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十二章 光的琉璃,黑的疆域,谁在看着你?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与光辉夺目的横木立人相比,渐渐隐入夜色里的隆庆,就像是不起眼的一点小污痕,但在大师兄看来,隆庆其实更加危险,当然,他也不会无视站在身前的横木,书院习惯与昊天为敌,不代表会轻视昊天。

    穿着青衣的少年是那场春雨化成的繁花里的最美丽的那瓣,是昊天留在人间的礼物,被信徒们视为传说中的选民或者说传承者,即便他是书院大师兄,面对这样的一个人,也必须表示出足够的重视。

    横木立人展露出来极为强大的境界,而且就在瞬间里又有变化,那些如玉浆般燃烧的昊天神辉,以肉眼无法看清的速度回到他的身体里,收敛进他的肌肤下与刀身中,他的身躯与刀并没有变黑,而是变成了琉璃般的事物,晶莹剔透,神圣的昊天神辉就在里面不停折射,无数光线不停叠加,变得越来越明亮,渐要变成最纯粹的白,当那些光线骤然迸射出琉璃的那一刻,会拥有怎样恐怖的能量?

    大师兄的右手离腰带里插着的木棍还有半尺的距离,他清晰地感知到横木立人即将施展的境界有多么的可怕,但令人不解的是,他保持着沉默没有出手,不知道是身为传说的自信,还是因为夜色里飘来的那缕酒香……

    横木立人的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手里紧握着的刀与身后的十二柄细刀,也早已变成冰的模样,纯白的炽烈光线在他的身躯与刀内不停折射,变得越来越浓郁。渐渐逼近最终的极限,有几丝溢泄而出,瞬间照亮夜色下的皇城废墟。

    与此同时,夜色里飘来的那缕酒香。如这些圣洁的光线一样,变得越来越浓郁,没有风能够吹散,直至稠不可化。

    望向横木的人。被神辉刺的痛苦地捂住双眼,闻到酒香的人骤然迷醉,仿佛进入神国,如此,便与真实的世界暂时脱离。

    大师兄在真实的世界里,在圣洁的光线与醉人的酒味之间,神情恬淡温和,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他会怎样做。

    在那缕酒香飘出夜色之前,他便已经提前知道。因为在过去的这些日子里。他一直追寻着那缕酒香。不然先前柳亦青临死前,他何必说抱歉?

    西陵神殿在临康城里摆下这般大的阵势,除了必杀柳亦青的缘故。更是想借机狙杀书院强者,那他何必要来?

    或者就是因为要对柳亦青说那声抱歉。所以他来了?

    直到此时,闻着酒香,看着白光,他忽然发现,西陵神殿确实可以留下自己,因为夜色里那个人也很快,而横木立人确实超乎想象的强。

    光明的、灿烂的、夺目的、逼人的横木立人,就在眼前,大师兄微微眯眼,依然没有紧张,就像是看着顽劣学童的乡村教师。

    他想起很多年前,在小镇上自己曾经养过鱼,有天晚霞满天,鱼池里的水也是这般光辉万丈,和现在眼前的这名少年很像。

    他有些感慨,向右前方踏出一步。

    横木立人眼前的世界,已经变成光明的世界,他眼中的书生的脸变得很白,但不是苍白,所以他忽然警惕起来,因为他不明白对方为何不警惕?

    他现在是道门的重要人物,知道很多秘密,所以他确信大先生不敢出手,才会对柳亦青说那声抱歉,现在就算大先生不得不出手,时间已经晚了,这不是道门预先布好的局,而是巧合而成的机缘,即便天算都算不出来,他如何躲开?

    没有人算到那一刻是哪一刻,就像没有人知道,万物之始的那一刻究竟是哪一刻,就连横木立人自己都不知道,就算他心生警兆,也无法停止。

    某一刻,或者就是大师兄向右前方踏出那一步的那一刻,万道圣洁的昊天神辉,冲破了他身躯和刀身的束缚,尽数溢出琉璃的表面,向着大师兄的身体喷涌而去。

    下一刻,熊熊燃烧的昊天神辉,便会照亮漆黑的夜穹,无论是那轮清美的明月,还是亘古不变的满天繁星,都将被夺去光彩。

    他将照亮整个世界。

    而整个世界,也将看清楚他的位置。

    唯有如此恐怖的神威,才能把书院大先生瞬间焚为灰烬。

    夜色里传来的那缕酒香,也在瞬间变浓,一道由尘埃组成的旧风,不知从何处袭来,于大师兄身畔缭绕不去,其间隐藏着无数难以言说的威力。

    大师兄依然没有动,没有闪避,一方面,他不见得能在那道旧风的牵绊下,避开横木暴射出来的无尽神辉,另一方面,仅仅只是一道风并不足够,他想要看到的更多,他想要那个人显出身形,同时像横木一样,被整个世界看到。

    这是一个极为短暂的时间片段,不是刹那,也不是须臾,用语言根本无法形容,因为没有什么能够比光线更快,无论是大师兄还是那道旧风源头的那人,都不可能比光线更快,那么这便意味着,结局已然注定。

    没有人能够停止这一切,但有人出手了,试图改变这一切。

    不是因为他比光线更快,而是因为他把横木立人身躯里迸射出来的光线,全部吞噬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不知何时,隆庆站在了横木立人的身前。

    他的身体四周弥漫着一层黑雾,熊熊燃烧的昊天神辉,不停被黑雾吞噬,他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从黑雾里渐渐浮现,看着像鬼一般!

    嗡的一声轻响。

    横木立人暴溢出来的昊天神辉,尽数被隆庆吞噬,只有极少数几缕神辉散逸而走,然后迅速黯淡,别说照亮整个人间,就连护城河畔的柳树都没有照亮。

    皇城废墟前,骤然恢复宁静,夜穹里的月光与星光重新散落地面。

    那道满是尘埃的旧风缓缓停止,酒香也不知去了何处。

    横木立人看着身前的隆庆,感受着那道黑雾里传来的寂灭意味还有那抹恐怖的气息,震撼愤怒到了难以遏止的程度。

    自己酝酿已久的光明一击,配合夜色里那位传奇,眼看着便能把书院大先生焚为灰烬,结果却被此人用难以想象的手段破坏了!他震撼于隆庆展现出来的恐怖境界,更愤怒于对方的行为,他究竟想做什么?

    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强行吞噬了如此多的昊天神辉,隆庆苍白的脸色上不停浮现出诡异的光斑,看来仿佛受了不轻的伤。

    他疲惫地低着头,喘息了很长时间,抬起头来望向大师兄,盯着他的眼睛,声音微哑问道:“宁缺……他一直看着这里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