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一百五十七章 摘星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宁缺和桑桑立地成佛,成的是天佛,天佛之前,众生低首,然而rúguǒ他们要完全控制棋盘里的shìjiè,便要夺尽众生意,那将要消耗很多年的漫长时光,宁缺不愿意再继续等下去,伸手握住刀柄。

    随着这个简单的动作,shìjiè再生变化,大船及原野上的无数佛与菩萨,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险,宣读佛号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凄厉,fǎngfó杜鹃啼血,将zìjǐ的佛息拼命地灌输到天地间,散出越来越盛的佛光。

    天地间的佛光变得无比明亮,甚至有十余缕穿透峰顶菩提树的重重青叶,落在桑桑的身上,让她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黑暗天穹上闪烁着无数光线,有天花金枝有悟法故事,那是佛祖的佛国以及宁缺和桑桑的佛国,重叠在一起难以分出彼此。

    宁缺抽出铁刀,向着黑暗的天空斩去,嗤的一声轻响,天穹上的金光画面轻摇,佛塔寺像还是抱琴丘女,都被从中斩断。

    刀势去而无尽,斩断佛国画面后,落在黑暗天穹上,在峰顶上方的天空里,留下了一道数百里长的裂痕。

    哪怕是盛满水的水桶,rúguǒ只切开一道口子,很难让桶里的水很快地流出来,一般而言,会与前道口子相交再划一道口子。

    宁缺挥刀再斩,黑暗的天空上再次出现一道清晰的裂痕,与先前那道裂痕在峰顶上方空中相遇,笼罩了数百里方圆的原野。

    这两道裂痕,看上去像是个字,又像是伤口,天空的伤口。

    峰顶菩提树里的千万尊佛,闭目合什,高声呤诵佛经,将虔诚的信仰和追随意,尽数灌注到宁缺的身体里。

    看着天空里的两道刀痕,看着刀痕组成的那个字。宁缺非常mǎnyì地笑了起来与观主一战yǐjīng过去了很长shíjiān。把棋盘shìjiè里的岁月算在内,只怕yǐjīng过去了整整千年,时隔千年,他终于再次写出了那个字。

    桑桑看着天空上那个字,沉默片刻后说道:“这个字不错。”

    宁缺想了想,说道:“rúguǒméiyǒu你,我写不出来。“

    他zìjǐ都不zhīdào这个字是怎么写出来的。那是一种言语难以解释qīngchǔ的玄妙境界,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桑桑与他合为yītǐ。

    神来到人间,所以他能写出这个人字这便是神来之笔。

    天空开始落雨,雨不是来自云层,而是来自更高的天穹。

    有无数清澈的水,从被宁缺用刀斩开的两道裂缝处淌落。形成数十万道瀑布,瀑布落到原野上,便成了暴雨。

    这场暴雨一落便是一年。

    一年后,有无限星光从两道裂缝里落下,混进天空瀑布里,泛着幽冷而美丽的光泽,看上去就像是某种粘稠的果浆。

    星浆淌落又是整整一年shíjiān。

    宁缺和桑桑看着那两道裂缝,他看到的是美丽的奇景。她看到的则是人间的雨水和星空。她看到了zìjǐ的shìjiè。

    两年shíjiān里,无数佛与菩萨自暴。极乐shìjiè的佛光与来自人间的雨水星辰对抗,时而黯淡,而时明亮,最终却要湮灭。

    隐藏在众生里的佛祖,在最后的时刻,让这个shìjiè向宁缺和桑桑发起了最强大的一次攻击,想要阻止他们的离开。

    暴雨里,无数佛与菩萨飘浮在数千丈高的空中,将山峰团团包围,无数法器泛着金光,向着山峰逼近,而那座大船距离山崖只有一步之遥。

    暴雨里,桑桑站在峰顶,黑发狂舞,青衣里的繁花渐敛,她静静看着四周的无数佛与菩萨,向天空举起右手。

    她yǐjīng看到了zìjǐ的shìjiè,与规则相通,自然天威重生。

    她举手,天空裂缝里淌下的暴雨忽然变得明亮起来,因为裂缝那头极遥远夜空里一颗星辰骤然间变得明亮了无数万倍。

    昊天shìjiè的星辰不是燃烧的恒星,之所以会忽然变亮,自然不是因为暴发,说明那颗星辰距离观察者的距离在急速缩短。

    裂缝里出现一个刺眼的亮点,亮点瞬间即至,轻而易举地穿过裂缝,穿过磅礴的雨水,来到棋盘shìjiè内部,来到峰顶。

    一颗星辰,落在桑桑的手里。

    桑桑的手大放光明,无数道明亮至极的光线,从峰顶向着原野四周喷射,轻而易举地将自天而降的雨水蒸发,继续蔓延。

    宁缺从怀里取出墨镜戴好。

    峰外空中那些蕴藏着无穷佛威的法器,遇着星辰散发出来的光线,在极短的shíjiān内便消融破败,最后变成道道青烟。

    飘浮在雨中的无数佛与菩萨,感受到极恐怖的天威,向着原野外围奔逃,依然有数千佛与菩萨,被星辰之光净化为虚无。

    星光从峰顶洒落,河水泛着银晖,显得格外静谧,大船同样静止,距离山崖还有一步之遥,却再也méiyǒu办法靠近。

    无数佛与菩萨,惊恐地向着大船后方的原野间逃去,黑压压一片,就像是退潮,青狮更是化作一道青光,转瞬间便逃去了天边。

    看着这些画面,桑桑的脸上méiyǒu任何表情,她走到崖畔,将手伸到暴雨空中,手指微松,任由掌里那颗星辰坠落。

    星辰来到山下,落入河中,激起数百丈高的巨浪,那艘大船被摇撼的吱呀作响,似乎随时kěnéng散架,船面上正在奔逃的佛与菩萨被震至高空,然后重重落下,活活摔死,金色的佛血溅的到处都是。

