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九十章 胜在千世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像冼植朗一样坚信大唐必然会获得最终胜利的人,还有很多。

    有些人已经死在了昨夜的战斗中。

    有些人还有战斗。

    一名唐将,挥刀把一名燕侍卫的脖子砍断一半。

    他是大唐东北边军锋营统领,姓胜名永利。

    他的名字很吉利,尤其是对于一名将军来说,无论是先帝还是夏侯大将军,都很喜欢在战报上看到他的名字,于是他的名字在战报上出现的次数也越来越多,牢牢掌握着东北边军最强大的重骑营。

    当然,哪怕他是皇帝陛下的私生子,也不可能只靠一个名字,便在军中升到这样重要的位置,胜永利很善战善于胜利,这才是关键。

    他这辈子在战场上杀过很多敌人,有燕国的、有宋国的,有左帐王庭的蛮人,也有南归的荒人,但此时想来,加起来竟都没有昨夜一夜杀的多。

    牌楼倒塌,锋营遇伏,他持矛上前冲杀,矛断便换了刀,右臂遭了一锤,肩甲都有些变形,于是他把朴刀换到了左手。

    朴刀不知与多少草原骑兵和燕军的骨头摩擦撞击过,出现了很多缺口,然后就在那时,他看到了西陵神殿的护教骑兵。

    他带领着自已的部属,继续向前冲锋,继续杀人。

    他不记得自已究竟杀了多少敌人。

    他只记得那些骄傲的西陵神殿护教骑兵,最后脸上只剩下了惊恐和绝望。

    他只记得所有敢拦在锋营之前的敌人,都变成了尸体。

    这一杀便杀到天亮。

    他也已经从牌楼长街,杀到了皇宫里。

    这段回忆很血腥,也令他感到很愉悦。

    鲜血从头顶的伤口里不停淌下。蔓过眼眸,胜永利的视野已经变成了血红一片,满是秋树的燕国皇宫,再也显不出丝毫美丽,只有血腥。

    他已经很疲惫,但想着大将军的军令还没有完成。所以他拖着受伤的右腿,用缺了半截的朴刀支撑着沉重的身体,继续向皇宫深处走去。

    胜永利没有回头,便知道跟随自已杀进皇宫的部属都已经全部牺牲。

    因为他没有听到身后有脚步声。

    胜永利不在乎,他继续向前。

    血色的视野里。忽然出现了几抹明亮,应该是别的唐军杀进皇宫,想趁乱点火烧宫,可惜的是,经历了连场大战。还能杀进皇宫的同袍人数实在太少。火势很快便被宫里的侍卫和太监扑熄。

    胜永利摇了摇头,有些遗憾。

    然后他看见了一道朱红色的宫门。

    他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他把半截朴刀夹到腋下,把沉重的宫门推开。

    门后是一座偏殿,偏殿前后很多惊慌失措的宫女和太监。

    看到浑身是血的唐军,这些宫女和太监都惊声尖叫起来,太监的叫声。竟比宫女的叫声更加凄厉,更加悲惨。

    胜永利怔了怔。把朴刀重新握回手中,看到太监宫女身后有个穿明黄色衣服的老头。下意识里觉得自已有些眼花,伸手揉了揉眼睛。

    手指离开眼睛时,指腹上全是血水。

    有勇敢的太监尖叫着拿起木棍向他砸去。

    胜永利想要挥刀,却发现自已所有的力量,都似乎在先前推开宫门的那瞬间使了出去,竟抬不起胳膊。

    砰的一声闷响,太监手中的木棍重重击在他的额头上。

    他的额头上已经有两道深的伤口,流了很多血,所以多了这一棍子,也看不出有什么变化,棍棒的力量,却让他眼前一黑,险些倒下。

    胜永利摇摇欲坠,却盯着石阶上那个穿明黄色衣服的老头,不肯倒下。

    他死死地盯着那个老头儿。

    能在燕国皇宫穿明黄色衣服的老头儿,只可能是燕皇。

    杀了整整一夜,终于杀进了皇宫,找到了燕皇,眼看便能完成大将军交待的军令,然而他却已经没有了力气,马上将要死去。

    胜永利很不甘心。

    非常不甘心。

    燕皇已经重病多年,随时可能毙命,全靠着长安城派过来的御医和珍药维持,如今陛下已经死了,这个糟老头儿为什么还不死?

    胜永利愤怒地吼叫了起来。

    然后他用尽全身力气,把手中的半截朴刀,向远处那个糟老头儿掷了过去。

    以身上的伤势来说,他早就应该死了,之所以不死,是因为胸口一直憋着那口气,身躯里所有的力气,加起来也没有剩多少。

    朴刀破空,歪歪扭扭地飞了过去,没有接触到燕皇的身体,便落了下来,在地面上弹了几下,险些砸中燕皇的脚趾。

    燕皇重病缠绵多年,又遇着唐军围攻皇宫,早已骇的神思不清,此时看着那血魔似的唐军向自已掷来飞刀,根本没有看清楚那刀落在何处,只听得一声脆响,吓的脸色骤然苍白,嘴唇发乌,捂着胸窝软软瘫倒在太监的怀里。

    “惊煞朕也!”

    燕皇惊唤一声,双脚一蹬,便闭上眼睛,没了呼吸。

    偏殿里响起一片尖叫声和哭泣声,太监宫女们四处逃窜,哪有人还顾得了燕皇的遗体,慌乱间一名宫女推翻了一盏油灯,幔纱顿时燃了起来。

    胜永利看着眼前这幕画面,过了半晌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喃喃自言自语说道:“居然被吓死了?这也叫皇帝?”

    说完这句话,完成冼植朗交付的军令的他,这时候才真正感觉到疲惫和伤痛,缓缓坐到地上,带着一丝满足的笑容闭上眼睛。

    大唐东北边军锋营统领胜永利,获得了他军事生涯的最后一场胜利。

    ……

    ……

    燕皇驾崩的消息,很快便从皇宫传到了王府前。

    看着黑烟滚滚的皇宫方向,冼植朗安静了很长时间,然后放声大笑起来,笑声显得格外放肆和快意。

    “就算是伏袭,就算是公主殿下和我中了你们的诡计,但要灭我东北边军,你们依然要拿一个皇帝的命和一座皇宫来换!”

    崇明太子的脸色铁青一片,隆庆沉默不语。

    冼植朗静静看着二人,眼神异常寒冷,说道:“这还不够,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日后成京城,必遭我唐军血洗。”

    隆庆说道:“世上再不会有唐这个国家,自然也就不会再有唐军。”

    “殿下和我确实是大唐的罪人,但你们莫非真的以为,这场成京之战能决定一切?灭我大唐?就凭你们?”

    冼植朗看着众人微讽说道,然后回剑自刎而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