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二十二章 策反(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程立雪只说了一句话:“观主一直住在桃山上。”

    宁缺知道他想表达什么,看着庭间越来越大的雨水,说道:“**海想做天谕,你还没有死,这就说明了问题。”

    程立雪沉默不语。

    宁缺转过身来,继续说道:“天谕神殿里,你的话还是有份量的,不然你早就死了,桃山上那些人何必把你送到长安城来让我杀?我来与你谈,不是有什么故旧之情,只是因为你还能活着,这就证明了你的力量,如果你觉得自己的力量太过弱小,那么我甚至可以给你提供一些力量,要知道西陵神殿里也有我的人。”

    程立雪哑然失笑,他知道宁缺说的人是谁,只是觉得他这种说法未免太过可笑,只是他此时心情有些沉重,笑不出声来。

    宁缺问道:“忽然变得这么沉默,为什么?”

    程立雪想了想,打破沉默解释道:“沉默代表着意志,很可贵的某种意志,比如虔诚,比如坚定,比如……信仰。”

    宁缺摇了摇头,指着雨水上方那片灰暗的天空,说道:“如果你对昊天的信仰真的足够虔诚,她就应该选你继位。”

    西陵神殿三大神座的继承方式各不相同,裁决神座靠的是力量与杀戮,光明神座是指定继承,天谕神座领受昊天的意志,直接由昊天决定。

    “当年在荒原上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舒成将军就说你已经晋入洞玄境巅峰,距离知命只有一步之遥,与隆庆差相仿佛,如今这么多年过去,隆庆早已晋入知命。甚至有可能已经到了知命巅峰,而你呢?你还停留在原来的位置,看着相同的风景,哪怕今年春天那场雨水,也没有给你带来任何变化。”

    宁缺略带怜悯说道:“昊天早就放弃你了。”

    程立雪平静说道:“知命境的门槛本就极高险,迈不过去亦是正常,修行界有多少人能够知命,更何况我现在还年轻。”

    三十余岁,在修行者里确实还算年轻。能够修至洞玄巅峰,距离知命只差一步,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然而那是从前。

    “睁开眼睛,看看现在的人间吧。”

    宁缺看着他的眼睛。微嘲说道:“这些年变故迭生,夫子登天落了一场雨,春天她回神国又落了一场雨,在现在这个洞玄满地走、知命多如狗的年代,你这个堂堂天谕神殿司座还只是现在这种境界,丢不丢人?”

    程立雪笑了起来,笑容里没有什么苦涩的意味。因为苦涩的那些感受,早在春天的时候便已经尝够了。

    “如果是那场春雨之前,或许你真的能够说服我,但那场春雨证明了太多事情。我对昊天的信仰不得不重新变得虔诚坚定起来,所以我不敢被你说服。”

    他离开太师椅走到台阶前,转身看着宁缺微笑说道:“至于昊天会选择谁坐上天谕神座……你猜错了,她选择的是隆庆。只要隆庆完成清剿新教的任务,他便将继任天谕神座……**海当然想坐那个位置。但他不行。”

    “隆庆……”宁缺的声音在如雷般的雨水里显得有些飘渺,“这是让他杀叶苏破心障?叶红鱼会让他杀吗?”

    程立雪说道:“裁决神座能做些什么呢?还是说你一直等着她做些什么?你说你在桃山上有人,可以帮助我,想来指的也就是她,然而……你觉得这样便能让西陵神殿改朝换代?你为什么会有这样幼稚的想法。”

    宁缺说道:“再如何幼稚的想法也是想法,总比没有办法好,再说从道门决意摧毁新教的那一刻开始,她必然就会开始做些什么事情。

    程立雪说道:“你不信教,所以你无法理解很多事情。”

    “是的,我一直想不明白她究竟想做什么。”

    宁缺站起身来,看着阶下被雨水冲刷到渐渐淡去的血迹,想着当年冒着风雨来到雁鸣湖畔的她,说道:“如果你不愿意回桃山,那么至少请帮我带封口信给她。”

    程立雪问道:“什么口信?”

    “让她赶紧逃。”

    宁缺说道:“不管她留在桃山是想帮叶苏,还是想做别的什么事情,不要尝试,不要布置,甚至不要想,赶紧离开,逃的越快越好、越远越好。”

    程立雪沉默半晌后说道:“你或者……有些低估裁决神座。”

    宁缺说道:“从认识她的第一天开始,我就从来没有低估过她,我知道她肯定有她的想法,她的计划,她的沉默必然代表着某种事情即将发生,我知道她不会高估自己,但我很担心她会低估一个人。”

    “谁?”

    “观主……哪怕如今是个废人的观主。”

    宁缺说道:“以她现在的境界实力,想要和观主战斗没有丝毫胜算,她的谋划在观主的眼里连破鞋都不如,所以她必须赶紧逃。”

    程立雪并不赞同他的看法,说道:“难道你认为裁决神座这种人会低估自己的对手,而且还是观主这样层级的对手?”

    “我知道她不会低估自己的对手,但她没有与观主战斗的经验,她不知道观主是一个怎样高估都不为过的真正强者。”

    宁缺说道:“我最担心她现在在算计……观主是不会落于算计之中的人。”

    程立雪说道:“当年长安一战,观主不就是落于书院的算计之中?”

    宁缺说道:“不一样,因为我的算计是天算。”

    其实他想说的是,自己的灵魂并不归属于这个世界,所以观主无法算到自己,但在程立雪听来,这句话未免对昊天有些不敬的意味。

    他沉默片刻后说道:“书院终究不是道门的对手,唐国必然会覆灭,就算裁决神座离开桃山,与你联手,这种挣扎又有何意义?”

    “觉得是徒死的挣扎,所以你和天谕神殿的旧人不愿意加入?”宁缺说道:“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所有人都认为道门必然会获得最后的胜利。”

    “从柳亦青一剑杀了南晋皇帝的那一刻开始,这个世界便已经变了,战争的胜负变成了少数人可以决定的事情。”

    程立雪说道:“判断局势,从而也变成了一件简单的算术题,你想要策反我和天谕神殿,自然也就会变得困难很多。”

    宁缺沉默了会儿,然后说道:“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算的。”

    ……

    ……

    (中午去接老婆回家,她接我电话的时候忽然头晕,觉得楼在摇,以为地震,和同事姐妹们说,没有人相信,下楼后,看着院子里站满了人,才知道原来真的地震了,松源地震,和我们这里有一段距离,然后回家吃饭,我给她买了豆腐脑,咸的,搁在餐桌上,没有注意到袋口没扎紧,于是流了满桌,到处都是卤汁和白生生的豆花,遛完狗后一边揉眉心一边开始工作到现在,她这两天也不舒服,从中午睡到现在,然后赶去单位有重要的工作需要完成,我去送她,这就是生活。)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