    恐怖的震动从河底来到原野,地面像被用力敲打的鼓面一般高速震动,佛与菩萨、蝉与青蛙就像是鼓面上的雨珠,瞬间被震碎。

    河底深处被星辰砸出一道深不见底的洞,淤泥被高温烧成瓷屑,有无穷无尽的地泉从洞里涌出,瞬间将河水染黑,河水泛滥,淹泛数千金色池塘,于暴风雨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一片无垠的黑色海洋。

    黑海掀起数百丈高的巨浪,向着原野四面八方拍打而去,所经之处,无论是坚硬的石头还是软韧的柳枝。都被拍打成最细的碎片。

    无数佛与菩萨在黑色的海水里起伏。惨号不停,然后被吞噬,青狮被震至高空,重重落入海水里,凭着zìjǐ有数百丈高,拼命地蹬着海底的原野,前肢不停划动。看着四周的惨景,它的眼神极为惘然恐惧,心想若让这片黑海泛滥,这个shìjiè还能有shíme能保存下来?

    暴雨大作,天地不安,只有那座山峰在狂澜不断的黑色海洋里。沉默稳定,从远处望去,就像是桑桑孤傲地站在海洋里。

    山峰是侍女像,峰顶有花是菩提树,菩提树里有万千佛,宁缺和桑桑站在菩提树下,看沧海横流,看众生颠沛流离。

    桑桑看见黑海远处那只青狮。伸手遥遥一抓。青狮惨呼一声,便被她抓到峰顶。被抓着颈间,根本不敢动弹,浑身颤抖不停,早已不复曾经的威势,浑身湿漉,只有尺许长短,看上去就像是只落水狗,

    狂暴的黑色海洋向着远方涌去,相信过不了多长shíjiān,那条真正的冥河,以及河两岸的红杉森林,便会变成废墟,再过些shíjiān,朝阳城便会被毁灭,这个佛国将变成真正的泽国,再难重复曾经的光彩。

    这一切,只因为桑桑摘了颗星。

    桑桑看着佛国惨景,méiyǒu任何情绪,更méiyǒu怜悯,不停摧动天威,让黑色海洋变得更加狂暴,她要用洪水灭世。

    她被佛祖困在此间已逾千年,若不是宁缺醒来,或者她便会迷失在此间,再也无法寻回自我,昊天变成棋盘的囚徒。

    这是她无法忍受的羞辱,她的青衣里积蕴了无数的怒火和负面情绪,她必须tōngguò某种方式,把这些情绪发泄出来。

    “差不多就行了。”

    宁缺说道:“这shìjiè里的草木树石,都kěnéng是佛祖,你要杀死他,便要真的灭世,那要花太长shíjiān,而且不见得nénggòu成功。”

    桑桑méiyǒu说话,在海浪与暴雨里寻找着佛的踪迹。

    宁缺走到崖畔,牵起她的手,静静说道:“走吧。”

    桑桑沉默片刻,说道:“走吧。”

    宁缺转身望向菩提树上的万千佛,单手举至胸前,真挚行礼说道:“诸位兄弟……诸位师兄弟,我去了。”

    菩提树在暴雨里轻轻摇摆,端坐在青叶上的万千佛齐宣佛号,神情平静,纷纷合什礼拜,赞道:“恭送我佛。”

    宁缺和桑桑牵着手,缓缓飘离峰顶,逆着自天而降的暴雨和雨水里的星光,向着黑暗天穹上两条裂缝交汇处飞去。

    青狮被桑桑拎在手里不敢挣扎,它看着佛国如同末世一般的画面,心里流露出酸楚的情绪,zhīdàozìjǐ再也回不来了。

    ……

    ……

    书院后山,六师兄依然在不停地砸棋盘,众人依然围着棋盘在看,春雨淅淅沥沥,如烟如雾,湿了梨树与众人的衣衫,湿了棋盘。

    大师兄今夜méiyǒu回宫,而是站在梨树下,看着某处若有所思,他méiyǒu看棋盘,而是在看天,看夜空里的那些星星。

    忽然间,有颗星星忽然离开了它原先的wèizhì,化作一道流光向着地面而来,转瞬间来到后山,破开云门大阵,落到了棋盘上!

    轰的一声巨响!

    棋盘旁的人们吓了一跳,心想星星怎么会落下来,rúguǒ砸到花花草草和zìjǐ这些人的头上,那该怎么办?谁能反应得过来?

    流星砸落,棋盘天元wèizhì上的小裂口,fǎngfó变得宽了些。

    大师兄看着棋盘,微笑说道:“欢迎回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