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八十二章 秋宫凉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那几名礼部官员得知钦天监监正苗大人的死亡之后,匆匆离去,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复杂难言.

    那名太监首领示意徐良守跟着自已进了偏室,自行坐在椅中,脸色阴沉难看说道:“接下来你知道怎么做?”

    徐良守恭谨说道:“请公公明示。”

    太监首领轻轻敲打桌面,说道:“咱家不懂观星之术,全听你的。”

    徐良守沉默片刻后说道:“公公真要卑职写?”

    太监首领这时候已经极为心急,喝道:“罗嗦什么,还不赶紧着把这事办了!”

    徐良守不再推搪,走到案前,挥笔写下了八个字。

    “暗月侵星,国将不宁……多年前,大唐钦天监观星夜忽暗,批注了八个字。多年后,有月现于夜空,钦天监的官员看都未看,又写了八个字。

    太监首领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阴沉地仿佛要滴下水来,眼眸里的怒意,却像是火焰一般,咬牙说道:“徐大人这是何意?”

    徐良守平静说道:“本官乃是监天监监副,大人辞世之后,依据唐律及相关条例,顺序递补,不需经朝堂讨论,公公既然要我批注,我便批注,有何不妥?”

    太监守领气极反笑,指着他的鼻子干笑说道:“好一个徐大人。”

    徐良守神情骤肃,将这名太监干瘦的手指打掉,厉声喝道:“我称你一声公公。说请你明示,自称卑职,不过是给宫里贵人一些面子!我乃堂堂四品朝官,你区区一个阉货,竟敢对我如此无礼!”

    “大胆!放肆!”太监首领气的浑身发抖,“你想死吗!”

    徐良守面若寒霜,喝道:“死?你真当唐律是摆设!告诉你和你身后那个贵人。我不是苗大人,我没有当街斗殴误伤人命的不肖子弟,也没有贪污受贿的妻家舅哥!我就是孤家寡人一个!想我死没那么容易!给我滚!”

    话音甫落。他重重一掌打在太监的脸上,掌声响亮……大唐天枢处,负责代表朝廷管理修行者。在普通人甚至是一般官员的心中,这个机构都显得很神秘。

    但天枢处的衙门位置并不神秘,只是有些偏僻,就在朱雀大道东面四里外的一幢小楼里,和军部那片园林可以隔空对视。

    连绵大雨结束之后,看天色,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下雨,但今日天枢处三楼的案几上,却有一把黄纸雨伞,伞面微湿。

    何明池拿着一块雪白的绢布。细致而缓慢地擦拭着伞面上的水滴,就像根本没有看到对面诸葛无仁额头上的汗珠。

    诸葛无仁是大唐天枢处主官,世人皆知皇后娘娘的一条忠狗,当新帝登基之后,他的境况自然难免变得被动惶然起来。

    “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诸葛大人对局势的变化,应该早就心里有数,为何还要徒劳地四处奔波走动,莫非你想推翻先帝的遗诏?殊为不智。”

    何明池把绢布收进袖中,抬起头来,看着对面平静说道。

    诸葛无仁看着对面这名穿着道衣的年轻人。额上的汗水变得越来越多,他怎样也没有想到,这些天自已的行踪,竟全部都在对方掌握之中。

    他和何明池其实很熟,在过去这些年里,做为天枢处最主要力量来源的南门观,一直是由何明池负责与他配合。他对何明池一直很尊重,但那主要是尊重他的师门以及他那位贵为国师的老师,直到今天他才发现自已错了。

    何明池最值得尊重的就是他自已本身。

    “何门主究竟想说什么?我只不过和一些故旧喝喝茶,聊聊天而已,如果你要栽赃我想推翻先帝遗诏,恕我不能接受。”

    诸葛无仁的声音有些沙哑。

    当何明池施施然走进天枢处,自已却没有听到任何警信时,他的嗓子便近乎哑了,因为他知道无论自已说些什么,都很难被人听见。

    “先帝当年之所以会同意皇后娘娘的建议,让你做天枢处主管,是因为你是一个普通人,没有对修行者的同病相怜之感,也没有别的普通人对修行者的先天敬畏,这是一个优点,但也是一个致命的弱点。”

