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二十六章 花前月下(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宁缺怎么都想不到,居然会在绝壁间看到陈皮皮这张欠抽的脸。他和书院里的师兄师姐们都以为陈皮皮带着观主回了知守观,哪里能想到他居然被关押在绝壁之内,成为了西陵神殿幽阁里的一名囚犯。

    陈皮皮也想不到,在景色永远不变的石窗外,居然能够借着灯光的映照,看着宁缺这张可恶的脸。他看似木讷,实则聪慧到了极点,早已推算出宁缺必然会变成长安城的囚徒,哪里能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胆子如此之大,竟敢来西陵神殿,而且出现在自己眼前。

    这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久别重逢,师兄弟二人隔着石窗瞪着彼此,愣了很长时间,然后傻傻地笑了起来。

    囚室陈设很简单,只有一张床和一些用具,宁缺透过石窗看着里面,发现还算干燥也没有血迹,小桌上摆着吃食和清水,心情微松。

    紧接着他开始观察石窗。虽然这次相遇太过突然,书院完全不知道陈皮皮被关在幽阁里,自然也没有做什么计划,但既然看见了,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他想都不想,便准备把陈皮皮从幽阁里救出来。

    随着观察,他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不是被月光驱散的云雾重新开始切割他的身体,而是他发现这果然是很困难的事情。

    石窗很小,只能看到天空,便是大些的鸟都飞进不去,想要把陈皮皮从囚室里救出来,便一定要把石窗撬大,然而当他伸手却被挡回后,有些震撼地发现,这片绝壁竟是浑然一片整体。石窗是被人在绝壁上生生开出的小洞,他如果想要把石窗撬破,便等于要把整片桃山绝壁撬开,而山体里隐藏着道极厉害的阵法,极有可能是樊笼,这怎么可能做到?

    西陵神殿的法门如此强大,除了像夫子那样的人物,谁能把这座不知附着多少阵符的桃山撬动?要知道无数年来第一个成功逃离幽阁的卫光明,也不敢奢想撬开石窗,而是选择推倒身前的那些木棍。

    宁缺说道:“看来你得多在里面呆两天,我要想想办法。”

    陈皮皮站在石窗边,有些迷惘,没有反应。

    宁缺这才想起,先前两个人相视而笑的时候,他没有听到陈皮皮的笑声,想到一种可能,放慢速度问道:“听不到?”

    陈皮皮看着他的嘴形,点了点头,然后说了句什么。宁缺通过他的嘴形看懂了那句话:“除了光,没有任何事物能进这扇窗。”

    宁缺想了想,正准备说什么,陈皮皮的脸上忽然露出焦虑的神情,双唇微翕不停说着什么,他看懂了桑桑和唐小棠的名字。

    他明白陈皮皮想说什么,点点头示意自己已经知道了桑桑身上发生的事情,然后告诉他唐小棠在书院后山,不用担心。

    月光从夜穹洒落,落在绝壁间,落在宁缺的身上,有些光线穿过狭小的石窗,落在陈皮皮的脸上,二人无声地说着话。

    “等我救你出来。”

    宁缺看着陈皮皮的眼睛说道,他说的非常缓慢,发音非常标准,确保陈皮皮能够看懂自己说的每一个字,感受到自己的决心。

    陈皮皮静静看着他,忽然笑了起来,摇了摇头。

    宁缺看着他脸上的笑容,缓缓伸出一根中指,说道:“你丫现在就是一囚犯,除了被动地等着被我来救,没有任何选择权。”

    说完这句话,他望向自己沐浴着月光的中指,有些不解地想到,只剩下左手的禅定真手印,怎么自己还能在绝壁上如此安好?

    ……

    ……

    在月光绝壁间,宁缺向石窗里尝次着伸手,便已经触动了幽阁的禁制,西陵神殿知道有人曾经靠近幽阁,开始警惕起来,桃山三道崖坪上到处都是裁决司黑衣执事的身影,只是暂时还没有人查到山下的天谕院。

    宁缺不担心会查到自己,山腰间那片桃花是他的最好屏障,只要神殿想不到有人能够通过那片桃花,便不会把怀疑的目光投往山下。

    除了思考怎样把陈皮皮从戒备森严的幽阁里救出来,真正令他感到有些莫名凛然的还是那天夜里峰顶落下的那道冷漠的目光。

    他确认那时候峰顶的数座神殿里都没有人,但不知为何总觉得有人一直在观察着自己,那道冷漠的目光究竟是谁的?

