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八十四章 长安城的关键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上官扬羽是大唐开国千年来,长的很难看的一任长安府尹,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由内到外皆猥琐的感觉。

    以长相丑陋闻名于世,自然无法令人愉悦起来,只不过无论是他还是他的老妻,都无法否认这一点,所以站在恢宏肃穆的大殿里,他愈发觉得自惭形秽,脑门上的汗水越来越多,三角眼不停地闪烁。

    李渔见过上官扬羽数次,知道他生的难看至极,然而每次见他,总觉得这人的丑陋仿佛又丑出了一些新意,令人难以自禁生出厌憎的感觉。

    但她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已的表情,言谈之间极为尊重,如春风一般和煦,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她很清楚这位府尹在如此不堪的外貌之下,拥有非常难得的实力才干,不然根本无法在这个要害又棘手的位置上做这么多年。

    李渔很实际,只要真正有才,哪怕明知上官扬羽的品行就像容貌一般不堪,狡猾贪腐至极,她一样会大力接纳。

    而且上官扬羽哪怕诸多不妥,却有一椿美谈:他考取功名之后却是没有抛弃相貌平平的糟糠之妻,如今与老妻依然感情深厚。

    这一点令李渔非常欣赏,再加上长安府尹这个位置的重要性,所以在新帝登基后,她在皇宫里面见的第一位大臣便是此人。

    按道理来说,对上官扬羽来说,这是天赐的良机,对于从来不知道品德二字的他来说,拜到公主殿下和新帝的门下,更没有任何心理障碍,面对殿下言语间隐隐透露出来的招揽之意,他应该马上当头便拜才是。

    然而令李渔和殿内寥寥数人觉得有些惊讶的是,上官扬羽态度固然恭谨,不停逢迎。甚至恨不得趴在地上去亲吻李渔的脚背,但只要谈话稍微变得深入一些,他便会像个白痴般瞪圆双眼,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李渔微微蹙眉,她当然知道上官扬羽不可能愚蠢到连自已的话都听不明白,那么此人装傻,只能说明他以及某些朝臣的态度依然不够坚定。

    更令她感到郁闷的是,今日她想见到的第二个人,竟是不肯进宫!

    太监首领和嬷嬷在一旁不停地痛斥着那人的不敬,神情愤愤不平。似恨不得马上就派羽林军把那人抓进宫里来治罪。

    “都闭嘴。”

    李渔喝道,挥手把殿里的所有太监宫女还有最近身的嬷嬷赶了出去。

    朝小树不是普通人,即便她如今拥有如此的地位与权势。依然不敢稍失礼数,更不要说想着去动此人。

    他是长安城的黑道领袖,哪怕已有多年没有过问江湖事,去年回到长安城后,也没有理会过鱼龙帮的帮务。但所有人都清楚,长安城的黑夜世界,依然处于他的统治之中。

    然而如果朝小树只是一个江湖大佬,朝堂上随便一位大臣都不会多看一眼,自然更不会令李渔如此烦恼。

    关键在于,朝小树是位知命境的大修行者。与她的父皇有兄弟情谊,她见着对方也要称一声朝二叔,还在于朝小树有很多愿意为他去死的好兄弟。而那些好兄弟在某些方面来说,甚至干系到长安城的安危。

    太监宫女被赶出去后,殿内并不是只剩下李渔一个人,还有一位中年大臣,正是四年前入阁的武英殿大学士莫晗。

    “殿下暂时先不用忧心。朝小树不肯进宫。不代表他对殿下有何看法,当年他拒绝陛下授予的官职。飘然出宫远去,就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今日不过是当日的延续,想让殿下明白他不愿参与朝政的决心。”

    莫晗微笑说道。

    李渔微微蹙眉说道:“常三费六在羽林军颇得人心,刘五如今已经是骁骑营统领,陈七回侍卫处后更是成了徐崇山的左膀右臂,这些人唯朝小树之命是从,如果父皇在世,他们自然不敢有异心,可如今父皇已经离开人世,万一朝小树有何想法,长安城何其危险?本宫不想授命于人。”

    莫晗笑容渐敛,反问道:“那殿下觉得要如何处理朝小树?”

    李渔沉默了很长时间,明白了大学士的意思,说道:“这本就是父皇安排的旧事,只能靠时间来改变,无论是我还是皇后娘娘都无法处理。”

    莫晗赞赏说道:“正是这个道理,陛下当年在民间创建鱼龙帮,看似不起眼,甚至被御史直斥为胡闹,然而谁能想到,鱼龙帮当年的那些人,如今已经成了如此重要的人物?这些人只会忠于先帝,那么他们便必然会忠于先帝指定的继承人,也就是我们的皇帝陛下,殿下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只需要按照旧时惯例,维持通家之好便可,想那朝小树自然明白殿下的心意。”

    李渔说道:“大学士所言有理,稍后本宫便做安排。”

