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五十七章 黄金龙首,且射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黄金龙首很巨大,远在高空之上,却像是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所有的细节都能看的非常清楚,似光镜一般的鳞片,如火山一般的龙角,有具体的形状,却难以形容,色若纯澄的黄金,却又仿佛透明,散出无穷的光与热,洒向荒原地面。

    随着黄金龙首出现,南方天空顿时大放光明,瞬间恢复先前,然后又是瞬间,便远远超越西陵神殿掌教神杖所释放的光与热无数万倍。

    北方天空的黑夜仿佛感到了新生光明的强大,顿时变得凝滞起来。

    黄金龙首缓缓转动,如两面光明般的双眼,带着远古静寂意味缓缓扫视着荒原地湎上的人类,神情漠然地释放着恐怖的威压。

    西陵神殿教典里有关于龙的记载,在佛经里也有关于龙的故事,在人间世里有关于龙的传说,但却从来没有谁亲眼看见过龙的存在,更何况是一条黄金巨龙,这种神话般的生物,居然会降临人间……

    荒原地面上的人类疯了。

    尤其是西陵神殿联军,眼看着黑暗便要战胜光明,冥王即将现世,忽然看到了代表光明的黄金巨龙,人们激动的泪流满面,跪倒在地,不停叩首。

    更多人痴痴看着天上,仿佛痴呆一般。

    黄金龙首释放着无限的光明,光明代表着温暖与慈爱,然而光明有时候也意味着惩罚,当人们敢于不敬地直视光明的时候。

    下一刻,荒原地面上的人类痛呼连连。捂着眼睛跪到地上,再也不敢向天空多看一眼,然而天穹上黄金龙首洒落的光明是那样的诱人,还有些虔诚信奉昊天的信徒,不畏死地泪流满面望着那处。

    无尽光明落下,信徒脸上的泪水被瞬间蒸发,眼睛里的液体也被瞬间蒸发。变成两道青烟消失无踪,就这样变成了瞎子。

    ……

    ……

    因为那些梦境,宁缺预知到黄金龙首的出现。所以他没有向天上看一眼。他撕下布带缠好大黑马的眼睛,拉着黑色马车来到桑桑的身边。

    桑桑的眼睛紧闭,小脸变得异常苍白。身体四周缭绕的黑色烟尘,在黄金龙首散发的无限光明照耀之下,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净化消失,她的身体在逐渐淡渺的阴寒气息里剧烈颤抖,显得格外痛苦。

    荒人们再次陷入绝望与无止境的恐惧之中,面对昊天降下的神罚,他们这些凡间的子民如何抵抗?人们跪倒在地低着头,不敢直视天穹。

    唐也没有直视天穹,那颗巨大的黄金龙首所散发的光明与威压,根本不是人间能够抵抗的力量。但他也没有跪下,因为他是魔宗最后的行走,代表着魔宗的精神,而魔宗要反抗的,便是昊天对这个世界的统治。

    还有数名修行魔宗功法的荒人战士首领。强撑着重伤后的身体,站了起来,直视被光明笼罩的荒原,摇摇欲坠,却是不肯跪下。

    自天空洒落的光明越来越亮,越来越重。唐和那几名荒人战士首领的身体发出啪啪的轻微响声,那是荒人坚硬的骨头在与昊天的威压战斗。

    感觉到荒原上居然有渺小的人类,敢于对抗自已的威严,高空上那颗黄金龙首缓缓转动,漠然望向那处,发出一声龙吟。

    龙吟低沉,落在荒原上便是一场飓风,风中仿佛有无数的神官在祈祷,有无数的护教骑士在怒吼,有无数的光明出现。

    荒原上被血水淋湿的草屑,瞬间变得焦黑,血水瞬间蒸发成腥息的蒸汽,那数名荒人战士首领痛苦地闷哼数声,纷纷倒下。

    啪的一声脆响!唐的左大腿腿骨从中断裂,他发出一声愤怒和不甘的怒嚎,重重向后倒了下去,纵使喷血如泉,却依然是没有跪。

    黄金巨龙来自昊天神国,代表着昊天的威严,向人间释放着昊天的意志,是神迹更是神罚,一吟之威,便是人间不能抵抗。

    荒原上数十万人类,集体跪下,表示自已的敬畏与臣服。

    西陵神殿阵中。

    透过无数万重纱帘,可以看到巨辇里的高大身影早已跪下,掌教大人握着神杖的手在微微颤抖,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别的什么。

    另一座神辇里,天谕大神官也已经双膝跪倒,神情非常宁静,满是血水的深刻皱纹,反映着透帘而入的光线,如同涂抹了金粉。

    血色神辇里,裁决大神官叶红鱼也双膝跪地,向着天空里的黄金龙首表示敬服,从黄金龙首降临人间的那一刻开始,她便保持着这个姿式。

    只有她自已知道,她的膝头始终没有触到地面,直到黄金巨龙发出那声龙吟,昊天的威压扫荡荒原,唐和数名荒人战士首领喷血倒下,她的膝头才被迫与地面接触,震的她脸色骤然苍白,膝头渗血,唇角淌血。

