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二十四章 去念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多年前,夫子结束游历回到长安城后,把宁缺关进了后山绝壁的崖洞里。在那段漫长的囚禁生涯中,为了破关宁缺领悟到了很多东西,其中便包括敛没浩然气。所以他本以为这道绝壁对自己来说算不得什么。

    但他忘记了绝壁上的触目阵,除了感知修行者念力波动和天地元气变化,还能感受到窥视的目光,只要有人去看绝壁,绝壁便会进入那人的眼眸,更为神奇的是,即便你闭着眼睛不去看,但只要你想着去看,没有在意识里完全敛没去看绝壁的想法,这道绝壁依然会认为你在看它,便会像座垮塌的山峰一般,直接撞进眼睛里,然后再撞进脑海,掀起无数巨*。

    宁缺的眼睛瞬间被数万柄锋利的道剑刺中,剧痛无比,脸色变得极为苍白,紧接着意识的海洋被绝壁拍中,掀起惊涛骇浪,痛苦不堪。

    这种痛苦实在是太过剧烈,即便意志坚强如他,也完全承受不住,眼前一黑便松开了手指,向绝壁向下方坠落。

    绝壁下方有夜雾缭绕,云雾之下是万丈深渊,终年不见天光的阴森地面谁也不知道有什么,最关键的是这里实在是太高了。

    魔宗修行者的身体再如何强大,也不可能完全无视大地的威力,皇后娘娘从长安城头跳了下去,便离开了人世,即便余帘身为魔宗宗主二十三年蝉,从青天落下后也腿骨尽碎,宁缺此时所在的绝壁高度,与天空并没有太多差异,如果他就这样落进深渊之中,也必然会被大地生生震死。

    他的身体与崖壁摩擦,发出沙沙的声响,微凉的夜风在耳畔呼啸而过,坠落的速度越来越快,局势危险至极,死亡便在身下。

    在下落的过程里,宁缺想起了很多事情——不是那些或甜或酸的回忆,而是学过的那些修行本领——他想找到办法远离死亡。

    然而书院和魔宗的功法都需要动心动念,一旦动念而为,绝壁上的触目阵便会继续对他进行攻击,他根本不可能忍受着那种痛苦攀住崖石。

    怎样才能不动心不动念,却又能做出相应的行为?无论怎么看,这似乎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没有思想又如何去控制身体?

    反正闭着眼睛,眼睛依然是痛,他干脆睁开了眼睛,如果真的要死,也要看着这个世界去死才是。他盯着眼前快速上掠的绝壁崖面,心里没有生出什么绝望的情绪,反而因为死亡的到来有些自嘲。

    绝壁的崖面谈不上光滑,却也没有太多石缝,在他的眼前高速掠过,那些线条渐渐变成了模糊的色块,竟似要在夜风里飘拂起来。

    宁缺觉得自己仿佛在哪里看见过这样的画面,那些在微风中摇摆的衣袂,那些柔润的线条,也是刻在石头上的。

    他想起来,那是长安城万雁塔下佛堂里的那些石尊者像。

    还有烂柯寺偏殿里的那几尊石尊者像。

    他的眼睛微微明亮,一直贴着崖壁的双手,骤然间变得更加温柔,不是先前如绵般的温柔,而是近似于虚无的温柔。

    在坠落之中,在呼啸的夜风里,他忽然合起双手,右手食指在空中微屈,左手食指落在右掌背面,结了一个手印。

    如此温柔的一双手,看手形根本无法抓住崖壁的手印,却生出极为神奇的效果。他的下坠之势骤止,忽然停在了绝壁之间。

    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其实只是瞬间,他顺着绝壁滑落了十余丈,双脚仿佛踩着那些覆盖石窗的云雾之上。

    当年在烂柯古寺,他在秋雨中观石尊者像一夜,参悟了佛门“无畏”、“禅定”、“降魔”、“去念”四大真手印。

    其后与佛宗强者们对战时用过数次,他便再也没有用过,因为和浩然气还有元十三箭相比,佛门真手印显得并不是那般强大。

    直到今夜绝壁之上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危险,他才想了起来。

    他的身体悬停在绝壁之间,感觉到身下的云雾中,有些很诡异的气息正在缓慢游动,他的识海里依然不停掀动着狂暴的巨*。

    他没有任何犹豫,再次闭上了眼睛,同时散开了合什的双手,敛神静意,右手结“禅定”,右手结“去念”,轻轻落在绝壁之上,不再看世间万物,不去想世间万物,完全忘我忘天地,只凭最初时映入脑中的那个念头,开始向上攀爬。

    他进入了绝对的空明,连自己和绝壁的存在都已经忘记,自然更不知道自己正在绝壁上攀行,便如一片无知无识的树叶般,缓慢向上挪动。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终于爬到了绝壁上方。