    “羽林军、骁骑营、侍卫处,除了先帝,没有谁能向里面伸手,包括皇后娘娘和亲王殿下都一样,当年春风亭雨夜死了那么多人,便是先帝对此做出的宣告,所以依臣看来,长安城的安全没有任何问题。”

    莫晗的神情渐趋严肃,说道:“臣担心的反而是国境之外。传闻荒原之上,院长拔剑与昊天战,才有西陵联军阵前反目,先帝虽率铁骑大破敌军,但如今院长已去,先帝已逝,西陵神殿必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我大唐虽然强大,但已成举世公敌,四周强敌环峙,稍不留意,便会陷入风雨飘摇之境,据报那位隆庆皇子,已经率领左帐王庭的骑兵,打起伐唐的旗号,准备借燕道而南。殿下应该劝谕皇帝陛下,多多思忖军马之事,而不是放在朝堂上的这些小事上,外敌当前,切不可生出内乱。”

    李渔知道大学士指的是钦天监及天枢处二事,神情微凛,很感激大学士能够直指陛下之过错。说道:“大学士请放心,我会与陛下去说。”

    莫晗点头说道:“如此甚好。”

    李渔又道:“左帐王庭伐唐一事,大学士毋须太过忧心,隆庆所谓借道南下,世人皆知其直指燕国皇位,崇明太子与我情谊深厚,对此早有预料,冼植朗大将军智谋无双,自然知道该如何行事。”

    莫晗身为公主殿下近些年来全力扶植的文臣,自然是心腹之中的心腹。当然知道冼植朗是殿下的人,闻言稍微安心了些。

    “燕境边衅可以暂且不理,臣真正担心的还是北方。”

    莫晗担忧说道:“如今因为皇后娘娘还在贺兰城。北大营地位更显特殊,既不能乱,又不能不管,不知殿下对此可有安排?”

    北大营镇守着大唐帝国北方绵延无数里的边疆,拥有最多最精良的骑兵。承担着最险峻的使命,与强大的金帐王庭对峙相抗,已经不知多少年。

    如今北大营的主帅,乃是大唐四大王将之一的镇荒大将军徐迟,这位大将军向来沉稳低调,不显山不露水。最不起眼。

    然而无论是李珲圆要坐稳皇位,还是大唐要对抗整个天下,徐迟其人。都是无法忽视、无法绕过的一个重要人物。

    曾经的四大王将中,镇军大将军夏侯,是皇后的亲信,如今的镇北大将军冼植朗,是李渔的人。只有镇国大将军许世和徐迟,没有任何偏向。

    他们忠于、并且只忠于大唐皇帝李仲易。

    莫晗大学士现在担忧的便是。徐迟大将军对先帝的忠诚,究竟能不能够顺利地过渡到对当今皇帝陛下身上,还是说会转移到另外一个皇子身上……

    李渔说道:“徐迟将军,绝对不会参与到皇位继承一事之中,这是父皇很久以前便对我说过的事情,所以我相信他会保持中立。”

    莫晗摇头说道:“陛下既然已经登基,大将军再保持中立,那便是不妥。”

    李渔说道:“大学士此言有理,所以我已经派华山岳去了。”

    莫晗微微皱眉说道:“华山岳将军对殿下的忠诚肯定没有问题,他与徐迟大将军家里也有姻亲关系,但这些……没有任何意义。”

    李渔平静说道:“既然我把最重要的任务交给了华山岳,我便相信他一定能够完成我的嘱托,请您放心……上官扬羽从宫中回到家里,便闭门不出。

    老妻坐在床边侍候汤药,忧心忡忡问道:“难不成又要打自已一棒子?”

    上官扬羽哀叹了一声,说道:“这次只怕要拿白绫把自已勒死。”

    老妻吓了一跳,说道:“新帝登基,公主殿下权势薰天,她既然看重你,你应了便是,何至于要寻死觅活?”

    上官扬羽把两只三角眼一瞪,训斥道:“你这个无知妇人又懂得个甚?权势薰天也要看能薰几天,我若一头拜在殿下门下,自然可以大把捞银子,官位直上,然则等皇后娘娘带着那位皇子回到长安,我又能怎么办?”

    老妻听着这话反而笑了起来,说道:“老爷整日里说唐律在上,怎么这时候偏忘了?皇帝陛下是拿着遗诏登的基,谁敢反他?谁能反他?”

    “说你不懂便是不懂,遗诏固然无法作假,但公主殿下谁都不见,第一个就要见我,这是为什么?说明殿下也在担心长安城生乱。”

    上官扬羽说道:“什么情况下长安城会乱?自然是有人不满。”

    老妻愈发不解,把汤药搁到桌上,认真问道:“谁还能生出是非来?”

    上官扬羽嗤笑一声,说道:“如今朝廷里那些大臣,不管是皇后一派还是殿下一派,都不明白一个道理,在我看来,即便是皇帝陛下和公主殿下都没有想明白,遗诏不是关键,长安城不是关键,就连那些大将军也不是关键。”

    老妻好奇问道:“那什么才是关键?”

    上官扬羽说道:“书院的态度,才是关键……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