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八十七章 成京之战(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场战争的起因是荒人南下与左帐王庭争夺草场其后像滚雪球般越滚越大,直至把世间所有国家都拖了进去。

    谁也没有想到,左帐王庭却反而渐渐置身事外,在荒原大战里的损失最少,又有西陵神殿暗中的支持,保存了足够强大的实力。左帐王庭数万骑兵挟烟尘南入燕境,打着奉天伐唐的旗号,但在很多人看来,这只是一个相当拙劣的借口。

    绝大部分人都认为,隆庆皇子在完全掌握左帐王庭之后,终于想要借势夺取燕国的皇位,夺回那些他认为本来应该属于自已的东西。

    知道又如何?燕国在大唐的打压侵袭下,穷敝积弱,根本无法应对这群如狼似虎豹骑兵,再加上隆庆皇子在燕国内部本来就有很多支持者,各州郡无视京城的震怒,为了保存自已的实力,根本没有做什么认真地抵抗,于是数万草原骑兵轻而易举地不停南进,直到逼近成京城才遇到真正的战斗。

    燕军根本不是草原骑兵的对手,连战连败,再加上有隆庆皇子的族人与旧将从中联络,成京城北方的十余座城池,接连投降,随着京城北营的哗变,再也没有谁能够阻止隆庆皇子回到久别的京城。

    夜色深沉,燕国都城城墙上燃着无数火把,把城墙上照耀的有如白昼,戒备极为森严,根本没有人知道本应紧闭的南城门,此时已经悄然开启。数十名守城士兵对着夜色里的原野不停地挥舞着手臂。

    有蹄声在夜色中渐渐响起,穿出云层的月亮投下清光,显出黑压压一片的草原骑兵的画面,令人震撼异常。

    成京城破。

    草原骑兵的战马马蹄都裹着棉布,但进入南城门后,行驶在相对狭窄的街道上,骑兵的数量太多,蹄声渐密,终究不可能瞒过所有人的耳朵。

    街道两侧民宅房门紧闭,有胆大的燕人隔着门缝偷偷打量着这些异族的骑兵,数了很长时间,竟也没有看到骑兵队伍走完。

    燕人震惊并且恐惧,直到此时他们才真切地感受到传闻的〖真〗实性,原来隆庆皇子真的成为了左帐王庭的主人,今夜究竟有多少蛮人进入了京城?那些传说中残暴成性的蛮人,能够遵守皇子的军令不烧杀抢掠吗?银面具反耀着火把的光线,变得就像是黄金铸成一般。

    隆庆皇子看了一眼远处的皇宫,露在面具外的脸颊上没有任何情绪变化,然后取出一张地图,看着地图上绘制的布防措施以及计划沉默不语。

    草原骑兵能够极为顺利地一路南下,轻而易举地杀进成京城,自然要依赖于他的母族在燕国里的权势,还有他曾经的部属对燕国朝廷无孔不入的渗透力,但他此时看的这张图纸,却并不是那些部属送过来的成京布防图。

    这张图是他自已画的。在春天的时候,他带着左帐王庭的骑兵,去伏杀那辆黑色马车之前,他就已经画好了这张图,并且派人送回了成京,如今手上这一份图纸,是他后来按照记忆重新画的一份。

    想到当日伏击黑色马车,却反而被荒人伏击的画面,隆庆的眉头微微蹙起,如果不是当日损失了很多草原骑兵,他有信心让今夜娈得更完美一些。

    不过胜利便在眼前,待解决掉燕国的事情之后,便率领大军继续伐唐宁缺的那个国度终究会被自已熊熊一把大火烧干净,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隆庆看着被夜色笼罩的成京城,看着月光下繁密复杂的街道,与自已在图纸上所做的计划对印,唇角微微翘起,似是在满意地微笑,却又似乎有很复杂的情绪,仿佛他在等着谁,等着什么事情的发生。

    成尊城西北方向,有幢不起眼的酒楼,在酒楼四周,却隐藏着近百名身背朴刀的唐军,还有数十名唐燕两军的传信兵。

    酒楼上,冼植朗揉了揉有些疲惫的眉心,回思了一下自已所拟定的战略,确信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对一名燕将说道:“希望合作顺利。”

    那名燕将恭谨说道:“太子殿下非常感谢公主殿下伸出援手,只是隆庆叛逆声势浩大,殿下请将军一定要保重自已的安危。”

    “隆庆此人有野心有能力,更懂得借势的道理,当初被西陵神殿通缉后,还能在荒原里另起一番气候。”冼植朗说道。

    “他如今重归西陵神殿,得到道门支持,更是气焰嚣张,但他却不懂一个道理,如果有了神殿的支持便天下无敌,我大唐如何能够生存到今天?”

