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八十七章 归来(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说话间,木柚端着盆热水,从后院走进屋内。她见着宁缺在,有些吃惊,也顾不上多说什么,便开始服侍二师兄梳洗整理。

    “没办法自已梳髻,也没办法戴冠。”君陨说道。

    宁缺说道:“有七师姐在,师兄你哪里还需要自已动手。”

    君陨说道:“男女有别,总有些事情不怎么方便。”

    宁缺笑了起来,说道:“成亲之后,自然一切方便。”

    一片安静,不远处瀑布落潭的声音显得非常清晰。木柚低着头,有些微羞,君陨轻轻咳了两声,正色问道:“你还有什么事?”

    宁缺正在感受房间里的气氛,听着这话,强行忍住笑意,说道:“确实还有些事情需要师兄你帮忙定夺一下。”

    君陨说道:“我的问题,除了大师兄和余帘便只有你能看出来,说明你的境界已经颇为不错,虽然还不稳妥,却也不用担心太多。”

    “不是这件事情。”

    宁缺拍了拍手,对着窗外的院门喊道:“进来吧。”

    从小院外走进两名拄着拐的少年,神情都非常紧张,但如果认真观察,便能看出其实差异极大,其中一名少年衣着光鲜,明明紧张的要死,却仍然用余光四处打量,扮演着镇定的模样,眉眼间透着一种浑吝的劲儿,另一名衣着朴素的少年则是始终看着脚下,握着拐架的右手不停地颤抖,相信如果不是被前面那个少年带着,只怕他连路都不会走。

    宁缺对二师兄说道:“前些天和观主战,这两个小子表现不错,看伤势恢复情况,身体底子也不错,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潜质。”

    “你想让他们进书院?”君陨问道。

    宁缺说道:“如果师兄觉得还成,就挑一个当徒弟,剩的那个给我,不过最近这段日子,可能两个人都需要你先管教着,我没时间。”

    君陨说道:“师兄都还没有传人。”

    宁缺说道:“如果大师兄想要,我让给他便是。”

    两名少年自然便是张三和李四,那日雪街血战之后,他们回家被好生教训了一通,如果不是受了重伤的缘故,只怕要被长辈们痛打一番,也正因为受伤的原因,李四一家暂时没有回原籍,还是借住在三元里张家,直至今日,长安府忽然派人过来,把他们从长安城里接到了书院。

    两名少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浑浑噩噩地走进书院,进入半山的云雾,然后便来到了真正的书院。

    书院对于唐人来说,是最尊贵的地方,却并不神秘,然而后山却是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因为所有细节都表明这里应该是仙境。

    直到伴着瀑布声进入小院,听到宁缺和君陨的对话,两名少年才明白自已遇到了怎样的机缘,于是他们愈发紧张,即便是张念祖也不敢再四处打量,低头看着自已的脚尖,在心里默默地祈祷。

    宁缺说道:“我知道进后山需要考核,不过我瞧这两个小子实在是有些顺眼,我现在主要担心的是他们像我当年那样,没有修行的资质。”

    君陨说道:“既然你都能修行,他们自然也能,只要书院愿意教人,就没有教不会的人,你想把他们留下来,那便留下。”

    宁缺不再多留,对两名少年说了几句话,便告辞而去,七师姐送他出院,在院门时不知道碰见是谁,传来说话的声音。

    两名少年此时处于极度的震撼和幸福之中,根本没有注意宁缺的离开,敬畏地看着身前这名断臂男子,等着对方的吩咐。

    便在这时,一只大白鹅摇着屁股走了小院,熟门熟路的来到屋前,有些笨拙地迈过高高的门槛,踱到君陨脚边一屁股坐下,开始闭目养神。

    掌教闯山时它受了伤,现在还没有痊愈,精神有些恹恹,不然如果让它瞧见自家院子里多了两个陌生少年,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饶是如此,两名少年依然被这只仿佛知道人事的大白鹅吓的一跳。

    “书院的规矩,日后你们再学,首先要学的便是处变不惊。”

    君陨看着两名少年,面无表情说道:“去院中站着,不准扶拐,膝不能弯,眼不能闭,如果能看到明天清晨的第一抹阳光,便算你们过关。”

    在小院门口与大白鹅相撞,宁缺险些被它啄了一口,如果不是看着它精神不大好,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恼火说道:“师姐,将来你变成这间小院的主人,可不能像师兄那样,对家纶如此严厉,对大白鹅却宠的不行,你得把那畜生管的紧些,没见我现在也是个残疾人,居然还敢对我下嘴。”

    木柚的心情本就有些紧张,听着他这话,更是不知如何言语,低声问道:“这件事情难道你们早就看出来了?”