    黄金龙首向荒原地表洒落无限光明,在很短的时间内,便把桑桑身体四周缭绕的黑暗气息净化而空,那些蕴含着绝对光与热的光线,直接落到了桑桑的身体上,无数道青烟从她的身体里冒出来。

    光明中,桑桑显得无比痛苦,捂着胸口不停地咳嗽,此时咳出来的不是血,也不是阴寒气息,而是黑色的透明的像冰块般的事物。

    那些黑色的透明冰块,从她的唇间咳出,然后落在荒原地面上,发出沉重的撞击声,砸出极深的坑洞,然后消失不见。

    便在这时,黄金龙首喷出的龙吟,也来到了她的身前,那些黑色的冰块,尽数被碾碎为最细小的微砾,她的身体骤然扭曲,仿佛将要断裂。

    宁缺已经把自已的速度催到最快,但怎样也不可能快过光的速度,快过龙吟的速度,他的手指刚刚触到桑桑的身体,昊天的威压便传到了他的身上。

    啪的一声,他跪到了桑桑身边的土地上,膝盖与地面重重撞击,仿佛瞬间碎裂,剧烈的痛苦清晰地传到他的识海里,令他脸色苍白,恐惧异常。

    黄金巨龙一声龙吟,人间便无人可以抵抗,在昊天之前,自已是那样的弱小,那么这些年自已所做的选择,又有什么意义?

    这场光明与黑暗的战争,马上便要分出胜负,桑桑马上便要死去,他能做些什么?他能改变一些什么?如果自已什么都改变不了,那么为什么自已会做那些梦,为什么能够在梦中看到将来,看到此时的现在?

    ……

    ……

    宁缺双手撑地,用尽全身力气蹲起,然后脚掌向后重重一顿,从双膝跪倒的姿式变成坐姿,在光明的威压中站起身来,神情极为痛苦。

    只是这样简单的一个动作,便几乎要压榨光他所有的勇气与力量,他伸出颤抖的手,摸出一副黑水晶做出的眼镜,搁到鼻梁上。

    他此时的脸色异常苍白,戴上墨镜之后,变得更加苍白,墨镜相对应的也更黑,他眼中看到的世界,也变得很黑。

    荒原上的血与尸,已经占领大半片天空的光与热,此时在他的眼中,都变得暗淡了很多,凄冷了很多,与他黑梦里看到的画面,更加相似。

    宁缺抬起头来,直视天上那颗黄金龙首,巨大的黄金龙首几乎要占据他的整个视野,所以瞄准起来非常容易——虽然有墨镜隔着,但光明透镜而过,依然让他眼睛刺痛难忍,眼泪不知不觉便流了下来。

    铁弓缓缓拉动,发出咯吱的绞扯声,黝黑的铁箭在弦上微微颤抖,锋利的箭簇迎着自天而降的光明,显得有些暗淡,似乎很恐惧。

    宁缺的脸上没有任何恐惧的神情,只有决然的神情,他看着黑色镜片里的黄金龙首,暴喝一声,松弦发箭,直射黄金龙首的右眼!

    神话中的生物,代表昊天降临人间,生活在人间的子民们,或者跪地膜拜表示敬畏,或者臣服,或者像石头般沉默不语,但绝对不会有人想着要去杀死它。

    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宁缺却这样做了。

    ……

    ……

    白色的湍流,刚刚在弓弦后绽放,便在自天而降的无限光明净化成虚无,但铁箭已经离弦而去,刹那时间之后,便到了极高远的天穹上。

    此时荒原上所有人都跪倒在地,没有任何人敢直视苍穹,直视天空里那颗黄金龙首,所以没有人看到这幕千万年来极罕见的画面。

    黄金龙首在极高远的天空上,人世间除了柳白的剑,大概也只有宁缺的元十三箭,能够接触到它所在的领域。

    黝黑的铁箭,在万道光线中变成一条极细的黑影,准确地命中黄金龙首的左眼,然后瞬间被光明净化。

    如果说黄金巨龙的眼睛就像是平静的光湖,那么令人间修行界闻之色变的元十三箭,此时就像是投入湖中的一片薄冰,瞬间消失,根本激不起任何涟漪。

    对于这一箭的结果,宁缺并不意外,只不过他的字典里没有绝望两个字,不尝试到最后,他绝对不会放弃,既然要死,不射这一箭,他不会甘心。

    黄金巨龙俯瞰着荒原地面,看着执弓而立的宁缺,巨大的光湖眼眸里流露出一丝讥诮轻蔑的神情,然后回复成绝对的漠然,吐出一口龙息。

    龙首吐息,金晖凝成亿万粒碎屑,向荒原落下,如沙河绝堤,但每粒砂都绝对透明,每粒砂里,都蕴藏着无穷的威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