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五十九章 知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雨停了。

    天上的雪也烧光了,不再继续落下。

    街上一片安静,只能听到哭声。

    陈皮皮就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坐在地面上放声大哭。

    在父亲和师兄师姐前,他就是个孩子。

    他哭的如此伤心,原因很复杂,他的父亲和师兄师姐却很明白,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他除了哭还能做什么呢?

    观主负手从他身旁走过,没有看他一眼,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

    大师兄感慨说道:“能哭出来也好,不至于郁郁。”

    余帘却眉头微蹙,看着街那头说道:“我们还没死,书院还没亡,哭什么哭?”

    观主正在缓步走来,来自昊天的力量灌注到他的身躯里,让他变得越发强大,但余帘说的也没有错,她和大师兄终究还没有死。

    只要没死,这场雪街之战便没有结束,书院就依然存在……书院必须把观主留在这条长街上,才能保住惊神阵的阵枢,保住这座长安城,遗憾的是,大师兄真的很不擅长打架,只擅长别的。

    洒落雪街的清光落在他朴实可亲的脸上和满是血迹的旧棉袄上,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乡间刚刚杀完年猪的塾师。

    事实上,在书院后山他一直都是老师。

    无论琴棋书画还是阵道音律,那些在各自领域都拥有至高地位的师弟师妹,全部都是他的弟子。所以他在这些方面拥有普通人难以企及的能力。

    看着缓步走来的观主,他就像教书先生遇到难题时,总习惯于用手里的粉笔当武器那样,他自然也想起了这些年里自已时常接触的那些事物。

    大师兄动念,便有风从城北呼啸而至,卷起街道上的残雪,拂动街道两旁的宅院废墟与垮塌的檐。拂动能够遇到的一切事物。

    瓦片颤动发出低沉的撞击声,如石钟,有酒楼的破幡在寒风中飘舞。嘶啦作响,如断弦的琴,风从断垣缝隙里穿过。呜咽如箫。

    这些残破的感伤的悲伤的声音,合在一起,便是一首如泣如诉的曲子,曲声并不悠扬,只是幽哀不尽来到了观主的身前。

    观主停步望向街对面,神情微凝,出指。

    大师兄伸手向街旁的巷坊,把城南无数道街巷,变成了棋枰之上的纵横棋路,他便是棋枰畔的弈道高手。瞬间把那道指意切割成无数碎片。

    观主拂袖一卷,把那些纵横棋道卷乱,再出指。

    大师兄松手把木棍扔到身前的湿街上。

    他不通符道,所以没有继承惊神阵,但他能够运用这座阵里的天地气息。

    当木棍落下时。那堵千年城墙没有再次出现在街上,只是发出啪的一声轻响。

    朱雀大街上空的云层里,也随之发出一声轻响。

    然后是巨响,无数声巨响。

    无数道闪电,从云层里钻出,然后劈落长街。向观主的身体劈去。

    这些闪电非常密集,威力无比巨大,即便观主用无距进入天地气息的空间夹层,也无法确保不会受到伤害。

    观主的身形忽然变得淡渺起来,一道闪电劈中他原先站立的位置,烟尘弥漫,隐有焦糊味道,却劈了个空。

    无数道闪电接连落下,观主的身影再次显现,然后消失,就像清渺淡然的云雾一般,在电闪雷鸣中不停飘掠,根本无法捕捉。

    余帘从原地消失。

    长街上再次响起蝉鸣,数千只数万只蝉的怒鸣。

    风雪再起,其间隐着的怒蝉鸣啸,有如搏命的山虎。

    数十道街巷的积雪,全部悬浮起来,向着朱雀大街里灌注。

    街上的世界,变成了风雪的世界,很难看清楚里面的画面。

    只能听到指意破空的声音,闪电斩落的声音,还有愈发凄厉的蝉鸣。

    风雪如烟尘,长街是战场。

    闪电与蝉鸣再如何强大,却依然无法压制住那些纵横其间的指意。

    一指便是寂灭如深渊。

    一指有如大海之无量。

    指意纵横,能守世间一切,能敛世间一切。

    电落渐缓,蝉鸣渐哀。

    这道充满了自然恐怖威力的长街,对观主来说,仿佛闲庭。

    他信步而出。

    风雪渐静。

    最后一片雪,自观主身侧飘过。

    观主的左手断了三根手指。

    鲜血正在向街面滴落。

    他看了一眼断指处。

    血渐止,断指处一片光滑,晶莹如玉。

    他取出手帕,将手掌上沾着的血水擦净,然后放回怀中,望向街对面。

    不知何时,余帘重新出现在街上。

    她脸色苍白,虽然看不到明显的伤痕,亦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大师兄浑身是血,疲惫不堪,摇摇欲坠。

