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五十二章 射与不射之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似即将成功的第一箭落空,宁缺没有生出任何挫败情绪,神情平静似乎早已料到,弦畔白色湍流聚而不散,后续四箭闪电般依序射出。

    西陵神殿掌教大人,哪里是这般好的?如果在战场上就这样被自已一箭射死那么西陵教典上的那些传说,都会变成笑话。

    按照战场上的规则来说,宁缺既然没有信心,就不应该把宝贵的第一箭的机会浪费在西陵神殿掌教身上,但今天的战场与普通战场不同,如果不能杀死西陵神殿掌教,那么就算他杀死再多人,都无法扭转当前的局势,而且没有谁能够抵抗住把西陵神殿掌教活活射死的强烈诱惑,不试一次他不甘心。

    宁缺对目标顺序的选择很正常,越强大或者说威胁越大的人,便被他排在越前面,第一箭射的是西陵神殿掌教,第二箭射的自然是叶红鱼。

    血色的神辇里,叶红鱼黑发如箭,身形如断箭,向后弯腰而倒,此时铁箭已至,只听得一声箭啸,神辇帷幔炸成无数碎片。

    数缕黑发飘落,一道血水自额间淌下,叶红鱼躺在神辇地板上,血红色的裁决神袍像暮云一般散开,本是极美的画面,却显得极为狼狈。

    再狼狈,终究她还是活了下来,只是想着先前那枝离自已的眉心无比近的铁箭,想着无比近的死亡,即便是她,脸色都变得苍白起来。

    宁缺的第三箭射的是天谕大神官。

    天谕大神官先前与荒人大元老以精神力相战,战胜对方,自身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此时正在神辇里冥想调息,意冉尽快回复。

    此时西陵神殿掌教终于来得及做出反应,只见巨大神辇楼阁里那道高大身影骤然挺直腰声,一道如雷般的厉喝响彻荒原。

    一道响雷在天谕大神官的神辇之前炸响,看着就像是形状的闪电,无数道极细的洁白电丝不停滚动,似乎能够吞噬进入雷团的一切事物。

    铁箭射入雷团之中,逐渐剥离,然后变细,但最终没有被完全吞噬,变成一道细长的影子,嗤的一声破雷而出,射入神辇之内。

    此时的铁箭,被西陵神殿掌教雷团削弱,威力大减。

    天谕大神官伸出右手,轻轻拈住射至面门前的那枝铁箭,动作很轻柔,就像是拿筷子拈菜,又像是执画面点晴。

    但他的神情并不轻松,脸上深刻的皱纹再次加深,眼角开始淌血,直至最终,就连皱纹里都开始淌出血水,指间的铁箭才安静下来。

    天谕大神官的冥想回复被元十三箭强行中断,重伤之后再受重创,至少在短时间内无法再战,今天的决战他已经无法参与。

    宁缺的第三箭完美地实现了作战的意图,而谁都想不到,他的第三箭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那就是替第四箭做掩护。

    他的第四箭再次射向西陵神殿联军战线中间位置,箭簇所向,不是西陵神殿掌教站立的巨大神辇,而是神辇旁的罗克敌。

    在朝阳城中,罗克敌便被他一箭重伤,断喉将死他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活下来,而且还能回复实力修为,大概是西陵神殿有秘法神术,但他决定今天不给西陵神殿任何治疗此人的机会。

    西陵神殿掌教替天谕大神官挡了一箭,便没有时间再理会射向罗克敌的那一箭,因为他再如何强大,终究还是人,还是有做不到的事情。

    铁箭准确地命中罗克敌的咽喉,就像少女手中的线穿过针眼一般,轻松随意而又带着一股很舒畅的快意。

    血花微溅,铁箭消失于荒原之上。

    颈骨成粉,血肉成沫。

    罗克敌的眼神有些惘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想看看自已饱经患难的咽喉,担心自已以后再也无法说话。

    一低头,头便落下。

    他的身躯魁梧如山。

    头颅落下,就像是石头从山顶滚落。

    落在地上,发出噗的一声闷响。

    西陵神殿神卫们围到罗克敌尸身前,看着统领大人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断头死云,眼眸里涌出极强烈的恐惧,还有无数的悲痛。

    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震天般的惊呼与哭嚎声,他们愕然回首望去,只见南晋军营里一片混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南晋军营的地面上,有一大滩血,血里有被震成碎絮状的肉,还有半截尸身,看那双脚上穿着的金丝云靴,应该是位皇族。