    何明池说道:“如此多年来下,天枢处里的修行者,有谁会诚心服你,一旦你没有手中的权限,你根本没有办法命令他们。”

    诸葛无仁觉得坐在自已面前的就是一条毒蛇,说道:“我确实没有想到,你们南门观对天枢处的渗透竟是如此可怕,但你不要忘记,我依然是主官,那些人虽然不敢拦着你来见我,也没有胆子帮着你杀了我。”

    何明池用怜悯的眼光看着他,说道:“我是一名修行者,虽然不像宁缺和陈皮皮那样了不起,但要杀你一个普通人,哪里还需要别人帮忙?”

    诸葛无仁厉声喝道:“我不信你有胆子杀死一名朝廷命官!”

    何明池说道:“我确实不敢,但诸葛大人不要忘记,如今新帝已经登基,他只需要一道旨意,便能夺了你的官职,到那时你还剩下什么?”

    诸葛无仁额头上的汗珠瞬间变得更多,说道:“既然如此,你们还等什么?”

    “陛下刚刚登基,便要对皇后娘娘的忠犬动手,这落在满朝文武的眼中,并不怎么好看,而且大人执掌天枢处多年,相信手里也握着一些秘密,拥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力量,陛下不想因为君臣之间的意气之争,而产生不必要的损失。”

    何明池看着他微笑说道:“所以陛下想你辞官。”

    诸葛无仁盯着他嘲弄说道:“你觉得我会这么愚蠢?”

    “这和愚蠢无关,只与时势有关。就算你还有些底牌不在我们的掌控之中。但大势已经在我们的掌控之中,你翻不了天。”

    何明池敛了笑容,说道:“诸葛大人心伤先帝离世而身患重疾,情真意切自请辞官,陛下和公主殿下会怜你劳苦功高,允许你在长安城里居住,如果要让陛下夺了你的官职。那么你会被派到外郡任职。”

    诸葛无仁听着这话,双手微微颤抖起来。

    “看来诸葛大人也很清楚其中的差别。不错,你这辈子跟着皇后。不知做了多少阴私烂事,像猪狗一样使唤修行者,不知得罪了多少宗派。如果没有朝廷撑腰,只要你离开长安,你就只剩下死路一条。”

    说完这句话,何明池从案上拿起黄纸伞夹到腋下,走出了天枢处……今夜殿外没有传来风雨声,李渔反而觉得有些不适应,情绪也有些不宁,连看了几份奏折,心情也无法安定下来,甚至没有看清楚奏折里写了些什么。

    如今她的亲弟弟已经登基为帝。按道理来说,她的监国一职应当失效,但无论是新帝还是朝中两派官员,都极有默契地请求她继续监国。

    皇帝要她继续批改奏折,是相信皇姐的政务能力。表示自已的感恩与亲近,公主一派的官员坚持如此,实则是有些不信任新帝的政务能力,至于皇后一派的官员,谁知道暗底里又存着什么见不得光的心思?

    李渔随手翻着厚厚的奏折,忽然她的手指微微一僵。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因为在奏折最下面,她看到了诸葛无仁的辞呈。

    烛火照耀着案几与屏风,也照耀着她阴晴不定的脸,看着这封皇后忠犬的辞职,她想起了最近朝堂上发生的很多事情。

    新帝继位以来,长安城看似平稳,实际上水面下则是暗流涌动,那些依然忠于皇后的大臣和将领,经常私下联络,说的内容不用打听都能猜到。

    朝堂之上也有一次大争执。宫中决意尽快改元,将新帝继位一事完全确定,皇后一派的官员,则以先帝灵柩未归,太后娘娘远在荒原为由,强烈要求将更改年号推迟,至少要等先帝入土为安。

