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三十六章 碧湖近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金帐王庭所在的荒原,气候相对较好,水草肥沃,牛羊众多,繁衍生息千年,人口渐密,形成二十几个大部落,直属王庭的精锐骑兵便有近十万之众,实力十分强大。

    除了大唐,没有任何国家是金帐王庭的对手,也正是因为大唐强硬地把金帐王庭压在荒原上数百年,中原诸国才会渐渐遗忘金帐王庭的存在,以至于南晋也敢大言不惭自称天下第二强国。

    即便是大唐,对金帐王庭也是打抚结合,并不愿意全面开战,当年大唐公主李渔殿下远嫁荒原,虽然主要目的是为了避开钦天监那道批谕引发的混乱,也从侧面证明在唐人眼中金帐王庭的重要性。

    宁缺和金帐王庭的骑兵以及那些骑兵假扮的马贼,打了很多年交道,他很清楚这片荒原上的蛮人的实力——除了那些凶悍至极、骑术惊人的骑兵,王庭供养的十余位大祭司,都有接近甚至达到知命境的修为。

    所以虽然知道金帐王庭并不信奉昊天,也没有冥界入侵的传说,但当黑色马车行走在这片荒原上时,他依然保持着极高的警惕。

    在沼泽里与叶红鱼一战,宁缺受了很重的伤,正在慢慢调养,桑桑动用了神术,昊天神辉损耗不少,体内那道阴寒气息愈发蠢蠢欲动,甚至就连佛法都快要镇压不住,咳嗽的非常厉害,身体也变得越来越凉。

    他很担心桑桑的身体,也很担心那些追杀桑桑的人,观察痕迹与车辙,他确认。已经有很多佛道两宗的修行者,已经来到了荒原上。

    幸运的是,离开沼泽之后的连续数日内,荒原的天空都是阴云密布,一直跟随着桑桑的那片乌云融入其间,很难被人分辩出来。而荒原初春时,有很多鸟儿自岷山里和大唐北方数郡里飞来,黑色乌鸦也不再显得那般刺眼。

    宁缺结了草藤。密密挂在马车四周,稍作伪装,又用灰粉岩融水为泥,把大黑马涂的乱七八糟,借着上天的恩赐藏匿行踪,继续向东潜行。

    某日,桑桑感知到后方十余里外,有修行者追来。

    宁缺看前方一片莽莽平野。无法藏身,便把马车驾到近旁南向一片乱石堆里,继续藏匿,如果被人发现,这里也算是一个很好的伏击地点。

    最先来到这片原野间的,却不是那些追杀桑桑的修行者,而是一百余名草原骑兵,看那些骑兵身上穿着的软甲,队伍后方的一道轻辇,宁缺的神情微凛。判断出这队骑兵应该是直属王庭的精锐,轻辇上的人极有可能坐是祭司。

    片刻后,三名修行者骑马而至,便在那片乱石堆的北面原野间,与金帐王庭的直属精锐骑兵相遇,那三名修行者身负道剑,应该是出自道门,只是不知是西陵神殿的神官,还是世间某座道观里的客卿。

    宁缺听不见他们说了些什么,但看三名修行者的姿态神情和那些草原骑兵提缰的姿式。便知道这三名修行者完美地展现出了修行者对普通人的风度,那便是骄傲冷漠与轻蔑,不由沉默无言,心知马上便是一场战斗。

    荒原蛮人有三座王庭,其中右帐王庭崇信佛法,侵略性不强,左帐王庭面临着荒人南下的威胁。所以被迫与中原诸国联军多次并肩作战,唯有金帐王庭本身最强,而且从来不吝于展示自已对中原人的敌意。

    如果说普通人对修行者会产生某种天然的敬畏。这些金帐王庭的骑兵明显没有,只听得一声唿哨,数十名骑兵猛蹬马腹,离开本营,如闪电般向着那三名修行者冲杀而云,手里的黄杨硬木弓早已绷紧待射。

    那三名道门修行者常年在中原道观里修行,深受普通民众敬畏爱戴,哪里想过普通人敢向自已出手,顿时勃然大怒,一捏剑诀,身后鞘中的道剑倏然而起,随着荒原上的风凌厉而去,瞬间便刺落一骑。

    宁缺看着剑光纵横,这才知道,这三名修行者竟然都是洞玄境的高手,其中一人甚至已经到了洞玄巅峰,难怪身在荒原,态度依然如此强硬。

    看着骑兵队伍后方那道轻辇,他依然不认为这三名道门强者能够占胜这支百骑精锐,要知道这里是金帐王庭,可不是修行者可以随意骄傲的中原。

    停留在原地的数十名骑兵,首先发箭,羽箭如雨般向那三名修行者袭去,一名修行者召回道剑,在身前布下一道剑幕,挡住绝大多数羽箭,然而紧接着,那些骑兵从马鞍旁抽出短矛,沉喝发力,再次掷出。

