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八十九章 茶叙汤言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细长的木棍涂着红漆,在帛制的军事地图上不停移动,仿佛就像根火把,要把这张地图点燃,火苗在大唐的疆域上不断蔓延。

    大唐征西军在高原上获得大胜后,并没有就地整休,也没有回援,而是选择穿越雄峻的葱岭,直扑朝阳城。

    舒成大将军统率的军队,孤军深入异国,如果能够最终攻克朝阳城,俘获月轮王族,对于如今紧张的局势而言,有很重大的战略意义。

    隆庆和那两千名骑兵覆灭在长安城下,荒原骑兵震撼之余生出很多悸意,又缺少有效的军事指挥,对东北边军残部和义勇军为主体的唐军,已经无法构成太大的威胁,东疆的局势渐趋稳定,已经进入到清剿的阶段。

    真正的威胁还是在南北两方,镇北军补充了很多新鲜的兵员,甚至可以让固山郡腾出手来支援东疆,但金帐王庭准备了数十年时间大举南侵,其势如火如雷,战事依然进行的极为惨烈,唐军始终处于被动防御阶段,在短时间内,还看不到可以歼灭王庭骑兵主力、继而大举反攻的可能性。

    南方青峡处的局势同样紧张,西陵神殿联军的主力由南晋军队构成,真正的实力却远不仅此,无论神殿联军强攻青峡,还是绕道东疆北伐,都必将给长安带来极大的压力,甚至极有可能再次扭转这场战争的走向。

    然而令人极为不解的是,西陵神殿联军的攻势。比想象中要弱很多,看粮草后勤的动向,似乎也没有绕道北伐的打算。

    宫殿内很是安静,大臣和将军们都觉得很困惑。

    “神殿方面究竟在想什么?”

    曾静大学士说道:“莫非神殿到了此时还想保存实力,等着我们与金帐王庭两败俱伤,才会真正开始进攻?”

    “神殿想要和谈。”

    皇后娘娘指着案上的一封书信说道。

    那封信色作明黄,是只有西陵神殿和大唐皇室才有资格用的颜色。

    皇后说出的这句话。让殿内的人们震惊无语,因为没有人能够想明白,在现在这种时刻。西陵神殿方面为什么想要议和。

    殿内再次变得安静起来,没有人说话。

    即便如今是举世伐唐,唐人也无所畏惧。但殿内的大臣和将军不是徒有热血的青年人,他们所拥有的最宝贵的气质便是冷静——只要冷静下来,人们便能清醒地认识到大唐与整个人间之间的实力差距。

    无论人口、物资、战马数量或是疆土面积,大唐都是世间最大最强的国家,但要和整个世界相比,则毫无疑问处于绝对的劣势。

    尤其是随着东北边军在燕国都城覆灭,清河郡水师官兵的鲜血染红了大泽,大唐军队的实力受到了极惨重的损失,虽然在书院和朝廷的搏命努力下,暂时缓解了亡国的危险。可如果要在金帐王庭和西陵神殿联军的南北夹击之下继续苦战,谁也不敢说唐国究竟能不能撑下去,还能撑多长时间。

    从理性考虑,西陵神殿提出议和,无疑是大唐现在最想看到的事情。然而在这种情况下的谈判,大唐必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甚至现在都可以猜到,联军方面必然会要求大唐割土赔款。

    开国千年以来,大唐逢战必胜,从无降者。更无城下之盟,难道说现在自已这些人真的无法再坚持祖辈们的骄傲?如果真的迫于无奈要谈,谁来谈?谁敢冒着被唐人痛骂卖国求荣的罪名,在那份文书上签字?

    殿内的沉默,便是来源于此。

    皇后娘娘说道:“朝臣们商议一番,究竟谈不谈,怎么谈,总之尽快拟个方徊出来,必须要快,因为慢一天便会多死一天的人……御书房内,皇后娘娘看着那些墨汁尚未完全干透的书帖,不知想起了什么,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你都听见了。”

    宁缺把笔扔进清水瓮里,扯过一张纸擦了擦手,说道:“既然神殿要谈,那我们就陪他们谈,怎么谈都可以,就是不能吃亏。”

    皇后娘娘说道:“既然占着优势,如果我们不肯吃亏,神殿方面必然不会同意,所以既然要谈,便要做好吃亏的准备。”

    宁缺摇头说道:“首先我们要明白,神殿方面为什么忽然想着议和,要知道神殿联军的主力到今天为止,连场正经的仗都还没有打。”

    皇后娘娘问道:“在你看来,神殿方面主动要求议和的原因是什么?”

