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四十九章 苍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西陵神殿掌教所在的巨辇东西两方,约十里之外,还有两座神辇,东向的那座神辇色作黑红,肃杀之意十足,是裁决大神官叶红鱼的神辇。西向那座神殿里坐着位皱纹深若山,的老者,正是天谕大神官。

    就在那辆黑色马车驶出荒人部落南下之时,从开战到现在,始终沉默不语、低头默读教典的天谕大神官,忽然抬起头来,望向荒原北方,看着天边那道乌云形成的云线,轻声说道:“真黑。

    片刻后,巨辇楼阁里那道高大的身影微微一震,抬头望向北方那抹乌云,沉声说道:“黑夜马上就要到来,尔等还在踌躇何事何时?”

    掌教大人的语气并不如何沉重,声音却是宏大至极,就像是雷声一般,在巨大的神辇四周响起,辇畔的神官和强者们脸色骤白,当他们听到掌教大人话语的内容以及隐藏着的警惕意味后,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荒原战场之上,能够像天谕大神官和掌教大人这般,看到远方那辆黑色马车的人极少,但随着黑色马车的移动,北方那片黑沉的乌云随之南移,却是极为醒目,没有用多长时间,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天边那抹云。

    绝对的安静降临在战场双方的营地间,然后荒人方响起一阵巨大的欢呼声,西陵神殿联军方的气氛则是变得有些压抑,有些人的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情。

    因为这场大战的缘故,西陵神殿神卫统领罗克敌离开了叶红鱼的身边,回到了掌教大人身前,他在朝阳城里被宁缺重伤将死,然而如今没有过多长时间,伤势便似乎已经痊愈,应该是掌教大人用神术替他治疗的缘故。

    听着掌教大人如雷般的谕令,罗克敌沉声应下,然后挥动手中的旗帜,向延绵二十余里的神殿联军诸营,发出攻击的命令。

    刚刚停歇不到一刻的战斗,再次重新开始。疲惫的神殿联军在将领的指挥下,在红衣神官的神术祝福下,仿佛瞬间获得了力量与勇气,呼喝着向着荒人的战线冲了过去,无数马蹄踩踏地面,烟尘狂舞,大地震动不安。

    荒人战士也已经非常疲惫,但无论是头发微白的中年人,还是犹自带着青稚神情的少年,都站起准备迎敌,他们没有像中原联军那般呼喊,脸上也没有什么兴龘奋的神情,平静而且沉默地握紧了手中的斧头。

    双方终于在荒原上相遇,斧与刀相遇,拳头与马首相遇,剑与身体相遇,符文与飞斧相遇,鲜血与鲜血相遇,无数声沉重的撞击声,在荒原上响起,无数战马惨嘶着倒下,无数骑士倒下,而当荒人倒下时,则有无数利器斩了上去。

    侍奉在巨辇旁的罗克敌,用余光看着楼台里那道高大的身影,知道掌教大人非常不满意联军的进展,把牙一咬,厉喝着,带领着直属的神卫,和一千名无比强大的西陵神殿护教骑兵,向着北方冲去。

    停留在荒人部落后方的两千名荒人战士,一直没有参与先前的数场战斗,始终沉默注视着那座巨辇方向的动静,此时看着西陵神殿终于动用了传说中的护教骑兵,那些荒人战士也开始动了,唐冲在最前方。

    就在此时,荒原西方向起密集的蹄声,那些蹄声很沉重,可以想见骑兵与战马的重量非同寻常,蹄声又很整集,如此密集竟没有丝毫混乱,不似暴雨,更像是数千人在同时击鼓,可以想像这些骑兵的纪律性和优秀程度。

    一万余名大唐精锐骑兵,再次出击,在极短的时间内,荒人战线的右侧方,便开始承受不住压力,有了崩溃的迹像。

    唐以及荒人部落的战士首领们,猜到了神殿联军为何会忽然发疯一般再次攻击自已I。那辆黑色马车是个变数,有可能没有任何意义,也有可能会直接改变战场上的局势,所以他们毫不犹豫地迎了上去,没有后撤。

    他们有信心在神殿联军的攻击下,一直支撑到那辆黑色马车到来,虽然肯定会死很多人,然而当他们发现万余唐骑开始冲锋,他们感觉到了危险。

    但此时的荒原战场上一片混乱,唐和部落最强大的战士们,没有办法去支援右侧的族人,而且就算此时赶过去,也没有办法战胜那些已经开始冲锋的万骑唐军。

    所以他们沉默而强悍地继续向中腹地带杀入,希望能够重挫神殿联军的锐气,最好能够歼灭那支传说中的护教骑兵,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说不定这场必败的战争,还能赢来一些转机,至少可以让荒人被灭族的悲惨时刻晚些到来。

