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三十八章 桃花雨里等人来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或许是隐形大阵被这柄剑遁入的关系,宁静的桃山前坪忽然起了一阵秋风,风势极柔,卷起几片枯黄的落叶。

    一片黄叶飘落在这柄剑的剑身上,没有碎裂,因为剑上没有任何剑意,只是寻常,于是黄叶很舒服地弹了弹,重新落回地面。

    这种寻常,太不寻常。

    因为前坪上所有人都已经猜到这柄剑是谁的剑——只有柳白的剑,才能于无瞬间来到众人眼前,才敢以这种傲然姿态飞临桃山。

    神辇上的万丈光芒中,掌教高大的身影微微前倾。

    掌教有些怒,因为柳白的剑对着光明神殿,虽无不敬之意,却没有表现出臣服,更因为这把剑在他的神辇之后才出现在桃山前坪。

    这说明柳白把自己的位置放在他之上。

    他是西陵神殿掌教,在他之上那便是在人间之上。

    ……

    ……

    在书院后山,掌教被二十三年蝉重伤,眼盲手断气海溃,拼将寿元才逃回桃山,他本以为自己就此废了,避在万丈光芒之后不敢见人,因为心头的那抹隐惧,然而谁能想到,昊天居然来到了人间!

    从跪在昊天身前那刻开始,他便自数十年前小腹被重伤后,第一次拥有了真正的信心和勇气,昊天降怒于知守观,他如今便是昊天在人间真正的代言人,只要自己身在桃山便举世无敌,柳白就算再强,又岂是自己的对手?就算酒徒和屠夫又哪里敢对自己有丝毫不敬?

    所以看着这柄自万里外破云而来的剑,掌教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然而那柄剑却没有什么反应,依然保持着平静寻常的姿态。

    西陵神殿客卿有五,夏侯已死,书圣隐居,柳白却始终是客卿里地位最尊崇的那人,他的剑到了桃山便意味着人到了桃山,对光明祭表示了足够的尊重,在这种情况下,掌教也不可能随意做出什么事情。

    站在神辇旁的天谕院院长,今日负责光明祭仪式流程安排,见掌教没有降下什么谕示,便示意仪式正式开始。

    充满神圣意味的道门典乐,在桃山四处响起,渐渐在前坪汇集,进入所有人的耳中,天地之间的气息随乐声而起舞,便又有风起,只是此时起的风不再是微寒的肃杀秋风,而是温暖的仿佛到了春天。

    山坳间的满山桃花随风轻颤,花瓣变得更加粉嫩,在秋天开始怒放,然后随风而起,飘下桃山,在前坪上的空中不停飞舞。

    飞舞的数万片桃花瓣,向地面洒落阵阵异香,这种香气并不是桃花的本香,要比人间任何花卉的香味都要浓,比芙蓉记的糖霜还要甜,然而进入人们的鼻端后,却没有任何腻的感觉,反而清新的像是雨后的风。

    数万名信徒仰首望着空中飞舞的桃花,看着这般美丽炫目的画面,闻着这般沁人心脾的异香,迷醉的无以复加。

    能够通过各国道殿审核、又愿意千里迢迢来到桃山参加光明祭的信徒,自然是人间最虔诚的信徒,而基于某种简单清晰的逻辑,但凡虔诚总是来源于苦难,所以数万信徒中穷苦人占了大多数,还有很多信徒身患重病,甚至是奄奄一息,是被家人或背或抬才来到西陵神国。

    当花香袭来,那些患病甚至是残障的信徒,忽然觉得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些负面情绪奇妙地消失了,对苦难的生活再也生不出什么埋怨的想法,甚至觉得精神都好了很多,因为他们仿佛在香气中看到了昊天神国。

    瘸腿的信徒扔掉了拐杖,跪到地上用双手撑着颤抖的身体,对着桃山叩拜不停。担架上重病难愈的信徒不顾家人的劝阻,无力起身也要自行翻身成俯拜的姿式,撑着虚弱的身体,用额头不停触着地面,

    秋天里的桃山前坪,拂着和煦的春风,数万桃花便在风中飘舞,散发着令人迷醉的香气,忽然间风停了,于是桃花便落了下来。

    桃花纷纷扬扬落下,变成一场盛大的花雨。

    数万信徒沐浴在花雨之中,所有人都已经跪了下来。那些桃花瓣落在他们的身上,渐渐变成极柔软的光絮,然后渗进他们的衣裳,钻过他们的肌肤,最终进入他们的身体血肉,然后才渐渐消失不见。

    瘸腿的信徒虽然没有生出新肢,却再也感受不到断腿处传来的痛苦,满是脓水的伤口变得异常洁净,红嫩的新肉上出现了健康的皮肤。

    重病的信徒渐渐获得了生机,苍白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折磨了他们无数年的病痛,就这样被桃花雨一洗而净。

