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五十一章 千百剑里取一剑,至清至浅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再如何壮阔的大河,也不可能漫过整个世界,只不过面对这条大河时,没有谁还能够找到那几小块干燥的土丘。

    君陌没有看河,却能感觉到这条大河,于是他在奔涌的河水里,找到了落足处,身形微转,脚便落在那处。

    他再次睁开眼睛,看着河水像时光一样在脚下流淌,没有像老师那样发出感慨,眼眸深处散发出一抹及明亮的光泽。

    他的脸颊苍白,神情却依然是那样的宁静。

    一声清啸,从他的唇间迸出。

    如雏凤清鸣,更像凤凰浴火重生后的第一声。

    秋风渐狂,君陌黑发飘舞。

    他张开双臂,衣袖在风中拂荡。

    他的鲜血从断臂处不断喷涌。

    他的念力向着周遭的天地间狂肆地喷涌……青峡铁篷下,炉架里的一柄剑,感受到了那道狂肆念力的召唤,嗤的一声,刺破厢柜,破篷而飞,向原野间飞去。

    南方原野,西陵神殿联军营中,忽然暴发出无数声惊呼。各宗派的修行者们,忽然发现本命剑,脱离了自已的控制!

    清脆的摩擦声,在军营里此起彼伏响起,那是剑与剑鞘的摩擦声,无数飞剑自行出鞘而飞,向着青峡前疾掠。

    青山深处,数片落叶轻轻覆盖在一柄宽大的铁剑上,一只断臂还紧紧握着剑柄,忽然间。铁剑剧烈地颤抖起来,然而破松涛再次飞起……原野四周的天地里,充斥着君陌狂肆磅礴的念力。

    无数柄剑,受到这股念力的召唤,自四面八方而来,疾逾闪电,瞬间穿越遥远的距离。来到青峡之前,直刺柳白!

    柳白神情凝重,收回断剑横于身前。再次布下咫尺世界。

    千百剑,骤然静止于他身周的秋风里,悬停在空中。

    剑的数量太多。形成一个极大的剑球,遮蔽住天光,显得格外森寒。

    杀意十足。

    这是剑的世界。

    这是被剑包围的世界。

    柳白便在千百剑间。

    他看不到对面的情形,甚至与天地元气的联系,仿佛都要被中断。

    他只能去计算……君陌于千百剑里握住自已的剑。

    他用的是左手。

    青峡之前到处都是剑,剑意纵横,天地气息混乱不堪。

    他却能准确地找到自已的铁剑。

    因为他的右臂还在铁剑之上,不舍离去。

    他握住铁剑,就是握住了自已的断臂。

    他抽出铁剑,然后向被千百剑包围的柳白刺去……柳白看不到。也无法算清楚。

    但他感觉到了这一剑。

    这是他此生所见的最强一剑。

    甚至比当年成就他剑圣之名的南海剑神手中的剑,更加可怕。

    柳白不再犹豫。

    他不再横剑,再没有什么城墙,也没有护城河。

    在最关键的时刻,他只信任剑本身。

    此时的君陌。成功地激出了他所有的战力与傲气。

    他自信当世无敌。

    大河剑前,当者辟易。

    君陌的这一剑,再如何可怕,也不可能是自已的对手……柳白出剑。

    大河疾涌平野间。

    他是剑圣。

    他的剑是剑中之圣。

    他出剑,这个世界便只能剩下一把剑。

    咫尺再扩。

    千百剑骤然崩散,向着青山原野疾飞而坠。

    再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柳白的视线。阻挡他的剑。

    但青峡之前,还有一把剑。

    那把铁剑被握在君陌的手中。

    然后被君陌握在手中……这句话没有重复。

    是准确的现实情况

    握着剑柄的是断臂。

    君陌握着自已的断臂。

    这幕画面看上去很血腥,但没有任何意义。

    除了铁剑仿佛变长了一截……君陌出剑,专注而严谨,哪怕浑身浴血,却依然毫无动摇。

    柳白出剑,后发而先至,世间依然没有谁的剑比他更快。

    然而柳白手里只剩下半截断剑。

    君陌手里的铁剑,却比平时要长出一截。

    青峡前响起一声极轻微的声音。

    像是有滴水落入炉里,触着高温的红炭。

    铁剑刺进了柳白的胸口。

    柳白的断剑,离君陌的咽喉还有一段距离。

    不近亦不远,正是身前一尺……柳白弃剑。

    断剑再断,成无数明亮的碎片。

    剑身上的天地气息,摇撼不安。

    青峡前的原野开始震动,响起一声长啸。

    啸声中,柳白疾退。

    来如黄河奔涌入海,去如洪水泛滥成灾。

    借天地气息,他如鬼魅般后掠数十丈。

    然后他停下。

    他开始咳嗽。

    咳出来的都是血。

    他看着胸口那道剑伤,眉头微蹙。

    此时他终于明白了,君陌为什么要驭如此多剑。

    因为君陌要他算。

    他虽然是当世第一强者,但毕竟不是桑桑这种天算之人,他再如何强大,也不可能算尽所有变化。

    君陌不用算,因为千百剑都是假的,只有他自已的铁剑是真的。

    但即便如此,君陌的铁剑,还是无法进入他的身前一尺。

    直到断臂重伤,君陌很痛,很怒,很不甘。他严谨守礼多年,被自已的规矩束缚了这么多年的放肆,终于在这一刻暴发了出来。

    他闭眼,不见黄河天上来,避开柳白致命的一剑。

    他清啸,青山原野震动不安,无数剑至。

    柳白的剑意终于出现了缺口。

    君陌的铁剑,便从那个缺口里刺了进去。

    那个缺口,也许是柳白故意为之。

    因为他相信在这么近的距离内,他的剑最快。

    但他没有想到一件事情。

    剑道分为剑与法,又分为势与术。

    而且除了快慢,还有长短……低头看着不停淌血的伤口,柳白笑了笑。

    他的笑容并不落寞,只有淡淡的自嘲和感慨。

    他怎么想,也想不到最后的结局竟是这样。

    两败俱伤,他可以接受,但他真的很难接受这个原因。

    这个原因实在是有些荒谬。

    断剑与长剑相遇,因为某种原因,持断剑的人反而刺死了对手,又因为某种原因,持长剑的人获得了优势……

    这是初学剑法的普通人,才会想象的战斗场景。

    他与君陌是世间剑道最强的两个人。

    最终却真的用这种方式,为这场战斗画上了句号。

    他忽然想到,清澈的小溪会变成浊浪滔滔的大河,入海后却会重新变清,莫非剑道修行至极深处,也会依循同样的道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