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五章 我爱世人(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因为过于兴奋,那名地痞没有注意脚下,踩到一块冰上,滋溜一声滑倒,手里的菜刀在一名同伴的大腿根上滑过,然后砍在支着面摊篷子的粗毛竹上。

    可能倒下的太猛,或者是刀太快,那名同伴的大腿根处出现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狂喷,粗毛竹从中断开,刺进另外一名地痞的胸口。

    场间一片混乱,待人们清醒过来时,发现那三名地痞都死了。

    一名地痞浑身都是自已喷出来的血,一名地痞的胸窝被戳穿,拿着刀的那名地痞则是在混乱中误伤了自已的腹部,肠子流了一地。

    很血腥的画面,很令人震撼的变化,无论是看热闹的民众,还是面摊父女二人,都脸色苍白至极,无法醒过神来。

    “给我煮面。”

    桑桑看着摊主说道,然后微微皱眉,发现不止香菜末没有,便连辣椒油也已经打翻,顿时没了吃面的兴趣,牵着大黑马离开了面摊。

    她走到街对面卖烧饼的汉子身前,想要买两块烧饼,不知为何又改了主意。便在这时,她听到面摊传来的议论声。

    人们赞美苍天有眼,说要替那对父女作证,这是昊天的神迹,又有人提到了县城外的道观,要父女去道观还愿,说那里的牛道人是真正的仁善好人,然后便有妇人叹息道好人没好命,牛道人就快死了。

    桑桑牵着大黑马出了县城,找到那间并不破落、但明显有些简陋的道观。漠然的目光隔着院墙,看到了那名垂死的老道。

    老道很干瘦,身上长满了脓疮,准备接掌道观的一名中年道人有些厌恶地站在门外,平日里受过道观救济的人,则是忍着恶臭在旁边侍奉着。

    她静静看了会儿,然后转身离开。

    就在她离开后不久。简陋的道观里忽然生出一阵异香,紧接着有金花从陈旧的房梁上垂落,洒在了老道的身上。

    老道脸上的脓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然后消失,满头枯槁的白发竟瞬间变得乌黑无比,他的病不但好了。而且年轻了十几岁的样子。

    那名中年道人惊愕无比。房间里的昊天信徒们,则早已跪到了地面上,对着天空不停地叩拜祷告,用哭一般的声音感谢昊天的恩赐。

    老道在人们的搀扶下艰难坐起身,想着这一生虔诚奉道,艰难救济世人,终于有了回报,双手向天老泪纵横道:“神爱世人啊!”

    在道观西南数里外,桑桑牵着大黑马行走在林间。

    大黑马看着她的背影,眼里全是疑惑的神情。它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做这两件事情,记得宁缺以前说过,天道无形更无情,人间的子民信徒,在她眼中应如蝼蚁一般。那么她为什么要管这些事?

    ……

    ……

    在某座深山里外,桑桑遇到了一户人家。这家人有老有少,一共十四口,以烧炭为生,日子过的有些辛苦,却自有一份平静的幸福。

    没有谁知道。这家的老太爷当年是魔宗的一名低级执事,在魔宗覆灭之后便逃进了深山,娶了当地的女子开枝散叶,然而他终究没法忘记自已的出身,在子女稍大些之后,便开始传授他们魔宗功法,那些功法自然谈不上高级,而且在深山老林里也没有什么用处,只不过老太爷想求个心安罢了。

    在桑桑离开之后,炭窑忽然崩坍,引燃了院子里堆的干柴,凶猛的大火把一家十四口人焚成了雪白的灰烬,是为净化。

    大黑马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那双*洁白的脚,默然想着,如果说无鞋就是天真,那么宁缺说的很对,天真就是残忍。

    神爱世人,只爱她想爱的世人。

    昊天依然无情,

    ……

    ……

    隆冬时节,桑桑牵着大黑马来到宋国都城,穿过繁华的街巷,来到一家不起眼的小酒楼前,她忽然感觉到很饿。

    那些酒足够她在人间行走更长时间,这种饥饿的感觉与身体无关,而是心理上的感受。她厌憎并且逐渐开始警惕这种感受。

    但她还是走进了这家小酒楼,走上安静的三层楼,没要菜单便点了十八个菜,同时要了一盆冰镇的甜芋泥。

    这家酒楼她来过,那些菜名没有记错,餐前的甜点也没有忘记,所有的一切,都和上次来时一模一样。

    没有过多长时间,冰镇芋泥便送了上来,然后十八盘冷热荤素搭配得宜的菜,也流水般送了上来,在她身前满满排了一桌子。

    桑桑没有拿筷子。她看着桌上的这些菜肴,看了很长时间,然后想起上次在酒楼上,那人对她说过这样一段话。

    “这道菜你得试试,这可怜孩子,跟着宁缺这些年就没过过好日子,要知道人间不知有多少好吃的东西,有多少好玩的东西,这些天你就跟着我享享福吧。”

