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二十五章 筑篱打铁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只手伸向空中。

    那只手很稳,拇指有力,四指修长,适合握剑。

    但此时这只手什么都没有握,只是遥遥指向破空而至的那柄大剑。

    数缕极淡的气息,从指间释出。

    那柄大剑似乎感觉到了些什么,开始颤抖起来,然后上下左右不停地摆荡,幅度越来越大,如同被绳索缚住的人,在不停地挣扎。

    二师兄沉默看着那柄大剑,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只是平静。

    那柄大剑则变得越来越不平静,原野间观战的人们,甚至隐隐从那把剑剑身的摆荡挣扎里,感受到了恐惧的情绪。

    大剑颤抖的越来越厉害,剑体渐渐出现裂痕,然后重新裂开!

    只听得嗤嗤数声,数道剑影在数十丈高的空中显露出身影,然后化作数道剑虹,依循着极圆融的轨迹,先后飞向二师兄的身体。

    剑速虽快,剑锋虽厉,却全无杀意。

    一道飞剑飞至二师兄身前时,忽然减速,最终悬停在他的身前,剑身微微颤抖,就像是很听话的乖孩子,做错事后等着被惩罚的模样。

    二师兄伸手握住剑柄,把这道飞剑摘了下来,把它插进身前的土地。

    摘这个字非常准确,因为他不是在夺,也不是在抢,更不是偷,他只是很随意地伸手一握,便把那道飞剑从空中摘了下来。

    他的动作很普通,很自然,就像是在树梢枝头摘下一颗果子。

    第二道飞剑这时候到了。

    二师兄伸手把它也摘了下来,插进身前的土地。

    第三道飞剑。

    第四道。

    第五道。

    ……

    ……

    二师兄站在青峡外。

    他身旁的原野间,插着一柄阔大的铁剑。

    在铁剑的旁边,插着五把剑。

    看着就像是剑做成的篱笆。

    那五把剑曾经是一柄大剑,来自南晋剑阁。由剑圣柳白打造而成,学的是夫子的风采,效的是前贤气度,威力自然不凡。

    但遇到二师兄后,这柄大剑只能重新裂开,然后乖巧老实地被摘下。

    然后做成了一堵篱笆。

    ……

    ……

    那几名剑阁弟子,看着远处青峡处的画面,极度震惊以至于有些惘然无措。稍后他们才发现本命剑脱离了控制。识海重创,哇的一声吐出血来。

    西陵神殿联军营中,亦是一片死寂。

    尤其是那些境界高深的大人物,脸色更是难看,只有他们才知道,二师兄摘剑为篱这看似轻描淡写的简单手段。究竟意味着什么。

    那柄剑阁的大剑被强行重新分开,已经是非常难以想象的事情,更令他们感到震惊的。反而是后面,二师兄取了那五柄剑的画面。

    修行讲究的是操控,修行者对本命物的操控。始于天赋本心,而且每个修行者在他的修行生涯里,都会用最多的时间与精力来强化自已与本命物之间的联系,所以这种操控,是修行世界里最坚固的一种关系。

    就算是境界层次相差有若天壤之别。高阶的修行者,也很难断绝低阶修行者与本命物之间的联系,即便某些真正强大的大修行者,能够用强力的手段做到这一点,但也没有听说过谁能够如此轻而易举地把对方的本命物变为己有。

    二师兄先前伸手相召,大剑分裂,五道飞剑奉命而去,臣服而落,明显不是被他击毁,而是被他收服……他是怎么做到的?

    神辇里,叶红鱼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怪异,美丽的脸颊上出现两团不自然的红晕,眼眸深处的星辉愈发明亮,显得又兴奋又警惕。

    “世上居然有人能看穿天地元气流转最细微的变化!原来在我和宁缺之前,这个世上早有已经有了天赋战心的人物!”

    面对南晋剑阁强大的一剑,二师兄没有选择出剑。

    他选择出手。

    他出了一只手。

    一只手就足够了。

    然而,青峡处的战斗,并没有就此结束。

    南晋剑阁那柄大剑是六剑合一。

    此时有五柄剑插在二师兄身前的土地里,还有一柄剑不见踪影。

    柳亦青盘膝坐在原野间,一声清啸。

    血水渗出蒙着他眼睛的白布,念力疾出。

    一道极缥渺的剑影,出现在青天之上,然后瞬间消失无踪,下一刻出现时,已经穿过了二师兄的位置,来到了青峡前的金属篷前!

    剑阁方面,根本没有奢望,靠这一柄大剑,便能击败二师兄。

    从一开始,他们的目的,便是要用这柄剑隐藏最后的那道剑影。

    柳亦青双眼被宁缺砍瞎之后,剑心反而变得极为纯凝沉稳,不能视物让他对天地元气的感知变得极为敏锐,如今他的剑诡异如魅。

    那道诡魅的剑影,刺的是北宫未央!

