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一百五十三章 修佛(再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

    ……

    桑桑通过他的眼睛,看佛山如旧,崖坪略变了些形状,原野如旧,佛与菩萨依然在彼处颂经念佛,青狮还是那样的愤怒,一怒便是三年,也不知道它会不会累,她忽然间很想知道宁缺这三年是怎么过的。

    “怎么过的?扛着铁刀到处挖地,你就不知道,这座破山它怎么就这么硬,三年啊,就整出这么块地,若让南国那些老农瞧见了,指不定得多瞧不起我,可是真累啊,累了怎么办?就歇着呗,就像饿了怎么就得吃。”

    宁缺的语速很快,音调起伏特别大,就像是在述说一件非常值得吃惊的事情,其实,只是因为他已经三年没有与人说过话。

    桑桑沉默片刻,没有流露出什么情绪,问道:“你吃什么?”

    三年时间里,宁缺能够听到的只有铁刀落在山崖上的声音、青狮在原野怒啸的声音、风拂滚石的声音、山下池塘里的蝉叫与蛙鸣,以及自己和自己说话的声音,这时候终于听到桑桑的声音,直觉仿佛吃了一壶通天丸,浑身舒泰,轻飘飘地直欲向天空深处飘去,美妙的不行。

    “吃什么?嘿,你还别说,这个破地方还真有不少好吃的东西。清水煮青蛙,炸青蛙、煎青蛙、烤青蛙、生青蛙、换着花样来,不带重的!”

    桑桑小时候听宁缺说过,在他的世界里有一种人靠说话挣钱,那些人说话往往很快,而且喜欢押韵、重复,或者说很喜欢并且擅长耍贫嘴,此时听着宁缺口里一长串关于青蛙的词,觉得他大概是在学那些人。

    宁缺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因为他来不及去感受,只是兴高采烈地讲着这三年里的生活,唾沫四溅,似要比流的汗水还要多。

    他自豪说道:“有,有油。当然得有油……这满野莲花,我自己榨了些莲子油,不论是用来拌野菜还是煎青蛙,都可香了。”

    桑桑说道:“你应该吃点素的。”

    宁缺眉飞色舞说道:“放心,荤素搭配这种事情我从来没有忘,炖莲藕,炒藕带。新剥莲子嘎崩脆,还没苦味!其实要说我最喜欢吃的,还是炸知了,无论是裹着莲叶烤还是生炸。那香的……只不过想起三师姐,有些下不了嘴。”

    三年后的他是那样的瘦削黝黑,看上去和悬空寺下面那些贫苦的农奴没有任何区别,与他相反。桑桑感觉好了很多,贪嗔痴三毒还在。但平静了些,应该没有毒发的危险,不再像沉睡之前那般虚弱。

    桑桑能够看见他,能够想象这三年里他过着怎样艰苦的日子,此时听着他兴高采烈地讲述,越发觉得他很可怜,那种情绪是那样的浓烈,以至于她觉得有些酸楚,如果能够流泪,便会流下泪来。

    宁缺感受心头传来的那份酸楚,沉默片刻后笑着说道:“别瞎担心,你知道我很擅长在野外生活,小时候不经常这样?”

    桑桑没有说话,心想小时候在岷山里,你再如何孤单,身边至少还有我,现在你依然背着我,但这三年里我并不在。

    宁缺依然在碎碎念着,她静静听着,渐渐眯起了眼睛,那便是笑意,然后她感觉有些暖,有些温柔,然后她在他的心头皱起了眉头。

    桑桑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说道:“我有些累,想再睡会儿。”

    宁缺有些没想到,怔了怔后笑着说道:“好。”

    桑桑再次开始沉睡。

    这一次,她睡了整整十年时间。

    ……

    ……

    十年后,桑桑醒来。

    这一次她发现原野上的那些佛与菩萨没有变化,但身前这座山的变化很大,宁缺已经用铁刀修完了佛的双脚,正在重新刻削佛祖身上那件衣裳,铁刀在山崖间不停切削,一道衣袂的线条慢慢成形。

    和最开始修佛时的笨拙生硬相比,现在宁缺的手法已经纯熟了很多,铁刀游走自如,就像是烂柯寺前小镇里最老练的那些雕工。

    雕刻手法的进步,是时间和辛勤的劳作换来的,已经过去了十三年时间,宁缺不知挥了多少记铁刀,山崖里到处都是他的汗水。

    宁缺感觉到她的醒来,身体有些僵硬,沉默了很长时间,缓缓把铁刀插入崖壁的裂缝里,伸手拍了拍她身体的臀部,微笑说道:“醒了?”

