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九十七章 有人来到长安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句话本身以及话中隐藏着的那些没有言明的意思,非常血腥残酷,但宁缺的语气却很平静寻常,理所当然。

    他的神情宁静,甚至还带着真挚的笑容,对于他来说,金帐王庭的事情确实没有什么好谈的,除了被杀光,他不接受任何别的结果。

    即便是叶红鱼,在这一瞬间都感到了一股寒意。

    此时刚刚入春,有的树上青芽微小到肉眼难以看见,有的树上则已经生出了嫩嫩的小青叶,街上忽然一阵微寒风起,嫩茎折断,有青叶飘落。

    青叶从空中来到地上,这场谈话也终于落在了实处,叶红鱼提出了西陵神殿方面的要求,和先前宁缺在雁鸣湖畔提的那些条件针锋相对,神殿要求确保清河郡的独立地位,要求唐国付出大笔数量的战争赔款,并且皇族人员必须亲赴桃山谢罪,金帐王庭则是索要向晚原周遭的大片牧场和贺兰城,至于月轮燕晋齐宋诸国,自然也有他们的诉求,只是相对而言并不重要。

    宁缺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隆庆现在是怎么情况?”

    “两千精骑尽灭,他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也是身受重伤,现在正在神殿疗伤,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恢复。”叶红鱼对隆庆没有任何好感,提到他时神情不变,只是有些不明白宁缺为什么会忽然提起此人,说道:“他的境界修为虽然在你之上,但你应该不至于如此警惕才是。”

    宁缺说道:“询问不代表警惕。”

    叶红鱼说道:“那为何要问他?”

    “几年前在长安城里。我曾经对他说过一句话。”宁缺说道:“我当时对他说,你长的真的很美,既然如此,你就不要想的太美。”

    叶红鱼平静不语。

    宁缺看着她微笑说道:“谁都知道,道痴是世间最美丽的女子。”

    “所以我也不应该想的太美?”叶红鱼说道:“无论你在言语上如此强势,再如何不甘,最终你依然不得不接受这些条件。”

    宁缺笑着说道:“我看不出来有任何答应你们的道理。”

    叶红鱼说道:“我也看不出来。但有人告诉我,你会答应的。”

    宁缺微微挑眉,问道:“谁?观主?”

    叶红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转身离开青树。

    宁缺没有随她离开,他看着地面上那片青嫩的树叶,眉头蹙的越来越紧。因为叶红鱼最后的那两句话,让他隐隐有些不安。

    ……

    ……

    西陵神殿使团和唐国的谈判,在皇宫偏殿里继续进行,双方在局势判断上的分歧太大,根本没有办法找到都能接受的方案。

    话不投机半句多,只适用于酒桌上的情景,并不适用于谈判,所以双方仍然继续在谈,宁缺和叶红鱼仍然在雁鸣湖畔的宅院里看春雨,说着闲事闲话闲题。考较着彼此的耐心,想要确定彼此的底气和底限。

    就在这段时间,崇明太子终于在成京城正式登基,成为燕国的新一任皇帝,非常顺利地收服隆庆派系的实力。开始专心于内政事务。

    南晋也变得平静起来,在剑阁的强力震慑下,尤其是在剑圣柳白这个名字的锋芒之下,曾经蠢蠢欲动的皇族和军方,都变得理智了很多。

    西陵神殿联军,并没有完全撤回各自的国家。而是继续停留在清河郡里,由清河诸阀提供粮草后勤,对唐国保持着足够力度的威慑力。

    大唐西军撤至葱岭之后,无数年来第一次遭遇兵荒之灾的月轮国,终于认清楚了自已的位置,低调的仿佛世间已经没有了这么一个国家,白塔寺的僧侣开始准备推选新帝,而悬空寺则是始终没有表达任何态度。

    世界仿佛已经摆脱了战火的威胁,只是谁都没有忘记北方,金帐王庭的骑兵在七城寨度过寒冬后,借着春意又开始蠢蠢欲动。

    大唐军民都盯着北方,虽然警惕,却并不像大战开始之初那般紧张,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唐国的实力也在逐渐恢复。

    东疆的原野间有道道炊烟升起,镇北军将士的盔甲崭新无比,新换的武器十分精良,运送粮食辎重的车队在唐国四通八达的官道上不停来回,各地的矿山工坊热火朝天,长安城解除了宵禁,人们的脸上渐渐多了笑容。