    书案上有一壶新沏的岩茶,书架里有一套精美的茶具,宁缺把茶具取了出来,倒了两小盅,把其中一盅推至皇后身前,自取一盅饮尽,然后取出茶具盒里的所有物事,放到曲线微妙而美的茶盘海里。

    茶盘如海,可盛茶具无数,

    宁缺把最大的茶壶从茶盘里取了下来,说道:“我们现在可以确认的是观主废了。”

    “掌教也废了。”

    他从茶盘上取下一根细瘦的茶匙,又单手抓住几个茶杯,继续说道:“天谕神座、七枚大师,还有叶苏也都废了。”

    最后他轻敲盛放茶叶的木筒,说道:“柳白斩了二师兄的右臂,二师兄也刺中了他的胸口,短时间内,柳白不会再次出手。”

    此时回看过去数月间这场波澜壮阔的战争,有唐军在浴血奋战,有普通人的雄起,但真正关键的,还是那几场书院与道门之间的强者战。

    大师兄把观主牵制了整整七日,在葱岭前重伤七枚大师,在青峡前重伤天谕神座,二师兄在青峡前连战绝世强者,先败叶苏。再伤柳白,与同门一道令西陵神殿大军无法进入青峡一步,三师姐把西陵神殿掌教打成了废人,其后又在长安城里与大师兄联手,和观主从地面战至青天。

    除了夫子留下的惊神阵,以及宁缺最终写出的那个字,便是大师兄二师兄和三师姐。直接改变了这场战争的走向,

    “书院确实打残了,但道门方面付出的代价更为沉重。他们想要议和并有出乎我的意料,我甚至觉得消息来的还晚了些。”

    宁缺看着皇后说道:“现在双方都需要时间疗伤,所以娘娘不用在意书院的态度。想怎么谈就怎么谈。”

    皇后娘娘说道:“不错,时间对我们有利。”

    宁缺看着窗外的夜色,那轮有些灰暗的月亮,说道:“也许并不见得。”

    御书房里安静无声,皇后和他看着那轮月亮,心里都很清楚,也许最终决定人间胜负的关键,还是在夜空里的月亮之上。

    皇后娘娘收回目光,看着他问道:“书院还有什么意见?”

    “朝政军事之事,后山里的师兄师姐都不懂。自然没有什么意见要我转告娘娘,但我确实有件事情,想要提醒一下。”

    “什么事?”

    “如果有办法,请尽快传书葱岭,让舒成将军回师。”

    皇后娘娘听着这句话。挑眉说道:“按照时间推算,最多再过半个月,西军便能攻进朝阳城,灭掉月轮,这种时候让他们放弃?”

    “朝阳城绝对不能进。”

    宁缺想着在荒原地下那座高峰,峰间那些黄色的寺庙。说道:“书院和道门两败俱伤,我可不想讲经首座这样的人来长安城。”

    皇后娘娘是魔宗出身,虽然久居深宫,但对修行界那些传说中的人物还是很了解,听着这话便明白了宁缺的忌惮,表示了同意。

    她说道:“军部曾经有个方案,让西军不理月轮国,在葱岭外北进荒原,争取能够趁金帐主力南侵之时,找到单于所在的位置。”

    宁缺想着那片荒原上名为“泥塘”的大沼泽,说道:“这个方案太过冒险,最好放弃,还是让西军原回撤出葱岭,然后向七城寨机动。”

    皇后娘娘说道:“便如此办理。只是如果朝廷同意与神殿谈判议和,神殿方面肯定要求与书院谈,到时候是你还是大先生出面?”

    “书院不能出面,至少我不能出面。”

    宁缺看着桌上那些散乱的茶杯,说道:“如果书院出面谈,将来便不好后悔,如果我在上面签字,将来还怎么杀人呢……朝小树一直在值房里等宁缺,待他出宫时便同路而行。

    夜空里忽然开始下起小雪,不多时,广场和周边的街巷上铺了层薄薄的雪,靴子踩在上面有些滑,朝小树说道:“路不好走,先喝两杯。”

    宁缺点点头。

    巷口有家汤铺,铺子里已经坐满了人,战局的缓解很迅速地在百姓生活中得到了体现,只是食客们并不像平日里那般吵闹。

    铺子老板见又有客来,搬了桌椅搁在店外,询问是否可以。

    朝小树和宁缺对此无所谓,便就着微雪,开始吃热乎的羊杂汤。

    酒杯未举,朝小树忽然问道:“你准备怎么处理李渔?”

    宁缺正在往朝小树的碗里拨香菜,听着这话,动作微微一僵,然后回复正常,说道:“那是皇后娘娘或者说朝廷的事。”

    朝小树说道:“我是在问你。”

    宁缺放下筷子,看着他说道:“我记得你和她的关系很普通。”

    “她毕竟是陛下最疼的女儿。”

    说完这句话,朝小树端起蘸料碟,把腐乳拨进宁缺碗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