    胜负已分……知守观是道门圣地。

    这座道观的名称,来自于西陵教典里的一段真言。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

    陈皮皮的天下溪神指,亦是因此而得其名。

    由此可以想见,这套指法在道门的无上地位。

    在西陵教典那段真言里,还有这样几句话。

    知其黑,守其白,为天下式。

    知其荣,守其辱,为天下谷。

    这是昊天的世界。

    能知世间一切,便能守世间一切。

    无论是力量,还是本心。

    这便是知守的真义。

    观主的指意,不仅仅是天下溪神指,堪为天下式,为天下谷。

    他多年前便迈过了那道门槛。真正的万法皆通,学贯道佛魔,实势之强更在莲生之上,堪称千年以来的道门最强者。

    不幸的是,他的和夫子轲浩然二人生活在同一个年代,而那两个人则是万年难遇,所以他才被迫沉寂低调了这么多年。

    现在的人间已经没有夫子。早已没有轲浩然,他便是人间最高崛的那座山峰,最强大的那个人。他便是天下无敌。

    所以他的指,就是天下指……风雪再起,只是这一次的风雪来自天地。不能杀人。

    余帘看着风雪那头的观主,想着先前看到的那幕画面,脸上的情绪有些复杂。

    大师兄借破宅之音,街巷之枰,雄城之威,暂时困住观主,然后她怒蝉勃发,眼看着便要击杀对方,却不料局势骤变。

    观主目光落处,断指伤口顿时如玉。

    她很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魔宗的手段。虽然不是不朽,亦不远矣。

    如果不是如此,她最后那片雪,一定能够把观主的身体切成两半,不会只削下了对方三根手指。

    她看着这个普通的道人。想着那个普通的名字,神情渐肃——道门领袖把魔宗功法修行的比自已这个宗主还要强大,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这是昊天的世界,我遵循昊天的规则,于是所有昊天的规则便能为我所用,除非你们现在拥有了挑战昊天的能力。不然永远不可能战胜我。”

    观主看着风雪对面的二人,平静说道:“你们二人能够给我带来如此多的麻烦,已经超出我的想象,甚至让我觉得有些佩服。”

    “李慢慢,如果你不是愚蠢到在这七天时间内消耗太多,如果你不是愚蠢到前面数十年都不想学打架,或者你可以尝试一直拖着我。”

    “林雾,如果数日前你没有与熊初墨战上一场,或者今日雪街之上,你真能找到一些机会来杀死我,虽然那个可能性依然不大。”

    观主看着余帘说道:“自千年前那个叛徒,你应该是魔宗最强的一代宗主,修二十三年蝉融天魔境,竟让你真的开辟了自已的世界,然而很遗憾的是,你遇到的对手是我,就如同我本是千年以来道门的最强者,却遇到了你的老师。”

    大师兄说道:“直到观主入长安,我才知道原来您也一直在等着时间流逝,因为惊神阵没有办法修复,这时候正是阵力最弱的时候,我确实不应该与您虚耗这七天时间,但在这七天里,我也学到了一些事情。”

    观主问道:“什么事情?”

    大师兄说道:“我现在能够追上您。”

    观主说道:“前些天是我在追你,现在你要追我,意义何在?”

    大师兄说道:“只要能够追上您,那么便有一起离开的机会。”

    观主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遗憾的是现在你受了很重的伤,你很难再追上我,而且最关键的是,你没有力量。”

    他看着这对书院的师兄妹,说道:“现在想来,我对夫子的敬佩愈发深重,居然能够教出你们这一对师兄妹,如果你们两个人是一个人,我还确实不是你们的对手,于我而言幸运的是,你们两个人终究没有办法变成一个人。”

    余帘说道:“我想尝试一下能不能用两条命换你一条命。”

    观主说道:“你虽说修行二十三年蝉变了女身,又在夫子座前学习多年,但终究是魔宗宗主,说这种慷慨激昂,实在可笑。”

    余帘说道:“这和慷慨激昂无关,只和高兴有关,老师一直教育我,活着就是为了寻找快乐平静,如果能够杀死你,我一定非常快乐。”

    观主平静说道:“有理,所以我不会给你们这种机会。”

    即便是天下无敌的他,也不愿意在胜局已定的情况下,和书院的这两名强者以生死相见,因为生死之前有无数种可能。

    他进长安城,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毁阵。

    只要能够毁掉惊神阵,这场大戏便将落下帷幕。

    风雪中,蝉鸣骤起然后渐敛。

    观主的身形消失在风雪中。

    惊神阵受损,书院二人重伤,再也没有谁能够阻止他……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