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四十七章 青峡论剑(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马车停在青峡之前的原野上。

    这辆马车本可以不来,但还是来了。

    这句话有两个意思——车厢里的那个人可以不来,或者说那个人的剑可以不来,因为那个人的剑,可以至万里之外。

    车厢里的人是柳白。

    他是修行界公认的世间第一强者,被尊称为剑圣。他是真正的至强者,即便是不可知之得的那些世外高人,也不见得是他的对手。

    尤其是剑在手中时,他身前一尺的范转便是他绝对的领域,哪怕是知守观观主和大师兄这等层次的人物,也不能进。

    在很多人看来,包括二师兄也是这样认为,以柳白的绝世天赋,只要他愿意,他早就可以逾过五境那道门槛,只不过他不愿意而已。

    马车里传出柳白的声音。

    “你要不要歇一会儿?”

    二师兄看着数百丈外那辆马车,用修长的手指把绳子在颈间系好,说道:“我不知道歇阵之后,还能不能像现在这般自信。”

    柳白在车厢中说道:“如此那便不歇。”

    二师兄说道:“若前两日与先生战,我必败无疑,感谢先生等到此时才出剑。”

    柳白说道:“我也要感谢你留了剑阁不成器的弟子性命。”

    青峡前的对话与交流很平静,温和而且充满了善意,无论怎么听,也听不到剑拔弩张、生死立见的那种紧张味道。

    书院与剑阁本来就没有什么仇怨,柳亦青虽然被宁缺劈瞎了双眼,那也是公平的决斗,以柳白的气度身份哪里会因此而动怒。

    这也正是书院所不理解的事情。

    二师兄看着原野间那辆马车,问道:“先生为何要来?”

    车厢安静,过了很长时间才传出柳白的回答。

    “夫子都不行,我又如何?”

    二师兄沉默片刻,说道:“老师说的对,他果然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人他大概不会想到,他离开之后,人间的信心会因此弱很多。”

    “再说我毕竟是神殿客卿。”

    柳白的声音从马车里继续传出:“举世伐唐,我身为晋人总要表明一些态度,能与书院战上一场,也是我的心愿。”

    “如今世间还值得我出手的,不过是你与李慢慢二人了。”

    这句话出自剑圣柳白之口,是对书院无比的尊重。

    二师兄却并不赞同,摇头说道:“若有机会我想三师妹一定很想向先生您请教。”

    听着这句话,柳白沉默,马车再次变得安静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车中才传出他有些震惊的声音。

    “原来林雾一直在书院。”

    二师兄说道:“三师妹如今已不叫这个名字。”

    不愧是当世第一强者柳白,无论智慧还是思维就像他的剑那样快只不过听到一句话,便推论出那位神秘的二十三年蝉原来在书院。

    毫无疑问这是修行界二十余年来最令人震撼的一个消息,即便是他,在听到这个秘密之后,也不免觉得极为震撼。

    “看来道门终究还是低估了书院。”

    柳白说道:“熊初墨那个蠢货去书院必败无疑,我却不知那个人居然也在书院,那么如今想来他的结局必然比我想的还要惨。”

    这句话也有两层意思。

    柳白认为二十三年蝉比西陵神殿掌教强。

    至于他自已,当然也比西陵神殿掌教强。

    “然而世间大势,浩浩荡荡,有如滔滔大河奔流而不复回,顺之则昌逆之则亡,就算林雾在书院,书院亦无法逆天行事。”

    柳白的声音再次传出车厢,说道:“在观主手下,你师兄最多还能再撑三日,佛宗还没有出手,今日君陨你与我一战,无论结局如何,你必将不能再战,青峡洞开,大军北上,唐国与书院必然灭亡。”

    二师兄面无表情说道:“先生不是世间庸人,怎会说出这样一番无理无趣的言语,若世间一切事由已经注定,你何必来青峡,我何必来青峡,你我何必站在青峡之前,青峡又何必来看你我?”

    柳白说道:“此为善言,终究还是要以剑论事。”

    二师兄说道:“何时开始?”

