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二十七章 第一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青峡之战第一日。

    天气晴。

    宜行丧,余事勿取。

    ……

    ……

    相对于原野间不时响起的惨呼和堕落声,青峡出口前一直很安静,琴弦颤,箫管鸣,始终都没有发出声音。

    就在这时,安静的篷下,忽然响起一声呜咽。

    那是箫声。

    四师兄霍然抬首,望向西门不惑,看着他苍白的脸色,看着他额上黄豆般的汗珠,握着木笔的右手微颤,神情渐趋凝重。

    铮的一声。

    又有琴声响起。

    七师姐抬起头来,拈着绣花针的手指开始颤抖,看着北宫未央,看着他身前已经被血染红的琴弦,脸上流露出担忧的神情。

    渐渐的,琴箫之声偶尔会再次响起。

    这代表着北宫与西门真的累了,再没有办法像先前那样,精神饱满地从头到尾奏出大音希声的乐曲,控制无法再精确,而越是如此,他们想要应对那些冲锋而至的战马,便需要消耗更多的念力与精神。

    篷下的人们都抬起头来,沉默看着弹琴吹箫的北宫与西门,脸上写满了担心。

    站在篷外原野间的二师兄没有回头,他的右手伸向铁剑的剑柄。

    北宫与西门并不知道同门的目光正落在自已身上,他们的精神与注意力,甚至是全部的灵魂都在琴与箫之间。

    他们自已最先发现了问题。

    他们不愿意撤出这场战斗。

    篷下的书院弟子们都清楚,西陵神殿联军不顾死伤惨重,也要不间断发起自杀式的攻击,为的便是要拖垮自已这些人,更准确来说是要拖垮二师兄。

    因为守青峡,最终还是要看二师兄。

    所以他们这些师弟师妹要做的,便是尽可能地替师兄多撑一段时间。让师兄能够多休息一段时间,去应对马上可能便要到来的真正的攻击。

    北宫和西门确实已经累了,他们的身体很累,手指很累,自指间流出的血,涂染在琴弦与箫管上,便是琴与箫的声音都开始变得嘶哑起来。

    但他们的心不累。

    至少在这一刻,他们的心还足够坚定与坚强。

    北宫未央抚琴的手指忽然停住。

    他抬起头来。望向原野间正源源不断冲来的联军骑兵。洒然一笑。

    然后他一声清啸,手腕一挥。

    流血的手指,在琴弦上自后而前拂出,动作极为潇洒。

    一道清冽的琴声,如泉水般响起。

    西门不惑听到了真实的琴声,脸上露出一丝毅然的笑容。箫管顿时迸出一道真实的明亮有如牧童吹叶的箫声!

    琴箫此时,不再奏无声之乐,而出了真音。

    泉水叮咚。渐成金击!

    牧童吹叶,渐成凄啸!

    琴箫声带着一往无前的壮烈气息,向原野间传出。

    那是金戈。那是铁马!

    ……

    ……

    暴烈的琴箫声,让那些冲锋而至的战马都暴烈起来,而对于那些骑在战马上的神殿或南晋骑兵来说,这些乐声就像是无数把锋利的刀子,直接刺进他们的脑海!

    数名冲在最前方的骑兵惨呼着摔下马去。脚被马蹬拖住,身体被拖着在原野间不停前行,片刻后便浑身鲜血,不知断了多少根骨头。

    他们的双手明明空着,却没有去解开自已的脚,只是死死捂着自已的耳朵。对他们来说,那道琴箫声带来的痛苦,要比此时被战马拖着在地面前行,断骨挫肉的痛苦大无数倍!

    更多的骑兵在听到琴箫声的那一刻,脸色骤然苍白,本能里把绝对不应该脱手的兵器全部扔了出去,然后死死地捂住自已的耳朵。

    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依然无法阻止琴音箫声,像冥王的呢喃般钻进自已的耳朵里,钻进自已深深地脑海里,把自已的意识割成了无数痛苦地碎片。

    痛嚎声,痛呼声,痛哭声,在原野间不停响起。本来极具纪律性的骑兵,此时全部变成了疯子,他们捂着耳朵,痛苦地面容扭曲。

    在这种情况下,骑兵自然无法当起什么冲锋,失去指挥的战马们,不安地停下脚跳,在原野间来回踱步,显得格外惶恐茫然。

    ……

    ……

    琴箫先前无声,对的是马。

    此时北宫未央和西门不惑终于动了真火,于是琴箫之声渐现,开始对人。

    就在琴箫声响起的那一刻,篷下的书院诸弟子,脸色骤然一变。

    因为他们很清楚,对于北宫和西门来说,这种乐声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四师兄伸手,想要阻止北宫奏琴,但看着他不停挥舞的湿漉黑发,看着他如癫如狂,潇洒快意的模样,竟是不忍阻止。

