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二百零六章 坐困愁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宁缺回到雁鸣湖畔的宅院,衣衫上染着的血,被一路春雨淋洒,此时已被冲淡成晕,看上去就像是一幅水彩画。

    很多人在等待他的归来,等着他签下自已的名字,完成这份和约。

    无论是唐国的大臣,还是西陵神殿的天谕院院长以及使团里的重要人物,看到他走进宅院,终于松了口气。

    宁缺从婢女手中接过毛巾,擦干脸上的雨走,走到案前,把和约里的详细条文看了遍,没有任何犹豫,便提起笔来准备签字。

    天谕院院长看着他身上的血迹,忽然心里闪过一丝不妙的念头,沉声说道:“且慢,敢问十三先生去了何处?”

    宁缺还没有回答,便有人冒雨来到雁鸣湖畔,把清河郡会馆里发生的血腥事件告知了房间里的所有人。

    厅内骤然安静,西陵神殿使团成员脸色极为难看,柳亦青低头紧握着剑柄,谢承运震惊无比看着宁缺,怎么也想象不出这名曾经的同窗竟是如此冷血。

    唐国官员们也很震惊,但他们的情绪发展和西陵神殿方面则是截然相反,曾静大学士看着宁缺微微点头,意甚赞许,始终沉默坐在角落里的舒成大将军,更是用力一拍桌案,厉声喝道:“杀的好。”

    “清河会馆的血案,可是十三先生做的?”

    天谕院院长盯着宁缺的眼睛,声音极为寒冷。

    宁缺说道:“我做事需要向你报备?”

    “那你就是承认了?”天谕院院长脸色极为难看,厉声喝道:“既然如此,难道你还想在这份和约上签字?”

    宁缺不以为意,虽然对方是西陵神殿使团团长,把毛笔扔回砚中,便向后园走去,用冷水洗了个澡。让婢女泡了壶热茶,直接去了梅园。

    叶红鱼在雨廊下缓缓起身,看着他说道:“为何再生枝节?”

    宁缺走到她身边,把壶中的热茶倒了两杯,自取一杯握在手中,稍微温暖些被雨水冲凉的掌心,然后在竹椅上躺下。

    他说道:“大唐向来极重承诺,一旦签字。便不好再动手。所以我当然要趁着还没有签字之前,先把我想杀的那些人杀死。”

    叶红鱼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承诺过我不会动他们。”

    宁缺把茶杯推到她的手边,说道:“我当时答应你的是把清河会馆里的诸阀子弟送回去,我并没有说一定会送活人回去,他们的尸首现在都在院外,神殿如果有兴趣。随时可以拉回清河,我没有替这些人收尸的兴趣。”

    叶红鱼说道:“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宁缺说道:“当然有意思,不然我为何要做这件事情?就算你觉得文字游戏没意思。但你也要清楚,我还没有在那张纸上签字,那么我便能做任何事情。”

    叶红鱼说道:“难道你不担心会激怒我?”

    “愤怒不能决定结果。就像你早就已经激怒了我,但我不能杀你,因为我控制不了局势。同样,你也不能决定一切,无论是掌教还在隐藏在幕后的那个人。都需要你拿着一份和约回神殿,所以你的愤怒也不能影响什么。”

    宁缺喝了口茶,说道:“更何况你们最想要的东西,我们已经给了,那么像清河会馆里的那些人只是附属品,根本不重要。”

    叶红鱼说道:“重要与否,不由你决定。”

    “清河郡诸阀不过是神殿养的一群狗,这些狗被人杀死了,你们或者会愤怒,但总不至于因为这个缘故,就要和书院撕破脸,相反,难道你不认为让我稍微发泄一下怨气,对神殿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

    宁缺微笑说道:“另外我可能确实不能决定这件事情对你们来说是否重要,所以我先做了再来告诉你们,这便是帮你们做决定。”

    檐前的春雨淅淅沥沥下着,天色有些晦暗,叶红鱼身上的裁决神袍仿佛就像是面血旗,然而却掩不住宁缺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味。

    他已经洗过澡,这时候却依然血腥味十足,真不知道先前在清河会馆里杀了多少人,想来他喝再多的苦茶,也很难把心肠洗净。

    雨廊下安静了很长时间。

    叶红鱼说道:“一切都结束了。”

    宁缺说道:“或者,一切才刚刚开始。”

    叶红鱼看着他问道:“日后你还会像今天这样杀人?”

    宁缺想了想,说道:“我确实还有很多人想杀。”

    叶红鱼微微挑眉,说道:“和约上会有你的名字。”

    宁缺笑着说道:“你知道我无耻的程度。”

    叶红鱼说道:“哪怕以书院的名义?”

