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二百零四章 春雨中的白幡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夜殿安静无声,烛台如金树招摇,宁缺看着皇后的眼睛说道:“耻辱带来勇气和愤怒,如果能够愤怒释放,剩下的便是勇气,这是娘娘您的原话,现在我们需要考虑的便是由谁来承受唐人的愤怒。”

    皇后娘娘没有回答。

    宁缺继续说道:“割让向晚原后,战马的问题由书院解决。”

    皇后摇头说道:“书院再强,也不可能无中生有。”

    宁缺说道:“所有从我手中输掉的,将来必然都会拿回来。”

    皇后娘娘不明白他的信心来自于何处,最终还是被他坚定的语气说服,思忖片刻后神情凝重说道:“既然如此,我签了便是。”

    宁缺说道:“你不能签,因为不能让你和陛下来承受民众的愤怒。”

    皇后说道:“但你曾经说过,书院不能签字,因为这份和约终将反悔。”

    宁缺说道:“西陵神殿准备充分,肯定会要求我甚至是师兄签字,至于朝廷方面,叶红鱼说的不错,我们还有一条退路。”

    皇后聪慧至极,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赞同说道:“坐在皇位上的是我的儿子,我便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和义务,李家别的任何人签字和我签字,都没有区别。”

    “至少能够形成一定的缓冲。”宁缺说道:“做为李氏皇族的成员,在这样一份丧权辱国的和约上签上自已的名字,便只有一死谢天下。才能稍微缓解民众的愤怒,而在当前这种情况下,皇后你不能死。”

    “书院已然入世,大先生答应教育小儿,朝堂不再纷争,其实此时仔细想来,有没有我。对大唐来说已经不再重要。”

    皇后微笑说道:“而且对于如今的我来说,死,真的不可怕。”

    ……

    ……

    宁缺自然不可能把皇后推上前台。他连夜出宫去了亲王府。

    书房里烛火昏暗,李沛言的容颜依旧俊朗,笑容可亲。只是眼角的皱纹多了很多,曾经如剑的双眉,也变得很柔和。

    “我这辈子从来没有什么大的野心,我只是想替皇兄拾遗补缺,代表皇族缓和一下与道门之间的关系,最多就想做位青史留名的贤王。”

    李沛言看着对面的宁缺,自嘲一笑说道:“现在想来,如果我没有生在天子家,外放某郡做个太守,相信都比现在更有用些。”

    “这就是殿下的问题之所在。”

    宁缺说道:“在大时代里。你想的事情太过琐碎细小,而且这些年,你对神殿让的太多,陛下不喜欢,书院不喜欢。百姓也不喜欢。”

    李沛言说道:“看来我果然是一无是处。”

    宁缺说道:“这些形象,正符合殿下将要扮演的那个角色,所以我想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你还是可以为大唐为皇族做出一些贡献。”

    李沛言看着桌上的烛台,看着那些淌落的烛泪,感叹说道:“你杀死夏侯之后便一直没有理会我的存在。我一直以为那是书院看在皇兄面子上对你施加了压力,又或是你杀了足够多的人,当年的怨气已经消退,又或者你就是想让我陷在死而未死的恐惧中,却没想到原来你是在这里等着我。”

    “没有人能够像昊天一样计算出数年甚至数十年之后的事情,我也不可能想到这么远,只是就像三师姐曾经说过的那句话,有些人活着比死了更有用。”

    “用处在于……合适的时候死去?”

    “是的。”

    “宁缺,你果然是世间最冷血的人。”李沛言感慨赞道:“如今大唐风雨飘摇,正需要你这样冷血现实的人物来守护。”

    宁缺说道:“所有人都有资格说我冷血,殿下你没有。”

    ……

    ……

    一夜无眠,不是辗转反侧,而是周游于长安城内。

    宁缺离开亲王府,便回到了雁鸣湖的宅院里,去见叶红鱼,直接说道:“书院和皇族,都不可能去西陵神殿向昊天谢罪。”

    叶红鱼说道:“可以,你们可以派个使团。“

    宁缺说道:“不行。”

    叶红鱼想了想后说道:“仿南晋旧事,让红袖招去神殿献舞。”

    宁缺说道:“或者可行,但必须没有官方身份,而且我要先征求她们的意见。”

    叶红鱼说道:“继续。”

    宁缺说道:“其余的所有条件都可以答应,但神殿必须保证大河国的绝对安全,无论月轮还是南晋,只要越过大河一步,便视同毁约。”

    叶红鱼说道:“没有问题,做为对等,唐国也要保证清河郡的安全。”

    宁缺说道:“这本来便在你们神殿的条件里。”

    叶红鱼摇了摇头,说道:“是清河郡所有人的安全,包括战乱时滞留在长安城里的那些清河人,唐国必须释放他们。”

    宁缺说道:“看来这是清河诸阀向神殿投诚时就提出的条件。”

    叶红鱼说道:“如果神殿连这都做不到,如何取信世间亿万信徒?”