    ……

    ……

    青峡外有一片百丈的半圆区域。

    二师兄站在里面。

    在半圆之外,倒着无数西陵神殿联军的骑兵,黑压压一片,就像是宋国风暴海畔著名的防浪堤,只是这座黑堤里不停响着惨嚎与痛呼。

    不知道有多少匹战马堕地而死,不知有多少骑兵被沉重的战马压死,不知道有多少战马和骑兵还活着,却骨折肉离生不如死。

    隐约可以看到有些战马和骑兵的耳中塞着棉团,但很明显,这些棉团没有起到意想中的效果,染着红色的血渍,大概竟是耳膜都被震碎了。

    这真是一幕惨烈至极的画面。

    过往无数年来,这个世界上不知发生过多少惨烈的战争,但都很少会出现这样的画面,而这些竟然只是因为一方古琴,一把洞箫。

    即便是篷下的书院弟子,看着这幕画面,都有些不忍。

    站在最前方,距离这些重骑兵尸骸最近的二师兄,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他的神情依然是那般平静。他的双眉依然是那般挺。

    西陵神殿联军的骑兵还在试图向青峡发起冲锋,然而此时的地势,已经被同伴和战马的尸体填满,很难找到空隙。

    便在这时,那些惨嚎不断的尸体堆里,忽然响起一声闷响!

    一名身材魁梧的南晋军方将领,暴喝一声,推开压在身上的几具尸体。双手持着铁枪。向二师兄冲了过去。

    在后方,还有几名没有被琴箫声击倒的军中武道强者,听着那声暴喝,一踩马鞍便掠至空中,像飞石一般攻击二师兄。

    那名南晋将领的实力最强,到的最快。手中的铁枪暴烈刺出,在空中贯通一条笔直的直线,把里面所有的空气都逼了出去。枪头暴出雷般的巨响!

    二师兄面无表情伸手,握住铁剑的剑柄。

    然后他对着那名南晋将领便砸了下去。

    不是砍,不是劈。不是切,也不是削。

    是砸。

    铁剑方正宽直,看上去就像是一块很厚的铁块,被二师兄握在手中,向前一砸。便有大风起兮,地面的石砾畏惧乱滚而避。

    铁剑砸到了铁枪的枪头上。

    铁枪枪头被砸扁。

    铁剑继续下砸。

    铁枪的枪身被砸弯。

    铁剑下砸之势未衰,似乎永远不衰。

    铁剑砸到了那名南晋将领的身上。

    这名南晋将领身上的盔甲,顿时变成了无数碎片。

    二师兄不再理他,抬头望向破空而至的那几名武道强者。

    他右臂一振,手中的铁剑从左向右挥出。

    这一次不再是砸,而是拍。

    拍苍蝇的拍。

    那几名像飞石般破空而至的武道强者,被铁剑的剑风触及,便变成了真正的石头,远远地飞向原野四处,然后重重落在地面上。

    片刻后。

    那几名武道强者,坚强地以剑撑地,站起身来。

    那名南晋将领重新握住了手中弯曲变形的铁枪。

    二师兄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

    那名南晋将领的眼睛里流露出绝望与不可思议的神情。

    噗的一声,他把胸腹里所有的血全部喷了出来。

    然后就像被倒完后的水囊一般软软瘫倒。

    倒在地上,瘫成一片。

    南晋将领身上的所有骨头,都被铁剑砸碎了。

    远处那几名武道强者,也先后倒下,他们也碎了。

    ……

    ……

    二师兄浑身是血。

    全部是敌人的血。

    血水顺着盔甲的边缘向下滴着,渐渐汇成一条血流,流到插在原野间的那五柄剑处,然后顺着剑刺的地方,缓缓下渗。

    那几把剑是他的战利品。

    那些血也是他的战利品。

    不知道这一场青峡之战,他要在身前种几把剑,又要用多少敌人的鲜血来浇灌。

    他没有理会身上的血,只是静静看着前方的原野。

    因为西陵神殿联军的攻击还在持续。

    这真是一场无趣的战斗。

    杀人,然后还是杀人。

    战马的蹄声是那样的单调,联军骑兵的惨呼是那样的单调,不再美妙的箫声与琴声也是那般单调,所谓单调,就是重复。

    天空上的日头渐渐西移,渐渐变得红润起来。

    洒向原野间的光线,也变得红暖了很多,青峡外的原野上,堆积着不知多少具尸体,尸堆里的惨呼渐渐敛没,四周死寂一片。

    暮色中的原野,如涂满了血。

    事实上,也涂满了血。

    从正午到暮时,西陵神殿联军至少填了一千多名骑兵进去。

    琴箫声一直没有断绝过。

    因为北宫和西门很清楚,只要琴箫之声不停,二师兄便可以不动。

    二师兄确实没有动。

    他一动不动。

    他始终站在原地。

    没有向后退一步。

    因为他的身后就是青峡。

    青峡后面便是大唐。

    原野南方,忽然响起鸣金的声音。

    西陵神殿联军终于召唤骑兵停止冲锋。

    不是他们承受不起这种损失。

    而是西陵神殿联军里的将士们觉得很累。

    书院弟子们很累,累在指间。

    神殿联军很累,累在心里。

    这种累,叫做畏惧。

    但也有人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畏惧。

    宁缺一直认为她很适合进书院学习。

    一抹血色衣影,出现在暮色中的原野间。

    原野间响起叶红鱼的声音。

    “君陌,与本座一战。”

    二师兄看着南方那抹在暮色里仿佛要燃烧起来的血袍。

    “你不是我的对手。”

    说完这句话,他提着铁剑向青峡出口处走去。

    青峡出口处,篷上残箭如草。

    篷下炉上的锅里烧着水。

    水快开了。

    要吃晚饭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