    谈判双方比拼的是耐心和对时间的信心,唐国从来不缺少这方面的底气,而从现在这些肉眼可见的变化看来,似乎胜利正在偏向他们。

    ……

    ……

    莫山山坐在涧旁拿着一卷旧书在看。

    大师兄坐在她身旁,拿着钓鱼竿在钓鱼,身上的棉袄在微风里轻轻颤动,很长时间都没有改变姿式,竟似乎睡着了一般。

    涧是山涧,从山崖里那道瀑布积成的水潭里来。

    二师兄站在潭边,神情严肃看着潭后的瀑布。大白鹅浮在水潭里,红掌不时拔拔清波,它像二师兄一样看着瀑布,严肃之余有些嘲弄的神情。

    潭旁有两副拐杖,瀑布下有两个少年。

    张念祖和李光地,在瀑布下蹲马步,他们身上的伤本就没有全好,此时被强劲的寒冷水流冲击着,更是脸色苍白,仿佛随时都要倒下。

    事实上他们已经倒下了很多次,但看到站在潭畔的二先生,尤其是看到那只可恶的大白鹅,他们依然在咬牙坚持。

    顺着潭后的石块往山后走,穿过那道狭窄的峡口,便来到了后山之后的万丈绝壁,有些小的石坪上停着一辆轮椅。

    余帘坐在轮椅上,手里拿着笔纸,描着簪花小楷,虽然没有书案,无处借力,但她写在纸上的笔迹依然是那样端正。

    眼睛乏时,她望向绝壁之前的流云,和远处的长安城稍作休息,有时候,也会望向绝壁上方那些狭窄的石径。

    那道石径通往宁缺曾经闭关的崖洞,非常狭窄,行走在上面很是危险,被强劲的山风一吹,随时有可能跌入万丈深渊。

    唐小棠这时候便在石径上,她要做的事情,是用手里的那把血色巨刀,把岩壁凿开,对石径上的梯面进行拓宽。

    这是很有意义的一项工作,当然也是非常艰难的工作,绝壁间的岩石非常坚硬,即便她自幼修行魔宗功力,拥有很强的力量,也很难凿动。

    最令她感到恼火的是,长安一战中余帘跳上青天,斩断彩虹的后果,便是她手里这把血色巨刀,已经被毁的不成模样。

    她已经在绝壁石径上凿了十几天,却只完成了十分之一不到,抬头望去,陡峭山道根本都看不到尽头,崖洞前的瓜棚还是个小黑点。

    小白狼趴在上方的石梯间打瞌睡,听着下方传来的凿石声,觉得有些烦躁,它并不担心自已会把石屑崩伤,因为按照前些天的速度,唐小棠要凿到它现在睡觉的地方,至少还要好几天的时间。

    宋谦和八师弟缠着绷带在下棋。

    一只手轻拨琴弦,那是北宫现在唯一能动的一只手;

    王持在院子里熬药,墙角下堆满了各种花草药材,片刻后,老黄牛满头野花走了进来;四师兄范悦一面咳嗽,一面和木柚看着惊神阵的图纸讨论,六师兄则是看着熄了多日的打铁炉连连叹气。

    教书的教书,育人的育人,被折磨的注定继续被折磨,读书人还在读书,休养的还在休养,书院后山平静而温馨。

    忽然间,大师兄睁开了眼睛。

    他看着石下的山涧,缓缓提起手中的钓鱼竿。

    线上没有钩,大师兄钓鱼从来不用钩,即便是直钩都不用。

    但此时当他提起钓鱼竿时,线上却持着三尾草鱼。

    那三尾草鱼隔空悬在线旁,拼命地挣扎,明明没有什么系着,却怎样也挣扎不开,鱼尾弹动,甩出的水珠在涧上折射阳光,很是美丽。

    大师兄手腕轻振,三尾草鱼终得解脱,入涧水而去。

    他静静看着涧水,忽然对莫山山说道:“你先慢慢看着,有什么不明白的……也先看着,等我回来再问我。”

    莫山山神情微异,她察觉到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把那卷旧书合好,走到大师兄身前,说道:“我和您一道去。”

    大师兄看着她温和一笑,说道:“事情不大,只是有些突然。”

    ……

    ……

    大师兄坐着轮椅离开涧边,走出山腰间的云雾。

    他脸上的神情很凝重,不像平日那般从容,所以他到的很快。

    余帘比他更快。

    她穿着件素雅的淡黄裙装,坐在轮椅上,看着长安城的方向。

    有寒风在山道上吹过,拂起秋天到此时的层层黄叶,拂起她的裙角。

    余帘说道:“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来了。”

    大师兄说道:“老师走了,他们自然想来便来,我不明白的是,为何来。”

    余帘说道:“我也不明白,看来只能当面去问一问。”

    大师兄温和而坚定说道:“我是师兄,自然应该是我去问。”

    余帘说道:”师兄你现在真的很慢,所以只能我去。”

    有人来到了长安城。

    不知道那个是谁。

    大师兄和余帘知道,所以他们要去会会对方。

    他们的神情很凝重,很严峻,甚至要超过当初面对观主时。

    那个人究竟是谁?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