    “就算是老师的名誉,我都从来没有在乎过。”

    宁缺把茶杯放下,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对着檐前的春雨喊了一声,说道:“如果神殿很在乎,我随时可以退出书院。”

    叶红鱼说道:“你似乎没有想过,杀的人多了,神殿也不会遵守约定。”

    宁缺转身望向她说道:“能让书院忌惮的人,本来就不在神殿中,在那两个人眼里,世间百姓皆如蝼蚁,怎么会因为死几只蚂蚁就愤怒?当然,我只会杀那些能杀的人,尽量争取不让神殿太愤怒。”

    叶红鱼说道:“你想要试探道门的底线?”

    宁缺嘲笑说道:“道门什么时候有过底线?”

    叶红鱼看着他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在乎清河会馆的血案?”

    宁缺说道:“自然不是因为你真把那些人当成狗。”

    “不错。”

    叶红鱼说道:“那些人已经死了,而且我相信就算你再想杀人,有再多想杀的人,你都没有办法再杀下去。”

    “为什么。”宁缺平静问道。

    “因为你再也无法走出长安城。”

    她看着宁缺的眼睛,目光里的情绪很淡漠,说道:“你这一生都将被困在长安城里,你就是一个愤怒的囚徒。”

    宁缺没有说话。因为这是事实。

    如果他离开长安城,昊天道门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不惜一切代价杀死他,因为他在城内便无敌,出城则弱。

    他就是长安城的阵眼枢。

    ……

    ……

    西陵神殿使团离开了长安城。

    他们来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抱太大希望,离开的时候,却收获了无数的金银财宝还有从来没有前人获得过的胜利。

    神殿使团内部知道此番谈判真正秘密的,只有叶红鱼以及天谕院院长。

    正是因为知晓道门拥有了两名境界高深莫测的隐世大修行者。天谕院院长非但没有对这份和约感到满意。反而生出很多的不解,他不明白西陵神殿为什么不借此机会,继续掀起伐唐的*,而是选择了休战。

    叶红鱼看着窗外柳枝在雨中拖出的道道残影,在心里想着:“饮酒可以杀人,描簪花小楷也能杀人。读书都能杀人,除了当年的莲生神座,没人愿意看到这样的一个人间。更何况大先生学会了打架,君陌落冠于地都不去拣,三先生是那只蝉。宁缺居然不再怕死,这样的书院,谁敢言必胜?”

    ……

    ……

    宁缺站在南城门下,看了眼落下的雨丝,说道:“雨小了。”

    他在送别。送的自然不是西陵神殿的使团,而是莫山山。

    莫山山说道:“那我便该走了。”

    宁缺沉默片刻后说道:“其实晚几天走也挺好。”

    莫山山平静说道:“再晚,终究也是要走的。”

    宁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没有接话。

    莫山山看着他,认真问道:“将来你会杀很多人?”

    宁缺想了想,说道:“是的,如果能离开长安,我会杀很多人。”

    莫山山望向自已探出裙摆的白鞋,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然后她抬起头来,嫣然一笑说道:“祝你杀人愉快。”

    宁缺觉得春雨更柔了几分,说道:“我一定努力争取。”

    ……

    ……

    西陵神殿使团离开,战争正式告一段落,虽然春时将深时,占据了向晚原的金帐王庭试探着继续南下,遭到了镇北军暴烈而强悍的反击,又被西陵神殿诰书严厉训斥,不得不退回七城寨,接受了现实。

    各处战火渐歇,东荒骑兵逃回了燕境,神殿联军大部也撤回了南晋和西陵神国,日子渐渐变得平静起来,只是已经有很多人死去。

    王府门口的白幡并没有完全渲泄掉唐人的愤怒,朝廷为此做了很多工作,希望能够把这份怒火引向正确的对象,比如昊天道门。

    宁缺没有关心这些事情,在和平时期,书院后山依然执行着禁止干涉朝事的律条,最主要是因为他现在根本没有心情去关心这些。

    他想要出城。

    他已经很多天没有离开过长安城一步。

    有很多人想进长安城,但进不来,因为他在城里。

    他想要出城,却不敢出,因为城外某个小镇上,有人在喝酒吃肉。

    宁缺发现自已真如叶红鱼所说,成了这座城的囚徒。

    他的心里还有很多谜团没有解开。

    是谁找到了酒徒,并且让他来到长安城?那个人为什么要把马车和铁箭还给自已?那人为什么要让酒徒转述那句话?

    “世间每一次死亡都是久别重逢。”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曾经设想过某种可能,但理智告诉他,那最不可能。

    所以他,坐困愁城。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