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二十五章 海雨天风,往来不独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夜深人静,大黑马跑回光明神殿,不敢嘶鸣,却是不停地摇头晃脑,蹄声显得格外轻快,被露水打湿的鬃毛舞动不停。

    忽然间,它感觉到有人正在看自己,愕然回首望去,便看到了神殿深处那个高胖的身影,瞬时间汗出如浆,把身上的露水冲的干干净净。

    桑桑没有惩罚它的不忠,负手走到殿后露台的栏旁,看着在绝壁间像片树叶般缓缓飘落的年轻男人,沉默不语,

    这几夜都有云遮月,西陵神国里莽莽群山的颜色都变得有些深,而且非常安静,只有神殿下方的绝壁间,偶尔会有些极微小的声音。

    除了她没有人能够听到那些声响。

    从第一个夜晚开始,她就站在栏边静静地看着这幕画面,她看着他从桃花里跃至绝壁,看着他危险下坠,看着他艰难向上攀爬,看着他夜夜等待在马厩东边,看着他赶在晨光来临之前悄无声息回到崖下。

    她没有做任何事情,只是这样沉默地看着,直到今夜此时,她看到绝壁上那个男人抬起头来,望向自己所在的神殿。

    她知道他在看自己,她知道他看不到自己,她能看到他眼神里的东西。那个男人眼中的东西名为去念。不是去除一切意念,而是把自己的思念送往彼处去,换句话来说,他正把他的思念送到光明神殿的露台上。

    她便是被思念的对象,她是昊天,像蝼蚁一般的人类没有任何资格思念她,所以她认为这是对自己的大不恭,甚至应该称之为亵渎。

    她意识里的厌憎与愤怒再次难以抑止地暴发出来。

    正如那个男人眼神里的思念难以抑止地暴发出来。

    狂风起于千里之外的宋国海上,经高远夜穹呼啸而至,吹的神国上空的夜云震撼不安,如绳下的棉花一般弹动,似随时可能被扯开。

    山野间的桃花瑟瑟发抖,不知多少万片花瓣被风刮落,桃山上数座神殿金玉制成的殿顶,开始发出鬼哭狼嚎的呜咽哭泣声。

    ……

    ……

    光明神殿远在峰顶,宁缺的视力再好也看不清楚,就算能看清楚,他也不可能看到站在露台栏边的那个高胖女子。而且在他的想象中,如果他姓罗,绝壁便是阳台下,那么栏边的女孩自然应该是瘦且黑小的。

    他看着那处笑了笑,把那些思念与对未知命运的惘然尽数收回识海深处,敛神静意,顺着绝壁继续向下方行去。

    便在这时,一阵极为狂暴的山风从高空呼啸而至,带着海水的腥味重重地落在他的身上,他的脸上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湿冷寒意,与先前隐隐约约感受到的那道目光融在一起,顿时击溃了他保持的禅定境界!

    禅定境界不复,宁缺结的手印自然散开,更恐怖的是,无论他在危险时刻怎样的冷静,甚至重新晋入禅定境界,双手却无法再次结出手印。

    这场夜风实在是太过寒冷,太过猛烈,围着他的身体四周狂暴地呼啸刮着,每当他要结出手印的时候,便会把他的手印吹散!

    佛宗真手印再无法发挥作用,宁缺与绝壁之间再无任何联系,被强风吹拂着向深渊里坠去,此时不像片落叶,更像是块石头。

    这一次的坠落之势要比第一夜的滑落更加恐怖,只是呼吸之间,他便在绝壁间坠落了数百丈距离,速度变得越来越快!

    他落进了深沉的夜雾中,昊天不再眷顾他,下一刻他便可能会被绝壁震出去,再无任何着手处,直接破雾而出,生生被摔死。

    在绝境之前,宁缺做出了最强硬和最迅速的反应,闷哼一声,体内的浩然气毫不吝惜地狂暴释出,双手猛然前探,就像两把锋利的刀,狠狠地刺进坚硬的崖壁里!只听得两声碎响,坚硬如铁的手臂在崖壁里割破约两丈长的破口,终于停住了下坠之势,让他在绝壁上停了下来。

    他并没有摆脱绝境,虽然现在紧紧地抓着绝壁,但再也无法保持佛宗禅定心境,绝壁上的触目阵,开始对他的眼睛与识海进行攻击,他只能忍着眼睛里的剧痛和识海里的巨*,拼命紧贴着冰冷的崖壁。

    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绝壁山腰云雾中那些他曾经察知到的道道力量,像蛇一样地游了过来,在极短的时间内,密满了他的身体表面。

    宁缺忍着识海里的痛苦,释出念力去感知,却无法确认那些丝丝缕缕的力量是什么,用肉眼望去时,发现那些只是丝丝缕缕的雾气。

    缭绕在桃山绝壁间,负责封锁幽阁的雾气,自然不可能是简单的雾气,那些丝丝缕缕的雾气,奇异地渗进他的衣服,然后继续向他的身体内渗去,没有鲜血流出,他却感觉到了清晰地痛苦和清楚的切割感觉,随着雾丝的侵入,他觉得自己仿佛正在把无数万把锋利的小刀不停地割着。

