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二十一章 明月出青山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当时他就想过,峡谷里既然有无数前贤设下的阵法刻符,那么将来若有强敌自南方入侵,那么只需要由符师把这些阵符消解,便可以令青峡垮塌,即便万骑来犯,也很难在短时间内通过青峡,入侵大唐心腹区域。

    但他马上否定了自已的想法。因为即便师傅颜瑟复生,也没有办法以一人的力量,调动那么多天地元气,同时触发阵符——正如两年后叶红鱼在青峡外想的那样,这种改天换地的手段,宛实非人间之力所能达成——除非当年帝国开拓这道峡谷时,便已经在这些阵符里做了手脚。

    如今瞬间垮塌的青峡,久久方才止歇的震动原野,埋葬在无数万块巨石底的两万名南晋将士,都证明了宁缺当初的判断。

    数百年前,大唐打通这条峡谷通道时,确实做了手脚,而且做的手脚很大,直接把这条峡谷变成了死地与坟墓。

    自开国以来,大唐便防备着南方来的强敌,这里的强敌指的不是清河郡诸阀,也不是自称强大的南晋,而是西陵神殿。

    耗费无数资源与心力,动用十余位神符师,最后由书院前贤设计,这条重要的战略通道,终于被大唐变成了一座非人间能有的杀阵,然后这座杀阵沉默等待了数百年时光,最终启动,变成了大唐南方最后的一道屏障。

    如果不是此次西陵神殿联军人数太多,远远超出书院设计之初的想象,以青峡的长度,在吞噬西陵护教骑兵的同时,还能直接埋葬留在后方的修行者。

    青峡垮塌。除了那些武道强者,谁都没有办法能活下来。

    青峡外的原野间,西陵神殿联军死寂一片,士气低落到了极点。

    天谕神座望着那片依然笼罩在尘雾里的青山,神情极为凝重。

    叶红鱼睫毛颤动的速度变快了几分。

    两位尊贵的西陵大神官,此时都在忍不住思考,如果先前神辇随着南晋骑兵一道进入青峡,那么自已现在还能活下来吗?

    就算能够侥幸活下来。肯定也会身受重伤,被迫远离这场伐唐之战。

    唐人的手段,太狠辣了。

    ……

    ……

    神殿联军队伍里,那辆安静的马车中忽然响起一道声音。

    “黄鹤。沐楚……此时肯定在山中。这就是神符师对战争的意义,如果颜瑟那个老家伙还活着,唐国此番的胜算,至少会再添一分。”

    车旁有六名剑阁弟子。其中一人用白布蒙着眼睛,看来不良于视。恭谨听着师长的教诲,想着先前看到的可怕画面,心想果然如此。

    那名剑阁盲徒忽然说道:“书圣书痴师徒都是神符师。”

    那人说道:“举世伐唐,唯独大河国没有参加,神殿暂时不予惩处。算是给些颜面,当然这对师徒合在一处。也不配和颜瑟相提并论。”

    青峡里震起的烟尘,渐渐遮蔽天空,光线变暗,进入车厢之后,愈发幽暗,落在车中那人的眉上。却照出一道隐在肌肤下的隐伤。

    那道隐伤,看上去更像是道笔迹。

    那是多年前颜瑟大师的笔迹。

    世上被颜瑟大师在脸上画了一道神符。最终还没有死的人只有一个。

    那个人叫柳白。

    当年宋国东海畔那惊天一战,颜瑟抹掉了柳白半边眉毛,柳白一剑刺穿了颜瑟的手臂,看似平分秋色,实际上柳白还是更胜一筹。

    这位隐世多年的神殿客卿,世间第一强者剑圣柳白,终于还是来了。

    果然还是来了。

    ……

    ……

    “黄鹤和沐楚,这时候在山里,派人去杀死他们。”叶红鱼说道。

    柳白能够想到这一点,西陵神殿也能够想到。

    那名裁决司执事,低声说道:“也有可能是宁缺。”

    叶红鱼说道:“那个家伙还没有这个能力。”