    短予的重量远远超过羽箭,数十枝短予破空而至,声势显得颇为惊人。

    那名修行者连捏剑决,道剑在空中不停劈砍,却再也无法像先前抵挡羽箭那样,轻而易举地把这些短矛砍落,甚至道剑被击打的颤抖不安。

    十余声闷响,坚硬地短矛插进荒原地面。

    其中有一根插进一名修行者骑着的马腹间,那马一声惨嘶,痛苦地乱跳,顿时把那名修行者掀了下来。

    骑兵首领一声厉喝,留在原地的数十名骑兵也加入到了冲锋的队伍,最开始冲锋而去的数十名骑兵速度奇快,已经到了三名修行者的身前。

    那三名道门强者神情骤凛,念力疾出,一时间只见剑光纵横,不停有骑兵堕马,或是战马惨嘶倒下,但道剑的威力终究有限,甚至有时只能在皮甲上切开一道小口,而且很多骑兵藏身马腹,便是飞剑也难刺中。

    数十丈的距离看似极长,对金帐王庭的骑兵来说却很短,数次呼吸的时间,百余骑兵像数道浪花一般涌了过来,瞬间把那三名修行者淹没。

    只听得唰唰数声干净利落的刀声,鲜血横飞,王庭骑兵提缰散开,场中央那三名道门强者倒在地上,已经变成了尸体。

    那名洞玄巅峰强者,浑身是血躺在新草之间,双手各握着一样物事,右手握着的是他保命的手段,左手握着的是个烟花传讯装置。按照约定,如果他看到宁缺和冥王之女,便要把这个装置打开,通知大部队。

    然而无论是保命的手段还是烟花传讯,他都来不及打开,便被这些像狼群般的王庭骑兵杀死,可以想像这一切发生的多么快。

    王庭骑兵打扫战场,然后快速离开,看马背上驮着的尸体数量,大概只有十余人死在那三名修行者的飞剑之下……荒原上的一场偶遇,变成了突如其来的战斗,三名洞玄境修行者,面对百余名王庭骑兵,竟显得没有任何抵抗能力,便被干净利落地杀死。

    黑色马车出了乱石堆,折向南行,宁缺想着先前那场突然开始突然结束的血腥战斗,沉默思考片刻后,再次确认了一个观点。

    非武道修行者,如果没有入魔,或是晋入知命,永远不是军队的对手。

    这个结论与世间大多数普通百姓的印象截然不同,却是事实,因为修行者都有一个无法解决的弱点,那便是他们的身体。

    修行者的身体和普通人的身体一样弱小,晋入知命境也是如此,无论是羽箭还是弯刀,都能轻易地收割他们的生命,更不要说两军对阵时的万箭齐发,或是攻城战时那些恐怖的投石车和弩车。

    更重要的是,修行者用天地元气操控本命飞剑,飞剑的杀伤范围受到念力程度的限制,绝大多数飞剑,都无法超出羽箭的射程。

    而且飞剑想要破开各种盔甲,便需要打磨的极为锋利,又偏偏不能太薄以免破甲之后自身损伤,所以铸造起来极为困难。

    这正是为什么普通的修行者根本不敢与国家对抗,还要替各国朝廷服务,这也正是为什么传统观念里,剑师的身边总要有一位武者近侍。

    宁缺在渭城从军的时候,基本上没有见过修行者,更没有与修行者战斗过,只是记得马将军喝多后讲当年沙场之上的故事时的神情。

    马将军的态度很轻蔑,他认为修行者单独很强,但在战场上没什么大用,所以对于今天这场修行者与军队的战斗的结果,他并不觉得意外。

    但战斗的过程让他有些意外——那辆轻辇里的王庭祭司,始终没有出手,骑兵们便简单利落地完成了战斗,把那三名修行者变成了死尸。

    金帐王庭的精锐骑兵果然还是那么强大,甚至显得比前些年更加强大。他看着车窗外渐渐变得有些眼熟的风景,神情略显沉重。

    英武神勇的前任金帐单于——李渔的男人,小蛮的父亲——英年早逝并不见得是件好事,他的弟弟接任了单于之位,如今看来于拥有不下于其兄长的智慧与才干,而传闻说此人拥有更多的野心。

    宁缺是唐人,更是一位驻守边疆多年的大唐军人,此时虽然是在带着桑桑逃亡,依然难以自抑地开始担心大唐北疆的局势。

    桑桑看着窗外的荒原风景,小脸被吹的微红,说道:“看着有些眼熟,以前我们是不是来过这里?”

    宁缺向窗外看了一眼,说道:“我以前带你来过一次,再往南走,就是梳碧湖……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