    宁缺沉默片刻后说道:“我答应你,一旦签署和约,只要西陵神殿联军退出清河郡,我就把清河会馆里的那些人送回去。”

    ……

    ……

    清晨时分,春雨再降,尘埃落地。

    唐国答应了西陵神殿方面提出来的绝大部分要求,亲王李沛言郑重地在和约上签下自已的名字,同时也把自已的名字写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消息传出,朝野哗然,谁也不知道这个漫长的夜晚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皇宫里的大人物们,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真的签了这份和约。

    聚集在皇城前的唐人们再也无法控制自已的情绪,愤怒地骂着脏话,对着朱红色的宫墙吐着口水,然后有些旧年的传闻在人群中流传开来。

    那些旧年传闻其实不是传闻,而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比如燕境的屠村血案,亲王与西陵神殿掌教关系亲密。曾经涉及某椿道门在长安城里掀起的血案,因而才被先帝贬为庶民,直至李珲圆登基才恢复爵位……

    宫门缓缓开启。李沛言向人群走去,他穿着件黑红缀金的深色长袍,在清晨时落下的微淡春雨里。显得格外醒目。

    无数人看着他,目光里充满了鄙夷与愤怒,甚至有人试图冲过来揍他。

    一名衙门里的下级吏员痛声质问着为什么,为什么朝廷要割让东山郡,要割让向晚原,这名吏员的声音真的极痛,仿佛在流血。

    无数人在质问在痛斥在骂着,难道朝廷不想收回清河郡?为什么还要把清河会馆里那些叛国贼送回去?

    皇宫前满是带着血腥味的声音。

    如果不是羽林军重重保护,李沛言此时大概已经被撕成了碎片。

    李沛言忽然停下脚步,望向四周愤怒的人海。

    他脸上的神情很平静。眼眸深处的神情很复杂。

    人群渐渐安静下来。

    “为什么?世间没有那么多的道理可讲,大唐需要时间,本王便替你们争取时间,大唐需要和平,本王便替你们争取和平。举世伐唐,大唐如何自处?难道还真能与天下为敌?如果你们认为本王错了,日后你们证明给本王看。”

    他的神情很漠然,袖中的手却不停颤抖着。

    ……

    ……

    李沛言回到了王府。

    愤怒的民众包围了王府。

    书院前院的学生和国子监的学生,正在城里协助工部修葺战争中受损的民宅,听着消息后。抬了无数碎砖和石块来到了这里。

    羽林军士兵和侍卫严阵以待,但他们的人数太少,根本不足以震慑愤怒的人群,王府四周回响着愤怒的口号声。

    甚至有人抬出了桐油,点燃了火把。

    便在最紧张的时刻,王府墙内忽然响起一片凄凉的哭声。

    王府门后伸出一只白幡。

    大唐亲王李沛言死了。

    街上变得安静无比,看着那张在春雨里格外凄凉的白幡,人们放下了手里的砖块和石头,刚点燃的火把也渐渐熄了。

    宁缺站在远处的巷口,静静看着这幕画面。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

    ……

    李沛言代表大唐在和约签字,对西陵神殿方面来说,并不意味着谈判的结束和最终的胜利,因为神殿还需要书院的签字。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当然更愿意以仁闻名的大先生或是守礼不欺的二先生签字,只是书院里只有一个入世之人,那就是宁缺。

    此时的雁鸣湖被烟般的春雨笼罩着,却并不凄清,西陵神殿使团所有人以及唐国诸位大学士都在厅内,没有人说话,心情各有不同,西陵神殿方面自不必提,曾静大学士等大唐官员的脸色则是非常沉重。

    所有人都在等着宁缺回来签字,叶红鱼也在梅园里等着,但宁缺却迟迟没有出现,因为他在回雁鸣湖之前,先去了一个地方。

    ……

    ……

    清河郡会馆前是直街,后是湖山,此时亦是春雨迷濛,景色很是美丽。

    数名侍卫和二十余名鱼龙帮众警惕地注视着会馆四周的动静。

    长安城那夜动乱时,会馆里的清河郡诸阀子弟趁乱逃出。事后把这些人抓回来,费了很大的力气,他们不想这种事情再次重演。如果让他们知道,会馆里的这些家伙马上便要被送回清河郡,不知道会愤怒成什么模样。

    就是在这样一个时刻,宁缺走进了清河会馆。他接过毛巾擦了擦被春雨打湿的头发,掸掉衣服上的水珠,自然的像是回家。

    ……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