    数名太监和还有几名南晋剑阁高手,脸色苍白看着这滩血肉,震惊恐惧地浑身颤抖,有名太监更是哭的昏厥了过去。

    “殿下……殿下……、……”。

    一名南晋大将跪那滩血肉旁,脸色苍白,眼眸里全是惊恐的神情,似吓傻了一般,不停地喊着,想要把那滩血肉喊活。

    如果那滩血肉无法再活过来,那么这名南晋大将必然会死今天荒原上无数南晋军人或太监,在不久的将来,都会变成一滩血肉。

    这就是宁缺的第五箭。

    代替皇帝陛下统领大军的南晋太子殿下,很透彻干脆地死去。

    荒原上一片死寂。

    无论是西陵神殿联军还是荒人部落,在这段不长的时间里,都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被震撼到难以言语,甚至失魂落魄。

    眼看着西陵神殿联军马上便要获得胜利,只需要策马向前,便能斩尽所有荒人的头颅,把荒人灭族,而此时荒原上飞来了五枝铁箭。

    五箭分射五人。

    西陵神殿掌教,两名西陵大神官,神殿神卫统领罗克敌,以及南晋太子,其中任何一个人都是人间最重要的大人物,尤其是除了罗克敌之外的四人,或者在声望权势上或者是真实的权座上,都是贵若帝王的存在,而西陵神殿掌教大人和两名西陵大神官更是有若神明般的存在。

    过往这么多年,有谁敢同时向这样五个人发起攻击?如果以前有人听说这种情况,一定会认为那人的神智不清醒。

    然而这五箭最终的结果是,天谕大神官重伤,无法再战,等于被迫远离今日的战局,裁决大神官狼狈到了极点,才艰难避过,罗克敌和南晋太子身死。

    宁缺选择目标,不仅仅是在意目标的实力与权势,更多的是从战略角度出发,关键在于,他有实现这种战略的能力。

    罗克敌是西陵神殿掌教最信任的下属,代表着忠于掌教大人的直属力量,如此惨死那些力量必然会惴惴不安,甚至生出一些别的想法。

    南晋军队是西陵神殿联军的主力之一,一直随侍在掌教神辇之旁,统帅大军的南晋太子死亡,必然会给南晋军队带来极大的混乱,给那些将领和骑兵的心神造成极大冲击,南晋军队的战斗力会急剧下降。

    如果先前他的第一箭真的能够杀死西陵神殿掌教,哪怕只是重伤,今天战局的走向,都极有可能因为这五枝铁箭而发生决定性的改变。

    单纯从战略出发,大唐铁骑的将领以及西陵神殿联军中境界最高的大河国王书圣,似乎比罗克敌和南晋太子更有资格成为铁箭的目标。

    但不知道为什么,宁缺没有那样选择。

    西陵神殿联军东向某处,大河国墨池苑弟子们脸上的神情非常复杂,酌之华看着老师宽厚的背影,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王书圣看着北方沉默不语,眉头微微皱起。

    他和墨池苑的弟子们,都看到了那五枝铁箭,看到了铁箭所造成的恐怖杀伤,即便是入知命境多年的他,也无法确定如果铁箭射的是自已,会是什么结果。

    而且即便他再如何谦虚,他也清楚,在如今的联军阵中,自已无论如何也应该占据一枝铁箭的份额,宁缺没有射自已,只有一个道理。

    天猫女左肩受伤,缠着绷带,清稚可爱的小脸苍白无比,她带着哭腔说道:“难道我们真的要和宁大哥打吗?”

    荒原西面,唐军阵前。

    接替夏侯已有两年的大将军冼植朗,看着北方那些死伤殆尽的荒人部落,想要找到宁缺的身影,却怎样也找不到。

    他沉默很长时间后,忽然笑了笑,举起右手,示意麾下逾万铁骑整队待命。

    一名偏将皱看问道:“收兵?”

    冼植朗摇了摇头,微笑说道:“当着全世界的面,我大唐怎好单独收兵,不过儿郎们也累了,总需要休息片刻。”

    射箭是战斗,不射也是战斗,而且需要更多的智慧和对局势人心的准确判断——大河国的反应和唐军开始整队,证明宁缺的判断没有出错。

    荒原之上一片安静,西陵神殿联军紧张地看着北方,想要找到宁缺的身影,在那样一把铁弓的威胁下,向前便成了一件极可怕的事情。

    然而北方的原野上尽是伤或死的荒人,宁缺潜行于其间,很难被发现,于是现在留给联军的问题便是,他还剩几枝箭?

    或者,怎样找到此人。

    或者,怎样逼出此人。

    便在此时,一道肃然响亮的声音,从巨大的神辇里传出,惊起万重纱帘,照耀黄金栏杆,如雷一般来到荒人葬前。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