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二十六章 重音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无数箭枝横七竖八搁在金属篷布上,厚厚积了一层,看上去就像是深色的干稻草,掩住了金属篷布的本体,就像是座草庐。

    微凉的秋风,吹着薄薄的金属篷布边缘,发出哗哗的声响,就像是在掀动着某座府邸闺房里的纸张,不知何时便会把那些纸翻破。

    书院弟子们没有担心头顶的篷布会被秋风所破,他们很相信六师兄在材料学方面的天赋,所以安静地做着自已的事情。

    柳亦青的诡剑,在炉上已经变成焦黑无锋的细铁棒,六师兄还在举着铁锤不停地敲击,不知道他想把这把剑最终炼成什么东西。

    北宫未央调好琴弦,在十指上仔细地缠了一层软棉布,西门不惑贴的膜也已经干了,在指腹上形成一道保护层,正逐个箫孔摁着试手感。

    四师兄眉头紧锁,盯着沙盘里那些自行变化的线条,沉稳平静的眼眸里不时闪过几抹智慧的神识,不知道他此时在算着什么,是众人的生死还是此战的结局。

    只有七师姐的情绪有些异样。

    她是青峡出口处唯一的女子,她拿着绣架,提着手腕,拈着绣花针,低头看着绣布上的鸳鸯,余光实际上一直落在远处的田野上。

    二师兄站在那里,如青山一般。

    她的眉宇间有忧色,忧的不是当前的局势,不是篷下同门的安危,而是二师兄的安全,先前柳亦青的诡剑被阵法所缚时。只有她注意到,二师兄身上的盔甲表面,出现了一道极淡的白色湍流。

    那是剑意与符意接触的结果。

    青峡出口处的篷是一座阵,由四师兄和她负责设计,然后由她和六师兄共同布置完成,展示了三人在书院学习多年的最高水准。

    这座看似不起眼的篷阵,能蔽秋雨。能遮烈阳,能不为秋风所破……

    最关键的是,这座篷阵。能够庇护篷阵下的所有人,能够将篷阵无法承受的攻击,篷下诸弟子所受的攻击。全部转移到……二师兄的身上。

    青峡垮塌,大唐积蓄千年的刺客暴然出手,杀死三名西陵神殿的神符师,二师兄曾言,如果神殿联军要过青峡,便需要击败他。

    不是他没有把书院同门放在眼里,而是一句实话。

    二师兄代替所有师弟师妹承受西陵神殿方面的所有攻击,所以在他倒下这前,书院弟子便一定能把青峡守住。

    然而这也意味着,他要承受更多。

    ……

    ……

    南晋剑阁出手。虽说没有人奢望,就凭那几个剑阁二代弟子,便能击败书院诸人,但最终落得如此惨淡无言的结局,依然令人感到震撼无言。

    西陵神殿联军营里一片死寂。

    “明明只有洞玄境……都知道那些书院弟子只是洞玄境……怎么却能布置出来如此绝妙的阵法?”

    西陵神殿一名造诣极深的阵师。看着青峡出口处那座简陋的篷阵,脸上难以自抑流露出叹服的神情。

    这名阵师的声音传入神辇里。

    叶红鱼微微蹙眉,裁决神袍上如血般的颜色变得越来越重。

    她在长安城里生活过一段时间,与书院打过很多交道,然而直到此刻,她才发现书院的潜力原来比所有人想象的还要更高。

    在轲浩然与宁缺这两代书院入世之人中间的数十年里。书院一直表现的很低调,甚至修行界没有多少人知道书院后山里究竟有些什么人。

    西陵神殿和南晋剑阁自然要知道的更多一些,但他们的注意力始终放在大先生、二先生以及最后入门的陈皮皮和宁缺身上,因为书院后山确认只有这四个人晋入了知命境界,其他人都停留在洞玄境很多年。

    今日在青峡口相遇,这种推测得到了确认,那些书院后山弟子确实只是洞玄境,如果放在修行界里也算是高手,但在当前人间之战的背景下,知命境强者层出不穷,这些洞玄境的弟子便显得很不起眼。

    就算那些书院后山弟子,旧年在某些领域里都是最天才的人物,但这么多年过去,谁还记得他们的名字?而且再如何天才对修行又能有何帮助?

    所以没有人在意他们。

    西陵神殿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像明月出青山一般走到原野间的二师兄身上。

    直到重骑兵开始冲锋,直到柳亦青的诡剑被砸成废铁,他们才发现自已错了。

    同样都是二代弟子,但书院不是剑阁。

    书院不是任何地方。

    没有任何地方能与书院相提并论。

    书院的洞玄境,不是普通的洞玄境。

    书院后山弟子,只凭一张古琴,一枝洞箫,便能抵挡千军万马。

    更令联军里的大人物们感到震惊的是,书院后山弟子每个人都有自已最擅长的领域,而这些组合在一起人,便产生不可思议的效果。

    这便是有教无类。

    所以书院会收魔宗中人,会收道门天才,会出了轲浩然和宁缺这种人物。

    这便是因材施教。

    所以无论是下棋的还是嚼花的,经过在书院的学习后,都会找到自已的世界。

    “难道夫子多年前收徒,便已经想到了如今的局势?”