    在这个时刻,宁缺对长安一战里的观主敬畏到了极点,因为他终于明白被千万刀临身是怎样的感觉,那是怎样的痛苦。

    紧接着发生了更不可思议的事情,随着他的双手深入绝壁,这片无数万年来都不曾动过的绝壁,忽然间动了起来。

    没有人能够看到绝壁的震动,便是近在咫尺的宁缺也看不到,没有人能够听到绝壁震动的声音,宁缺的耳朵也听不到,但他的心能听到。

    绝壁以一种舒缓的节奏震动着,这种震动顺着他插在壁间的双手,传到他的身体,传到他的识海里,最后传到他的心脏处。

    宁缺的身体开始难以控制地震动起来,身上的衣袂被震出道道残影,他的识海深处仿佛发生了一场地震,海上的波涛变得更加凶猛,最恐怖的是,他的心脏跳动的非常强劲有力,似乎随时可能破裂成无数瓣。

    桃山绝壁变成了一面巨大的战鼓,在天地间无声无息地震动着,鼓面上的宁缺,无论是落叶还是石头,都将被这面战鼓震的身心俱碎!

    ……

    ……

    幽阁所在的绝壁上有两道大阵,一道名为“触目”,另一道名为“惊心”,合起来便是触目惊心,能让所有来犯之敌都死的触目惊心。

    宁缺这时候感觉,仿佛有一万把剑正在不停地触刺着自己的眼睛,正有一万面鼓在自己的体内敲响,心脏随时可能被惊破!

    如果不是这几个夜里的经验,他断然撑不到这个时候,如果不是他的身体内外皆修的如铁石一般坚硬,只怕早就吐血而亡!

    饶是如此,他的脸色也变得异常苍白,痛苦地难以形容,而真正令他感到难以承受的,则是那些缭绕在他身体内外的丝丝夜雾。

    那些夜雾竟不是由天地元气凝成,而是道门以通天手段,把无数万年来冤死在幽阁里的囚徒的怨念,生生炼成了看守幽阁的阵法!

    有资格被关押在幽阁里的囚徒,很多都是拥有大神通的强者,他们生前的念力何其强大,怨恨何其可怕,死后二者相融又被道门阵法修炼,每一缕雾气都是充满人世间各种苦厄不甘怨毒等负面情绪的利刃,强大无比,不然怎么可能把卫光明这等人物关了十几年时间?

    宁缺的意志力再强,能在触目惊心的痛楚下苦苦支撑,却也没有办法忍住这些千万戾气之刃的切割,他毕竟不是强大无敌的观主。

    他的心脏跳的越来越快,他眼前的崖壁变得越来越模糊,他唇角淌出的血水越来越多,他的意识越来越涣散,痛苦却还是那样的清楚。

    他再也撑不住了。

    就在他准备从绝壁里抽出双手,情愿以堕崖死亡为代价,也要逃离这片恐怖绝壁和云雾的时候,忽然间有片光明在他的眼前出现。

    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然而下一刻,却发现这并不是幻觉,眼前阴冷幽黑的绝壁,真的变的明亮起来!

    桃山上空的夜云,被来自千里外风暴海的飓风吹散,露出那轮恰是圆满状态的月亮,银色的月光洒落山野,落在绝壁以及他的身上。

    ……

    ……

    光明神殿的露台畔,桑桑负着双手,看着夜穹里那轮明月,寻常无奇的脸显得有些苍白,不知道是虚弱还是别的原因造成的。

    ……

    ……

    月光没有热度,洒落在宁缺身上时,他却觉得有温暖从体表渗入体内,便是那颗狂暴跳动的心也变得安静了很多。

    绝壁间缭绕着的云雾,被月光驱散开来,他趁着这个稍纵即逝的时机,静气凝神,重新晋入禅定境界,右手结出去念手印,便准备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看到身旁绝壁上的那道石窗。

    那日他在对面的崖畔看到过这道石窗,只是绝壁上不时有云雾缭绕,又有阵法掩蔽,所以他没有进行仔细地观察。此时云雾被月光驱散,他重新晋入禅定境界,便看到了石窗,以及石窗里的人。

    在现在这种时刻,宁缺本应该抓紧时间离开这片恐怖的绝壁,然而看着那道石窗,他便知道自己不可能离开了。

    因为石窗里那个人是个年轻的胖子。

    那人本来变得清瘦些了的脸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幽阁里的饭菜不错的缘故,重新变得圆了起来。

    他看着石窗外的宁缺,吃惊地说不出话来。

    他的的眼睛还是那样的干净,神情还是那般的可亲,吃惊的时候还是像当年那样,嘴巴大的可以把唐小棠的拳头吞下去。

    ……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