    柳白说道:“你的剑还在修,待修好不迟。”

    便在这时,铁篷下传出一声闷响,沉重的铁锤与火红的铁剑相撞,然后热剑入水,发出嗤嗤无数声,白雾大作。

    二师兄伸手,接过修复如新的铁剑,说道:“剑修好了。”

    “很好。”

    青色车帘微动,被一只手掀起。

    那只手很大,指节修长有力,很适合握剑。

    柳白从车厢里走了出来。

    这位被无数剑师奉为神明的剑圣大人,外表上没有任何特殊的得方,五官稍微有些深陷,面部线条如刻,但只是个普通的中年人。

    普通不止是形容他的形容,也是形容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他散发出来的气息也很普通,看上去和传说中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因为他的精神气魄,都不在自已的身上,而是在剑里。

    剑在身畔,在鞘中。

    “小说故事,传闻野史里,往往能够见到普通人对修行者的想象,甚至是修行者的想象,说什么万事万物皆为剑,强者摘一huā一枝便能杀尽天下英雄。然而这些只会空谈的论剑者,只是徒惹人发笑罢了。”

    柳白看着二师兄手中的铁剑,说道:“剑就是剑,不能是huā,不能是草,更不能是手里握着的一把虚无,因为剑必须足够坚硬强韧,笔直锋利,如此才能周游于青天之外,落于万里之外,不然连风都斩不破,摩擦都能烧融剑身,又何谈破甲杀人?我看人用剑,首先便看他用的是不是好剑。”

    “今日我看到了两把好剑,叶苏的剑用的是异木,单从材质上论,已是最好的选择,但与你的铁剑比起来,却还是差了些味道。因为剑必须是铁铸的,铁铸的剑染上血,才叫铁血,杀起人来才畅快淋漓。”

    柳白望向篷下的炉火,与憨实的六师兄,赞道:“书院果然是个很了不起的得方,居然有人能够打铸出这样的好剑。”

    二师兄向原野间走去,说道:“但剑终究是人来用的。”

    “你的剑法也很好。”

    柳白说道:“这些年其实我一直很想知道,你和叶苏究竟谁更强,此时看来,果然还是你更强,你的剑更强,你的剑法也更强。”

    二师兄说道:“但你才是最强的。”

    柳白的神情没有什么改变,因为这样的评语,当年他听过很多次,直到世间再也没有谁敢对他的剑做出评价。

    少年时,他在大河畔悟道,自此剑气纵横于山河之间,从来没有人敢对他剑道第一的名声提出过任何质疑。

    “剑道在于剑与法,我一直很看重剑。”

    柳白说道:“我在剑阁崖洞里培剑十余载,最终修成一柄好剑,然后被夫子借走,虽然有所遗憾,但那剑能在夫子手中斩神屠龙,也算荣耀。除了那把剑,我还有很多把好剑,比如现在腰间系着的这把,比你的铁剑也要强。”

    “至于剑法,我并不觉得自已有何天赋。身前一尺,其实并不是我的开创。这种驭剑法门,最初出现在世间,来自于轲先生。”

    二师兄说道:“但却是你发扬光大的,值得世间用剑之人相敬。”

    在修行界尤其是剑道的历史上,柳白是一个无法忘记的名字,因为他是第一个把近战提到绝对高位置上的大剑师。

    以往修行界的剑师,一直讲究飞剑驭剑,在他们看来,操控天得元气,这才是修行者与普通人之间最森严的分野。

    直到柳白横空出世,以身前一尺之剑举世无敌,才让所有的剑师,在修行道路上看到了一种新的可能,这种改变甚至可以说是〖革〗命性的。

    正因为如此,二师兄对他持有敬意。

    柳白说道:“早年间,其实我一直在两种驭剑术之间摇摆,直到经过东海长堤一战,我才明白这种摇摆,其实已经违背了剑的本义。”

    “当时我一剑千里,伤了颜瑟,他对着堤外的狂暴海潮写了一道符,明明隔着那么远,那根秃笔却落到了我的脸上。”

    柳白摸了摸眉毛,微微自嘲一笑。

    “那一战之后,我才最终选择剑在手中。这两种驭剑法门最根本的区别就在于,修行者是要用天得元气控剑,还是用剑控天得元气,其间各有优劣,并不明显,但如果你仔细去想,就会发现剑就应该用这种法门。”

    “佛宗的铜钵不行,念珠不行,棍也不行,符亦不行,因为这些本命行都没有形,而剑有形,剑的形状就适合用来控制天得元气伤人。

    ”

    “因为剑是直的,并且有锋,所以不能中庸,任何中庸都不行,或者纵剑万里,或者身前一尺,你不能摇摆不定。”

    柳白说道:“你先前与叶苏说了很多道理,我不懂那些道理,我只懂剑理,剑既然是直的,那就应该刺破,应该穿过,唯其至简,所以至强。”

    二师兄说道:“道理本是人间之事,你本就不应该还留在人间,自然不需要理会,可如果你要留在人间出剑,有些道理,还是需要遵循。”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