    那名燕将说道:“若太子殿下能感受到将军此时的信心,想必更加欣喜。”

    冼植朗是大唐镇北大将军,本应在土阳城里坐镇,指挥以暴戾强大闻名的东北边军,谁能想到,他此时居然会出现在燕国的都城!

    他既然出现在这里,那么他的军队自然也在燕国的都城。

    荒原战争结束之后,大唐军队分两路回撤,东北边军表面上直接撤回土阳城,然而没有人知道,东北边军竟是悄无声息再次潜入燕境,来到成京城设伏。

    燕国对草原骑兵的低抗如此无力,放纵对方一路南下,眼睁睁看着他们进入了成京城,都是为了这场隐藏在黑夜里的杀局!

    这就是崇明太子为自已远道归来的弟弟准备的大礼,这也正是为什么李渔明知道东荒局势有变,却依然信心十足的根本原因。

    冼植朗走到酒楼栏杆旁,望向城市南方,看着越来越亮的天空,仿佛听到了那些草原骑兵的蹄声。

    隆庆率大军南下,对燕国皇位志在必得,而长安城却属意由崇明太子继任燕国皇位,且不论公主殿下与崇明太子的旧谊,只说为了唐国自身的利益,也不可能任由隆庆如此轻而易举地改变燕国的局面。

    冼植朗想着那些长安城传来的消息,固山郡处传来的情报,脸色渐趋凝重。

    他没有把自已的军队全部埋伏在成京城中,今夜城中只有四千余骑玄甲重骑,却已经是土阳城最强大的力量,决定性的力量。

    他不认为那些只有射御之术的草原骑兵,能够在平街上正面抗衡大唐天下无敌的重骑冲锋,但他的精神依然有些紧张。

    和燕国无关,只有长安有关。新帝继位,长安城里暗流涌动,国境四方隐藏杀机,无论是为了朝政的安稳还是帝国的安危,这场仗都必须打。

    这便是新大唐的定鼎之战。

    一定要打赢,而且必须是完胜。成京城东北有座王府,王府曾经的主人是隆庆皇子,如今虽然已经废弃多年,却依然能够看到当年奢华精致的残迹。谁都知道,隆庆皇子率大军南下的目标是什么,最安全的皇宫如今成了最危险的地方,所以崇明太子早早便离了宫。他带着忠于自已的下属和几名将领,来到了这间王府,然后把自已反锁在王府书房里,一个人呆了很长时间。

    崇明太子看着书架上蒙着灰尘的书籍,忽然想起很多年前,自已抱着隆庆读书识字的画面,脸上露出一丝怀念的笑容。

    然后他渐渐平静下来,走出书房。

    “谍报司还在计算入城的蛮骑数量,尚未完全计算清楚,但与入境时的数量相比,有很大的差距,蛮骑如今已经抵达教坊司,距离皇宫不远了。”

    一名官员向他禀报道。

    崇明太子说道:“酒楼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

    有下属回报道:“唐骑未动,正在等着烟huā传讯。”

    “看来最开始的牺牲总是难免。

    崇明太子说道:“那便点燃烟火,通知城中所有人。”他的声音落下不久,一道艳丽的烟火,对街道对面的官衙里直冲夜穹,这道烟huā飞的是如此之高,竟似要触着明月,相信城里所有人都能看的到。

    崇明太子看着渐渐消失在月光里的烟火,沉默很长时间后,忽然说道:“大唐玄甲重骑号称天下无敌,从来没有败过?”重甲骑兵是野战上最恐怖的战力,就算是实力强横的修行者,也根本无法抵抗,然而世间没有完美的东西,重甲骑兵也有它的弱点。