    他承认在战斗中勇气是很重要的东西,但绝对不可能在根本上决定胜负,所以他离开长安城自然不可能单纯依靠勇气,书院事先就做了详尽的计划安排,他隐身神殿便是计划里的重要一环,如果那道冷漠的目光真如猜测的那样,那么对书院的计划不会有任何影响。

    真正的影响还是在于陈皮皮。

    昊天的世界如此稳定,仿佛永远不会变化,但在由无数琐碎细节构成的人间,变化才是常态,书院的计划,随着他在绝壁间看到陈皮皮的脸,不得不做出相应的调整,甚至可能需要全部推倒重来。

    宁缺想不明白为什么西陵神殿会把陈皮皮关在幽阁里,就算观主死了,知守观无法继续在幕后控制西陵神殿,就算陈皮皮书院弟子的身份,让道门无法接受,然而把陈皮皮这样身份的人暗中囚禁,还是显得那样不可思议,难道神殿里的大人物就不怕道门因此分裂?

    深夜时分,宁缺再次顺着桃花丛中的小径来到崖壁前,然而今夜云层厚实,月光无法洒落人间,绝壁下方的云雾缭绕不散,想着昨夜承受的千万刀割切的痛苦和雾丝里的怨毒意味,他根本不敢下去。

    随后的几个夜晚同样如此,他没有办法见到陈皮皮。

    此后的时间,宁缺用浩然气修复在绝壁上受的内伤,翻出无数旧年典籍阅读,试图找到可行的方法,然后开始夜夜观月。

    那道狭小的石窗既然光能进,那么画面也能进,他不想像个傻子一样和陈皮皮在绝壁间不停上演哑剧,于是他开始写信。

    蘸墨细毫在雪白的纸上留下清楚而漂亮的笔迹,宁缺坐在案后不停写着,把书院的计划和自己的想法不漏丝毫地写了上去,在信的最后还说了些后山闲事,并且问他幽阁里的饭菜难道真的如此好吃?

    ……

    ……

    天谕院前方的园林中,隆庆和花痴陆晨迦也在看月亮。

    陆晨迦还是那样的美丽,如一朵清丽的花,只是花瓣上不知何时染了些水渍,显得有些清冷,不复往年的娇美。

    隆庆的脸上戴着银色的面具,如今再也没有人能够看到面具下那张脸,曾经令世间无数少女痴迷的绝美容颜,早已只剩下回忆。

    “盛夏时节开始吃红薯,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形成的习惯,听说这种习惯在神殿已经维系了千年时间,习惯果然很强大。”

    隆庆看着手里的半根红薯,露在银色面具下的唇角微微扬起,平静说道:“只是我没有想到,形成新的习惯原来也这般简单。”

    陆晨迦看着他唇下的那道伤痕,神色微黯想着习惯失败并不可怕,忘了曾经的习惯更令人神伤,当年在花前星下你我可曾如此生疏?

    伐唐之战结束,隆庆回到了西陵神殿,却发现一切都变了。

    他本是裁决神殿的司座大人,但如今坐在墨玉神座上的人是叶红鱼,怎么可能让他重回裁决神殿?而且他曾经被判罚过叛教大罪,虽然凭借观主一句话便洗去了罪名,然而随着观主在长安城的惨败,神殿里很多人望向他的眼光变得重新复杂起来。

    西陵神殿在这场战争中受损严重,他身为知命上境的强者,本应该受到更多尊重,以他在道门里的辈份资历和境界,就算有叶红鱼和那些过往罪名,也无法影响到他的地位,甚至他直接接任天谕大神官,相信都没有谁能提出反对意见。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他在长安城南遇到了那场黑风,他的傲然境界被风中的那些刀意砍的零碎惨淡,回到神殿依然重伤难愈。

    谁都不相信他还能像上次被宁缺射废后那样,从绝望的深渊里再次爬起,重回巅峰。正如陆晨迦想的那样,失败并不可怕,然而屡战屡败,甚至败成了习惯,道心再坚毅,又如何能够承受如此沉重的打击?

    如果不是燕国新任皇帝崇明向神殿输送了大量利益,并且坚定地表明支持他的态度,如果不是他还遥控着东荒上的数万精锐骑兵,不要说天谕大神官,他甚至有可能连天谕院供奉这个闲职都无法保住。

    “我说的新习惯的不是习惯败给宁缺,是说包括神殿在内的所有人,只用了半年的时间,便习惯了头顶的这轮月亮。”

    隆庆望向夜穹里那轮挣出厚云的月亮,说道:“数十年都没有开过的桃花,今年忽然重新开放,盛放至今仍不凋谢,这样神奇的事情居然也被人们习惯了,从来没有人看着满山桃花问一句为什么。”

    他的目光落在峰顶的光明神殿上,说道:“我想问一问。”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