    神殿联军的中腹地带,是南晋的军龘队。南晋向来自认为是世间第二强国,南晋骑兵也自诩为世间第二强军,直到他们来到荒原,与荒人开始战斗之后,他们才明白那是怎样令人羞耻的一种自诩,而此时,他们自面临着荒人最强大的两千余名战士的强硬攻击,阵形顿时大乱,有几名修行者甚至被乱蹄直接踩死。

    南晋剑阁强者程子清,穿着一件普通的南晋骑兵军服,骑在马背上,挥动手中的剑左右挥杀,目光却始终盯着数十丈外一名强大的荒人首领。

    那名强大的荒人首领实力非常强悍,已经有三名剑阁弟子,被此人直接震死,至少有数十名南晋骑兵,被此人用一根类似于铁棍般的物事击倒。

    此时南晋骑兵的局势非常糟糕,如果任由那名荒人首领冲过来,肯定会引发慌乱,中腹被破,荒人便能直面西陵神殿的护教骑兵,看如今荒人的气势,对方的目的,便是要把那一千名护教骑兵生生吃掉。

    程子清的脸色骤然苍白,一道极为澄静的剑意,从他身上那件普通军服下方渗出,剑离乎而去,化作一道长虹,直刺那名荒人首领。

    只听得嗤的一声利响,这道蕴含着他毕生修为的飞剑,直接割断了那名荒人首领的腰腹,鲜血喷洒如雨,剑势却犹然未尽,柄端带着那名荒人首领的下半截尸身,斜掠而飞,向着极遥远的荒原后方飞去。

    数名荒人面露悲痛之色,飞身向程子清扑了过来。

    程子清面色不变,以指为剑,轻而易举地将那几名荒人击倒,他身为南晋剑阁强者,修为境界仅在剑圣柳白之下,乃是知命境中品的大修行者,普通荒人岂是他的对手,先前的战斗中他始终低调隐忍,只是为了完成这惊天一击。

    如今目标达成,他自然不会恋战,再如何强大的修行者,肉身依然脆弱,在这充斥着飞斧箭矢与天地元气震动的战场上,随时都有可能因为很莫名其妙的原因死去,更何况他施出自已此生最强一剑后,急需冥想休养。

    程子清抬手指向空中,想要收回飞剑,然而就在此时,他听着战场远处传来如击鼓般的脚掌踏地声,脸色骤然剧变。

    脚掌踏地如击鼓,那人来的很快,但更快的是拳头,一道极为恐怖的炽热拳意,隔着数十丈的距离,击向程子清的面门!

    程子清此时念力枯竭,身体疲惫,本命剑不知飞出多少里地,哪里还有办法抵御这道恐怖的拳意,只有等死。

    咔嚓一声脆响,一道雷在他的身前炸开。

    那道拳意与那道雷声相撞,暴发出极强大的天地气息波动,程子清身下的战马被直接震死,他的身体也被震的斜斜向后飞出,重重摔在地面上。

    噗的一声,程子清脸色苍白,吐血难止,在那道雷的帮助下,他极侥幸地避开了那道恐怖的拳意,却还是被二者相撞时产生的天地元气波动震至重伤。

    最严重的是,他失去了与自已本命剑的联系。这名南晋剑阁强者,前年秋天在烂柯寺里,本命剑被宁缺一箭射毁,好不容易在师兄柳白的帮助下,再炼出第二道本命剑,威力更胜从前,此时再毁,对他的伤害更是可怕。

    第一道雷声响起,便有第二道雷。

    雷声在荒原上不停响起,极细的电光照亮了烟尘,那些雷电并不是来自于高空之中,而是在离荒原地面十余丈的空间里,突兀出现然后突兀落下。

    这些雷电的威力不如自然界真正的雷电恐怖,但如果落在人的身上,依然会造成极可怕的杀伤力,就算是再强悍的荒人战士,一击之下都必成飞灰。

    但奇怪的是,那些生于虚空的雷电,并没有击向战场上到处都是的荒人战士,而是时而消失,时而出现,似乎在追着某人,就像是具有灵性的剑一般。

    荒原上有种在地面筑巢的苍鹰,有只苍鹰的巢,早已被无数马蹄践踏成了废墟,那只苍鹰惊恐地飞舞在空中,不舍远去却也无能为力。

    当雷电响起后,它终于承受不住本能里的惊恐,再也顾不得巢里的稚鹰,凄鸣两声,振翅向更高的空中飞去。

    苍鹰不敢往北飞,因为北面有片乌黑的云,只能往上飞,往南飞,飞的越高,荒原地面上的人便越小,渐渐变成密密麻麻的蚂蚁。

    如果苍穹有眼,此时在荒原上舍生忘死厮杀的人类,大概是比蚂蚁更小的黑点,它或许会疑惑、或许会发笑于看到的这一切。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