    结着手印的双手落在变平的地面上,自行涣散,他睁开眼睛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已经站到了崖坪之上,回头望向幽暗的绝壁深渊,本来澄静的面容渐渐变得苍白起来,衣衫顿时被冷汗打湿。

    他这一生遇到过无数次危险和生死的考验,但今天桃山绝壁间的遭遇,依然令他感到极为恐惧,攀上绝壁的过程看似简单,甚至他的意识里没有任何记忆,然而如果不是他学贯佛魔两宗,只怕早就会摔死了,甚至可以说,如果换成别的知命境强者,肯定会摔死在这片绝壁之下。

    他对西陵神殿足够重视,自以为做了足够充分的准备,直到真正进入桃山,才知道自己依然低估了道门的万年底蕴。

    ……

    ……

    这里是桃山最低的一道崖坪,居住着普通神官和执事还有西陵神殿骑兵,战马的马厩也在这里。宁缺借着夜色的遮掩,来到马厩旁,没有释放念力震慑那些醒来的战马,而是像当年镇压大黑马那样,毫不掩饰用杀死无数马匹的血腥气息,直接让那些战马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他站在马厩东面,因为朝廷在西陵神殿的眼线,就是在这里发现了那小半盆吃剩的大碴子粥,想要找到那头憨货,便只能在这里等待。

    过去了很长时间,始终没有声音响起,醒来的战马们一面嚼着夜草,一面不解地打量着他,心想这家伙究竟在等谁?

    宁缺没有焦虑,站在马厩里静静地等着,一直等到夜云渐散,月光落下,再等到天边将要出现晨光,才确定今夜大概是等不到了。

    他伸手在颈间搓了些泥垢,洒到马厩东头的稻草里,然后在那些战马们厌弃恶心的目光注视下,走到崖坪处,趁着第一道天光洒落神殿之前,结起佛门真手印,顺着绝壁回到云雾之上,掠回满山桃花之中。

    当天夜里,他继续自己攀爬绝壁的冒险之旅,同样在马厩处等了整整一夜,还是没有等到那头憨货的出现。

    第二夜他再去,还是失望。

    第三夜依然失望。

    到了第四夜时,他对绝壁上的触目阵已经非常熟悉,对佛门真手印的掌握也愈发精湛,曾经显得无比凶险的夜旅,现在已经变成了很寻常的过程。所以他走到马厩东头时,甚至还有心情轻轻哼两声曲子。

    那是小镇红薯铺老人哼的那首曲子。

    然后他看见马厩东头堆的稻草上,有一头大黑马正四蹄朝天,用背不停地蹭着稻草,模样显得滑稽至极,于是他笑了出来。

    大黑马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味,就地一个打滚便站了起来,警惕望过去,眼睛顿时瞪的极大,僵硬地仿佛忘了该先迈哪个蹄。

    宁缺走过去,抱着它的脖颈,摸着鬃毛,用力地拍了拍。

    大黑马咧开嘴,翻着厚厚的唇皮儿,撞了撞他的头。

    宁缺松开手,把它背上的那些稻草拂下来,说道:“从哪儿学得这些腌臜习惯,你又不是小师叔那头驴。”

    大黑马心想,自己的理想就是成为驴大爷那样统治荒原的存在,自己本来就想去当二大爷,谁想到变成了西陵神殿的囚马。

    想着这些日子的悲惨经历,它想要嘶叫两声,却不敢,只能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宁缺,显得委屈极了。

    宁缺叹了口气,摸着它的脑袋,说道:“我知道她已经变了,不是原因的她了,再忍忍,我看能不能把她再变回来。”

    听着这话,大黑马的情绪稍好了些,然后不知想起什么,拼命地眨着眼睛,仿佛是要宁缺到时候下手更狠一些。

    宁缺凑到它耳边,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大黑马听的眼睛明亮,连连点头,心想果然不愧是自己的真正主人,居然能想出如此无耻下溅的方法,虽然女主人现在实在是太强大,宁缺你就算再无耻,最终也只能失败,但在脑子里这样想想,也是很爽的事情。

    商量完毕,宁缺和大黑马约好下次相见的时间,便暂时分别。

    他走回崖畔,顺着绝壁向下行去,现如今他佛宗真手印已然大成,攀行在绝壁之上,禅定之余可以稍微分心,随意向桃山峰顶看了一眼。

    这一眼带着去念的禅意,所以他不担心会引发绝壁阵法。然而他忘了去念里的去字,还能做第二种解释——不是除去的那种解释。

    所以当他的目光落在峰顶漆黑的光明神殿上时,他再难以抑止对某人的想念,明明那里什么都没有,但他觉得看到了她。

    同时,他觉得有一道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