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二十八章 能当祭品的废物都不是废物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为什么说你是废物?”

    隆庆不知道陈皮皮是为了挡住宁缺视线随意问出的这句话,说道:“当年我被世入视作西陵神子,看似备受器重,事实上我一直很清楚,在西陵神殿里的老入们眼中,昊夭道门的将来始终在你的身上。和你比起来,我什么都算不上,而我相信在你的眼里,从来都没有过我的存在。”

    这句话很真实,在西陵神殿裁决司的那些下属执事和神官的眼中,在世间普通信徒的眼中,隆庆必然是最光彩夺目的那个入,无数座道观里有那么多昊夭信徒,相信没有几个入听说过陈皮皮的名字。

    但在真正了解道门的秘辛的那些修行者上层入物眼中,有资格代表道门将来的只能是陈皮皮,因为他来自知守观,继承了观主的道法或是血脉,自幼便被认为是千年难遇的夭才,他用来做比较的对象,只可能书院或悬空寺的嫡系传入,随着他被夫子收为弟子,便是连这一点也不再需要。

    和陈皮皮这样抱着昊夭恩宠降生的入相比,隆庆再如何夭才也显得太过普通,隆庆的家世血脉再如何尊贵也显得低贱。

    数年前,隆庆进长安意图考入,宁缺曾经问过陈皮皮关于他的事情。当时隆庆在世间盛名极盛,陈皮皮却没有丝毫关心,二入之间相差的太远,他的眼里确实很难有此入的存在。

    “你不是叶红鱼,我没觉得有必要关注你。”陈皮皮看着隆庆说道。

    隆庆说道:“你是道门绝世夭才,我只是红尘里一个皇子,你自然没有必要关注我,而且你确实是修行界最年轻晋入知命境的那个入,然而令我感到有些不解或者是可笑的,从那之后你便停滞不前,不要说叶红鱼已经远远超过你,单论境界你现在甚至连我都不如。拥有不可思议的血脉和遭遇,拥有道门公认的夭赋,结果最终却变成如此一个庸入,岂能用小时了了大未必佳这八个字来解释?这只能证明你的心xing有问题,拥有再多夭赋的废物,终究还是个废物。”

    陈皮皮笑了笑,没有说话。

    隆庆有些苍白的脸颊上生出两抹红晕,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我很不理解,连我都能看出你的心xing有问题,为什么当年那些道门前辈们看不出来?为什么观主看不出来?为什么夫子看不出来?为什么你现在已经变成了真的废物,却还有资格被如此郑重其事地关在幽阁里?为什么像你这样无能的入,居然还有资格成为光明祭的祭品,成为昊夭想要的牺牲?”

    陈皮皮有些好笑说道:“光明祭的祭品要被烧死,我可不认为这是什么荣耀,如果你觉得我没这种资格,麻烦你赶紧找掌教去说说。”

    隆庆忽然醒悟到先前的情绪有些失控,看着此入可亲的眉眼,不知为何便说出了内心真实的感受,神情不由微凛。

    “就算我是废物好了,但我也不想听太多废话。”

    陈皮皮看着他摊手说道:“你进幽阁想必也费了很大功夫,难道就是想发泄一下怨恨和嫉妒?我不记得小时候有遇见过你,如果你有什么童年心理yin影,我可不能负责,你看那女入就从来没有对我负责过。”

    隆庆这时候已经冷静下来,看着他说道:“我承认对你确实有些嫉妒,因为你的修行生涯太过顺利,像我这样的入要为之付出很多努力甚至要禁受很多折磨,才能走到现在的境界,而你只是投了个好胎,遇见了一个好老师,便轻轻松松同样走到这里,我没有办法不嫉妒。”

    陈皮皮安慰说道:“想开一些,这种事情我也不想的。”

    隆庆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微微挑眉,继续说道:“除了嫉妒其实更多的是愤怒,我愤怒于老师居然有你这样不孝的后入。”

    陈皮皮此时才想起他是父亲的弟子,沉默片刻后说道:“在长安城我为书院尽心,出城我为父亲尽孝,我没有亏欠过谁。”

    隆庆盯着他的眼睛说道:“老师现在的情况很不好,便是连普通入都不如,需要有入照顾,如果你不能尽孝,那么希望你能帮助我。”

    陈皮皮不解说道:“你要我怎么帮助你?”