    装甲骑具过于沉重,无法长途奔袭,而且受到甲胄影响,在狭窄地域的灵活性,要不如轻骑兵,这便是重甲骑兵最明显的弱点。

    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重骑的养护费用实在是非常惊人。一个重骑兵需要配备大量的扈从辅兵,消耗极为可怕,当今世上,除了唐国和西陵神殿,再也没有任何国家,有能力组织起成建制的重甲骑兵。但重骑兵被称为战场重器,自然有其道理,这种从诞生之日开始,便被赋予冲锋再冲锋使命的骑兵,便是无数敌人的恶梦。

    燕国都城街道长直繁密,按道理来说,并不适合重骑兵摆开阵势冲锋,但如今既然有燕国本土军队的配合,随隆庆南下的都是更需要机动灵活性的草原轻骑,这种环境,反而可以让大唐重骑充分发挥冲击力。

    无论从战略上来说,还是从具体的战术安排来看,冼植朗都不负智将之名,如果没有意外情况的发生,打着奉天伐唐旗号南下的隆庆皇子和他的数万草原轻骑,在今夜之后便会成为史书上的一小段记载以及街头的一个笑话。

    烟huā照亮夜空。

    酒楼附近的唐军,背着长长的朴刀,抬头看天,神情宁葬自信。

    冼植朗看着那道烟huā,轻声下令道:“出击。”

    隆庆也看到了这道烟huā。他的唇角翘的更高了些,显得非常满意。

    “冼植骋在唐国四王将里智谋最出名的一人,习惯于用利益来计算人心,然而他却忘了最重要的一点,利益本身就分很多种,大的利益便是所谓大义。”

    隆庆望向丰庭将领们,说道:“大幕已经开启,这是举世伐唐的第一战,昊天正在看着我们,那么就让我们把这些骄傲的唐人全部杀光吧。”说完这句话后,他轻提马缰,带着十余名堕落将领,驶入街畔一条安静的小巷,他要去做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那便是断了唐人的后路。

    燕国皇宫在夜色下显得格外美丽,飞檐之下是满山的秋树,被月光照着泛着寒冷凄美的色泽,如同仙境一般。

    看着远处这幕美丽的景致,想象着冲入皇宫之后,掳掠宫女的快活,草原骑兵的眼睛都变得红了起来,待将领一声令下,只闻嗯哨之声大作。骑兵们抽出弯刀挥舞,一夹马腹便向前冲了过去。

    数百名草原骑兵依次冲过长街,然后纷纷倒下,十余道绊马索,就像毒蛇般,撕裂了不知多少条马腿I在长街两侧埋伏了很长时间的燕军,开始射箭,箭如雨下,不过片刻功夫,那些骑兵便痛嚎着毙命。

    战斗开始便再没有终止的时刻,几乎同时,整座成京城都响起了厮杀声和惨呼声,鲜血不停地涂抹着夜色,断肢在月光里飞舞。

    “应该没有问题。”

    燕国皇宫侧方的大直道里,没有一根火把,也听不到任何声音,漏树而过的月光,落在重甲唐骑的身上,让人与马的盔甲表面都泛起了寒光。

    这里是大唐东北边军玄甲重骑锋营。

    重骑锋营将领拉下面甲,缓缓抽出直刀,斜指前方的夜色,指向杀声震天的长街,沉声喝道:“碾过去!”

    马蹄渐动,沉重的玄甲重骑踏着坚硬的地面,就像过去无数年间那样,又一次开始了冲锋,大地开始颤动起来整座城市都开始震动起来。

    这场针对隆庆和草原骑兵安排的致命伏杀,一切细节都有经心的安排和设计,唐军和燕军的配合做了很多次演练,非常娴熟。

    当大唐玄甲重骑如铁流般冲出皇宫侧方的直道,在直道方后牌楼下苦苦支撑的燕军,以最快的速度让开道路。左帐王庭的草原骑兵正挥舞着弯刀,四处寻觅着还活着的燕军,忽然感受到大地的震动,愕然发现身下的座骑莫名变得不安起来,下意识里向北方望去,然后他们便看到了那些人马皆黑的大唐骑兵。

    “力人!”

    “有唐人!”

    “快撤!”

    大唐玄甲重骑根本理会草原骑兵的惊呼,保持着最完美的速度,挟着恐怖的气势,继续向长街之上冲锋,所过之处便有草野渐偃。

    然而就在这时,有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