    以孝为先的理由非常充分,无论是李渔还是皇帝陛下,都不可能阻止,只好同意朝臣们的建议,决定趁雨歇之时,派队伍前往贺兰城迎灵。

    李渔非常清楚更改年号一事对帝位的重要性,而且这本来就是新帝登基之后的第一椿大事,结果却被迫无功而返,所以她猜到弟弟肯定会非常愤怒,却没有想到在自已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便开始动手了。

    借着烛光的照耀,她细细审看着诸葛无仁的辞职,想在辞呈的字句细节里,看出些更深层的东西,却一无所得……因为先帝灵柩未归,所以新帝没有搬进正殿居住,还是住在往年的偏殿里,只不过如今的偏殿,却要比正殿热闹繁华的多。

    今夜的宫殿,忽然重新变得安静起来,除了两名最受信任的太监首领守在门口,幽静的殿内没有其余人,只有姐弟二人。

    “当年听父皇转述过院长的一句话:治大国就像煎小鱼,不要随便去翻动,要顺其自然,谨慎行事,万万不可心急。”

    李渔看着弟弟轻声劝说道:“你如今已然是大唐皇帝陛下,只要顺势而行,那些跳梁小丑根本撼动不了你,何苦贸然出手?”

    李珲圆笑着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让皇姐你如此紧张慎重,原来不过是封辞呈,不错,是朕派人让诸葛无仁辞官,全大唐的人都知道,那个阴险小人是那女人养的一条狗,我可不想在宫里再看见那张可恶的脸。”

    李渔看他神情,便知道没有把自已的话听进心里去,神情凝重说道:“你要清楚长安城是不可能从外部攻破的,唯一的危险便是来自内部。陛下你如今便等于是长安城,只要不自乱便可千秋万代。”

    听到这番语重心长的话,李珲圆低头沉默了很长时间。

    然后他抬起头来,看着李渔说道:“其实我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正如皇姐所言,长安城的危险就在内部,便在宣读遗诏的那两天时间内,礼部尚书去了南门观,诸葛无仁去了书院,他们想做什么难道皇姐你不清楚?”

    李渔沉默不语,关于南门观的事情,她并不担心,尤其是随着国师李青山病逝,那个夜晚发生的事情,再也不可能有别人知道,然而书院一直没有表明态度,这才是真正让她觉得不安的地方。

    书院一直封门,不要说那些忠于皇后的大臣无法进去,就是她派出的信使,也只能看到书院普通的事务职员,连一名教授都看不到。

    如果说是因为夫子仙逝,书院封门情有可原,但那些教授们在做什么?书院二层楼里那些有资格影响朝局的人们,现在又在做什么?

    “皇姐,那些人不可能甘心,他们死都不愿意承认,父皇选择我继位,对待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一味宽仁只会被他们视为软弱!”

    李珲圆看着姐姐,狠狠说道。

    李渔听着这话,心头微颤,其实直到此时此刻,李珲圆都真以为遗诏上的名字是自已,根本不知道她为此付出了些什么。

    此时李珲圆的理直气壮,在她的眼里就像是一种讽刺,对她自已的讽刺。她忽然觉得有些心酸,有些疲惫,本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却又忽然想起先前行走在宫里时听到那个消息,眉尖微蹙说道:“钦天监又是怎么回事?”

    李珲圆闻言微怔,不知该如何回答。

    李渔见此便知果然是真的,严厉训斥道:“苗可持大人持身谨正,在朝野间名声极好,你居然派内官将他生生逼死,你是想与朝臣反目?”

    李珲圆低头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这件事情,朕确实做错了。”

    李渔知道弟弟的性情有很执拗的一面,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自承错误,不由怔住,然而就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李珲圆抬起了头。

    他平静而坚定地说道:“但我不会后悔,因为我就是要他死。”

    李渔怔怔地看着他,问道:“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当年就是苗可持这个老贼批注了那该死的八个字,逼得姐姐被迫远嫁!我这辈子都永远忘不了你跪在父皇宫前的那个夜晚,更忘不了你出嫁前那夜流下的眼泪。”

    李珲圆看着自已的姐姐,寒声说道:“……所以他必须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