    “是的。”桑桑说道。

    “那我休息会儿。”宁缺叹了口气,有些疲惫,有些满足,把她解下抱在怀里,走到崖边坐下,望向原野上那些佛与菩萨。

    佛与菩萨颂经念佛十三年,金色池塘里的佛光大作,如果桑桑体内三毒未袪,只怕在这些佛光里会当场死去。

    青狮对着山崖怒啸一声,天穹里的云层骤碎。

    宁缺看着盛怒中的青狮,笑着说道:“叫什么春,我老婆醒了,没被你们气的一觉不醒,这时候该叫春的难道不应该是我?”

    桑桑看着这座佛衣襟下摆上的那些线条,怎么看也不觉得是袈裟,问道:“你修佛还要顺便把佛的衣裳给修了?”

    宁缺说道:“做事情要细致,这种细节怎么能出错。”

    桑桑问道:“不穿袈裟也是佛?”

    宁缺说道:“佛为什么一定要穿袈裟?”

    桑桑问道:“那这佛要穿什么?”

    宁缺想着自己设计的衣裳,得意说道:“刻出来那天你就知道了,你一定喜欢。”

    桑桑沉默片刻后说道:“你的衣服也破了。”

    身为书院行走,宁缺在人间行走时穿的自然是书院的院服,他当初挑的院服是黑色,很禁脏。而且书院院服非常结实,普通攻击都无法撕破,所以那些年里基本上没有怎么换的,只有脏的不行的时候才随便洗洗。

    当初在西陵神殿他被桑桑囚禁然后千刀万剐,院服不在身上,其后才被桑桑扔给他,这件黑色院服陪着他在棋盘世界里度过了无数年的时光,依然没有一处腐坏破烂,这十三年时间。院服则已经破烂的不成模样。

    由此可见,他这些年过的多辛苦,做了多少事。

    现在的宁缺非常黑瘦,双手生出极厚的茧,更像一名农夫了。

    但他的眼睛却非常明亮。因为随着桑桑的毒渐渐清除,他的心情越来越好,精神越来越坚毅,感觉越来越强。

    “我这些年做了很多新菜。”

    感觉到桑桑的情况确实好转了很多,宁缺很开心,抱着她的身体,指着山下的池塘高兴说道:“我一直以为池塘里没有鱼。后来才发现在莲田深处居然真的有,我做了一锅鱼汤,那个鲜的……真是没话说。”

    他啪嗒着嘴,回味着当时那锅鱼汤的美味。旋即情绪失落起来,说道:“可惜鱼太少,不好捉,而且我没有什么时间。”

    桑桑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我有些累,再睡会儿。”

    说完这句话。她再次开始沉睡,不知道要过多少年才会再次醒来。

    宁缺看着怀里她的脸,表情有些呆滞,过了很久才艰难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好好睡吧,这里的事情我会处理的。”

    桑桑不停睡觉,这让他联想起当年她病重将死的时候,心里生出一抹阴影,但想着桑桑确实好转,心想佛祖种下的三毒太厉害,可能是要花些时间。

    他觉得有些累,坐在崖畔看着原野,沉默了很长时间,怀里抱着的身躯是那样的高大,他的背影却是那样的孤单。

    疲惫与痛苦不难熬,因为有希望,人间最难熬的便是孤单,他修佛已经修了十三年时间,只与桑桑说了几句话,这便是孤单。

    因为情绪上的问题,宁缺很奢侈地给自己放了整整一天的假,直到晨光从黑暗天穹的边缘生起然而迅速消失,他才清醒过来。

    他伸了个懒腰,过于劳损的肌肉与骨骼关节发出涩涩的磨擦声,然后他低头在桑桑圆乎乎的脸上狠狠地亲了几口,叭叽作响。

    “黑……猪。”

    “黑……猪。”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黑……猪!”

    寂寞的歌声里,他背着桑桑,绑着大黑伞,挥着铁刀,在山崖上攀来爬去,熟练至极的砍来削去,刻出一道又一道崭新的线条。

    佛祖有双秀气的小脚。

    佛祖的袈裟渐渐变了模样,显得有些飘逸,式样简单,拖着裙摆,就像是有人在小小的身躯上套了件宽大的侍女服。

    三年后,桑桑醒了过来。

    她看着这件眼熟的侍女服,沉默不语。

    宁缺咬着根莲枝,问道:“感觉怎么样?像不像?”

    桑桑说道:“我现在再来穿,必然不会这样宽松。”

    宁缺说道:“身材虽然变了,但在我眼里,你现在和当年还是一样。”

    桑桑说道:“修到哪里了?”

    宁缺指着峰顶说道:“明天就要开始替佛修面。”

    桑桑有些意外,而且有些意外的是她并没有流露出喜悦的情绪。

    她说道:“比前面那些年快了很多。”

    宁缺笑着说道:“无它,唯手熟耳。”

    桑桑说道:“修完便能结束?”

    宁缺说道:“当然,很快就能结束这一切。”

    桑桑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是的,一切都快结束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