    先前神殿骑兵的冲锋,已经证明,弹琴者北宫未央是这场战役的关键人物,柳亦青的目标一直是他以及他膝上的那张琴!

    感知到成功就在眼前,本命剑仿佛已经将要触到那些紧绷的琴弦,柳亦青难以自抑地兴奋起来,啸声愈锐。

    他的眼睛是在书院侧门被宁缺所伤,但他并不恨书院,因为那是公平较量,他只是很想战胜书院,哪怕只有一次,不管是什么人。

    下一刻,柳亦青啸声骤止。

    他脸上流露出极为复杂的情绪。

    因为他感觉到,自已的本命剑触到了很多弦般的丝。

    但那不是琴弦。

    因为那些丝线的数量太多。

    多的就像是一张网。

    一张等着自已投去的罗网。

    ……

    ……

    北宫未央的精神一直在琴弦之上。他没有理会战场上发生的事情,因为二师兄始终像座青山般站在那处,那么他认为自已肯定是安全的。

    所以当柳亦青诡魅难言的剑影,自青天陡然而逝,闪现于金属蓬内,出现在他身前,眼看着便要刺进自已胸腹的时候。他吓了一跳。

    正如天谕大神官所说,他和西门不惑以音律修道,就算修到知命境,依然不会打架,所以面对这道飞剑,他没有任何应对的办法。

    北宫未央在这一刻以为自已真的要死了。

    下一刻他想起来,身边还有很多人,于是他知道自已应该死不了。

    他确实没有死。

    七师姐木柚手腕微提。指间拈着的绣花针。在绣布上穿过。

    绣花针上的红线,一直垂落在地面上,系着所有人的脚踝与那些金属杆,随着她的动作,那些看着乱七八糟的红线,也动了起来。

    红线一动。篷内便有无数道细微如絮,坚韧如金的气息生出。

    那柄诡魅的剑影,被无数道气息裹缚。顿时变作投入蛛网的昆虫,又像是陷入泥沼的野兽,再如何挣扎。也无法前进一寸。

    远处盘膝坐在田野间的柳亦青,因为本命剑相联的关系,比谁都清楚自已此时所面临的局面,他毫不犹豫地试图把本命剑召回。

    诡魅的剑影,因为陡然静止。终于显现出了本体,那是一道很黯淡细秀的飞剑,便准备悄然无声退走。

    四师兄正低头在沙盘上画着些什么。

    感觉到那柄飞剑意图离开,他抬起头来,手指一弹,一张微黄的符纸翩然飞起,落在剑身上一翻,便裹了起来。

    柳亦青的诡剑锋利无比,此时在他的念力操控下强行后退,只听得嗤的一声,微黄符纸上出现一道裂口,符意还没有来得及尽释。

    但二者相持,总有个暂时静止的时间段。

    便在这时,一个铁夹从旁边的空中伸过来。

    铁夹开合,夹住那道飞剑,搁到熊熊燃烧的火炉上。

    幽蓝的高温火焰瞬间把剑身上裹着的符纸烧化。

    一把沉重的铁锤高高抡起,然后重重砸下。

    砰的一声脆响。

    那道黯淡细秀却坚韧无比的诡剑,被砸的跳了起来,就像是吃痛不住一般。

    这是六师兄在打铁。

    这是六师兄在炼剑。

    这是他重复了一辈子的动作。

    哪怕是世间最刻苦的剑师,也不可能比他的动作更纯熟更自然。

    所以那把诡剑,根本没有任何拒绝的机会。

    便被砸成了废铁。

    ……

    ……

    噗的一声。

    柳亦青脸色苍白,胸襟前全部是吐出的血水。

    他的身体摇摇欲晃,险些摔倒。

    这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自已的诡剑,能够瞒过二师兄的眼睛。

    那是因为这些书院弟子,根本不在乎自已的诡剑。

    ……

    ……

    “你这道诡剑不错。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晋入知命境,你也很不错,但真正不错的,还是先前那柄大剑。”

    二师兄说道:“柳白的想法很好,老师的人间之剑,只需要撷其剑意一缕,便能横扫人间,遗憾的是,你们这些人的修为境界稍弱了些,如果是六个知命境的剑师,我要应付起来会困难很多。”

    柳亦青在同门的搀扶下,艰难地站了起来,擦掉唇上的鲜血,听着声音的方向,诚挚地行礼说道:“多谢二先生指点。”

    “回去告诉柳白,既然最终总是要出手的,那不如现在便出手,何必让你们这些人来送死,趁我现在正在巅峰状态,也好战个痛快。”

    二师兄望着南方某处,面无表情说道。

    ……

    ……

    南方西陵神殿联军营中。

    那辆安静的马车还是很安静。

    半晌后,车厢里传来一道有些寂寥的声音。

    “愈战愈强,这才是君陌,既然要战个痛快,自然要先等你战出兴致,不然岂不是辜负了你我之间这一战?”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