

    所以当叶红鱼抬头望向天空那片乌云时,宁缺用禅念静心,用在烂柯寺里悟的佛宗真言手印挽弓,动作极为随意自如,就像替桑桑洗脚、又或是提笔写字一般,寻常至极,本没有杀意,自然没有一丝杀意外泄。

    铁弓与铁箭,则是桑桑早就替他准备好了。

    耗费无数心神,做了这么多的准备,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宁缺的这一箭极为精彩,换作是谁,都会被他瞒过,然后被他射死。

    然而叶红鱼只是重伤,却没有死。

    所以他很遗憾,然后再次挽弓搭箭,准备再射。

    微黑的鲜血,从叶红鱼的唇角流出。

    她站起身来,望向水潭对岸的宁缺,虽然眼眸深处的神之星辉已经熄灭,但她的眼睛依然极为明亮,看不到什么愤怒的情绪,只是一片漠然。

    染着血的黑发和血色的神袍,无风舞动。

    宁缺挽弓对准她的身体,却发现根本无法瞄准,因为那些舞动的黑发,那件单薄飘拂的神袍,在空中振出了无数道残影,不知道哪道残影才是真的。

    叶红鱼轻踩水面掠了过来,黑发与神袍飘舞的愈发狂肆,拖出道道残影,身法显得极为清幽飘渺,仿似神仙中人。

    此时潭面雾气早散,视野开阔而清晰,但当她出现在水面上后,整个天地的光彩仿佛都被她吸收,顿时变得灰暗模糊起来。

    或许是因为宁缺手中铁弓的威力太恐怖,她没有选择直接进攻,而是在潭面上飞舞,借着残影与天地气息,藏匿着自已的〖真〗实行踪。

    宁缺看着箭簇前端,双臂稳定如山,不停地转变着方向,盯着那道在潭面上时进时退、时折时回的清魅身影,不敢有丝毫放松。

    场间的局势似乎陷入僵滞,但他知道自已处于非常不利的位置,因为他始终无法锁定她的方位,瞄准的时间长了,竟是觉得自已的识海被叶红鱼黑发血袍的残影拖着流动起来,胸腹间一片难受,脸色渐渐变得苍白。

    晋入知命境,便能真正了解与掌握天地元气流转的规律。

    他清晰地感知到,叶红鱼的身体似乎已经融进了潭面上的天地气息之中,如鱼儿入水得〖自〗由,根本无法锁死,于是便无法发箭。

    能够一招不发便破了自已的元十三箭,叶红鱼你果然很强大。

    宁缺瞄准着水面上那道身影,默默想着。

    局面已经非常清楚,那就不用再作徒劳无功的事情,他毫不犹豫松开手中的铁弓,仲手握住刀柄,把沉重的朴刀拔了出来。

    叶红鱼一直在等着他弃弓拔刀的那瞬间,清魅的身影显现,水面上出现几朵涟漪,无数道细小的水剑由潭而生,如雨点般刺向宁缺的身体。

    桑桑撑开大黑伞。

    宁缺却没有站在大黑伞里,他也一直在等叶红鱼出剑的这瞬间,脸色瞬间变得更加苍白,身体剧烈的颤抖,左手在身前空中画出两道笔直的线条。

    然而他拖着朴刀,如闪电一般向水潭里冲云,浪huā四溅。

    细密如针的水剑,落在宁缺的身上,绝大多数化作水珠,湿了他的衣衫,偶有十几枝极细的水剑,无视他坚硬的肌肤刺进他的身体,带出一道道的血痕,只是那些血痕马上便被后面的水所冲洗掉。

    只要足够细,便能产生足够的穿透力,很明显叶红鱼对宁缺修行浩然气之后的强悍身躯早有准备,宁缺清晰地感觉到那些细密的水剑在自已肌肉里所产生的痛苦与刺伤,但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依然快速前冲。

    潭面水huā四溅,白色的浪huā与黑色的潭泥相杂而起,像是一条杂色的巨蛟,他便是巨蛟前方最危险的那个角,直接撞向叶红鱼。

    而在他的身前,潭上空中已经出现两道极为凌厉、锋不可挡的无形符意,把叶红鱼锁死在一个极小的范围内,正是他最强大的二字符。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