    叶红鱼沉默想着,心中对夫子的敬畏仰慕之情愈发浓厚。

    ……

    ……

    “我们不能被堵在青峡之外。”

    天谕大神官抬起头来,目光透过神辇的顶帷,落在万里无云的碧空上,说道:“昊天与夫子战,不知胜负,于是人间之战的胜负便显得格外紧要,而长安城便是这场人间之战的关键。”

    程立雪跪在身旁。端上一杯清茶。

    天谕大神官喝了口茶,润了润有些干哑的喉咙,说:“如今惊神阵已经被掌教命人暂时破坏,长安城的关键,便是观主与大先生之间的胜负,只要大先生无法拖住观主,观主便可以打开长安城的城门。”

    程立雪的手指有些微微颤抖。直到此时,他才知道道门的全盘计划,才知道原来长安城现在正处于这样的危局之中。

    “六日之后。长安城便会开启,但即便是观主也无法完全破去惊神阵,谁也不知道那座雄城什么时候能够自行修复。所以大军必须抓紧时间赶过去。”

    天谕大神官望向北方那座横亘在原野间的青山,看着那道狭窄的青峡出口,面无表情说道:“继续吧,只要是人,那便总有累的时候。”

    ……

    ……

    联军主帅营里竖起帅旗。

    无数道军令,从主帅白海昕处向各处军营里传去。

    片刻后,密集甚至显得有些暴烈的蹄声再次响声。

    两千余重骑兵,伴着战鼓的声音,行出队列,然后分成数十群骑兵。保持着彼此间的距离,就像无数团乌云般,向着青峡处冲去。

    青峡出口处,还躺着三百匹重伤难起的战马,还有些骑兵正互相搀扶着往回走。这些画面,都证明了冲锋对于青峡是无效的。

    但西陵神殿联军没有别的办法。

    如果弃马步战,或者用重装步兵碾压,那么只可能成为二师兄铁剑不停收割的尸体,他们唯一能与那柄宽直铁剑抗衡的便是冲击力。

    要正面撼动突破书院的防御,这是唯一的方法。那便是最好的办法。

    正如天谕大神官说的那样,只要是有人,总会累的。

    西陵神殿联军有二十余万人,轮换上前,他们不会累。

    ……

    ……

    密集的蹄声一朝响起,便再也没有断绝。

    两千余名骑兵,保持着最有效率的阵势,分批向青峡处发起冲锋,每次投入的力量不多,但确保需要书院弟子全力应付。

    最重要的是,在严峻军令的逼迫下,这些骑兵要保证自已的冲击连绵不断,中间没有一刻间隔,不给书院弟子任何休息的机会。

    黑压压的铁骑构成的波涛,不停地拍打着青峡出口处,那里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屏障,有一道看不见的礁石。

    一团乌云飘过去,撞到青峡上,碎成云絮,颓然散散。一道黑浪压过去,撞到青峡上,碎成水沫,无声落下。

    战马的惨嘶声,骨骼的折断声,清晰地在所有人的耳朵里响起,甚至要比密集如雷的蹄声更加响亮。

    但无论前面的情况如何的凄惨,后面的骑兵依然面无表情地发起着冲锋,他们今天的任务就是送死,他们的目的就是要用自已的死亡让书院弟子感到累。

    ……

    ……

    北宫未央没觉得累,或者说他这时候根本不知道累是什么感觉。

    他的注意力全部在自已身前的古琴上,他低着头,专注地看着琴弦最细微的颤动,散发的黑发在眼前不停地摆荡。

    他身上的衣裳早已经被汗水全部打湿,甚至就连头发都已经变得湿漉无比,随着他的弹奏,有颗汗珠自发丝间垂落。

    嗤的一声轻响,那颗汗珠落在琴弦上,瞬间被烧灼成一道青烟。

    但他根本没有注意这一点,他仍然在不停地弹着琴。

    他的指头在琴弦上不停地挑拔捻摁,移动的有如闪电,奏着无声的乐曲,裹着指头上的棉布早已经碎裂,隐隐可以看到血迹。

    西门不惑也没有觉得累,他只是觉得有些痛。

    他的手很痛。

    先前贴在指腹上的那些胶膜,早已经随着无数声摁孔的动作,被撕裂,剥落干涸成粉状的物事,在箫管旁飞舞,如雾如烟。

    光滑莹润的箫管上,早已出现了斑驳的血迹。

    和箫管本身的隐朱色融在一起,很是美丽。

    这对最擅音律的师兄弟,本是书院后山性情最跳脱、开最朗、最爱说笑话的人,一旦浸淫入音律世界后,却另有高山流水的清雅风姿。

    然而此时,他们毫无风姿可言,更没有什么心情说笑话,脸色苍白,双唇枯稿,头发潦乱,憔悴的有如街头卖艺的那些老琴师。

    他们此时的神情很凝重,很沉重,很庄重。

    这种重,让他们的身上另外展现出一种令人心折的气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