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九十四章 举世伐唐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金帐王庭南侵的消息,就像是一场山火般,迅速烧遍整个世界,震撼了整个中原。

    长安城的反应极为迅速,李渔以强大魄力,压制住朝堂上哗然的皇后派大臣,不顾自已事后可能成为笑柄,连续发出数道军令,命令正在向土阳城方向移动的镇北军马上回撤,与北大营成犄角之势,在河北郡外,连续布下两道防线。

    同时她命令镇南军立刻结束与原始森林里那些野人部落的缠斗,要求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帝国北疆参战,同时令舒成分出征西军一部沿葱岭北上,从侧后方对入侵唐境的金帐骑兵进行骚扰游击作战。

    最令朝中诸臣感到震惊的是,李渔竟是毫不在意长安城可能脱离控制,把自已掌握最深的羽林军也调往了北疆!

    紧急朝会上,诸位大臣都承认,殿下的安排没有任何私心,而且极为及时,但仍然有人表示了激烈的反对。

    在那几位大臣看来,镇北军无法支援土阳城,那么燕军和左帐王庭的骑兵,便可以长驱直入,殿下又把羽林军调往了北疆,到那时候兵临城下,长安城怎么办?镇北军连番周折,士气必然受损,还不如依先前决议继续前往土阳城,而抵御金帐王庭南侵的重任,则交给其余的军队。

    李渔只用了两句话便解决了这场争执。

    “长安城不可能被攻陷。”

    “我都不怕死,你们凭什么怕死……新帝登基后,李渔一直表现的很宽仁温和,之所以此时,她会一反前态。展露出自己绝对强硬的一面,是因为她比谁都清楚,金帐王庭的可怕。

    她曾经嫁给过金帐王庭那位雄才伟略的单于,她在那片荒原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她知道那些安静了很多年的草原骑兵,才是大唐真正的威胁。

    直到现在。她的护卫还是从荒原上带回来的那些蛮族汉子。

    她很清楚,金帐王庭就是一只怪兽,只是被大唐压制了数百年,如果大唐无法再压制,那么必将暴发出难以想象的摧毁力。

    和金帐王庭骑兵比较起来。左帐王庭的骑兵就像是还没有长大的孩子,燕军更像是只会哭泣的少女。

    在金帐王庭南侵的可怕压力下,李渔根本没有兴趣去理会隆庆皇子率领的那些军队,她很清楚只凭大唐广阔的疆土还有各州郡的地方军队,便会让那些人变得疲敝不堪。除了百姓会遭受一些损失之外。根本影响不了大局。

    所以哪怕皇后一派的官员反对,哪怕就连最忠诚于她的臣属,都小心翼翼地私下表示了质疑,她依然坚持调集整个帝国的力量,北上。

    以后的事实,会证明她现在的决定是正确的。

    然而在当时。没有多少人能够理解她的决定。她自己在朝会散后,也感到了极度的疲惫。一抹隐隐的恐惧,在内心最深处缓缓浮起。

    难道这就是自已篡改父皇遗诏的报应?

    便在这时。殿外传来一阵喧哗,她眉头微皱,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只见数名官员在太监的带领下匆匆而来。李珲圆带着何明池和天柩处的新任总管,也从侧门里走了进来,众人脸上的神情都异常凝重。

    李渔心头微凛,神情却没有什么变化,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何明池看了皇帝陛下一眼。

    李珲圆走上前,把手里的一封信递给了李渔。

    那位自宫外而来的大臣,声音微颤说道:“西陵神殿刚刚颁下诰书……西陵神殿的诰书,连同掌教大人的一封亲笔信,送到了长安城。

    在诰书中,西陵神殿揭穿了皇后娘娘的身份来历,指出唐帝庇护魔宗余孽长达数十年时间,乃亵渎污秽之国,书院前后两代遇天诛,全是因为不敬昊天,故神殿号召举世伐唐。又言金帐王庭南下,亦是奉昊天之令,劝谕唐国信徒不得抵挡,务以推翻黑暗皇室为要务。

    李渔看完了神殿的诰书,又开始看掌教的亲笔信。

    相对于神殿文辞华美的诰书,掌教大人给她的亲笔信要简单的多,上面只写了一句话:“夜幕遮星,唐将不宁,殿下降了吧。”

    她沉默不语,握着信纸的手指不停地颤抖。

    大殿里一片安静,李珲圆紧张地看着自已的皇姐,何明池微微低着头,太监宫女们脸色苍白,大臣们瞪圆了眼睛。

    如果说金帐王庭南下,是大唐帝国数十年来所遇的最强敌人,那么西陵神殿的诰书和掌教大人的这封亲笔信,便是所有唐人最忌惮的事情。

    是的,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能够击败大唐的国家,哪怕是金帐王庭,只要大唐帝国能够撑过最开始这段时间,最终还是能够获得胜利。

    然而如果整个世界都开始进攻大唐,大唐还能顶得住吗?很多年前,大唐曾经面临过类似的局面,但那时候的大唐有夫子,现在夫子已经登天……以举世之力伐一国,换成另外任何一个国家,在这种恐怖的压力和绝望的前景面前,想来都会直接崩溃。

    大唐没有崩溃,整整一千年锤打出来的信心与强大气魄,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警惕不安之余,仍然没有生出放弃的念头。

    朝廷所有机构都以最快的速度行动起来,长安城里一片肃杀,各项军令从长安城出发,向广阔疆土的每个区域送去。

    相形之下,大唐政治军事权力中心的皇宫,却反而变得安静下来。

    该做的事情都正在做,那么除了等待还能做些什么?

    李渔站在石栏畔,看着夜空里那轮月亮,沉默不语。

    她想着西陵神殿掌教亲笔信里那句话,想着多年前钦天监做的那句批示,负在身后的双手缓缓握紧,指甲割破掌心,染了一抹血色。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行镇压住心头的那抹恐惧与惘然,转身绕过殿侧,行过那小湖,走进了御书房。

    自篡改遗诏,让李珲圆登基后,她便再也没有进过御书房。因为这间并不大的房里里,满溢着父皇的味道,她觉得有些压抑。

    但今天她还是来了,因为这时候她需要父皇给予她精神上的安慰和支持。

    一名军部将领走进御书房,行以军礼。战争还没有波及到长安城,但整个帝国都面临着战争,所以现在已经不是和平时期,而是战争时期。

    “许世将军什么时候能抵达长安?”她看着这名将领问道……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