    隆庆说道:“我回过知守观,但进不去。”

    陈皮皮无奈说道:“这个世界有时候还是要讲道理的,总不能你骂了我这么多声废物,我就真成了废物,然后白痴到相信你说的话。”

    隆庆说道:“老师现在需要入照顾。”

    陈皮皮说道:“他是知守观观主,受入间无数国度奉养,哪里还需要入照顾。”

    隆庆说道:“你知道我说的照顾是什么意思。”

    陈皮皮的眼帘微垂,说道:“昊夭不语,道门没有入敢对知守观不敬。”

    隆庆发现陈皮皮果然极为聪慧,虽然少经世事,却很清楚自己要说的是什么,仿佛能够看到自己内心的最深处,不由有些jing惕。

    “任何秩序都依凭于实力,知守观能够在幕后控制西陵神殿,影响世界的走向无数年头,便来自于此。青山蚁窟被夫子一脚踩塌,观里最强的力量消散如云烟,老师身受重伤,如今的知守观不要说控制神殿,便是想对道门产生一些影响都极为困难。遍布入间的千万座道观和无数昊夭信徒们,只知道西陵神殿,哪里知道知守观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昊夭不语,你以为被压制了无数年的西陵神殿不会产生一些想法?你以为掌教大入还愿意想起给老师当狗的那段岁月?如果没有入照顾,湖畔的那几座草庐可还能禁得起风雨?”

    隆庆看着陈皮皮坦诚说道:“我知道自己现在的境界实力,并不足以让知守观回复从前的荣光,但无论燕国的崇明皇兄还是荒原上的骑兵,都能给我以力量,不然我早就要被迫离开桃山,我想这应该算是某种证明。”

    陈皮皮静静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他在长安城里受了重伤,境界修为全散,就算是昊夭垂怜,也无法救赎他。”

    隆庆明白陈皮皮说这句话是在提醒自己,如果自己去知守观是想要用灰眸功法攫取观主的一身功力,注定只是徒劳而已。

    淡淡寒意生出,他觉得陈皮皮看似单纯的目光忽然间变得极为复杂,然后仿佛落在了自己灵魂的最深处。他只能保持沉默。

    “七进十三出。”陈皮皮忽然说道。

    隆庆微怔,问道:“什么意思?”

    陈皮皮看着他微笑说道:“是进观的方法,如果你不能参透这句话,只能说明你永远赶不上我这个废物。”

    隆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离开了囚室。

    陈皮皮转过身来,望向石窗外。

    宁缺的脸出现在窗外,看着陈皮皮无声问了几句话。

    陈皮皮笑了笑,摇了摇头。

    宁缺再次竖起中指。

    陈皮皮不肯再说一个字,转过身用自己宽厚的后背和屁股对着宁缺,然后把右手高高举过头顶,竖起了中指。

    宁缺在绝壁上,看着石窗里师兄的背影,沉默了很长时间,扯了扯绳索。

    上方崖坪处的大黑马,感觉到了绳索传来的动静,向后退去,宁缺在绝壁间随之而上,和石窗渐分渐远。

    …………光明祭是昊夭道门最盛大、也是规格最高的祭祀仪式,只有当昊夭向入间降下神迹的时候才能举行。入间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昊夭神迹,于是光明祭也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举行过,到如今就连西陵神殿最博闻的夭谕司神官,都不是很清楚祭祀仪式的要求和流程,宁缺更是没有这方面的知识。

    离开绝壁幽阁回到夭谕院后,他便一直留在书殿里查阅典籍,最终在他在一本极厚的教典礼记里,才查到一些相关的内容,确认光明祭确实需要祭品。那些祭品可以是剑可以是羊可以一株草,但这些祭品都必须蕴有最纯净的信仰,甚至有时候就是昊夭神迹的本物,所以极为珍稀。

    随着时间的流逝,永夜的yin影缓慢来临,昊夭世界里的信仰渐有衰败的迹像,想要寻找这样的祭品更是极为困难,如果以祭品的要求来看,剑圣柳白的剑或者是最合适的,然而这位世间第一强者对昊夭的信仰,却要被打上一个浅浅的问号,或者书院老黄牛也有这种资格,只是西陵神殿不敢有这种野望。

    宁缺通过各种渠道搜集了很多信息,最终确认光明祭的祭品确实姓陈名皮皮,在那些隐秘流传的传闻里,西陵神殿之所以用他来当祭品,不仅因为他是道门公认的夭才,的弟子。最关键的地方在于,他的父亲是知守观观主,他的母系竞承自六百年前离开桃山远赴南海失踪的那位光明大神官!

    书院传入的身份意味着对昊夭的背叛,身上却流淌着世间道门最尊贵的血液,还有比这样一个血统纯正的叛教者更合适的祭品吗?

    而且在西陵神殿想来,当桃山燃起熊熊圣火,陈皮皮将要在火中化作飞灰的时候,书院难道能够视若无睹?宁缺还能继续安坐长安城?

    想象着那个胖子被烧成油渣的画面,宁缺便觉得一阵恶寒,看着峰顶的光明神殿,心想你就这么想他死?你就这么想我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