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十六章 杀贤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酒徒离开了,大师兄却没有走。他走到辇前,把柳亦青的身体放平,然后转身望向夜色里的皇城废墟,听着那处传来的风拂河水的声音,沉默不语,似乎在等着什么事情的发生,神情略显伤感和无奈。

    隆庆知道他在等什么,所以愈发不解他为何没有跟着离开,看着他身上的棉袄、棉袄上的那些灰尘,神情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留在场间的三人里,横木最年轻也最骄傲,今夜所受的挫折冲击也最大,神情难免有些落寞,眼眸深处的怒火很是暴烈,直到此时,他才知晓书院的局从始至终针对的都是酒徒,自己从来不在对方的眼中。

    他缓缓握紧双拳,看着大师兄想道,就算你已经晋入传说中的无距,难道以为就能轻松地战胜我?你可知我现在又是什么境界?

    隆庆感知到了横木的情绪变化,神情愈发凝重,警惕地看着大师兄,缓缓移动脚步走到横木的身旁,随时准备出手。

    春天后的这段时间里,西陵神殿与书院之间一直保持着诡异的平静,在今夜之前双方都清楚彼此都是安全,没有人先出手,便不会打破平衡。

    —两名无距境大修行者之间的平衡。

    今夜,这种平衡终于被打破了,回头望向皇城废墟前曾经发生的那些战斗,依然说不清楚究竟是谁先出手,虽然是西陵神殿的局,但真正感受到危险的无距者却是酒徒,书院险些重伤甚至直接杀死他。

    隆庆的警惕便在于此,平衡已破,大师兄没有随酒徒离开,便极有可能向自己和横木出手,他和横木能不能活下来?

    先前酒徒还隐藏在夜色里时,他曾经问过大师兄,换两个人的性命是否划算这说明他认为自己和横木有能力做出某些事情。

    横木的信心来源于信仰,他的信心来源于哪里?

    “你和传闻中很不一样。”

    清淡的星光落在隆庆的身上,像溪水漫进干涸的沙地,瞬间便被吞噬看着这幕画面,大师兄有些不解说道:“如果背离对昊天的信仰便能获得黑暗的能力,这能力又是谁赐予你的?我想观主也无法解释。”

    隆庆很清楚,以前的自己哪怕在修行界再风光,也没有资格被书院大先生记住,所谓传闻,大概便是宁缺在闲谈里提过。

    他知道对方已经看穿了自己的境界但正如对方所说,连观主都无法解释,自己都无法理解那么便没有人能明白。

    “说这些废话做什么?”横木说道。

    大师兄望向青衣少年,说道:“西陵神殿尚华美,但真正的道门却是以青衣为尊,观主这些年一直青衣飘飘,叶红鱼于崖畔石屋悟剑时也穿着青衣,小师弟当年杀上桃山时,也穿着青衣,以你现在的境界穿这件青衣不免有些可笑。”

    横木很愤怒,笑的愈发天真说道:“不与观主比较,但说裁决那女人和宁缺那蠢材比我更有资格穿这件青衣,大先生的眼光才真正可笑。”

    大师兄看着他平静说道:“越过那道门槛便是你的自信来源?”

    横木闻言骤惊,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能够看穿自己一直隐藏着的真实境界,淡然说道:“既然你看出来了我凭何不自信?”

    大师兄看着他说道:“做为有史以来迈过那道门槛最年轻的修行者,无论从哪个角度上看,都应该骄傲自信,然而可惜的是,那道门槛不是你自己走过去的,而是被昊天抱过的所以现在的你还只是个婴孩。”!

    隆庆忽然说道:“我不理解大先生您为何现在要说这些。”

    “因为我不明白他为何敢离开。”

    忽然·大师兄露出明悟的表情,感慨说道:“光明与黑暗本就是昊天的两面·我何其愚笨,竟到此时才想明白这一点。”

    隆庆说道:“大先生智慧过人。”

    大师兄说道:“若横木有你现在的心境,或者会比较麻烦。”

    隆庆说道:“既然如此,您现在就不应该等待,而应该出手。”

    大师兄神情微惘说道:“我能否承受出手的代价呢?”

    隆庆说道:“您知道他去做什么了。”

    大师兄点头说道:“是。”

    隆庆说道:“您既然犹豫是否出手,那么至少应该跟着。”

    大师兄说道:“跟着也无法阻止,只能做个旁观的过客,那将是更大的痛苦。”

    隆庆说道:“在这里等待,不停猜测远处正在发生什么,难道不是最大的痛苦?”

    大师兄沉默片刻后说道:“眼不见为净,看不到总会好过些,小师叔当年说君子当远疱厨而居,大概便是这个道理。”

    “虚伪。”

    横木毫不客气地指责道:“书院就是一群伪君子。”

    大师兄说道:“或者···…我确实虚伪,但我不能代表书院,若今夜在此的是君陌或是三师妹,想来不会像我说这样多的话。”

    横木不再说话,因为他发现,面对这样一个自承虚伪的君子,你很难真的把对方当成伪君子,你很难对其生出恶意。

    皇城废墟前一片安静,夜风轻拂河水,荡起柳枝,来到场间,在柳亦青满是血污的脸上飘过,飘过他紧闭的双眼,然后消失。

    就像时间的流逝那般,没有任何痕迹。

    正如隆庆所说,等待是最煎熬的一件事情,好在众人没有等太长时间。

    酒徒回来了。

    酒壶在他的腰间轻轻摆荡。

    长衫下摆上隐隐可以看到几点血渍。

    大师兄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他知道酒徒是故意让这些血染了衣衫再让自己看见,却依然难以抑制地开始自责并且痛苦起来。

    酒徒解下酒壶,说道:“片刻辰光,酒意未消。”

    他饮了口酒,眯起了眼睛。

    大师兄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问道:“谁死了?”

    酒徒离开是去杀人,这世间很少有他杀不死的人。

    “死的也是个好酒之人。”

    酒徒回忆着先前杀人时的画面,感慨说道:“先前,我去了滁州。”

    大师兄说道:“大唐滁州?”

    酒徒说道:“不错,环滁皆山,东山有亭,那亭子是一个太守修的。”

    大师兄声音微颤,说道:“滁州太守清廉爱民。”

    酒徒说道:“清廉如水,爱民如子。

    大师兄说道:“真贤人也。”

    酒徒说道:“贤人好酒,果然真贤人。”

    大师兄说道:“可你杀了他。”

    酒徒说道:“滁州太守若不是贤人,我还不会杀他。”

    大师兄声音微颤说道:“为何?”

    酒徒看着他平静说道:“因为死的越是贤人,你便越痛苦。”(未完待续)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