    黑衣执事领命而去。

    数名神殿武道强者,带着十余骑护教骑兵,向着峡谷处疾驶而去。

    青峡是唐国集无数人力才修成的一座杀阵,神符师即便能够触发阵发,但体内的念力也必然枯竭,此时正是他们最弱的时候。

    群山深处,黄鹤教授和隐居多年的前院教授沐楚,正在几名唐国工部技术官员的搀扶下,虚弱地向山峰里行走。

    青山难行,他们只能暂时避进唐国设在某座峰下的工事。

    西陵神殿的武道高手翻山追击而去,十余骑护教骑兵,则是驶向峡谷出口处,准备将被堵死的峡口进行一番清理,方便稍后神符师开道。

    神符师是世间最珍稀罕见的资源。便是南晋、月轮这样的大国,都没有一位神符师,事实上绝大部分神符师都在书院和道门。

    书院有神符师,西陵神殿也有神符师。

    神辇里传出天谕神座平和的声音:“辛苦四位师兄了。”

    一辆华贵的马车里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

    “书院与神殿在符道上向来并称,但在颜瑟师兄死后,我们便不如对方,而且破坏易,建设难,想要开出一条通道,只怕需要些时间。”

    天谕神座说道:“只需要一条小道,勉强通行。”

    那位神符师说道:“为何不让大军绕行?”

    天谕神座说道:“我们没有时间。”

    一片安静。

    神符师说道:“那我们四人便死在此处吧。”

    天谕神座沉默片刻后说道:“昊天必将赞许诸位师兄的德行,再过些时日,我与诸位师兄在神国重聚。”

    ……

    ……

    便在西陵神殿方面,正在思忖如何重新打通青峡的时候,负责前期清理工作的十余余骑护教骑兵,已经来到了峡口,驶进漫天沙尘中。

    片刻后,只听得一道破空呼啸声响起,一名护教骑兵从尘沙里被震飞出来,像土块般从极高处坠落,重重摔在地面上,骨折肉碎而死。

    紧接着,破空呼啸声密集响起,进入青峡出口的十余骑名护教骑兵,全部都被震飞出来,不停砸到坚硬的地面上,发出啪啪的闷响,尽数摔死。

    然后先前翻山追杀书院神符师的数名武道高手,也变成尸体被震了出来。

    青峡外的地面上,一片血水,满地尸骸。

    西陵神殿联军方面,被这幕诡异的画面震惊,所有人都望向峡口。

    青峡出口处依然漫天尘沙,极为昏暗,像是冬天最重的雾,又像是夏天最湿的云,如夜色般涌出峡谷,弥漫在原野上。

    尘沙里,忽然响起一道悠扬的琴声。

    片刻后,一道低沉的箫声加入其间。

    有人伴着琴萧之声而歌。

    “明月出青山,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吹度南阳关。”

    “天塞人间道,人窥泗水弯。”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歌声绝不婉转,平直而叙,不停地重复着这些句子。

    “明月出青山……长风几万里……天塞人间道……”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

    ……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歌声回荡在原野间,简单的词,竟被唱出夜穹明月照疆场的壮阔。

    曲声悠扬温柔,竟是被奏出了壮烈杀气。

    一顶高冠在如夜的尘沙间显现。

    夜便失去了颜色。

    一名峨冠博带的男子,从漫天风沙里缓缓走出。

    他的双手自然负在身后,广袖如云垂落。

    他神情严肃方正,仪姿无可挑剔。

    他每走一步,都是用心在走,所以每步的距离,都完全相同。

    一名穿着石榴红裙的清丽女子,跟在那男子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绣架,肩上背着一个包袱,好奇地看着对面浩浩荡荡的大军。

    书院七师姐木柚。

    北宫未央抱琴而出,右手指头不时拂过琴弦。

    西门不惑执箫而出,眉头紧锁,深沉极极。

    四师兄拿着沙盘跟在后面,不时蹙眉,不喜欢乐声影响到自已的推算。

    走在最后面的是六师兄,他的肩上挑着个担子。

    扁担一头,是个正在熊熊燃烧的打铁炉,另一头则是沉重的箱柜,看扁担被压弯的程度,想来箱柜里东西不少。

    如明月一般走出青山,照亮晦暗原野的男子。

    自然是书院二师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