    她缓缓闭上眼睛,想起那人在泗水畔对她说过另外一些话。

    “我带你吃人间最好吃的烤羊腿,带你吃宋国最考究精致的十八碟,我带你吃草原最鲜美的涮羊肉,我带你吃了牡丹鱼,生蚝汤,我带你去看了雪峰,泛舟海上,苔原镜湖,还让你和宁缺成亲洞房。”

    “我带你吃遍人间美食,带你赏遍人间美景,我让你体会到做为人最大的快乐,我甚至还顺手让你体会了一下更深的情感。”

    “在你眼里,人类都是蝼蚁,如今你却与蝼蚁成了亲,并且感受到了其中的美好,你感受到了充分的人间的美好,那么你会不会有那么一丝想要留在人间的念头?这些年来,你想尽一切办法要找到我。邀我上天一战,但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我也很想邀你来人间做客?”

    她睁开眼睛,眼眸里没有一丝情绪。

    天空里忽然落下好大一场暴雪,把宋国都城笼罩其中,街道上传来惊呼声和走避声,酒楼栏上瞬间积上了雪。很是寒冷。

    她愤怒,所以天降暴雪。

    她在断峰间醒来,走到雪海上时。看了一眼牡丹鱼。

    她最开始时,一步便是千里,然后便开始变慢。

    酒徒这所以无法避开她。不是因为她够快,而是因为她是规则,酒徒无论利用什么手段,那些手段都是她的。

    之所以变慢,是因为她的气息随着行走开始变得浊重起来。

    她在人间行走,便开始融入这个人间。

    她望向自已丰满的身躯,明白自已的身体里多了些什么。

    是那人留在她身体里的人间之力。

    是那人带她体会过的人间的美好,那些……低级但很顽固的气息。

    她看着桌上的十八盘菜缓缓拿起筷子,开始进食。

    她吃的速度很快,比那人还要快。

    片刻后。十八盘菜全部进入她的腹中,那盆冰镇芋泥也被吃的干干净净。

    宋国都城的雪停了。

    她走出酒楼,牵着大黑马来到街道上。

    街道上重新变得热闹起来,孩子们在堆雪人,有的则是准备打雪仗。有摊贩趁机大声呦喝:“冰糖葫芦!”

    她看到了不远处街边的陈锦记,想起来那人曾经给自已买过一匣脂粉,后来在那座叫长安的城市里又买了一匣。

    她的神情变得愈发凝重,眼眸里的情绪愈来愈淡。

    人来人往,她在街道中央,负手牵缰。高傲而且孤独。

    她不看天,因为她就是天。

    她看着人间,不能退,却也不能向前。

    她不允许自已再向人间踏入一步。

    这是那人登天之前给她设下的局,或者说向她提出的问题。

    怎样破局,怎样解题?

    她即便无所不能,在这样一道大题目前,也需要时间。

    她的神情变得越来越漠然,眼眸淡的仿佛透明。

    不远处传来呦喝烧饼的声音。

    她发现自已又饿了。

    在那个县城里,她就没有吃到烧饼。

    她愤怒于这种情况,决定把这座都城里的人全部杀死。

    忽然间,她觉得有什么湿软的事物触到了自已的手背。

    她回首望去,黑发飘起,一片残雪被发丝击碎成最细微的粒子。

    大黑马前蹄屈起,似在谦卑地行跪,在严寒的天气里,鬃毛里的汗水不停冒着热雾,明显紧张到了极点。

    当桑桑的目光落在它身上后,它愈发紧张。

    它犹豫了片刻,小心翼翼在她手背上又舔了一下。

    桑桑静静看着它。

    大黑马拼命地摇着尾巴,露出乞怜讨好的神情。

    挑着烧饼担子的小贩,个子生的非常矮,从旁边经过,还在不停呦喝着,浑然不知自已刚刚与死亡擦肩而过。

    桑桑看着大黑马,说道:“不怕死?”

    大黑马恨不得把头埋进雪里去,生出无限悔意。

    她转身望向长街,重新看着人间。

    只不过此时她眉眼间的寒意稍逝。

    大黑马抬起头来,看着她的背影,心情愉悦了很多。

    卖烧饼的矮子,挑着担子颠颠地向街那头跑去。

    那处有个美丽的少妇正在等着他。

    二人说着话,往家里走,卖烧饼的矮子有些骄傲,又有些自卑,不怎么敢看行人的眼睛,那少妇则是与四邻不停打着招呼。

    桑桑看着那边说道:“人类的爱恨是如此卑贱可笑的存在,却被他们虚伪地视作信仰,这样的世人有什么值得你去爱的?”

    大黑马低着头,不敢表示反对意见,但并不赞同她的话。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