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七十三章 赴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寂灭散出观主的眼,被宁缺的饕餮吞噬,经由阵眼杵,笼罩了整座长安城,于是风雪愈发狂暴,寒意无处不在。

    朱雀大道也很寒冷,但随着出现在墙头以及街上的唐人越来越多——他们并肩站在一起,肩与肩相磨,他们拥挤在街道上,鞋后跟不时互踩——街道上的温度渐渐升高,冰雪践融,甚至令人觉得有些热。

    唐人的心很热,所以他们的血变热,直至身体都滚烫起来,他们握紧拳头,挥舞手臂,不停地喧泄着自已的愤怒。

    朱雀大道四周不停响起喊杀声和脏话,人们不停地砸着砖块,还有人把夜壶、残茶、剩饭、童子尿砸向观主。

    唐人信奉昊天,却很奇妙地相信人定胜天,这是因为夫子虽然不理世事多年,但他那股与天斗其乐无穷的悍劲儿,却通过书院、通过皇族、通过朝廷以及军队散播到唐国的每个乡镇,融进每个唐人的血液。

    所以明知道街中的青衣道人,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强者,是真正的天下无敌,在此人面前,普通人就像是蚂蚁一般弱小,但两个三元里的少年拿着刀叉就敢来杀,就算观主是吃人的妖怪,人们也要试着整一下。

    我们这些多人打不过你难道我们这么多张嘴还骂不过你?就算这个家伙厚颜无耻骂不痛,我拿屎尿泼你,难道你不会狼狈?

    先前的雪街看上去就像是圣洁无比的琼宫,有了一分非人间的美丽,风雪同样洁净,没有一丝尘埃,就如同昊天的脸。

    此时随着人群的进攻,长街顿时变得污秽不堪,亵渎的喊杀声和脏话。还有那些来自人间的臭味,随着风雪渐起,飘入高远的天空,把昊天的脸涂抹的极为难堪。

    观主看着那些飘向天空的污秽的属于人间的气息,微微挑眉,那些屎尿秽物自然染不得他一丝衣袂,却令他有些微怒。

    在他的视野范围之内,雪街上便至少有数千名唐人。他还能感知到有更多的唐人正朝着朱雀大道赶来。前来赴死。

    看到这么多唐人出现在长街上,观主略微有些意外,但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执行昊天的意志,终结夫子留在人间的千年历史。

    此时的长安城里满是风雪,风雪里隐藏着无数道宁缺先前写的乂字符。那些符成功地填补了惊神阵的很多缺口,只有一条路。

    和先前的局面没有任何改变,观主必须杀死宁缺。宁缺在朱雀大道之上,而此时他与观主之间,是浩浩如汪洋的人群。

    于是观主向人群里走去。

    观主叫陈某。拥有一个最普通的名字,看上去是最普通的人,当他走进人群,就像是一滴水,融化在人民的海洋里。

    然后便有风暴起于海洋之中。无数道人影被震飞,就像是拍打在礁石上的海浪,带着白色的雪,消散于凶险的自然环境里。

    那些拿着刀冲杀过来的青衣汉子,纷纷倒在血泊之中,纵马冲锋的十余名羽林军,距离观主还有数十丈远,便堕马不起。

    观主的身影,渐渐在人群的海洋里显现出来,在他的身后是一片狼籍,恐怖的气息压迫之下,人海渐渐分开一条通道。

    便在这时,唐国的修行者终于出手了。

    天枢处已悄然潜伏至四周的坊市里,数名阵师启动了天罗阵,朱雀大道间天地元气骤然剧烈变化,无数道元气湍流,变成无数道无解的元气锁,出现在观主四周的空气里,锁死了他的所有去路。

    几乎同时,十余名隐匿在普通民众间的军方剑师,暴起出手,只闻呛啷清鸣,明亮的飞剑破空而起,直刺观主的面门。

    观主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轻轻地拂了拂衣袖,然后继续前行。

    随着衣袖一拂,纵横长街的剑意,顿时变成被雨水打湿的稻草,绵软颓败无力消散,而那无数凶险的元气锁,在这一拂间,就像是秋日熟透的苹果摔在了地面上,破碎成泥,溅出无数汁液。

    隐藏在坊市里的大唐阵师,受到元气反震,当场流血身死,而那十余名军方剑师的本命剑被观主一拂毁之,亦是身受重伤,生死不知。

    观主继续前行,寻找着人群后方的宁缺。

    人群一阵扰动,飞舞的砖头稍一停歇,然后继续如暴雨般落下。

    只是修行者的飞剑都不能及观主其身,何况砖头?黄杨大师的念珠,都无法困住观主一瞬,更何况污水?

    观主平静前行,拦在他身前的人们就像蚂蚁一般被碾死,被震飞。

    勇敢的唐人们,继续向他扑去,然后继续死去。

    雪街变成了一条血街,到处都有鲜血喷洒。

    勇气在人间是一个值得尊敬的词汇,但在代表昊天的绝对力量面前,却显得那般弱小可笑,甚至很难形容为壮烈。

    面对无法抗衡的差距,长安城里的人们,本应该像仰首望向青天的蚂蚁那样,感到绝望,然后放弃。

    但难以想象的是,此时在唐人们的脸上,可以看到悲痛,可以看到愤怒,可以看到不甘,但却看不到一丝绝望的情绪。

    人们没有绝望,没有哭泣,甚至连脏话都不骂了,他们只是沉默地继续战斗,哪怕是无望的战斗,但也要战斗到底。

    一名苦力挑夫拿起扁担砸向观主的,然后死了。

    一名从外郡来的商贩,拿起在深山里保命的匕首,然后死了。

    一个看不出什么身份的男人扑向观主,然后死了。

    人们拿着砖头砸,拿着菜刀砍,拿着家传的弓箭不停射着,然后死去。

    这就是在送死。

    送死是一个不怎么好听的词,显得有些愚蠢。

    但人就是这样一个很奇妙的生物,明知道有很多事情无法改变结局,却依然有很多人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坚持去做。

    人们甚至为此还专门创造了一个意思相近的词。

    赴死。

    唐人今日在赴死。

    纷纷赴死。

    他们想要拦住观主。

    长安城高耸入云的城墙没能拦住敌人。

    于是他们用自已的血肉之躯,筑起了一座新的城墙。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