    宁缺笑着说道:“我们又不是瞎子。”

    木柚把手里的绣帕拧成了一朵huā,低声分辩道:“是他先喜欢的我。”

    宁缺说道:“老师都不在了,谁还敢来管这事?”

    木柚小心翼翼说道:“就算老师还在,也不会不同意吧?”

    宁缺看着夜空里那轮皎洁的明月,不知怎的便觉得有些恼火,说道:“那个老不修的家伙,谁知道会弄出什么扯犊子样的事儿来?”

    “什么是扯犊子?”

    “就是……拉小牛崽子。”

    “老师为什么会做这种事情?”

    “因为……他和老黄牛亲。”

    “小师弟,你又在说胡话。”

    “总之就是说老师很不靠谱的意思。”

    “嗯,老师做事情确实向来都不怎么靠谱。”

    木柚看着山峦间的明月,微微一笑。

    然后她转向宁缺,行礼说道:“小师弟,多谢。”

    宁缺带着两名少年进书院拜师,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但让二师兄来负责处理这件事情,自然是存着让师兄分神的想法。

    她谢的便是这件事。

    宁缺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后山很大,所有人都有自已单独的小院,而且不是山景便是湖景,便是唐小棠也不例外,宋谦和八师兄成天在松下弈棋,读书人常年在藏书洞里起居,他们的小院基本上就没有人住,也就那般空着。

    以往因为桑桑的缘故,宁缺是书院后山唯一的走读学生,基本上都住在老笔斋或雁鸣湖,只偶尔会在山间留宿,但房子始终留着的。

    夜色深重雾气浓,他撑着拐杖,沿着山道慢慢向自已的小院走去。

    桑桑不在长安城,雁鸣湖的宅院被他斩成废墟,老笔斋的院墙也被斩成了两断,他没有回长安城的理由,以后大概便会以此间为家了。

    他的小院离镜湖不远,便在北宫、西门二位师兄平日里奏琴演曲那方密林的后方,很是偏僻清幽,月光洒落在屋檐上,更添寒意。

    有人在等他。

    唐小棠靠着泥墙,低着头,看着旧旧的小皮靴,不时踢一下墙。

    宁缺看着她清丽的容颜,眉间那抹淡淡的哀愁,说道:“想问什么就问吧。”

    唐小棠抬起头来,看着他问道:“桑桑真的死了?”

    她是桑桑的好朋友,桑桑的好朋友很少。

    想到这个事实,宁缺忽然觉得身体某个地方有些痛。

    “回来之后没有几个人会在我面前提起桑桑,有些人大概是觉得不方便提,比如师兄和师姐们,更多的人则是根本已经忘记了她。”

    不等唐小棠说话,他继续说道:“是的,桑桑死了。”

    他的语气很平淡,就像在叙述一件很寻常的事情。

    但越是如此,越令人伤感。

    唐小棠说道:“她真的是昊天的女儿。”

    宁缺沉默片刻,说道:“或者说,她就是昊天。”

    他想起昊天在惊神阵里留下的那些痕迹,桑桑在长安里走过的痕迹,那些被他斩断的旧居和过往,忽然笑了起来,说道:“我把昊天养大,还把她给睡了,有没有觉得我是一个很传奇的人?

    唐小棠忽然觉得他很可怜,但她不知道应该怎样安慰。

    因为她现在也是一个很可怜的人。

    宁缺看着她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皮皮背着观主离开了长安,应该是回知守观,我想告诉你的事,我欠他很多人情,我还欠他人命,所以将来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情,我会拼命去做。”

    唐小棠听懂了他的意思,说道:“……小师叔,多谢。”

    二人在凄冷的月光下拥抱,给予彼此温暖和勇气,然后告别。

    宁缺曾经以为自已什么都不欠,只是这个世界亏欠自已,直到他去了渭城,来到长安,进了书院,才发现自已欠的越来越多。

    他欠陈皮皮命,欠莫山山情。

    莫山山没有接受大师兄的邀请来书院居住,还是住在长安城的礼宾馆里。

    她自大河国千里迢迢而来,破派而出,为的是书院以及朱墙白雪。

    宁缺不知道该怎样面对。

    有情人,最终不知会如何。

    不是所有的男女,都会像二师兄和七师姐。

    就像他也曾经有过妻子,现在却是一人在床上辗转反侧。

    他想,睡一觉大概这些事情便会都过去,却怎样都睡不着。

    他睁着眼睛,看着窗外的白月光。

    那年离开渭城的时候,星光也是这般的寒冷白淡,如霜。

    观主在他身上留下的伤口,忽然变得很痛,心也很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