    没有病痛的信徒,因为他们的虔诚,也获得了极大的神眷,白发苍苍的老者忽然发现生出了黑发,年轻的男子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这辈子都没有这般健康强壮过,妇人脸上的肌肤变得紧绷光滑,如果有人仔细观察场间,甚至能看到几名生的有些黝黑的少女信徒,她们的脸似乎变得白皙了不少,就像擦了好几匣子昂贵的陈锦记脂粉。

    桃山前坪上不停响起惊喜的呼喊声,感动的哭泣声,数万信徒对着桃山不停叩首,痛哭流涕,感谢上苍赐予自己的神眷。

    光明祭是道门最盛大的祭祀仪式,因为那代表着昊天向人间降下了神迹,桃山前坪上的数万名信徒未曾怀疑过,但不代表各国使团里的人没有怀疑过,因为毕竟神迹只出现在教典的传说里,从来没有人亲眼见过,然而随着眼前幕幕真实画面的上演,再也没有人敢有丝毫怀疑,所有人都跪倒在地。桃花缤纷,病者袪病,无病者消灾,如果这都不是神迹,那什么才是神迹?

    西陵神殿里的神官和执事们早已跪下,王庭国师和勒布大将则是紧随其后最快跪下的修行者,紧接着各国使团和诸散修也都跪下。

    悬空寺七念和烂柯寺观海还有白塔寺的僧人还站着,因为他们拜的是佛祖,然而面对着昊天降下的神迹,僧人们脸上的神情也变得异常凝重,双手合什礼拜,七念看着峰顶深深鞠躬,感动于上苍垂怜世人。

    空中那柄对着光明神殿的剑,剑首亦微微下沉,致意行礼。

    ……

    ……

    桃山前坪上的哭泣声感谢声祈祷声渐渐停止,经过一系列繁复的程序,光明祭的仪式终于来到了最重要的部分。

    祭天。

    人间无数座道观,每天都在祭祀上苍,更何况是西陵神殿这种地方,一应流程进行的非常熟练,但既然是最盛大的光明祭,自然与平时的普通祭祀有所不同,桃山前坪那座白石祭坛便是明证。

    更重要的是,光明祭所选用的祭品,必然非同寻常。

    白石祭坛附近的随祭坛上,已经摆满了人间各国各宗派还有那些散修敬献的奇珍异宝,其中甚至有两味炼制通天丸需要的药草,可以想见为了这次光明祭,昊天信徒们做出了怎样的努力,然而和光明祭的正式祭品相比,这些奇珍异宝和那两味药草,依然显得太过寒酸,因为今天的祭品是一个人。

    那个人自然不可能是普通人,他刚刚出世便被称为道门千年难遇的绝世天才,他的身上流淌着最纯正的道门血统,无论父系还是母系都是道门最尊贵的传承,他自幼便在道门不可知之地学习生活,后来又去了长安书院跟随夫子学习,他是修行界最年轻的知命境,炼制通天丸需要的药草?他连通天丸都吃过,他就是世上唯一身兼书院道门的陈皮皮。

    秋日和暖,把白石祭坛照的暖洋洋的,而当祭坛开启后,从地底渗出的阴寒气息,却险些把整座祭坛都冻住,因为祭坛底部直通幽阁。

    白石祭坛开而复闭,两名西陵神卫押着陈皮皮出现在人们的眼前。陈皮皮身上依然穿着书院的院服,不知道神殿方面是有意如此安排,还是他自己被擒回桃山之后一直懒得换衣服。他的身上没有禁制的符具,也没有囚犯身上常见的镣铐,就连双手都没有用绳索捆住。

    西陵神殿方面根本不担心他能逃走,因为他身上虽然没有禁制,体内的雪山气海则有昊天亲自布下的禁制,谁都无法解开。

    祭坛附近都是来自各国的使团以及修行者,有些人不认识陈皮皮,只有寥寥数人见过他,但经过神殿事先的刻意宣传,所有人都知道他便是书院的十二先生,也知道他与知守观观主的父子关系。

    没有人说话,场间一片安静,有些人是不知道说什么,更多的人则是不敢说什么,西陵神殿选择陈皮皮做为光明祭的祭品,这意味着千万年来,昊天道门内部结构终于发生了变化,而这必然代表着上苍对道门的不满,尤其是对知守观的不满,另一方面这自然代表了对书院的残酷惩罚。

    场间如此安静,人们脸上的神情很是凝重,有些人不敢说话的原因,都是因为他们很清楚,这场盛大的光明祭,是对昊天的祭祀,又何尝不是对道门为书院设下的局?书院没有派人参加光明祭,但今天书院的人绝对会在桃山出现,因为明知是局,依然只能来赴局,不然书院何以被称为书院?

    桃花缤纷,昊天赐下神眷,场间气氛神圣而喜乐,但所有人都知道,这种气氛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当书院来人在桃山出现的那一刻起,光明祭的现场便会成为最惨烈的战场,不知道将有多少强者陨落。

    ……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