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二十三章 策反(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将夜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有能力影响整个人间的走势,这种人很少,程立雪才会说这道算术题很简单,宁缺却有不同的想法,所以想看看那个简单的答案。

    程立雪看着站在雨帘前的他,说道:“大先生只留在宫中,守在唐帝身边,直到你从悬空寺回来,他才能离开长安,但依然要跟着酒徒,不得自由。”

    “二先生用一柄剑拖住整个佛宗,令修行界震撼敬畏,但他也没有办法在短时间里离开西荒悬空寺,他毕竟不是夫子。”

    他继续说道:“三先生行踪飘渺,看似无人知晓,但其实我们都清楚,她一直在草原上,和唐一道带着荒人部落的强者,在暗中狙杀东帐王庭的人。”

    宁缺说道:“东荒离燕不远,离长安也不远。”

    程立雪说道:“但她不会南归……当代魔宗宗主,怎么可能把时间耗在东帐王庭那些人的身上?她看的是贺兰山缺,书院想让荒人部落直入西荒,和镇北军夹击金帐王庭,这不可能瞒过观主。”

    宁缺说道:“这种事情本就极难瞒人,关键在于能不能成功,你不能否认至少看上去,书院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程立雪微微一笑,说道:“你曾经在渭城从军,应该很清楚金帐王庭如何强大,何必自欺欺人?哪怕她是二十三年蝉,也不可能凭一己之力战胜金帐,想要完成书院的战略,她哪有余力顾及中原之事?”

    宁缺说道:“我可不想让三师姐太累。”

    程立雪说道:“三位先生都不在,那么书院还剩下谁?陈皮皮雪山气海皆废。唐小棠随他四处逃亡,徐迟在勒布大将和数位大祭司的压力下只能苦苦支撑,就凭你和后山那几位先生怎么对抗道门源源不绝的强者?”

    宁缺沉默片刻后说道:“这些都不是问题。”

    程立雪看着他神情平静的面容,微嘲说道:“观主。掌教,**海,隆庆,横木。无论谁,你都没有必胜的把握,居然说都不是问题?”

    宁缺说道:“对阵不是棋枰之上对弈,这些道门的强者,在我看来都是能解决的问题,所以不是问题,其实你还漏了一个人……推着观主轮椅的那位中年道人,在我看来要远比**海、隆庆之流麻烦的多。”

    程立雪说道:“为何你会这样认为。”

    “神秘兮兮的人,看上去总是更可怕些。当然。我只是认为他比较麻烦。不会害怕,因为我依然认为,这是可以解决的问题。”

    宁缺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只要能解决酒徒和屠夫。西陵神殿对我来说就是一间破屋,这便是我想给你的信心。”

    从开始到现在。书院对人间局势的判断始终清晰——助新教传播,长安备战,余帘入荒原,君陌剑撼悬空寺——无论有意还是无意,这些举措都是为了撼动道门的根基,从而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灭掉道门,唯如此,才能断绝昊天力量的来源,才能帮助老师战胜昊天。

    想要在昊天的世界里毁灭昊天道门,必然要打很多恶仗苦仗——观主现在是废人,哪怕智慧依然无双,但已没有当年单身入长安时近神般的力量,春天那场雨哪怕让道门生出再多的年轻强者,也不可能是书院三位先生的对手。

    遗憾的是,昊天在离开人间回归神国之前,替自己的信徒找到了两位最强大的庇护者,为道门套牢了两条最恐怖的看家狗。

    “我说过,这是一道简单的算术题,只要在塾师那里上过两天学的孩童,都能算的清楚,谁会不知道书院想杀谁呢?”

    程立雪说道:“问题是,这是两个杀不死的人。”

    宁缺说道:“只要是人,就不可能杀不死。”

    程立雪说道:“那两个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不能算是人。”

    宁缺说道:“观主当年神威如海,亦非凡人,一样被书院重伤将死。”

    程立雪说道:“酒徒屠夫和观主最大的区别,便在于他们更擅长活着,他们能在昊天的眼光下存活这么多年,能够熬过漫长的永夜,似乎时间都拿他们没有办法,便是夫子都没有出手,你们怎么能杀得死他们?”

    宁缺不再多言,说道:“杀死他们的那天,你和天谕神殿来归?”

    程立雪神情微凛,说道:“书院的信心……究竟来自何处?”

    宁缺转身,望秋雨如瀑,沉默不语。

    ……

    ……

    南晋偏南,已是深秋,临康城外山上的树叶依然不是太黄,被晨时开始落下的这场雨洗过,青意渐泛,竟似重新回到了春天。

    酒徒与大师兄在山道上随意行走,没有并肩,用肉眼也很难分出先后,自然不会携手,但终究是旅途上临时做了个伴。

    观主现在坐在轮椅上,他们便是世界上走的最快的两个人,此时走在雨中山道上却很缓慢,显得极为潇洒淡然。

    “其实我很清楚,书院一直很想杀我,最想杀我,比杀屠夫更想,因为我比屠夫快,所以我对你们的威胁最大。”

    雨珠落在酒徒的长衫上,纷纷滚落,就像荷叶上的露珠,他的声音也像这些水珠般,再没有平时的沧桑和腐朽意味。

    大师兄看着他长衫前襟上那抹血,说道:“也曾经是最想携手的人。”

    酒徒微笑说道:“为何?”

    大师兄说道:“我们想助老师战胜昊天,便要灭道门。”

    酒徒说道:“那岂不是更应该杀我?”

    大师兄说道:“前辈和道门本就没有任何关系,若与书院携手,灭道门,只是一念之间,人间想来会少流很多血。”

    酒徒说道:“那是以前……从她出现在我身前那刻起,我与道门便有了关系。”

    大师兄说道:“她已经离开了人间。”

    酒徒微微一笑,意味深长说道:“都说你是世间至仁至善至信之人,没想到今日却来劝我做背信之事,何解?”

    “信乃人言,她不是人,故难称信……”

    大师兄忽然沉默。

    隔了很久,他指着酒徒的长衫说道:“那些都是假话,背信就是背信,只是你若能背信,我便连太守的血都能视而不见,何况别的?”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